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笔下的另一个世界〕〔诸天之掌控天庭〕〔美利坚财富人生〕〔倾世凰妃:魔王宠〕〔兔子必须死〕〔矩阵游戏〕〔天降鬼才〕〔国民撩神是恶魔:〕〔寻宝全世界〕〔这个大爷你惹不起〕〔重生之最强王爷〕〔放开那个空投〕〔策行三国〕〔最强医神:重生逆〕〔抱歉,有系统真的〕〔海峡赤子心〕〔民国调香师〕〔从洪荒归来的影子〕〔豪宠无限:恶魔少〕〔霍少的闪婚暖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洪荒棋圣 0125、逃难,又见大河两岸
    一条传说中的那种样子的大河,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冥河特意远远地停下来,开始专注地打量着这条大河及其两岸的风光。

    这条大河,讲道人在一千年中没有只字片语提及过。

    但奇怪的是,这条大河,却在一千年的听道人中,几乎传遍了每个人的耳朵。

    于是,每个人都知道了在洪荒中的某一处,有这样一条大河,以及大河两岸,仿佛是一条无形的鸿沟,又是一条无形的界线。

    跨过去,便是东方。

    跨过来,则是西方。

    其实,本来偌大的洪荒,是没有什么东西或者界线之分的。

    但是自从有人发现了这座桥,以及这条大河横跨东西两岸的一条神奇黑白之桥,不由自主的,人们在自己的心中,便自己油然而然生出了东西之分,以及界线这一概念。

    在听道中,冥河也不知是听谁对他说了一嘴,当时就萌生了听完一千年讲道,就一定要来看看大河的心愿。

    现在大河看到了,大河上的那座黑白之桥,却不知何时已经无影无踪了。

    看着看着,一丝明悟瞬间闪出冥河的识海:

    大河,似乎已经是一种象征。

    而大河之上的黑白之桥,好像也是一种应运而生的产物。

    应什么运呢?

    怕是当然的那千年讲道这一大势吧!

    现在第一个千年过去,讲道人也重归沉寂。

    这座黑白之桥,自然而然也就要消失了……

    不知不觉,冥河忽然有些怅然所失。

    若要过河去,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这早已不是什么难事。

    而且不仅是他冥河,对于现在大多听过了千年讲道后的生灵而言,大河两岸,那种曾经无数生灵,需要排队才能通过黑白之桥过河的场景,怕是也不会再出现了。

    这,或许就是黑白之桥消失的主要因缘吧?

    但是,为什么现在已经修炼到一步踏出,便可以跨到大河对岸,反而没有了那样的**与激情了呢?

    冥河想着,不知不觉就过了一天一夜。

    第二天,天色大亮。

    望着东方一点点跃出地平线上的旭日,冥河呼出一口长长的浊气,忽然顿悟般的自言自语了一句:

    “说什么不二法门,吾却是不信。”

    “吾若也能讲道,自然是想全天下人,都只听吾一人说得天花乱坠,也不愿意教人再去听别人说什么法,讲什么道。”

    “若果真如此,那传说中的棋道一脉,吾又怎能不去瞧个究竟?”

    话音未落,冥河便一步踏出,到了大河对岸。

    然而,一脚刚刚落在地面,在他刚刚站立的地方,忽然便传来一阵阵喊杀声,其中还夹杂着无数的呼救声。

    嗯,自己不可能这么迟钝吧?

    冥河一下子扭过身,瞪起双目,向大河对岸望去。

    这凝神一看,却什么都没有,天地之间,安安静静,似乎此时此刻就他一人。

    不对,这里面有古怪!

    不知为何,冥河莫名其妙的心里便是一跳,跟着便是一步踏出,竟然想都没想,又瞬间回到了原地。

    发现自己又回到原处,冥河终于反应过来,抬手抓了抓脸皮,疑惑地瞅着脚下,心中暗自惊悚:

    谁在算计吾吗?

    明明吾是要到大河对岸去的呀,而且已经过去了,却莫名其妙地又自己跑回来。

    这样的神力与修为,怕是不知高过自己多少层啊……

    冥河有些不敢轻易动弹了,望着四周。

    半晌,他才试探着稽首长揖道:

    “敢问何处的上仙,捉弄于冥河?若有差遣,还请现身就是。”

    放出神识,半天却没有任何动静。

    冥河终于有些恼怒起来,一甩袖子,便要迈开步子,重新到那大河对岸去。

    忽然,隐隐约约,又是一阵亏哭狼嚎般的呼救声,远远传来。

    这一次,冥河倒是听得真真切切。

    愣怔了好一会儿,冥河到底还是没有忍住心底的好奇,一抬脚,便顺着来路,一路循声走了回去。

    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一股阴森森的气息,迎面扑来。

    仅仅下意识地颌动着鼻子吸闻了一下,早已踏入地仙巅峰并正卡在太乙天仙境突破阶段的冥河,竟然不自禁的就是一个寒噤,停下了脚步。

    入眼处,只见硕大的平原之上,横七竖八到处都是生灵的无数残肢断臂。

    尤其是那一滩滩尚有余温的血流,在草地与尘土之上,触目惊心地四处横流着,汇聚着,最后竟然在一个个低洼处,形成了一个个冒着热气的血色湖泊,令人惨不忍睹,而又不忍逼视。

    攥着拳头,冥河本能地后退了两步。瞪大的双眼,却最终还是忍不住好奇向一处最大的血色湖泊望去。

    他发现,四周生灵流出的鲜血,慢慢汇聚形成无数个小的血色湖泊,又像无形中有一股莫名吸引力,正从四面八方又向着那低洼处最大的血色湖泊滚滚而去。

    看着看着,冥河已经不由自主地跟着走了过去。

    好生奇怪的是,随着冥河一步步走进,四周原本哭嚎不止的那些隐隐约约,铺天盖地的呼救声、谩骂声,似乎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这种感觉,就像走失的小儿遇见了爹娘,弱小的生灵,回到了巢穴般,令冥河既感诧异又觉惊奇。

    不仅如此,隐隐约约中,一股莫名其妙的亲切感,竟然也从他的识海深处,犹如火星碰到了干柴,一下子燃起了熊熊大火。

    冥河的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喜悦的叹息声。

    下一秒,连冥河自己都被自己的一个举动,给吓了一跳:

    只见他一伸手,直接跪坐下去,望着脚下一处正在向着最大血色湖泊缓缓流去的血泊,一声叹息,便将自己的一双手放了进去。

    随后,冥河缓缓地闭上双眼,仿佛在用心感受着什么,双手在血泊之中,宛若一条鱼般缓缓地游弋着,搅动着……

    紧接着,他忽然毫无来由地双手掬起一捧已经变得黏稠的血块,放在眼前,一动不动地凝视着。

    而他的喉头,也开始不由自主的上下滚动着,好像想要将这一捧血红的鲜血,一口吞下。

    渐渐的,冥河的双目,开始变得诡异般血红血红。

    好像受到某种驱使,冥河再无任何犹豫,一低头,张开大嘴,便将掌中那一捧血泊一饮而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