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限之培养系统〕〔豪胥韩三千小说全〕〔豪婿韩三千免费阅〕〔韩三千〕〔豪婿韩三千〕〔豪婿〕〔宋风晚傅沉〕〔时间苍凉爱不淡忘〕〔提拔万浩鹏〕〔超级女婿〕〔重生之都市修仙洛〕〔偏宠替嫁小娇妻〕〔重生之都市仙尊〕〔总裁老公惹不得〕〔隐婚挚爱:前夫请〕〔透视民工混都市〕〔亿万首席霸道又温〕〔当爱情来敲门〕〔仙宫〕〔名门二婚:墨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一三 女娲塔的竞争与海瑟薇的妙计
    “绒丝,走啦!还在看什么,你又不是丝丝之一,就是名字沾点边而已。”

    “回贝塔城去好好休息一下,现在我只想把自己当炸弹丢床上!”

    “加上我嘛,绒丝你也来哟,反正你个头不比灰精灵大多少,当个添头。”

    银月之心传送大厅里,各式武装的赤联官兵们排成长队等待传送。

    队列里一个娇小的尖耳朵正呆呆的看着另一道传送门,三个姐姐的招呼像是没听到。

    在那道传送们前,佩戴着水字神徽的医疗公社成员正护送着长长的自律担架队伍,担架上躺着的全是尖耳朵丝丝。

    以玛丝、茵丝和米丝为首的丝丝魔女们在天堂山一战里汇聚成不完全的蜘蛛女神,为支撑红网,战胜秩序女神海姆立下了殊功。

    她们虽然没有在前线像普通战士那样抛头颅洒热血,但她们的灵魂直面秩序神力的压迫。而当海姆湮灭,力量循环失控时,她们又最先承受那种令灵魂狂躁的巨大冲击。

    当天堂山之战终于落下帷幕时,丝丝魔女们都倒下了,无一例外。

    看恢复了身体的前总枢机李奇,都在护卫担架的行列里,脸上满是悲伤,就知道她们的状况很不好,说不定会沉睡很久。

    半精灵飞行员绒丝对这些只是肤色跟自己不同的灰精灵们满怀敬佩,同时也为自己在这场战争里的表现而羞愧,她只是朝浮陆上的秩序天使军团丢了几颗炸弹而已。

    作为赤联飞行员“王牌双璧”的养女兼学徒,绒丝自然对自己很不满意,再看到英勇的丝丝们,心中更不是滋味。

    从名字到相貌,自己其实都很像丝丝啊,可跟丝丝比,自己也太废物了。

    绒丝快被巨大的沮丧击倒了……

    战争已经结束了,证明自己的机会已经不存在了啊。

    开战的时候,为了争取到独自驾机的机会,自己是怎么跟杰尼尔爸爸和哈桑爸爸拍胸脯打保票的?

    对了,估计那时候两个爸爸是被那蓬蓬的响声镇住了,才下意识的点了头。

    “绒丝!大乖二乖三乖,你们都在啊,太好了,没少一个!”

    “老爸还要去军团委员会报道,你们回去乖乖休息不准乱跑!”

    杰尼尔和哈森步入大厅,瞅到了他们领养的这一帮女儿。

    这些年来,各个种族的移民源源不断来到赤联,其中有太多孤儿。他们收养的四个孤女,包括绒丝在内,既有克斯特人,又有遗忘森林的半精灵,还有布莱德的狼女和哭泣沙海的牧虫人之女。

    赤联在养育康拉德孤儿的过程中获得了很多经验,不希望孤儿完全封闭在同龄人的社交环境里,推行了领养制,将这些孤儿分散到各个家庭里。

    传闻当初决定这么做的时候,总枢机还随口说:“没有尤利安就没有杨威利,说不定能出几对呢。”

    后来文艺公社出了系列幻剧《星海英雄传说》,大家才知道是什么意思。

    绒丝跟三个姐姐原本分布在杰尼尔和哈桑两个家庭里,杰尼尔跟哈桑的妻子都是很平常的妇女,忍受不了他俩对飞机以及彼此的爱超越了对妻子和家庭的爱,婚姻很快就破裂了。两个单身老爸干脆凑到一起,重组了两个老爸四个女儿的怪异家庭。

    不过两个王牌飞行员既没养女儿的经验,也没有足够的觉悟,完全把女儿当作学徒调教,最终父女一同上阵,获得了在天堂山打倒秩序女神这种史诗般的荣耀。

    “就记得绒丝,我们连名字都没有,太偏袒她了!”

    “等统计完功勋,我们也该升到二级飞行员了,别还把我们当小孩子!”

    “杰尼尔爸爸,哈桑爸爸,你们没事吧?太好了,我们都很好!”

    三个姐妹回应各异,绒丝就点点头,她不好意思面对两个爸爸。

    “绒丝……”

    哈桑注意到了,走过来蹲下身,按着娇小尖耳朵的肩膀说:“能在这一战里活下来,就是英雄,不要在意之前说过的话。就算是我跟杰尼尔,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功绩啊。”

    杰尼尔也笑道:“而且战争可没完呢,军团委员会正在紧急组织支援部队,星海那边不是还有精灵海军吗?”

    绒丝跟着姐妹们同时眼睛发亮,还有仗打?

    “不过你们就别想了,好好休息吧。”

    哈桑却泼她们冷水:“那里有蓝约那帮家伙顶着,咱们去也只是敲边鼓。像你们这样的小年轻就别凑热闹了,还有我们这样的老家伙在呢。”

    杰尼尔点头说:“好好过回女孩子的生活吧,瞧瞧你们,哪点还像女孩子?”

    绒丝跟着姐妹们一起讨伐,这到底是谁的错啊?

    绒丝还想说什么,哈桑很严肃的道:“不要急着把战场作为人生的唯一选择,你们的日子还长着呢。打到天堂山,对你们来说都是超额的贡献了,接下来可以好好看看其他的道路。”

    杰尼尔屈胳膊比了个强力的姿势:“还没感觉到吗?打倒了秩序女神,世界就属于凡人了,凡人可以通过信仰获得更强大的力量,在战斗之外还有很多道路啊。”

    三个姐姐都在点头,她们抱着必死的觉悟加入了天堂山之战,现在战争结束,都还活着,那种为战争献身的心气自然也消退了,都希望能找到平和一些的道路。

    绒丝撅嘴嘀咕:“除了飞行和打仗,我什么都不会,也不想做啊。”

    十五岁的绒丝不仅技艺出众,也胆大妄为。

    之前她即便胸口拍得邦邦响,两个老爸也没把她加进飞行家公社志愿参战名单里。她直接开着竞赛飞机冲进母舰,若干老道飞行员都没能拦住她,再加上二级赤红暴君的资格,就这么挤进了参战部队里。

    “飞行也有很多目的啊,不只是为了打仗。”

    哈桑感慨的道:“牺牲在天堂山的同志们,不就是希望你们能获得安宁和幸福,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从中获得力量,不断进步吗?”

    绒丝在心中叫着,我喜欢做的就是开着飞机,把炸弹丢到坏蛋脑袋上啊!

    两个老爸从紧急通道先走了,她们这些回撤的官兵还在慢慢排队。

    医疗通道里,丝丝们过去后,是各种伤员,他们获得了不比对丝丝们低多少的尊敬。

    哪怕是还能自己行走的伤员,一个个都神色呆滞,步履蹒跚,像是失了魂似的。

    绒丝看到了一个面目普通却有双让她很羡慕的大长腿的女舰员,她两眼完全失去了焦距,泪水不停流着,嘴里一直在呢喃:“不痛了……不痛了……”

    这些伤员是海姆将世界之墙降下后,灵魂被吸得最深的。是他们在燃烧灵魂,努力抵抗世界之墙的压迫,让身后的战友们跟着陷进来。

    他们现在的状况,自然也是灵魂受损的表现,绒丝深深叹息,衷心祝福这些远远比自己英勇的前辈们能尽快好起来。

    更远处的地方,若干人跨出传送门,或好奇或漠然,甚至还有鄙夷的打量着传送大厅。

    他们个个身着华贵袍服,身后有若干精悍侍从,看装扮应该是高阶……不,很高阶的魔法师。

    “看到了吧,凡人的力量是无穷的。”

    佐尔德对身边的辛伯纳、罗文娜、厄尔德希罗斯以及商业圣女金妮等人说:“问题就在于,谁能找到更有效的办法,将这样的力量激发出来。”

    几个小时前,海瑟薇和罗姆罗斯等代表跟赤联商定了初步的协议,蓝约这边具体的执行人就风风火火的赶过来了。

    他们这些人里既有蓝约驻天堂山的监察者,也有跟赤联合作,一起封堵天堂山第二层的工程负责人,还有急不可耐的要在天堂山第一层打下地标的代言者。

    按照协定,天堂山虽然不再是费恩世界的力量循环起点,但第一层依旧是很独特的存在,会开放给全费恩所有的神祇,只要阵营不是全然邪恶或者混乱的就行。

    在秩序女神湮灭,曙光之星也被改造成战争要塞,力量循环汹涌勃发的新时代,所谓阵营,其实已经失去了意义。

    佐尔德的感慨满含对赤联的敬佩,让其他人产生了复杂的心理活动。

    辛伯纳低沉的道:“力量越强大,越需要控制。靠取悦凡人获得的力量,根本不可靠。”

    罗文娜随口接道:“光是取悦当然不够,还得引导,这是神祇还有我们的责任啊。”

    金妮一直打着电话……不,魔话,联络自己的地精工程队,要尽快在天堂山第一层建好商业神殿。

    厄尔德希罗斯也没理会魔法师们,微闭着眼睛,贪婪的感应着异样的波动。灵子加速器还在运行,压制着还没完全消散的至善神力,同时抵御在天堂山肆虐的力量循环,避免被吸到第二层的破口。

    赤红超神们集体回魔女小镇休息了,接待他们的是史丹、塔伦斯以及阿图尔、赫里扎尔等人。

    “诸位阁下,还有罗文娜……导师,图纸我们已经看过了,有些地方我们有不同意见。”

    面对昔日的主人,阿图尔跟赫里扎尔不卑不亢,异常从容,私聊频道里却传递着“这妖妇脸色正一会青一会白呢”、“就得多叫几声导师好好刺激她”、“下够绊子让她有得苦头吃”、“她可想不到还有这一天吧”之类的快意话语。

    罗文娜自然是最不自在的,刻意避开了李奇和欧萝拉,没想到碰上了昔日被自己当作奴隶对待的两个学徒,难说这不是赤联刻意安排的。

    可即便难堪,她却没一点留下代表自己走人的意思。

    修补天堂山第二层的破口是项大工程,艾尔莎也将之当作金蒲耳扩大流通的重点项目,愿意在这项工程上专门投入神力,融炼出近百亿金蒲耳,用来调度物资。

    这笔钱自然就落到了包括她、佐尔德和辛伯纳等魔导工业集团领袖的手里。现在正在讨论的是工程的具体项目,决定了各自能分润到多少。

    既然是联合工程,就得先跟赤联谈好如何合作,不过罗文娜相信,近百亿金蒲耳的投入足以在这项工程里占到主导地位。赤联嘛,出人就行了,既然不用金蒲耳,他们也没办法量化自己的投入,跟蓝约这边的投入对比。

    就为了这百亿金蒲耳的五分之一乃至四分之一,罗文娜这张老脸也豁出去了。就算回去被那个可恶的塔灵调侃,她也要硬顶着心中的股股臊意,不愿意离席。

    在技术层面上,赤联跟蓝约那边的方案大同小异,都是用魔钢铸造框架,将破碎的圣光天阶加浮岛填充进去,修建一座“女娲塔”。

    这个名字是赤联提的,既然天堂山是赤联打下来的,蓝约的脸皮也没厚到连命名权都要抢。而且在通用语里,“女娲”不还是得写成“艾娃”么,女娲还是艾娃塔都无所谓啊。

    光靠一座塔不可能堵住破口,还得加上遏制装置,阻止力量循环通过破口。加上各类控制设施,以及可以进入天堂山第二层,查看不朽之渊状况的可控通道,整项工程极其浩大,光魔钢的用量预计就有好几亿吨。

    眼下这个时代,魔钢的价值已经一落千丈,即便金蒲耳也注水般贬值,在主位面的市场里,魔钢的价格也跌落到只有凡钢的两三倍,每吨不到一百金蒲耳。

    不过蓝约可不准备出魔钢这项资源,在他们的方案里,各种控制设备和精密魔导部件是他们的地盘,这些东西的价值就高得多了。

    总体来说,他们的方案就是让赤联出基础材料,负责具体建造,而蓝约则负责其中的魔导设施。这么分配的理由也很充分,在你们赤联那,魔钢就跟泥巴一样廉价啊,搞基建工程也是专家。

    赤联自然不接受这种低端活丢出来,高端活自己垄断,还可以趁机装后门的方案。

    不过赤联方案也难以让蓝约接受,毕竟赤联的赤红神力是封闭性的。由赤联负责魔导设施部分,蓝约那边根本用不了,也谈不上相互监督,共同管理。

    罗文娜跟佐尔德和辛伯纳一同,与昔日自己的学徒拍桌子瞪眼睛,进行了大半天充分而坦诚,富有建设性的交流,最终讨论出了一套并行管控、各负其责、相互制约的方案。

    女娲祂的基础部分还是由赤联负责建造,控制部分,能源由海瑟薇跟艾尔莎共同研发的亚空间魔力井提供,赤联建造专用的赤红力场阻挡力量循环。而相应的管理控制系统,则由赤联和蓝约各建一套,任何管控行为,都必须由双方一同执行才能生效。

    这套方案又制造了一场竞争,谁先建好,就证明谁拥有技术优势以及物资优势,而且在之后联合管控方案的制定上也占据了有利地位。

    “大略估算得调动上百万魔导工匠,时间至少得两个月。”

    “以我在视像领域的资历来看,赤联在这种精细活上的效率远远不如我们。”

    “他们人太少,而且大部分还集中在跟战争有关的技术研发和工程建造上,我们应该占据很大优势。”

    “唔唔……”

    休息的时候,罗文娜等人愉快轻松的交流,半神巫师厄尔德希罗斯依旧一副看热闹的架势。

    作为海瑟薇最信赖的伙伴,他就是蓝约第一任监督者。

    赤联这边也是一副轻松愉快的样子,对他们来说,最大的麻烦就是跟蓝约那边合作。

    “要确保管控系统并行互制也不是轻松的事情啊,只是各种测试,就得消耗大量的魔导材料。”

    “说到这个,我们的材料库好像已经空了,各种替代品和替代技术正搞得火热呢。”

    “这要怎么办?虽说困难可以克服,可进度上必然会落后那帮家伙啊。”

    阿图尔跟赫里扎尔等人也有些头痛,不过塔伦斯替他们减轻了压力。

    “这些事情不是你们要考虑的啊……”

    老头淡定的道:“交给我们那两位圣女去解决嘛,这也正是测试我们赤红道路在资源调配上到底有多大能耐的好机会。”

    说得是啊,两个魔导士出身的技术兼工程领导很光棍的甩了锅,仅仅几分钟后,贝塔城万神殿里,就先后响起两声愤怒的尖叫,还隐隐有龙威荡出。

    就在赤联和蓝约围绕天堂山修补工程展开又一轮竞争的同时,星海位面,曙光之星核心大厅的幻影号通讯厅里,海瑟薇扫视诸神投影,坚定的说:“只有这么做,才能尽快解决精灵海军。但风险也非常巨大,所以需要诸位全力以赴。”

    军神和战神毫不犹豫的以神名发誓,其他神祇相互进行了凡人难明的交流后,也纷纷以神名发誓。

    “很好……”

    确认统一了认识,坚定了决心,海瑟薇说:“现在我们只要在印记城位面轰开一个破口,让正在急速演变的力量循环泄露到世界之外,精灵海军肯定会马上冲进来。”

    “对他们来说,费恩世界正在不断变强,每晚一秒钟,他们的力量就会减弱一丝,只要有基本的理性判断,他们就不得不尽快行动。”

    “这么一来,我们就夺得了先手优势,可以在印记城内外相应的位置设下埋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德阳郡主(重生)〕〔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