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和我结婚我超甜〕〔最强透视〕〔张牧〕〔西花点斋〕〔无尽升级〕〔王爷你的师父掉啦〕〔噬天丹皇〕〔炮灰她嫁了豪门大〕〔大周王侯〕〔萌宝来袭:总裁爹〕〔轮回乐园〕〔万界仙帝〕〔山村小医农〕〔我在万界写小说〕〔超品兵王〕〔求魔问道〕〔木叶之我是宇智波〕〔魔宠的黑科技巢穴〕〔一剑齐天〕〔凰谋天下:魔帝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一零 不朽女神,世界停步之日就是我降临之时
    “赢了?不是真的吧?”

    “管它呢,现在我只想瘫……瘫……”

    天堂山第一层,卡琳世界树急速萎缩,变成一只脑袋蹦出无数花草的巨大滚滚,瘫在了浮陆上。

    浮陆中心,通向天顶的圣光天阶正在崩塌,但跟天顶之上的动静比,却完全引不起人们的注意。

    原本编织成网格的亮金焰火片片熄灭,点点星辰爆裂成耀眼精光,像是连绵不绝的礼花。

    在这礼花之潮中,又有无数道黑气射入天顶,隐没于冥冥虚空中。

    整个天堂山在剧烈震颤,像是处于狂乱风暴中的危楼。浮陆上的天使和战士们片片倒地,天空中的战舰和飞机胡乱冲撞。

    一切混乱得难以言述,红网也连传讯都无法维持了。

    不过那道将要改写世界根源,重启力量循环的世界之墙,终于坍塌了。

    从菲妮、欧萝拉到所有赤红超神,从威尔森到老胡克、林德、尤斯卡尔、艾克特娅、乃至亲手向秩序女神海姆射去了最关键一炮却毫无自知的塔斯米,此刻都瘫了下去,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了。

    黑气如倒射的流星,越来越密集,牵引着还没有完全消散的世界之墙,像一柄失去了主人的创世之锤,虽然是向着天顶运动,却给人一种即将要粉碎整个世界的倾压感。

    “完蛋!”

    薇姬最先发现不妙,尖叫道:“世界之墙正在腐化,还朝着天堂山连接地狱最深处的虚空砸去!”

    “腐化神力会从根源上侵蚀力量循环,就算红网和变化了的魔网能顶住侵蚀,力量循环也会大大减弱!”

    卡琳哼哼道:“减弱就减弱呗,现在的结果已经是最好了,这么恐怖的战争哪能没点损失?”

    薇姬急得跳脚:“红网的力量会被削弱甚至污秽,赤红力场的分辨率也会大幅倒退,银月之心都会被挤出天堂山!”

    欧萝拉努力撑起身体:“得赶紧组织撤退!这种情况应该是暂时的,等世界之墙完全消散了,应该会有改观吧?”

    薇姬摊手:“谁知道需要多久时间?而且星海位面正面临精灵海军的威胁,力量循环变得混乱的话,海瑟薇她们那一路也要受影响。”

    “其他坏处还想不出来,力量肯定是要变弱很多……咦……”

    天顶上那如倒射的黑气流星雨忽然缓和下来,有什么力量在梳理着道道流星,让它们重新编织成网格,缓缓而有序的向天顶上升。

    世界根源传来的怪异震动让欧萝拉等人面面相觑,这是又一位神祇诞生了,但这位神祇非常特别,似乎正被世界意志排斥,沉向无尽深渊。

    已然支离破碎的灵魂空间中,还有若干连接艰难的维持着,因为新的强大灵魂加入,暂时变得稳固了一些。

    “特蕾希娅、凯瑟琳……”

    李奇的灵体出现,顾不上打量刚刚跟自己分离的奇丽,跟着紧紧抱着他灵体的凯瑟琳一同,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个黑气萦绕,成了世界之墙新核心的身影。

    这道墙正在这个身影推送的力量中层层降下,沉积在地狱最深处那扭曲的空间乃至根源法则中,原本的破碎位面被这道墙拖曳着向更深的世界沉陷,位面也与墙渐渐融为一体。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黑气中已看不清特蕾希娅的面目,只隐约看到那裘鲜红披风荡漾着。

    传出的神念也异常飘渺:“还好,可以把最后的事情交代给你。”

    “海姆虽然湮灭,祂的神格却还没有消散,亿万灵魂已然在渴求永恒秩序。”

    “当然那已不是海姆重启世界之后想要建立的永恒秩序,而是我想要的……理想国。”

    “很遗憾,这样的渴求已被你们所带领的凡人,你们所改变的世界否定,所以成了堕落的道路。”

    李奇、凯瑟琳、奇丽和蕾娅俯瞰正从灵魂世界的天顶降下的黑气流星,那其实是一个个灵魂,既有天使的,也有凡人的。

    他们神色安详,不再置于酷烈的痛苦中,李奇恍惚都看到了夏伯尼和博杜安。

    再看到裹住特蕾希娅的黑气中,那飘摇的血红色其实不是披风,而是亿万奔流的细微血丝,血丝与黑气的微微震颤,显露了居于中心的灵体也处于无尽痛苦中。

    他恍然大悟,清楚了眼前的状况。

    世界之墙上亿万不甘受苦的灵魂在赤红之力的刺激下清醒了,他们为求解放,挣脱了海姆的束缚。

    就连夏伯尼和博杜安这样的凡人,以及无数秩序天使,也不再接受海姆安排的永恒秩序,那意味着他们必将承受永恒的痛苦。

    但海姆湮灭之后,他们也不愿就此轻易消散,他们还在渴求另一条道路。

    那就是特蕾希娅曾经主张过的永恒秩序,为凡人服务,造福凡人,赐予凡人安宁的永恒秩序。

    可这是已被世界意志抛弃的道路……

    当然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世界意志,其实是由赤红道路和众多新兴道路汇聚而起,壮大并且改变了的超凡力量循环,不再容许这种企图将世界拉回去的道路。

    为了抚慰这些灵魂,为了不让他们无所依凭,跟着那些追求自由挣脱束缚的灵魂一同爆裂,释放出足以重创费恩世界的力量,特蕾希娅接下了这个堕落的神格,主持这条被世界抛弃的道路。

    可对特蕾希娅来说,她替亿万灵魂承受的不仅仅是渴望乃至道路,还有他们的痛苦。

    “我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伟大……”

    从李奇灵体散发出的悲伤中看出了他的想法,特蕾希娅幽幽的道:“这条道路仍然是我的本心,否则我也无法接下来。”

    “是的,我仍然不服输,李奇。”

    “这仅仅只是一时的变幻,你们让世界呈现出的进步,不会直至永恒。”

    “世界最终还会衰落下来,陷入混乱。”

    “到了那个时候,我和信仰这条道路的亿万灵魂,又将被世界接纳,重新升入天堂山。”

    “到了那个时候,我会与神侍和信徒们,在费恩世界里创造出凡人的理想国,给凡人带来真正的永恒秩序,凡人将永享安宁和幸福。”

    “我不会主动推动这样的进程,但我会一直看着,等待着。”

    特蕾希娅的身影也渐渐沉了下去,世界之墙,或者该叫不朽之墙,在地狱最深处制造出了又一个深渊。

    特蕾希娅的神念还在飘荡:“所以,不要停步,让世界不断前进。”

    “只有这样,我,不朽女神特蕾希娅,才不会重返世间。”

    “让我和我的理想,永远沉沦在世界尽头吧。”

    沉陷加速,灵魂世界即将崩塌。

    李奇、凯瑟琳和蕾娅一同在如悬崖般的边缘伸手呼喊,他们感应得到,这一次是真正的永别。

    叹息声传出,特蕾希娅的神音无比悠远。

    “特蕾希娅,你的灵魂将浸泡在血水之中,永远聆听受难者的哀嚎。你施加给每一个人的痛苦,必将百倍千倍回报给你。”

    ‘你的灵魂下不了冥河,上不了天堂山,你将永世不得解脱。”

    “芙蕾雅,你的诅咒应验了啊……”

    灵魂世界破碎,地狱最深处,李奇、凯瑟琳和奇丽魂体相融,立在悬崖边缘,呆呆的看着仿佛割裂了世界的深渊。

    悬崖的另一侧却是白光流转的光明之境,另一个身影立在边缘,跟他们一同俯瞰。

    虽然完全看不清,可李奇这边感应得很清楚,那是蕾娅,而那涌动的白光,正是天堂山。

    “特蕾希娅牵引着世界之墙,从费恩世界现有的超凡力量循环里分离出去了。”

    跟正灵魂激荡的一家三口相比,奇丽要清醒得多。

    她淡然的道:“这道深渊……应该叫不朽之渊吧,把天堂山和地狱最深处隔开了。”

    “不过这里并不保险,必须封得更严实。”

    “银月之心、埃隆盖特要塞都还不够,不尽快封住,费恩世界的超凡力量循环会像破了个洞一样,不断的流失力量。”

    “所以封闭这里是一方面,壮大赤红之力,或者是其他新兴的信仰之力,让超凡力量循环朝着新的方向更有力的运转,这才是根本。”

    “现在的力量循环正在加速,这是极好的机会。”

    “在循环变弱之前,让更多凡人成神,开辟更多信仰道路吧。”

    “没时间伤心了,赶紧干活。”

    李奇自怔忡中挣脱出来,仍然唏嘘不已。

    最初的特蕾希娅选择放弃自己,成为蕾娅,他以为自己已经不再抱有更多期望了。

    可当这个新的特蕾希娅出现时,他还是难以遏制的产生了“会不会有大团圆”这样的贪婪渴求。

    事实证明,特蕾希娅就是特蕾希娅,到了最后一刻,她仍然坚持自己的道路。

    “是啊,要做的事情还很多……”

    他牵着凯瑟琳,同时从已经变得清晰的灵魂链接中,呼唤蕾娅。

    “向特蕾希娅道别吧……”

    “再见……不,永别了。”

    深渊对面不再只是蕾娅,又多了憧憧身影,那应该是欧萝拉、菲妮等人。

    大家分立在深渊两岸,一同凭悼。

    黑气翻滚着,将最后一部分不朽之墙拉进去,天使的赞歌声自深处隐隐传来。

    “你是光,你是剑,你的盾拒止一切黑暗。”

    “你是秩序,你是神圣,你护卫一切美与善。”

    “一如既往,归于忠诚,献上灵魂。”

    “你是世界之辉,空前绝后,举世无双。”

    “你是世界之壁,空前绝后,举世无双。”

    “一如既往,归于忠诚,献上灵魂。”

    “你令光明永驻,你令邪恶退散。”

    “你令幸福永在,你令理想永恒。”

    “赞美特雷希娅,世界至尊,诸神之善。”

    “赞美特蕾希娅,归于忠诚,献上灵魂。”

    赞歌渺渺,久久回荡。

    直到对岸天堂山那一侧的女神们呼唤,李奇才清醒过来。

    转头跟明亮灰瞳对上,李奇一滞。

    应该是海姆投入世界之墙,穿透了融合神械化作的阻隔,奇丽才得以保全。

    那么这事就棘手了,自己跟奇丽同时存在了啊!

    啪的一声,他哆嗦着伸过去的手被奇丽拍开。

    奇丽眉头紧蹙,很不客气的呵斥道:“把你的脏手拿远点,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恶心的事情!”

    李奇叫屈:“我就是想确认一下,哪来什么恶心的想法?”

    “而且你什么态度啊,你不就是我吗?”

    奇丽抱着胳膊退了好几步,摇头说:“我是从你那分离出来的,可我不是你。”

    “就因为我们这种关系,你能想什么我还不清楚?”

    “什么自作自受……还要我说得更明白?”

    李奇连槽带血在胸口郁积,撑得两眼发花。

    奇丽继续:“对你来说,我就是个必要时刻用来牺牲的存在,我自己也愿意,倒不在意。”

    “对我来说,你就是个侵蚀赤红道路的蛀虫,是我应该舍弃掉的污秽意志。”

    “天底下最有资格审查你,甚至干掉你的,不是小红,是我!”

    “所以,你给我老实点!”

    李奇终于爆发了:“这是对灵魂造父该有的态度吗?你这不孝的受造意志!”

    “把自己说得多高尚纯洁,看看你的胸……尺码不对!”

    “这说明什么?说明你在性别标识上还抱着自卑的想法!”

    “既然是女人,就堂堂正正的挺胸抬头啊,缩水是什么意思!?”

    奇丽脸红耳赤,恼羞成怒:“在女神面前连必要的敬畏都没有了吗,凡人!?”

    果然是自己呢,转移话题的本事如此精纯,就是成了女人,脸皮薄了很多。

    李奇正嘀咕着,同时为这种状况而头痛,奇丽却敛容叹气。

    “把我的身体保存好,最好放到赤红神国里。”

    “想要我回来的时候,找小红吧,她跟我……不,跟你灵魂共生,转换得由她同意。”

    “别忘了,我回来的时候,你的意志就变成了我。”

    说完她身上溢出暗金流光,身体软下,凯瑟琳赶紧抱住。

    凯瑟琳讶异:“没有,灵魂,空壳……”

    李奇这边灵魂骤然滞重,身上不由自主的喷出霞光。

    原本感觉缺失了的部分回归,带来了异常奇异的新鲜感觉,也让他恍然。

    奇丽并不是毫发无损,她的灵魂维持着融合神械,直到最后一刻,已然只剩下一缕残影。

    这个样子她没有办法再掌控正义女神的神祇之心,只好重归自己,这样自己的灵魂本体也就成了她的灵魂本体。

    刚才奇丽就是在提醒他,想要再变成奇丽也可以,不过到时候的意志就不是他自己了,而是真正的奇丽,而且是正义女神奇丽。

    这尼玛不是更坑了吗?

    “天啊,好深!”

    阿丽珊的声音响起,纤弱身影正立在不朽之渊的边缘,后面奥图敏丝,还有骷髅王都过来了。

    “看看我的冥河能不能把这里填满!”

    阿丽珊转着眼珠,又闪到李奇的背后。

    飘在后面,阿丽珊跟他咬耳朵:“老爸你之前从灵魂里生出个我就不说了,现在又生出了个奇丽,真是太厉害了!”

    “反正都是你生的,纠结那么多干嘛呢?”

    “等你成神了,事情就解决了嘛。”

    李奇松了口气,没错,事情的关键就在自己成神!

    现在费恩世界的力量循环,因为特蕾希娅用世界之墙砸出了个不朽之渊,流动正在加速,正是成神的好机会。

    李奇又茫然了,可自己的道路是什么呢?

    天堂山,崩碎的圣光天阶之上,相当于第二层的地方,欧萝拉、卡琳和缇娜等女神们立在无尽深渊的边缘,俯瞰之余,也在打量对岸那模糊的光影。

    深渊表面看似是相通的,其实只能透过一缕感知,根本无法飞渡。

    感应着红网中奇异的变化,欧萝拉嘀咕:“奇丽又不见了,好奇怪。”

    卡琳大咧咧的道:“就算这个奇丽没了,让李奇再分裂出一个不就行了吗?”

    缇娜嘻嘻笑道:“我觉得李奇很像史莱姆之神啊,可以不停的分裂。”

    天堂山与地狱最深处,欢笑中又有唏嘘,所有人都如释重负,不管失去了什么,世界终究保住了。

    圣光天阶旁边的原野里,百万吨金箍棒砸出深深沟壑。

    下面隐约传出呼喊:“救命……”

    “我的尾椎好像被砸着了,动不了啦!”

    “谁来帮帮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