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离周沐雪〕〔重生之绝世武神〕〔禁爱弥漫〕〔极品赘婿〕〔今天娶到云小姐了〕〔刁蛮长公主:摄政〕〔娇妻引入怀〕〔赫先生的医见钟情〕〔沧元图〕〔星光璀璨:慕少宠〕〔综漫之我是路灯王〕〔锦堂玉华〕〔和我结婚我超甜〕〔重生之商女王妃〕〔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天道制霸计划〕〔五魂破天〕〔我和超级大佬隐婚〕〔无敌炼药师〕〔修罗神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零九 世界之墙的崩溃与不朽之主特蕾希娅
    格萝妮娅的颤抖和呼喊在灵魂世界中震荡,暗金光辉也自她灵体沿着金焰网格,向四周急速扩展。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kans.co

    震荡的力量如此之强,扩展的速度如此之快,就连牵引着破碎了整个秩序神国,降临在希尔维倒吊火炬上的海姆意志,也为之一惊。

    “格萝妮娅,这一次……”

    “不是为了艾兰尼斯公主,而是为了牧人的女儿格萝妮娅……”

    “不是为了复仇,就是为了解放,自己的解放……”

    “反抗啊!斗争啊!”

    “绝不放弃——!”

    感应着自己传递过去的力量将格萝妮娅点燃了,梅恩也激发出灵魂中所有力量,如燃烧般全力呼喊。

    从艾兰尼斯一路走来,经历了各种动荡变迁,当她投身于赤联,走上赤红正义之路时,她仍然难以跨越自己。

    老首长波比曾经对她说过,换做其他人,在公安特科这么重要和危险的岗位上呆了这么久,历经了各种生死和信仰考验,早就该步入传奇了,而她却一直不得其门而入。原因就在于她还有遗憾,还有觉得自己未尽的责任,无法完全解放自己,将灵魂投注到自己的世界之外,深入到人民以及道路中。

    梅恩很清楚,自己的遗憾就在格萝妮娅身上,尤其是在布莱德元祖之乱的时候,她亲眼目睹格萝妮娅残暴对待希尔维的遗体,又很快被凯拉特蕾希娅原样奉还,最终灵魂被收入神国,承受无尽的折磨。

    那个时候,她痛恨自己没能做点什么。

    如果能尽早阻止格萝妮娅,如果当初没提议让格萝妮娅假冒公主,事情一定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她也清楚自己这个想法很可笑,格萝妮娅的命运并不是由自己决定的,但她就是觉得,自己非但没有帮助格萝妮娅从这个悲惨命运中挣脱出来,反而在助纣为虐。

    连自己曾经最亲近的姐妹都不能解放,自己还有什么资格去解放亿万凡人呢?

    这样的自责让梅恩难以在赤红道路上更进一步,而她又完全没了向格萝妮娅伸出手的机会。

    现在,终于……

    解放了格萝妮娅,也解放了自己。哪怕自己为此牺牲,也没有遗憾了。

    还是有点遗憾,就在不久前还说过要当妻子呢。

    不过既然已经有了觉悟,那一步已经跨出去了,是不是真的变成现实,也无所谓了。

    “是啊,梅恩,我跟你一样,都是牧人的女儿。”

    燃烧成焰火的灵体中,格萝妮娅的面目渐渐清晰。

    她注视着梅恩的眼瞳也异常清澈;“我们是一起加入教团的……”

    “那一天我们被父亲牵着,彼此好奇的打量着对方。”

    “当我在圣武士试炼里倒下,马上要失去资格的时候,你也像现在这样不顾一切的鼓励我。”

    “我却走到了今天这一步……”

    “我甚至还对你做下了那种罪恶的事情,在那之后,我的心大概就死了吧。”

    “没想到你还没有放弃我,你才是真正的圣徒,梅恩。”

    梅恩笑着说:“我没有你说的那么崇高,我只是想解放自己,而这必须解放你。”

    格萝妮娅点着头,艳红的长发也自火焰中凝结出来,如更鲜艳的火光。

    “好的,我会为了自己,战斗到底!”

    红发中染上梅恩传递去的暗金光辉,从丝缕瞬间蔓延到所有发丝,让她变成了满头金发。

    紧接着,霞光般的金辉再延伸到面目,一点点将灵体从秩序神力的亮金神光中凝结出来。

    “谢谢你,梅恩……”

    当格萝妮娅的灵体凝结为一尊暗金雕塑时,她低低的说:“是你给了我力量和勇气,让我终于能够终结自己的痛苦,能够……解放自己。”

    意念从清晰变得飘渺,雕塑轰然炸成点点碎芒,还包裹着的秩序神火也随之熄灭,世界之墙上骤然破开一个小洞。

    “格萝妮娅……”

    剧烈的冲击将梅恩的灵魂从世界之墙上炸开,等她在现实里睁眼时,泪水已然满腮,但那是喜悦的眼泪。

    世界之墙仅仅只是破开一个微不足道的小洞,海姆不以为然的催动神力,要将那个小洞补上。

    然而爆炸的冲击追上之前振荡的余波,凝结为凄厉而又不甘的呼痛声,向整道墙的各个节点传递。

    一个个节点荡漾起来,节点之上,不同性别、不同年龄、不同种族,乃至不同信仰的灵魂也开始震荡起来,呼应着那个发自灵魂的喊叫,也终于叫出了声。

    “痛啊——!”

    霞光般的暗金光丝经过每一个节点,都因这样的呼喊而壮大起来,更加粗壮和有力的继续扩展。

    片刻间,霞光就带着呼痛的灵魂之潮,在世界之墙上荡出越来越大,越来越剧烈的涟漪。

    “痛啊——!”

    一个节点上,呼喊声将白发苍苍的壮硕老者灵体拉了出来,加入到这股声潮中。

    “元帅——!”

    “夏伯尼-唐古斯!”

    “你也在墙上啊!”

    无数被吸附到世界之墙上的凡人认出了他,除了赤联战士之外,还有来自蓝约七十四军团的官兵。因为原本拥有的部下和敌人立场,感慨也方向不同。这样的感慨混合着暗金霞光,进一步刺激得他的身影更加清晰。

    很快凡人们丢开了原本的立场,呼唤也汇聚在一起:“醒来吧!反抗吧!”

    “这不是神祇该赐予凡人的幸福!”

    “你们是最虔诚的信徒了,神祇却在用你们的永恒痛苦创造祂的永恒秩序,那样的秩序对凡人而言有什么意义呢?”

    夏伯尼也终于低沉的呢喃道:“痛……好痛……”

    “这不是,不是我……想要的……”

    “我们,不该获得永恒的……幸福吗?”

    当夏伯尼的灵魂也被霞光染成暗金雕塑,继而炸裂时,周围难以计数的节点也随之崩碎。

    一点点、一片片,世界之墙开始崩溃。

    “不!不该是这样!”

    这出乎意料的变故让海姆都惊讶得神念难以转动:“吾与永恒秩序同在,信仰吾的凡人应该无比坚定!哪怕是永恒的痛苦,都该甘之若饴,为什么!?”

    “主啊……”

    世界之墙的另一处,又一个老者的灵体凝结出来,居然是博杜安。

    “这个世界彻底堕落了,凡人的灵魂之力已经深入到世界根源,与主的圣光共辉。”

    “哪怕是天使,也都被纳入到凡人的范畴里,因为他们能在这种追索中,找到更有诱惑的东西。”

    “那就是……自由……”

    海姆怒哼着送出浩瀚神力,世界之墙上的若干节点,包括博杜安也燃烧得更加猛烈。

    那是亿万天使以及若干绝对虔诚的核心信徒的灵魂,他们应该能承受更大的痛苦,做出更大的牺牲,将破损的世界之墙补好。

    就在熊熊金焰中,博杜安呵呵笑道:“我也堕落了,主啊,我开始想念我的埃米丽。”

    “可我现在的痛苦和牺牲,并不会带给她幸福。”

    “未来她会和我一样,随时等候着主的召唤,用她的痛苦和牺牲,换来整个世界的安宁。”

    “可没有了埃米丽的世界,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已经想不通了,饶恕我吧,主啊!”

    到后面博杜安已经是在疯狂呼喊,最终炸成绚丽金芒,在世界之墙上又破开一个大洞。

    世界之墙处处崩溃,从天堂山到地狱最深处,一点点星光闪烁,炸出团团碎芒,让一片片金焰网格黯淡下来。

    灵魂视野中,亿万虚影冉冉化作烟尘,留下连绵无尽如释重负的长叹。

    当两种天使的灵魂也从世界之墙上剥离下来,地狱最深处,细碎光尘也如暴雨般倾泻而下,那是原本被天使屠戮的恶魔和魔鬼之魂,原本用来将世界之墙“焊接”到破碎空间中,现在也纷纷“脱焊”。

    激流开始从天堂山向地狱深处奔腾,还夹杂着海姆的愤怒咆哮:“很好!不让吾重建秩序,那就彻底毁灭吧!”

    动荡的世界之墙在祂化作的金焰火炬中,从天堂山云海天顶倾压而下,祂竟然要将天堂山第一层也彻底摧毁。

    “还愣着干什么!?”

    卡琳世界树上,欧萝拉清醒过来,大喊:“射啊!”

    菲妮大叫:“好吧我把存了很多年份的奶也全射出去!”

    两个身影落下,竟然是莎佳妮和米奇。

    “轰在我身上!”

    “喔喔!”

    两小同时叫着,虽然不清楚她们想做什么,但这一刻她们的灵魂也深深契入红网中,让诸女神们毫无保留的信任。

    菲妮头上重新凝结出满月,缇娜、卡琳、欧萝拉重新催动神力,投入到满月里,连昏在树冠上的奥雷莎也挣扎着站起来,牵引自己的微弱神力加入进去。

    银白树叶上跳动的点点火光也投射出股股神力,代表了凡人改造世界为己谋福的信仰之力加入到满月中,让菲妮再度投射出足以遏制秩序神力的淡金光辉。

    “我代表月亮……”

    菲妮叫道:“惩罚你——!”

    满月中射出又一道光柱,虽然没有银月之心的加持,却比之前更粗壮有力。

    妖精龙莎佳妮和赤红神兽米奇接下了光柱,天空中顿时亮起两团光色截然不同的耀日。

    一轮炽白耀日伸展出一个巨大身影,荡动的力量波动像是发自世界最初时刻的根源印记,即便是海姆,气势都为之一滞。

    “小、小白……”

    还被海姆死死摁在浮陆上动弹不得的小红,也生出怯怯的感应。

    这不是她的宠物小白,而是那位创世者小白。

    “小金……”

    莎佳妮化作的小白注视着正在努力催动神力,企图毁灭天堂山,连带毁灭整个费恩世界的海姆,用满含怜悯的语气说:“回家吧,大家都在呢,就差你了。”

    “既然我们的造物已经能够,也愿意为这个世界负起责任,就把这个世界交给他们吧。”

    “我们做得够多了,你也做得够多了,不要继续背负虚妄的命运。”

    “属于我们的时代,早就过去了。”

    海姆难以置信的呢喃:“父、父亲……”

    祂的咆哮居然带着一丝近于凡人的情绪:“不!你是假的!是那个精灵密锁变的!”

    面目跟李奇相差无几,气势却要凝重沉稳得多的“小白”说:“她不过是个介质,你该明白,这些话的确来自我在世界根源里留下的烙印。”

    海姆的金焰更加高涨,可牵动的世界之墙却变得虚弱了:“不——!”

    这时另一个巨大虚影出现,将正在下压的世界之墙顶住。

    那是黑发银瞳的美丽女子,如果不是身上散发着淡紫光辉,而是湛蓝光芒的话,所有人都以为是魔法女神米斯莉降临了。

    米奇变作的虚影投射出淡紫光辉,所及之处,亮金网格急速黯淡,乃至片片化作飞灰。

    “好样的米奇!”

    薇姬清醒过来,顾不得感谢正替她计算的尼斯塔薇姬,表扬道:“米奇现在是我们红网在自然魔法一侧的力量具现!她就是我们赤红魔法女神!”

    刚说到“魔法女神”,世界深处响起幽幽叹息,米奇的周身染上一层莹蓝光辉,也让她投射出的紫光向蓝光转变,世界之墙的垮塌也由此加速。

    “嘁……”

    薇姬不爽的咂嘴道:“米斯莉跑出来了,还以为她到死都会缩卵呢。”

    欧萝拉欣慰的道:“这也正常啊,米斯莉再不出来帮我们,我们红网就要抢她魔网的生意了。现在她通过米奇帮我们一把,也让我们两张力量网络可以继续兼容并行,不存在冲突。”

    薇姬耸肩也不再追究:“没有米奇的话,米斯莉也没有依托跑不出来,原谅她了。”

    “这都是假的,都是欺骗……”

    海姆还在顽抗:“整个世界都背叛了父亲的爱,辜负了母亲的牺牲。”

    祂愤怒的道:“吾要让世界重启,要让母亲回来——!”

    “孽畜——!”

    一个久违了的清亮嗓音响起,天堂山轰然震颤,小红自金光下翻身冲起,端着金箍棒直飞天顶。

    “你老母我就在这里!”

    “不听话的熊孩子,找打!”

    金箍棒牵起澎湃光流,轰中海姆化身的金焰火炬,这一次暗金霞光终于击入火炬,急速的吞噬亮金神光。

    “谁再来搭把手啊!”

    很快小红又嚷了起来:“哟哟!好烫!这家伙根本不认我这个娘啊!”

    “我就说了……”

    欧萝拉松了口气,嘀咕道:“别想把眼前这场神圣的战争搞成狗血的家庭伦理剧……”

    缇娜却在诧异:“等等小金不是小红跟小黑生的吗?怎么把小白叫父亲?”

    卡琳嘁道:“这还不明白?当然是小白干的啊!”

    “虽然说女女生女不是什么难事,可没个父亲也不是事啊。”

    奥雷莎惊恐的道:“真是小白吗?可小红不就是他跟小黑生的吗?然后他又跟小红……”

    欧萝拉哼道:“想想李奇呗,当初如果蕾娅的选择是成为新的特蕾希娅,不就是一回事吗?”

    卡琳附和道:“都是渣男……”

    奥雷莎的纯洁三观还承受不来:“这已经不是渣不渣的问题了啊!”

    菲妮插嘴:“所以就连段子话题都已经压榨不出更多的力量了吗?我已经……干了……”

    说完满月溃散,少女身影缩小成萝莉,两眼一闭软在树冠上。

    欧萝拉大急:“谁啊!谁再来搭把手!?”

    红网中,一个个跟她们相比弱小得多的灵魂闪烁起来。

    虽然已经无比疲累,但他们仍然振作起来,继续燃烧。

    威尔森在频道里沉稳的道:“事实证明了,这是凡人的战场,最后一击属于我们!”

    “同志们,朋友们,凡人们……”

    “为了最终的胜利,向前——!”

    世界之墙在多重破坏和干扰下,已经难以压制整个天堂山。

    战舰和战机再度启动,朝着天顶冲击,发射出密集的炮火。

    “别跟我抢坟头!”

    领头一艘虎鲸里,老青藤呼喊道:“头份荣耀是我的!”

    两架锯齿鲨战机呼啸着越过虎鲸,杰尼尔和哈桑在频道里嘲笑他:“磨磨蹭蹭的大块头,跟咱们抢头功,想得美!”

    后面跟着跳脚大骂居然被戴克抢先了的拜林,以及本意是想监督丈夫,到头来却忘了这岔也只想挣先的哈娜。

    战舰和战机的炮火轰击着世界之墙,大部分火力都投入到小红跟海姆对峙的神光中,让其变作沸腾的力量涡流。

    “开炮!射击!”

    “除了别把自己射出去,其他东西,哪怕是一根铁钉,都不要让我看到留了下来!”

    某艘战舰里,被派到防空炮位上作战的几个七十四军团的士兵耳朵都差点被舰长的咆哮震聋了。

    “铁钉可打不死海姆啊……”

    来自特蕾希娅骑士团,在之前的自杀式冲锋中幸存下来的塔兹米嘀咕:“不过能吓祂一跳,已经够满足的了。”

    随身助手卡玛克说:“是啊,能让你吹一辈子了哟。”

    塔兹米呵呵笑着,瞄准那团模糊的力量涡流,再度激活八八防空电磁炮。

    魔钢弹芯的炮弹脱膛而出,穿透扭曲放射的神力弧光,没入那团涡流中。

    正挥舞权杖,艰辛抵挡着小红那根百万吨金箍棒的海姆,神祇本体骤然一滞。

    一发渺小的炮弹打中她的眉心,弹芯所含的破坏神力在眉心部位留下一小片白灰痕迹。

    就是这一滞,力量的天枰终于逆转。

    小红喝啊大叫着,金箍棒震开权杖,棒尖自海姆本体的下颌而入,头顶而出。

    “粉碎吧……”

    小红猛烈喘息着,两眼喷吐出浓稠如实质的金光。

    “跟着世界腐朽的,反动的力量,一起彻底粉碎吧!”

    呼喊声中,暗金霞光自金箍棒震荡而出,倾彻海姆本体,直达体内的各个角落。

    “小金,你只是个傀儡,是这个世界抵抗进步的意志具现出来的。”

    “你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现在该休息了。”

    “就像菲妮继承了小银的意志一样,你其实早就有了继承者。”

    “她会替代你,做出最后的选择。”

    小红用寻常难有的凝重语气道别,海姆静静的看着她,扭曲的面容上,似乎挤出了一丝微笑。

    紧接着,本体轰然碎裂,化作猛烈的冲击,牵引着整道世界之墙,就在天顶,朝着虚无之初沉陷下去。

    “看来我必须做出选择了啊……”

    由几股力量勉强维持着的灵魂世界里,特蕾希娅看着几乎已经将自己拉出了世界之墙的蕾娅和奇丽,叹道:“世界之墙被打破了,这的确是凡人做到的。”

    “不过放任破损的世界之墙沉下去,凝结在上面的亿万灵魂全部爆裂的话,会毁掉天堂山第一层,还有内层位面的最深处。”

    “费恩的超凡力量循环会因此狂乱无序,就算不会毁掉主位面,也会让费恩世界遭受重创。”

    “必须要有人安抚这些灵魂,让他们获得安宁,哪怕只是暂时的。”

    蕾娅和奇丽同时明白了什么,同声呼喊道:“特蕾希娅/母亲!”

    淅淅沥沥像是萤火虫般的光点洒落下来,特蕾希娅伸手一捞,从中扯出一件披风。

    那是件鲜红耀眼的披风,她随手披到身后。

    黑气自披风上溢出,急速将她包裹在内。

    与此同时,黑气也在向四周急速蔓延,将正在挣扎,企图从束缚中挣脱的灵魂浸染。

    黑气中似乎带着慰藉的力量,痛苦由此减轻,让一个个狂暴的灵魂安宁下来。

    灵体已经被浸染得灰黑的特蕾希娅,深沉的说:“这是我该背负的责任……”

    披风震荡,与她的灵体融为一体,也推送出新的力量波动。

    “不朽的意志……”

    黑气中还传出特蕾希娅的呢喃:“我喜欢这个名字,我就以不朽为名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