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零五 世界之墙,父亲与女儿的相互解放
    天堂山第一层,云海天顶

    卡琳化身世界树,树冠如浮陆般展开。

    树冠之上,菲妮伸展出淡金光翼,飘摇着似乎烧穿了天堂山,牵引出一轮满月背负在巨大虚影的头上。

    缇娜拱卫在侧,自云海之下的混沌海里牵引出倒流的水井瀑布,投入到菲妮背负的满月里。

    另一侧是奥雷莎,长剑燃烧着晦暗金焰,弥散出的神力波动游走在树冠之上,流转出一道护卫凡人之心的神祇领域。

    菲妮背后是欧萝拉,旌旗招展,给诸女神结成的阵势添加上了蒸盈光辉。

    随着菲妮光翼的震荡,虚影之上的满月越来越明亮,像是在呼唤世界之外的什么力量,随着某种节奏,不断缩短距离,即将破开天堂山,降临到她身上。

    银月之心中警告声长响不断,唯一留守的魔女在晶格堡垒的指挥所里长吁短叹。

    “天堂山之大,也容不下迩香人绽放光彩啊。”

    新生魔女伊芙老气横秋的摇头,她刚刚又看到一队魔女不对,是一位女神的若干分之一飞出要塞,投入卡琳化作的世界树里。

    那是玛丝带队的丝丝魔女,茵丝、米丝等久经沙场、骁勇善战的丝丝们都在其中。赤红女神们要豪赌一把,怎么能少得了她们代表蜘蛛女神加入。

    “这里连种族的区别都没有,为什么还要坚持自己是迩香人呢?”

    在指挥所里当情报参谋的萨尼娜终于忍不住说:“伊芙殿下你什么时候能忘掉自己的出身,什么时候就可以追上诸位陛下了。”

    警报声还在持续,粒子加速器在做超频准备,螺旋粒子炮在做发射准备。

    技术人员忘我的忙碌着,只为了让这两部堪称弑神级别的武器装备能再度运转起来,付出的代价哈斯威力大打折扣,而且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再发射了。

    这是凡人的赌博,既然超神们把自己当作了赌注,凡人们自然也不甘落后。

    伊芙没有反驳萨尼娜的话,把小脸藏在晶钛水杯后面,幽幽的道:“迩香出身和欧萝拉姐姐的鞭挞造就了我,不是说忘就能忘掉的啊。”

    萨尼娜叹气:“不管殿下做出什么选择,都没人责怪您的,但不要像现在这个样子犹豫不定”

    下一刻她拔高了声调:“不然整个指挥所都要被您毁掉啦!”

    伊芙吓得一哆嗦,才发现自己的杯子已经跟桌子连在了一起,新生神力沿着晶钛杯向四处伸展,木头桌子和史莱姆胶质地板都发散出近似晶钛的银白光晕。

    “抱、抱歉”

    她赶紧收住力量,可身上散发出的力量波动反而更强烈,让魔女武装有了反应,放射出绚丽光彩。

    “好吧,这是灵魂的呼唤”

    顶着指挥所里无数人的担忧目光,伊芙垂头丧气的道:“看来我不能再逃避了,我得突破自己。”

    她握起拳头,鼓舞自己:“迩香人永不言退!”

    伊芙拖着已经伸展成重型防护状态的魔女武装,哐当哐当出了指挥所,萨尼娜又担忧起来。

    “得找人保护殿下啊!”

    她左右张望,可除了一圈虚灵和负责联络的阿丝们外,指挥所里已经没几个活人了,连前敌副总指挥威尔森都没了身影。

    天堂山第一层,陆战部队和多族联军们正在扫荡那些燃烧天使,战线向深处不断推进、扩展,直至延伸到天使树的树根空间里。

    麦格崔恩和斯达克宁带领狂天使们绕着卡琳变作的世界树整队,开始还零零落落的,很快就变成斑驳混杂的羽翼洪流,给卡琳世界树再蒙上一层迷离光辉。

    “小红陛下没有给我们发布命令”

    “是我们自愿的,我们可以帮着抵挡在秩序女神的天使。”

    这不是计划中的动向,欧萝拉讶异的问他们,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但是”

    欧萝拉还想说,如果她们不能成功,还得靠大家继续战斗呢。

    “既然这是最有希望的一击,而且还关系到奇丽和凯瑟琳陛下的安危,就该竭尽全力,毫无保留。”

    洁白羽翼上流动着金纹的尤尔娜也来了,她也是自作主张,当然小红也乐见其成。

    “看啊”

    她指着下方的天空说:“大家都行动起来了。”

    一艘艘战舰,一架架战机正在重新组队,舰首和机头都昂扬的指向圣光天阶之上,目标显然跟她们一样。

    欧萝拉下意识的横眉怒目:“这简直是乱弹琴!我们都不在,谁发布的总攻命令!?”

    前指频道里,威尔森悠悠的说:“诸位陛下,我们做不到袖手旁观。”

    “而且哪怕这里是天堂山,也不是专属于诸位的战场啊。”

    “既然是赌博,就没有神祇和凡人的区别,我们也有成为筹码的份量。”

    欧萝拉呆了呆,然后捂脸道:“完全乱套了啊,我都不知道该跟奇丽怎么说”

    她们这帮子女神就是自作主张,哪敢跟奇丽通报消息。奇丽那边大概觉得已经安排好了,也没再联系欧萝拉,继续上演哭哭啼啼纠缠不休的告别戏码。

    “我知道这违背了军纪,等一切结束了,还能活着接受审判的话,我会很高兴的。”

    “现在说什么都来不及了,战斗!”

    老胡克和林德两位舰队司令也各自领了台词,接着就是战舰向天顶倾泻出猛烈炮火。

    自圣光天阶中喷出金焰洪流,那是秩序女神保留下来的精锐天使。

    现在赤红诸神摆出了联合开大招的架势,战舰也重新集结,哪还不明白赤联即将发动总攻,当即丢下了这张底牌。

    各色光焰和光柱翻煮着天空,拦截冲向卡琳世界树的天使,突破这道火力屏障的零星天使被狂天使们挡住。

    “还有五分钟!”

    薇姬在由丝丝们现场编织出的临时网络中呼叫:“坚持住!”

    虹彩光华破开天使金焰,如一道神裁禁咒,轰向世界树树冠上的赤红诸神。

    这道彩虹携带的神力浓稠得有如实质,冲击得天堂山微微震动,还牵引起隐隐的低沉天使歌声。

    这是骑士之神努曼艾尔全力一击,而且是本体冲击而来。

    那一刻,连卡琳化身的世界树上,颗颗果实变作的滚滚都抱成了一团,变得更像是黑白果子了。

    无数狂天使扑了上去,可连彩虹的边都没碰到就被烧灼得羽翼化飞,纷纷坠落。

    “蕾塔娜”

    看着守护魔女义无反顾的冲击而上,健美身影没入到虹光中,欧萝拉等人心中都狠狠抽搐了一下。

    “还有我”

    奥雷莎的虚影继续扩展,牵引着暗金光流冲出树冠,迎向那道彩虹。

    “五分钟有点困难,但我会尽力。”

    “我的屋子里还有一些东西,记得送给布莱德孤儿,我欠他们的。”

    “咦”

    她刚急急的交代了遗言,却发现那道彩虹停住了。

    彩虹化作一团虹彩光辉,流转不定,没人知道虹光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有件事情,赤红诸神们却很清楚。

    欧萝拉眼圈微微发红,深沉的道:“我们第一次失去了一位姐妹”

    魔女是不死的,但那是对凡人而言,在强大神祇的本体攻击下,魔女依旧脆弱得像原野上的雏菊。

    “利亚,你的理想已经实现了,为什么还要在这里战斗呢?”

    虹彩光辉依旧在流转,一艘虎鲸的观景舰桥上,容貌寻常但有双长腿的年轻女子问身边像是从画卷上走下来,浑身散逸着天使般出尘气息的美丽同伴。

    从天使变作凡人的利亚反问:“你不是也从来都畏惧激烈的战场,害怕看到无数死亡就在你眼前上演吗?”

    “梅恩,你为什么也要来这里呢?”

    梅恩看着正在战舰炮火下层层坠落的秩序天使,叹道:“我有个朋友,她的灵魂至今还被秩序女神折磨着,我想去救她,让她获得永恒的安宁。”

    利亚笑道:“认真的说我才四五岁大,除了灵魂意义上的那对父母,还有创造我的小红陛下、玛达拉和塔哈导师外,就没几个熟悉的人。”

    “可我们才认识了几个小时呢,梅恩,我们就已经是无话不谈的朋友了。”

    “对我来说,每一个赤联人,都是我的朋友,可以托付性命的朋友。”

    “朋友们都在这里战斗,我怎么能置身事外呢?”

    梅恩耸肩说:“我就是个小人物,没什么特殊的经历,跟你完全不一样啊。”

    “你的父母我是说灵魂意义上的父母,还在星海位面战斗呢,就不怕他们再也见不到你了?”

    利亚仰望天顶,目光似乎穿透了天堂山,投向浩渺虚空。

    “不是他们能不能见到我的问题啊,是我能不能再见到他们的问题,我有很强烈的感觉。”

    她淡淡笑着,脸上不见伤悲:“说起来我跟他们的关系,也不是普通人那种父母与儿女的关系,所以没什么怕不怕的。”

    “灵魂能奉献给有意义的事情,能让大家怀念,这就足够了。”

    听到“怀念”,梅恩的嘴角翘了起来。

    “是啊,我也会有人怀念的。”

    “包括你的老爸凯恩和老妈阿特,当年我可是差点勾搭上了你爸呢,想想真是遗憾呀。”

    梅恩点着头,像是终于做出了什么决定,如释重负的道:“等这场仗打完,我还活着的话,我会把自己嫁出去的,虽然那会是一场比天堂山之战还要艰巨的战斗,可我相信自己会取得最终的胜利。”

    利亚雀跃的道:“一定要找我当伴娘!”

    下一刻,两人同时闭眼。

    那团虹彩光辉猛然炽亮,像变成了太阳。

    “父亲!”

    在神力洪流中失去了身体,乃至失去了大部分灵魂,仅仅只有些许残片还承载着一缕意志的蕾塔娜高呼:“醒来吧!然后安息吧!不要继续折磨自己了!”

    “蕾塔娜”

    努曼艾尔的虚影出现,不断凝实,在洪流中挤出一丝空间,如礁石般托起蕾塔娜的灵魂残片。

    “你还真是没长进啊,来到这里,就只是为了拯救你父亲吗?”

    “他仅仅只剩下一点灵魂残影了啊”

    灵魂残片延伸出无数细微到极致的力量丝线,极为微弱的赤红之力沿着丝线脉动,在努力将残片凝结在一起。

    自残片中投影出稀薄光影,勉强拼成蕾塔娜的虚影,与努曼艾尔面对面。

    这一对父女,跨越了生与死、人与神的隔阂,终于相会了。

    “不,父亲”

    蕾塔娜说:“我不是为了拯救你而来,是为了解放你而来”

    “我还为了解放自己而来”

    “我的灵魂因你的苦难而痛苦着,我始终无法走向自由。”

    努曼艾尔慈祥的摇头:“你要怎么做呢?”

    “你现在已经跟我一样,只剩下一缕残缺的意志了。”

    蕾塔娜笑了:“不,我马上就会变得很强大,虽然只是很短暂的时间,但足够我把你拉出来了,当然这需要你接受。”

    努曼艾尔叹道:“我不觉得你能做到”

    “如果真能做到的话,那说明你所走的道路,真的超越了永恒秩序,海姆陛下是错误的。”

    “到了那个时候,我会考虑”

    神念戛然而止,蕾塔娜的灵魂残片燃烧起来,喷发出暗金烈焰,也让她的虚影急速凝实。

    烈焰所含的力量急速攀升,还不断变化着光色,从暗金到淡金再到血红,赤红诸神的各色神光都显现出来,交织盘旋着,挤出骑士之神的彩虹光流,直至与其相互挤撞,不相上下。

    与此同时,蕾塔娜灵魂残片的细微光丝伸展着缠住努曼艾尔,在他的投影上制造出道道裂纹般的光痕。

    “怎么会”

    努曼艾尔的身影变得扭曲,这声神音更像是来自神祇意志,而不是残存着的努曼艾尔意志。

    “我的道路是守护所有战友和同志,守护灵魂的自由”

    蕾塔娜的意念异常笃定:“这条道路是由父亲您而起的,是您让我找到了这条道路。”

    “只有解放了您,我才能将这条道路开辟为信仰之路。”

    “当您愿意面对我的时候,您就已经获得解放了,我也由此成神。”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我的自由、我的使命,还有您的安息,都得到了实现。”

    努曼艾尔沉默了片刻,点头说:“好,我接受。”

    自他的投影中,又一层虚影脱离出来,即便面目模糊,也感应到了不同于神祇投影的鲜活气息。

    这个虚影又摇头:“但我不会让你牺牲,这也是我当初愿意接受命运的前提。”

    蕾塔娜呆住,等她反应过来,伸手大喊:“不!父亲!”

    两股神光交错相融,更加炽亮,渐渐吞没了刚刚分离出来的努曼艾尔虚影。

    依稀听到他说:“女儿,我已经是自由的了,不要干涉我的选择。”

    “好好活下去,替我向李奇转告一句话。”

    “对他说你真是个不可靠的混蛋!”

    意念冉冉消散,云海天空上,两团都在不停变幻的彩光汇作一处,炸出让天堂山剧烈震荡的涡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