刚刚更新: 〔穿梭时空的侠客〕〔金主大人,养一送〕〔医路坦途〕〔国民男神是女生:〕〔万界自由佣兵〕〔神话原生种〕〔最强军师之鬼才郭〕〔大仙官〕〔宠婚撩人:陆总,〕〔90甜妻,别开挂!〕〔穿越兽世:兽王,〕〔华尔街传奇〕〔凤倾天下:独宠霸〕〔我吞了全宇宙〕〔漫威里的世界穿梭〕〔太古天帝尊〕〔修仙之天道录〕〔无耻之徒〕〔无限未来之科技帝〕〔我开始摇滚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洪荒棋圣 0114、误会的饕餮盛宴(一)
    那么,连普通窗口的第三个太乙天仙巅峰到大罗金仙中期双花聚顶的仙人,也就菩提子仅此一人而已。

    周天为什么还要偏执狂般的虚设两大贵宾餐厅呢?

    要知道,别说现在的棋道整个道门内外,就算放眼整个洪荒,准圣要到不知多少万万年后,才会慢慢冒出来那么几十百八个。

    至于圣人,呵呵,鸿钧不合道之前,哪里有什么圣人可言?

    而鸿钧合道,从现在开始掰着指头算,就算洪荒不记年,不老老实实数上几个量劫之数,你也想都不用去想那些未来的什么事情。

    别忘了,现在连龙凤初劫都才刚刚拉开序幕的一个边边角。

    所以这两大贵宾餐厅,估计就算等到变成古董化成灰灰,都不一定能等到一个准圣,甚至一个圣人,屈尊降贵,来此吃上一顿饭。

    但是用周天的话说,就像道门中那些建筑群落,现在许多闲置着的各种功能场馆一样,当前用不用的上,是一回事。

    把它想出来,并将这个头脑中虚无的理想,变成洪荒之内,天元山下,一个实实在在的,既看得见又摸得着的实体建筑,则又是一回事。

    而更重要的,却是还在后面,依然还是用周天的话说,这是一个递进的逻辑关系:

    用不用的上,是一回事。

    看得见又摸得着,又是一回事。

    但是,看见了,又摸着了。你却因为法则在前而不得入,那时,你会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和心情呢?

    这时候,不用任何人再去给你讲大道理,更无需鞭子,你就会自己下定决心,一门心思,暗自发誓,终有一天,你也要像准圣,像圣人那样,被人恭恭敬敬地请进去,坐在任何你都可以坐下的去处……

    还是用周天的话说,这其实一点也不深奥,简单的就像在一头饿极了眼的猛虎面前,放上一堆新鲜的肉食。

    但前提是,这头猛虎,事先得用一根强大的锁链将它拴住。

    如果有人要问,何为“道”?

    这时,周天就会用以上这些“周天的话说”,回答什么是“道”。道有万千,但反过来道,却又是不二法门。

    怎样悟道,那就全在个人用心了。

    有一天,不知不觉,菩提子在周天又面对着他的这方圆万里之地“指点江山”时,一丝若有若无的明悟,姗姗来迟地突然搅动了他一直都在思考中的识海:

    这周天每日不厌其烦的,每到一处地方,每遇一件事情,每当一座道门建筑落成,他都要如此喋喋不休、事无巨细地一一说出其中的缘由。

    何也?

    一千年来暗暗观察,看周天这小娃娃,若是无事时,他其实总是一个三缄其口天性沉静之人,就像他的石头本性那般。

    那为何一旦遇事遇人遇见场面之时,他要如此苦口婆心呢?

    一句话,原来这一切表面看似絮絮叨叨啰里啰嗦的口舌之欲,对周天而言,其实根本就是一场场没有法坛的释法啊!

    面对芸芸众生,门徒教众,原来对“道”的领悟及其说法、释法、普法,还可以这样去做?

    大道一条,果然是有多少个修行之人,这洪荒便就有多少条大道。若以此论,洪荒芸芸众生,大道三千,又何止大道三千!

    这一千年来,出来这菩提子念兹在兹的,一直在暗中观察和揣摩着周天,在热火朝天的道门大建设浪潮中,还有一个人,也是始终如一地默默看着,想着,思索着。

    这个人,便是一直都对自己的道体,有种异乎寻常执念的后土。

    但与菩提子想到了什么,便会毫无顾忌的直勾勾盯着周天打量不同,作为巫族,尤其还是一个雌性仙人体的巫族,后土自觉还是没有菩提子那样的放得开手脚的情怀。

    所以,时常的,她总是跟在更多的人群后面。

    有时实在躲不开了,那她就会将巫族的两个兄长天吴、句芒推到前面,自己依然还是若即若离的样子,远远的这样看着。

    至于看什么,以及到底想从中看到些什么,悟出些什么,有时就连后土自己都不知道。

    但即便这样,莫名其妙的,她却从未生出一丝想要结束这里的客居生活,按照他们十二巫祖事先约定的那样,赶去玉京山会合。

    当然这一千年,并不总是这样平静,平淡。

    因为道门大建设本身就是一件热火朝天的大事件,所以想平淡也平淡不了,每日都是那样的轰轰烈烈。即便像后土这样的淡泊性子,也是常常会感到一种热血沸腾。

    而不平静,主要说的还是天吴、句芒两人。

    这一千年中,两人数度都要离开,想要赶去玉京山听道。

    然而,每次也都因为后土雷打不动的坚持,而最后不了了之。

    两人也曾私下商议过多次,要么扔下后土一个人留在天元山下,要么两人合力将她劫持着一起离开。

    可是事到临头,不管是那种情形,两人都下不去手。

    就这样一拖再拖,直到两人终于忍无可忍,找到后土直接摊牌。结果后土说了一番话后,二人竟然从此也再不提什么离开此地的话头。

    被逼急眼了的后土,脱口而出说的一番话是:

    “巫族你们都是大兄,自可自作主张,想什么便是什么,想做什么便做什么。我排行最末,平日里我可有一件事忤逆过尔等大兄们?”

    “今日在这天元山下,非是我执拗或是什么大兄眼中的冥顽不化,实则是那周天的先天道体,与我乃至与我整个巫族,都有着冥冥之中的莫大干系。”

    “大兄不知,大兄又不愿深想,便只有我自己一个人闷头慢慢思索了——”

    “为何都是先天道体,他周天如此圆满,而我巫族,每个人却都是一个个的残缺不全!”

    “他周天是石头所化,为何化形之后,没有半点石头的影子。我巫族每个人,为何却还要人人背负着或多或少的兽身,如此天大的事体,大兄们不觉得应该教我巫族每个人都心惊肉跳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