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神医高手在都市〕〔如来必须死〕〔攻略极品〕〔盖世帝尊〕〔都市之至尊武馆〕〔偏执痞少,深入宠〕〔英雄联盟之兼职主〕〔都市之电竞称王〕〔八零后的重生传奇〕〔超维入侵〕〔我在仙界卖女装〕〔错乱的世界〕〔我在木叶抽美漫〕〔金主大人,养一送〕〔重生之全能首富〕〔重生东游记〕〔超级狂兵〕〔茅山终极僵尸王〕〔无敌养鲲系统〕〔木叶之千夜传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重生洪荒棋圣 0128、元凤破阵,初闻棋道
    小心收起风尘仆仆的双翅,远远地站在云端之上,望着那几乎已经近在咫尺高耸云天的大山巨峰之尖。

    这一次,元凤莫名其妙的没有睥睨八方般的直接闯入,而是端详了好一会儿——

    随即又沉思半晌,于是对孔宣示意了一下,放出神通,在虚空中做了好一番遮掩,方才化作一道流云,向天元山飘然而去。

    砰地一声,这朵流云,发出一声闷响,就像撞在一道无形的墙上,一下子就被弹飞出去。

    嗯……

    元凤不怒反笑,伸指一点,将自己这片云朵定住,一探查,才放心下来。

    这股反弹力,原来只是一种自我本能反应。

    不过,越是这种东西,才越是可怕。

    毕竟放眼当前洪荒,能做出这种无影无形的结阵,已经是凤毛麟角的能力了。

    而让这种无形结阵,又焕发出自我觉醒的本能。

    甚至假以时日,机缘一到,这种结阵还能诞生灵智。

    再到更高一层,一旦获得某种造化,然后化形而出,那边是一种十分恐怖的存在。

    今日竟然能在此,遇见这种传说中的的结阵,还真是一种大机缘啊!

    惊喜之下,一股不服输的傲气,也随着油然而生。

    元凤两眼微眯,凝神感知。

    良久,她忽然张开双目,扭头看了一眼在一旁有些不知所措的孔雀,微微一笑道:

    “孔宣,此番出游寻觅,吾又有了感悟。这一次,怕是咱们来着了!”

    “不过眼前这无形之墙,却甚是让人着恼。平日里汝不是一直嚷嚷,吾对鲲鹏比对汝孔宣更要厚此薄彼么?”

    “好生瞧着,睁大眼睛,看吾如何突破此阵,既能悄然潜入,又能不再惊动此阵自我意识——”

    说着,元凤忽然张嘴就是一声啼鸣,喉中顿时应声咳出一朵娇艳欲滴的血花。

    “此乃我凤族独有的,以后,汝与鲲鹏,都要好生学着!”

    元凤说着,漂浮而出的血花,便灵性般落在她的指尖上。

    定定神,元凤嘴里发出一声“去吧”,指尖一朵小小血花,顿时化作漫天飞舞的丝丝血滴,宛若一张漫无边际的大网,洒向前方——

    随着一声微不可察的声响,虚空中,慢慢洇出一方道纹,在血花不断的侵染之下,逐渐映画出一张又一张密不透风的虚拟棋枰,若有若无,若隐若现,笼罩在以天元山为主轴的一方广大达万里之遥的天地之间。

    望着这神奇的一幕,在一旁大气不敢出的孔宣,嘴里顿时忍不住咦了一声。

    元凤也是长舒一口气,却也不敢有任何松懈,跟着又是一步踏出,伸指在一丝血滴上点了点,一片五彩之羽,顿时从她眉心处一飞而出,望着血滴轻轻一扇,一朵火焰随即悄然冒出。

    只一下,火苗便在虚无的棋枰之间,不着痕迹地炙烤出一个道纹波动的孔洞出来。

    直到这时,元凤方才咯咯一笑,浑身松弛下来,扭头望向孔宣道:

    “成了,孔宣,没想到倒费了吾一番手脚。”

    孔宣闻言,也是脸上一喜,望着那闪闪发光的孔洞,心有灵犀地跃跃欲试道:

    “既然破阵,那便疾去,万一合上,又要劳神!”

    元凤嗔他一眼,忍不住在孔宣脑袋上轻轻敲了一下,嘴里教训道:

    “鲲鹏性子火烧火燎,汝比他还要上房揭瓦一般。如今洪荒大乱,早已不复从前,似尔等这般,早晚要吃大亏!”

    孔宣嘿嘿一笑,望着元凤嬉皮笑脸道:

    “平日里都是跟在你左右,怕什么?就算那祖龙、始麒麟来了,不也要看你面子,还能把吾吃了不成!”

    唉——

    元凤闻言,不禁长叹一声,想到一两句言语,也是无济于事。

    于是,嘬唇一吹,便将孔宣瞬间缩小,一口吹入孔洞之中,随即自己也是身形一晃,跟在孔宣之后,两人一下子便破阵而进。

    一入阵来,一股股清新之气,便扑面而来。

    元凤忍不住深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警告性地看了一眼孔宣,随即环视着这片欣欣向荣的世界,一边用心看着,一边若有所思地不断默默颔首。

    不知不觉,她便将自己的一双目光,最后凝注在了山脚之下,那个正独自面对着无数听者,口若悬河侃侃而谈着的少年身上——

    “今日吾讲的“气”之说,不仅仅是我棋道技法中的“活棋”之气,“杀棋”之气,“劫争”之气,“气合”之气。若能融会贯通,注入血脉,深入骨髓,心领神会,它便是你们这世间求之难得的气运。”

    “而气运,同样也蕴藏于吾今日所讲的“气”之说中,故,气运即棋运,大棋运便是大气运!”

    “**之外,圣人存而不论。**之内,圣人论而不议。”

    “何谓**哉?有天道焉,有地道焉,有人道焉。兼三才而两之,故六,六者无它也。”

    “人能数尽天星,则必遍知棋势。”

    “行一棋不足以见智,弹一琴不足以见悲。”

    元凤正听得闻所未闻,津津有味,耳畔之声却蓦然一顿,不知不觉,竟让她早已对任何变故都波澜不惊的神识,一下子变得躁动起来,隐隐中,想要引吭啼鸣一声,以表达不满一般。

    所幸在最后一刻,元凤忽然警醒过来,急忙收摄心神,按住心猿意马。

    这时,少年的声音,也终于又响彻在这方世界之中:

    “今日之讲,仍为棋道入门说法。然气之说涵盖了大气运大棋运相互转圜传承之妙法,是故有统领本章总领全局之意。入门之讲,到今日也就告一段落了。”

    “既然入门全章讲完,下一次开讲,也就是下一个章节的开篇和开端。所以,须得通过了这一次手谈考试者,方可进入下一次听讲班列。”

    “言尽于此,本次开讲就到这里吧……”

    说着,少年于是环视了一眼密密麻麻的听者,缓缓起身,从跌足而坐中站起,微微一笑,便转身而去。

    “手谈,何为手谈?”

    望着少年飘然而去的背影,元凤突然有种抓心挠肝的饥饿感,忍不住便是双眉紧蹙,紧跟着摇身一变,顿时将孔宣一起化作了这里万千听者的模样,一个闪身,落入到了地面,消失在人头攒动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