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零六 世界之墙,世界自创生以来最美丽的一刻
    秩序神国,神座之前的涡流中,虹彩光辉如雷光闪烁。 . .co

    “这就是你认可的完美骑士!?”

    “对女儿的爱护之心居然胜过了对道路的坚持,连神祇之心都压制不住!”

    “这个意外是你造成的!”

    秩序女神海姆的神念在神座中震动,虽然感应不到愤怒之类的情绪,却明显带有意料之外的震惊。

    骑士之神是祂除开希尔维之外,手头上唯一可靠的战力,居然跟赤联一个魔女双双自爆。

    端坐神座,有如完美雕塑的女神面容变得模糊,片刻后变作金发灰瞳的特蕾希娅。

    “由现在的我再做一次决定的话,或许会有不同的选择。”

    特蕾希娅的语气很复杂,她并不是那个特蕾希娅,那个在贝努因沙漠让努曼艾尔替代修玛接任骑士之神的曙光女皇。

    海姆的神念更为凌厉:“或许你会有很多不同的选择……”

    这已经有追究之前跟奇丽相见,不仅没有消灭对方,还让对方成就正义女神的意味了。

    特蕾希娅沉默,正当她要做出什么决定时,连绵的震动从秩序神国四周传来。

    “凡人已经向吾展现了他们在工匠技艺上的成就,这让吾看到了比龟缩在永恒秩序中更为广阔的道路。”

    神座前凝结出粗壮矮人的投影,工匠之神说:“吾将退出海姆陛下的白金神约。”

    海姆的神念更如风暴般震荡:“阿卡,你不是龙尔德,失去了神国,你将无所依凭!”

    工匠之神阿卡淡然的道:“世界之墙只缺最后的祭品,吾对陛下该尽的义务早已做到。就连战斗这种非吾义务的事情吾也尽力了,吾不欠陛下。”

    “至于神国,吾的神国既然是陛下出手补全的,也就不是吾的真正依凭。”

    “凡人借助外物,借助环境获得力量,在这个过程中获得的所有技艺,就是吾的神国。”

    “吾已经感应到了,世界根源正在孕育着与吾相近的道路,还不只一条。”

    特蕾希娅也叹道:“阿卡陛下,这意味着你的神座,乃至你的意志都会消失啊。“

    阿卡笑道:“吾是在精灵时代成就,还度过了黑暗时代的神祇,跟最初那个阿卡已经不是一回事了,就像现在的特蕾希娅陛下您一样。”

    “不管陛下您最终会是什么结局,特蕾希娅举世无双这样的光辉依旧会铭刻在凡人心中,依旧会是一条留在世界根源的道路。”

    “吾的道路虽然不及您光辉,但也是条永不磨灭的道路。”

    “神座乃至吾的意志都消散了又有什么关系呢,矮人的血脉已经融于凡人之中,工匠技艺的道路也已经融入凡人的成就里。”

    “新的工匠之神将会是吾的延续……”

    矮人的投影消散,世界根源也震动了一下,工匠之神阿卡,竟然抛弃了神国,选择陨落。

    接着是生命女神和自然之神的投影,祂们没有说什么,只是向特蕾希娅点点头,然后也如阿卡那般消散。

    河水与溪流之神、旅者之神、音乐与文艺女神……一个个神祇的投影显现,随后消散。

    祂们这些与海姆缔结了白金神约的神祇,神国都在天堂山第二层,与秩序神国相连。

    现在祂们不愿意再跟海姆一条路走到黑,哪怕代价是抛弃神国,甚至是陨落,都要离开神国。

    已经是新神的时代了,只要各自的道路还在,神格终究还是会恢复的。

    而像生命女神和自然之神这样的特殊神祇,祂们也早就安排好了后路。现在不过是跟海姆做切割,避免跟随天堂山一同沉沦,影响到已经分裂出去,开始急速壮大的另一部分神祇意志。

    当异常弱小的徽章之主和城堡之主也退出时,海姆创立的白金神约,已经只剩个空壳。

    整个过程里,海姆的神念没有动静,似乎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果。

    等那几个微不足道的神祇退出后,祂对特蕾希娅说:“到了最后时刻……”

    特蕾希娅自神座上起身,却只带出一个虚影,神祇本体依旧端坐着。

    她点头说:“我明白,我会启动世界之墙,做最后一次努力。”

    海姆的神念异常低沉:“吾改变想法了……”

    “既然是最后一次努力,吾就不能让你掌握世界之墙,哪怕只是极为短暂的瞬间。”

    “凡人意志是不可靠的,就像努曼艾尔一样。”

    “吾已经不相信,你会抱定决心,消灭你仍然还眷恋的那个凡人,仍然还顾念的那些凡人。”

    特蕾希娅叹息道:“但我没有放弃你,海姆,我们意志关联的根基并没有动摇,那就是永恒秩序。”

    “至于你的顾虑,我承认的确有一些凡人的执念,但不是你所说的那样。”

    “我不会手下留情,我会抱定消灭一切阻碍的决心。”

    “但我希望他们能打破世界之墙,能证明他们所拥有的力量,已经不需要永恒秩序。”

    “这是他们必须接受的考验……”

    “海姆,我们的任务,其实不是让永恒秩序变作现实,而是成为一道堤坝。”

    “当凡人力量不足时,保护他们。”

    “当他们拥有了足够力量,甚至连人神关系都改变了的时候,我们牺牲自己,做出证明。”

    海姆哼道:“所以,只要你觉得他们的力量足够击破世界之墙,就不会再激活世界之墙?”

    特蕾希娅的意志是由海姆所造,有什么想法自然瞒不过。

    她还企图说服海姆:“如果激活世界之墙的目的只是消灭凡人,这背离了永恒秩序的目的!”

    “既然世界已经呈现出了这样的可能性,世界之墙都无法阻拦的可能性,为什么还要扼杀这样的可能性?”

    “这不正是小红……我是说最初的太阳女神小红,乃至创世者小白他们所希望看到的吗?”

    海姆终于愤怒了:“愚蠢——!”

    “世界之墙要消灭的不只是凡人,还有人神一体的邪恶伪神!”

    “她们会把整个世界带向比灭亡还要可怕的深渊!”

    “这也是永恒之战的一部分,你根本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你也没有资格去考虑永恒秩序之外的任何事情,和吾一样!”

    “不要忘记,吾就是永恒秩序!”

    “即便永恒秩序是你说的堤坝,我们也都是堤坝本身,不能也没有必要去做更多的思考和选择!”

    特蕾希娅深深长叹:“就算世界重启,也回不到过去了,小金……”

    下一刻她的身影燃烧起来,散发出炽亮的黄金火焰。

    “吾不需要你去激活世界之墙……”

    海姆说:“但需要你作为最后一份祭品,和那个抛弃了神格的凡人意志一起,为世界之墙做出最后的贡献。”

    烈焰中特蕾希娅幽幽的道:“如您所愿……”

    金焰裹住她的身影,投入到涡流中,同时卷走还在涡流中徘徊,似乎想回归秩序神国的彩虹雷光。

    世界之墙荡漾了一下,每个灵魂铸就的节点都在颤栗。

    更为纯净和强大的灵魂到来,让世界之墙牵引和编织的力量更为强大,由此冲刷着亿万灵魂的力量洪流也更猛烈,带来的痛苦也更猛烈。

    可与此同时,新加入的灵魂挟带着缕缕暖流,在温润他们受苦的灵魂。虽然微弱得就像给沙漠中的旅者吹去一缕含着湿润水汽的轻风,也足以让他们幸福得灵魂震颤。

    秩序神座中,神念滚动:“最终你的价值还不如你的手下……”

    天堂山第一层,巨大的冲击让承载着圣光天阶的浮陆都在震荡乃至崩裂,如果不是卡琳世界树和奥雷莎急切之下编织出遮蔽半边天际的屏障,赤联的各艘战舰都要被刮进下方的混沌云海。

    这是两位神祇同归于尽般自爆产生的动静,一位是骑士之神,一位是刚诞生就陨落的守护女神。

    欧萝拉等人感应得异常清晰,红网刚刚被一个新生的枢纽节点扩展出新的维度,又瞬间爆裂,在红网中发出让所有节点都灵魂恍惚的震荡。

    这个惊鸿一现的枢纽节点倒也不是什么都没留下,无数具有相同特质的节点在它开辟出道路的瞬间也随之晋升,变得更加纯粹和强大。节点爆裂后,虽然大部分节点又因此跌落回原本的状态,可还是有少数节点顽强的守住了进步,也让这个节点开辟的道路并没有跟着坍塌。

    主位面泽塔区,正跟随芮萝尔和艾莉尔,还带着白龙公主嘉拉希恩在新建聚落安置移民的萨达尔陷入呆滞状态,浑身神光闪烁变换,像成了制造光污染的史莱姆胶质人偶。

    三个女子围着他,紧张而忐忑的等待着。

    片刻后他身体猛然颤抖,震荡出一圈冲击波,在三人乃至周围的士兵身上轰出一层雪白结晶。

    他吐出一口浊气,眨着眼睛,有些难受的嘀咕:“好闷,像是要被挤到天上去一样。”

    感应着近于半神的力量波动,艾莉尔眼睛圆瞪,嘉拉希恩两腿发软。

    只有芮萝尔不当回事,抬手啪的一下扇在萨达尔脑门上。

    “发什么愣呢?成半神了就可以不干事?赶紧去搬东西!”

    萨达尔挠头应着,又有些不甘:“我觉得自己可以……”

    芮萝尔像母老虎一样咆哮:“可以个屁啊!就算你成神了,也该把我保护好,然后再保护其他人,这是你的使命!”

    “你的少爷也是这么交代的,你活着就得干这些事情,一直干到死!”

    艾莉尔噗哧笑了:“都成神了,要干到死那得多久啊。”

    嘉拉希恩抬头望天,也不知道是在想天堂山,还是在想星海,幽幽的道:“发生了什么事吗?”

    萨达尔张嘴想说,却发现说不出什么,只是耸了耸肩,颠颠的干活去了。

    天堂山之上,卡琳伸展出树枝,奥雷莎挥剑射出光丝,一起将一团迷蒙光晕裹住。

    “蕾蕾被她老爸保住了!”

    卡琳欢喜的叫道:“她的灵魂还有活性,死不了!”

    树冠下的无数熊猫果实拼出一张苦脸:“这下得大放血了……”

    再转作笑脸:“也好,这下我跟蕾蕾是血脉交融,不分彼此了呀。”

    欧萝拉等人正松了口气,圣光天阶之上,被冲击波吹散的天顶,网格般的亮金光辉显现,如将世界划分成块块碎片的烈火,涌动升腾起来。

    与此同时,网格中投下金光巨柱,正带领秩序天使冲击的大天使长希尔维脱离队列,投入光柱中。

    希尔维展开三对巨大羽翼,急速扩展,很快就延伸到天顶的金焰网格上。

    面目到身影跟着模糊,最终变成一团跃动的金焰,像是熊熊火炬,燃烧在天地颠倒的世界。

    “不好!世界之墙要激活了!”

    “可以了吗菲妮!?”

    “才过去了两分半,看样子等不了两分半了!”

    “奇丽和凯瑟琳那边肯定要提前行动,我们得赶在他们前面!”

    欧萝拉等人急切的以神念沟通,菲妮也慌了手脚:“我倒是可以射了但是没有加速器的支持,效果肯定不会太好啊!”

    就在这时,一艘艘战舰发出巨大的轰鸣声,那是节点炉和晶格炉超频的动静。

    传讯频道里,两位舰队司令的昂扬话语同时响起。

    “我们还可以争取一点时间,全舰队,前进七——!”

    “全舰自由射击,射光每一发炮弹,每一块电池!”

    道道炮火和光束射上天顶,在希尔维化作的倒吊火炬中爆裂。

    战舰加速,追着弹道和光束,直冲天顶。

    欧萝拉等人心弦正在震荡,紧接着又紧紧崩起,几乎都快崩断了。

    “蕾娅——!”

    小小的白金光辉在战舰之中穿梭,很快就冲到前方,引领整个舰队前进。

    看这神光,看那身影,除了希望魔女蕾娅,还会是谁?

    欧萝拉下意识的就接触连接,冲上去拦人,可不等其他人拉她,自己就停住了。

    “射啊——!”

    她目呲欲裂的对菲妮喊:“管不了那么多啦,快射!”

    菲妮咬牙闭眼,虚影之上的满月荡漾起来。

    此时希尔维化作的倒吊火炬也剧烈荡漾着,而火炬之上,遮蔽天顶的金焰网格更加炽亮,闪烁流动着,将难以言述的恐怖力量传递到火炬上。

    整个天堂山第一层骤然变暗,几道光辉同时喷发。

    希尔维化身的倒吊火炬喷射出火焰金光……

    菲妮头上的满月激射出淡金光柱……

    刚刚挣脱混沌云海,整个进入天堂山的银月之心,表面又凝结出无数魔方拼装的晶格螺旋,将粗壮的暗金光柱射到菲妮的满月上,让菲妮射出的光柱黯淡了一些,却更加粗壮和浓稠。

    天地间两道光柱撞在一起,并没有像之前两位神祇自爆那样的巨大动静,而是溅射出难以计数的细小弧光,将天堂山第一层中的所有灵魂,包括每一个天使都链接起来。

    整个天堂山第一层的每一处角落都被亮金光辉笼罩,菲妮与诸女神,还有各艘战舰发射的炮火和光束,就像是光辉中的细小杂质,羸弱而无力。

    随着这道金光的闪烁,天顶的网格金焰也投射下道道金光,似乎将天堂山第一层分割成了亿万条块。

    这仅仅只是视觉上的呈现,在半神以及神祇的感应中,这种分割正在世界的根源抹去现有的超凡力量法则,要让超凡力量循环重回旧貌。

    “该死的,怎么提前了!?”

    地狱深处,接近世界之墙的虚空中,奇丽和凯瑟琳被又一道天使烈焰挡住。

    来自地狱军团的人类、赤魔和兽人们依托史莱姆胶质正奋勇作战,掩护她们前进。

    烈焰之后,世界之墙燃烧并且震荡起来,世界根源开始隐隐变化,让虚空中刷出凌乱而混杂的影像乃至符文光流。

    奇丽也顾不得跟欧萝拉那边沟通了,握住凯瑟琳的手,交换过不必再言说的目光。

    凯瑟琳意会,喷发出血红光焰,不留余地的燃烧自己,将阻挡在前的天使焰墙烧灼成灰。

    奇丽另一手牵引融合神械,加速冲击,同时以灵魂操纵安装在融合神械外壳上的灵子流装置,激活融合神械。

    “这将是费恩世界自创生以来,最美丽的一刻。”

    英灵提尔散发出莹莹白光,也如光焰般飘摇,越过两位女神,托带着融合神械,撞上正在从根源上改变世界的世界之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