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零三 战还是守,印记城前的决断
    曙光之星,幻影号的研究室里,海瑟薇跟另一个灰袍老者打量着浮在半空中的怪异物事,这玩意现在有了个“蚂蚁上树”的别名,发出的“救命”叠音如背景音般连绵无休。

    什么“蚂蚁上树”,还是某个赤联地狱蛮子起的,当时他们正把这件……“东西”,从已经失去了活性的精灵火种舰里搬出来。

    那个职业应该是德鲁伊的家伙吞着唾沫说:“真是先进的空间技术,如果咱们万食会也能搞出这样的技术,必然能极大促进人民的饮食文明水平。”

    他还有根有据的解释:“我们都知道,各种肉的纤维纹理是不一样的。不同的切割方法获得的口感也是不一样的。如果各种口感能在一块肉上同时呈现,那简直是至极的享受。”

    同伴嘲笑他:“你如果不把自己的舌头像这个样子分割开,又怎么能获得各种不同的口感呢?”

    另一个蛮子看不下去了:“你们都看过艾妲拍的纪录片,应该认识她。当着她的面把她当作一块肉,连点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

    跟着的话还是暴露了本心:“再说了,不解决调料的问题,只谈咀嚼的口感,根本不是一个万食会成员对待食材应该有的科学态度。”

    回想起那一幕,海瑟薇就嘴角抽搐,赤联人果然个个都是变态,被叫成赤魔并没有冤枉他们。

    “没想到您对这样一个小小的魔法师也抱有极大的怜悯,如果受不了的话就去休息吧,我在这继续研究。”

    旁边的灰袍老者注意到她的神色,恭谨的劝解。

    “不,厄尔德,我并不是同情她遭受的痛苦,只是觉得这个样子实在是……羞耻。”

    海瑟薇收回杂念,摇头说:“身体内部每个角度、每个角落都像是食材一样的露了出来,这比当众赤身果体还要糟糕。”

    灰袍老者正是海瑟薇的老朋友,曾经的曙光帝国“噬魂公爵”,传奇巫师厄尔德希罗斯。

    他现在不仅是救世同盟里的高阶成员,还获得了新的生命女神瑟贝妮的青睐,成为女神的代言者。

    他低沉的道:“我的看法有些不同,躯体不过是束缚凡人的累赘,灵魂才是根本。”

    “如果这个小姑娘的灵魂足够强韧,也不会……”

    海瑟薇有些讶异:“不会有这么糟糕的下场?你发现什么了?”

    巫师摇头:“不,我的意思是,也不会连自尽都做不到,只能活生生的遭受无尽的痛苦,还有您感觉到的这种耻辱。”

    海瑟薇没好气的道:“你什么时候也跟赤联那些地狱蛮子一样,开口不逗下乐就不舒服了?”

    巫师呵呵笑道:“那些家伙在地狱里呆过很久,灵魂重压让他们养成了这样的性格,不然早就疯掉了。”

    “现在我们正处在决定世界命运的危急关头,压力更大啊。”

    “就连乌索斯陛下那样的神祇,都变得拘谨了,我不过是个区区凡人,当然得做些自我调节。”

    “也就是您还能镇定自若,我可不敢想自己坐到您的位置上,会是什么表现,恐怕话都说不出来吧。”

    海瑟薇苦笑:“厄尔德你好歹也是位代言者,不要这么不知廉耻的拍马屁。”

    “火种舰出来的那会,我连续喝了四杯咖啡,你就在旁边也不是不知道。”

    她敛容正色问:“说吧,能不能破解开?”

    海瑟薇已经从魔法粒子角度研究过这个……蚂蚁上树,老实说价值不大,远远不能跟火种舰比。后者即便已经失去活性,仍然能得到诸多启发。

    海瑟薇还找过洛希弗斯,那家伙也没什么发现。商业女神擅长的空间技术是跟亚空间关联的,而这玩意就是纯粹的正空间呈现。

    最终还是厄尔德希罗斯觉得可以从灵魂层面入手试试,直接破解不了空间,但可以通过观测艾妲的灵魂状况,间接了解精灵的这种空间技术。

    厄尔德也不再打趣了,皱眉道:“刚才我用最细微的灵子流探测过,还是没办法碰触到她的灵魂,听说赤联那边在用融合神械研究尺度更细微的灵子技术……”

    海瑟薇知道一些情况:“超级灵子加速器,他们没有隐瞒。”

    厄尔德说:“如果能用那玩意来扫描一下,应该会有结果。”

    “如果没有的话,就只能让瑟贝妮陛下帮我,那会很耗神力,只靠我的话……”

    海瑟薇明白他的意思,厄尔德出面找生命女神,就是下级对上级的请求,生命女神自然不会太放在心上。如果由她代表救世同盟出面,生命女神就得全力以赴了。

    海瑟薇笑道:“找我给你的女神施压?你这个代言者还真是一点也不虔诚啊。”

    厄尔德淡然的道:“现在还谈什么虔诚不虔诚,把凡人当作信仰之力电池的神祇正在天堂山上垂死挣扎呢。”

    “我愿意代言瑟贝妮陛下的原因,也不是信仰祂,而是信仰生命演进的道路。”

    “您跟辛西娅陛下的关系虽然很特别,但本质上不也是一样的吗?”

    海瑟薇欣慰的点头:“这就是我们从特蕾希娅时代一路走过来,现在还能在一起并肩战斗的原因啊。”

    她沉吟了片刻,又摇头:“瑟贝妮陛下还在参与火种舰的研究,让祂再在这玩意上花费精力,会拖慢进度的。”

    厄尔德也知道火种舰才是第一优先的研究目标,毕竟接下来得面对更多以及更大的火种舰。

    他犹豫了一下,转到另一个话题上:“尽快把星海炮台修复好的话,我们就能争取到更多时间。”

    海瑟薇也很苦恼:“这个大家还有争议……”

    刚说到这,异样的震动自灵魂深处传来,不只一次。

    海瑟薇正跟厄尔德讶然对视,辛西娅降下投影。

    自由女神喜气洋洋的播报:“赤联攻进了天堂山第一层!好几个秩序神系的神祇被消灭了!”

    两人的神色从讶异变为惊愕,海瑟薇更继续转为烦躁。

    她眉头紧蹙的嘀咕:“他们的进展可真快啊……”

    辛西娅有些奇怪她的态度:“这难道不是值得高兴的事吗?赤联解决了天堂山,就能腾出手来帮我们了。”

    海瑟薇皮笑肉不笑的牵牵嘴角:“是啊,真是值得……高兴啊。”

    灵魂链接中,辛西娅无奈的道:“海妮,你又在犯妒忌的毛病了。”

    “想想之前火种舰冲出来的时候,你慌成那样,还不是靠了赤联人才获得了胜利?”

    “打退精灵海军的进攻才是最重要的,你担心的那些事情,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辛西娅推送来灼热的力量:“个人的终极自由是一切自由的前提,只有这条道路才能建起自由的新秩序,让凡人爆发出最大的力量,我们对此都深信不疑。”

    “赤联人那种先分割一部分自由,再去追求所谓的终极自由,前提就是错误的。”

    “他们的道路必然会越走越窄,现在能超过我们,不过是靠着对另一个世界的……科学的借鉴,不过是比我们先走了几步而已。”

    “不只有战争能证明道路正确与否,和平一样能证明啊。”

    “赤联人自己不都说,谁让人民更加幸福,谁就是正确和先进的吗?”

    “一起联手解决费恩世界的内忧外患,再通过和平的竞争,证明谁才是胜者,这有什么不好呢?”

    海瑟薇恨铁不成的道:“辛西娅,你啊,除了明确自己的道路外,还得好好接接地气,不要因为自己必须代言善良,就真的只有善良了。”

    “你说的这些也不算错,问题是赤联那边也说过,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只要是竞争,就没有什么善良,绝对不是你想象的那种肩并肩一起往前冲的热血画风。”

    “如果赤联一直压着我们一头,有充足的资源,哪怕速度比我们慢一些,也够他们领先我们很长时间了。”

    “而且赤联只会跟我们和平竞争?”

    “没了秩序女神这个敌人,他们还会另外找一个敌人的。”

    “辛西娅,你难道不明白,你我早就在他们的名单上了?”

    海瑟薇的意念变得悠远:“我第一次见到李奇,是在唐古斯神殿山上。”

    “当时我抢了特蕾希娅的第一支舞,第二支舞就是跟李奇跳的。”

    “我对他说,我们会一起走到下一条历史长河。”

    “我的话应验了,但那时候我不知道,在那条长河上,我们会是两条方向截然相反的支流。”

    作为曾经的塔灵米斯娅,辛西娅当然知道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她幽幽叹道:“可现实是,我们也的确需要赤联的帮助。”

    海瑟薇没通过灵魂链接,而是直接对辛西娅的投影说:“不清楚精灵海军虚实的时候,大家的确是这么想的,现在不一样了,诸神已经有了信心。”

    厄尔德虽然听得没头没脑,还是明白了点,他张嘴想说什么,眼珠转转又闭嘴了。

    到了在幻影号的通讯厅里,厄尔德也没有发表什么意见,一副唯海瑟薇马首是瞻的姿态。

    被诸神的投影或者代言者环绕,海瑟薇的发言还是很谨慎的。

    “我们在火种舰上的研究获得了很多突破,已经有信心面对精灵舰队。”

    “通过我在火种舰上的实战确认,粒子裂解法术可以有效瓦解精灵海军的防御。”

    “曙光之星的粒子裂解主炮正在建造,要不了几天就能完工。”

    “战舰和飞舟上的武器也在进行改造,之前完全无法撼动敌人防护的状况不会再出现。”

    “但风险还是很大的,我们并不清楚精灵舰队的规模,以及除开火种舰之外,是否还会有更可怕的武器和技术。”

    “游荡者也无法提供更多信息,过去他们连火种舰都很少遇到,毕竟就是一帮多元宇宙的流浪汉。”

    “我们需要认真审视接下来的战略,资源有限,我们不能同时做两方面的准备。”

    她说到的两方面准备,正是打败火种舰后,蓝约诸神在战略方向上的分歧。

    军神修玛和生命、自然诸神,包括辛西娅在内,都主张修复星海炮台。

    曙光英灵梅迪表示,可以在印记城位面重新部署星海炮台,虽然不能像过去那样完全封锁世界入口,但能拖延一段时间。

    商业女神以及战神等神祇却认为,既然已经找到了打穿精灵防御的方法,就该将所有资源用在跟精灵海军决战的准备上。

    祂们的理由也很有力,按一般常理推断,精灵海军不可能出动超出必要限度太多的力量。只要有了打穿精灵防御的技术,靠曙光之星和诸神的神座舰,不可能还对付不了这么一支偏师。

    最重要的是,时间拖得越久,对蓝约在战后费恩世界的地位越不利。

    现在赤联攻入了天堂山第一层,世界之墙已经完全暴露在外,秩序女神随时都会被解决掉。

    等赤联完全搞定了天堂山,他们想插手星海之战,蓝约这边都找不到借口阻止,现在都还有他们的人在曙光之星上呢。

    军神修玛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稳妥起见,决战应该尽量推后。”

    乌索斯的投影咆哮:“修玛小儿!不要拿所谓的战争真理来掩饰自己的怯懦!”

    洛希弗斯提醒道:“天堂山是费恩世界超凡力量循环的起点,印记城是多元宇宙力量进入费恩世界的入口,如果都让赤联控制了……”

    白光中一个模糊身影说:“他们完全可以搞出一套只利于他们,跟永恒秩序差不多的,新的力量法则。”

    这是刚刚从天堂山退出的律法之神龙尔德,还没顾得上搞定自己的新神国,就急急降下意志参加这场会议。

    海瑟薇很公允:“也没那么严重,他们统治的凡人只有一千来万,不可能贸然将自己的秩序扩展到整个费恩。”

    辛伯纳赶紧跟上:“但只是插足印记城,就能动很多手脚,战后的费恩世界会是他们占据主导。到了那个时候,他们争夺凡人信仰的有利条件就太多了,我们只会一步步退却。”

    海瑟薇叹气:“我们终究还得顾全大局,挡不住精灵海军,这些考虑就毫无意义。”

    她这个态度,也让以修玛为首的“防守派”声势大涨,跟“决战派”一时不分高下,会议陷入僵局。

    洛希弗斯逼宫:“泰德阁下,可以理解您作为会议主持人,不表明态度的立场,不过辛西娅陛下是救世同盟的领袖,祂应该有倾向的吧?”

    立在辛西娅背后的辛西娅投影叹道:“我的倾向,就是支持海妮的任何决定,我与她一体同在。”

    海瑟薇苦笑道:“我可不是赤联的小红陛下,可以一言九鼎……”

    这时候跟厄尔德、辛伯纳等人一同在与会的另一个凡人出了声,之前他一直沉默不语。

    “既然我们已经证明了自己能够战胜精灵,为什么还要踌躇不前呢?”

    “我们不该像赤联人一样,不计牺牲,奋勇争先吗?”

    “我的士兵早就做好了准备,我也一样。”

    “不付出必要的代价,就想分润到什么,没有这种便宜的事情。”

    意志帝国的皇帝,率先与精灵开战的罗姆罗斯已经养好了伤,从身上散逸出的力量波动看,似乎比之前还要强大。

    他挑着眉梢,语调炽热:“真是为了大局,就不该考虑什么防守!”

    “就在这里做好跟精灵决一死战的准备!”

    他像是自嘲,又像是真的抱定了决心:“就算是我们在这里全军覆没,难道不也是争取了时间吗?”

    “到了那个时候,赤联会来的,会完成我们没有完成的使命!”

    大厅里一片沉寂,神祇和代言者似乎个个都有满喉咙想说的话,却又像浓痰一样说不出来。

    海瑟薇也被罗姆罗斯的态度感动了,决然的道:“的确,我们应该抱持的是这样的决心,那么……”

    她的嘴角微微翘起,淡然的道:“我们就战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