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宋离周沐雪〕〔重生之绝世武神〕〔禁爱弥漫〕〔极品赘婿〕〔今天娶到云小姐了〕〔刁蛮长公主:摄政〕〔娇妻引入怀〕〔赫先生的医见钟情〕〔沧元图〕〔星光璀璨:慕少宠〕〔综漫之我是路灯王〕〔锦堂玉华〕〔和我结婚我超甜〕〔重生之商女王妃〕〔美女总裁的神级保〕〔天道制霸计划〕〔五魂破天〕〔我和超级大佬隐婚〕〔无敌炼药师〕〔修罗神帝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三四 他们改变了费恩,也将改变整个多元宇宙
    更多的触须穿透李奇、奇丽和海瑟薇的身体,连同灵魂一起束缚住,粉碎了他们燃魂爆裂的企图。 . .co

    精灵守卫一拥而上,又被三股神光震飞。

    只是败给了夺心魔之神,哪会让这些杂兵欺辱?

    不过等精灵们退潮般分开,露出一个高大身影时,李奇等人心口凉透。

    克尔瑞隆的实体……至少是祂的某个化身。

    精灵主神身着铠甲,披风猎猎,俨然是战神装扮。

    祂的淡然神音在三人灵魂屏障外轰鸣:“很好,波塔线虫都束缚不住的话,就直接喂给阿尔塞奎斯吧,你们应该能令祂满意。”

    更为粗壮的触须降下,缠绕住他们,令人作呕的黏液从头顶的雾气中滴落。雾气翻腾,像是藏着恐怖得凡人看一眼就要疯掉的口器。

    “不——!”

    海瑟薇再度崩溃了,涕泪皆下:“我不要被吃掉!”

    李奇跟奇丽正等着她向克尔瑞隆讨饶,她却两手两腿把李奇夹得紧紧的,高喊:“快杀了我!杀死我!”

    奇丽勉强挣脱出双手,一手按在海瑟薇头上,一手抚在李奇心口,决然的说:“我来动手。”

    “等、等一下……”

    李奇下意识的喊道:“不要急啊,不到最后关头不要放弃!”

    海瑟薇都喷出鼻子泡了:“这还不是最后关头吗?”

    “这个叫阿尔塞奎斯的夺心魔之神你知道是谁吗?”

    “就是游荡者说的混沌旧神阿萨索斯啊!”

    什么?这就是阿总?

    那一刻李奇也想放弃了,搞半天他们是在跟这伙子怼呢。

    “阿尔塞奎斯、阿萨索斯、阿撒托斯,都不过是它在不同世界的名字。”

    克尔瑞隆说:“它不过是吾本体所有的无数张脸里的一张脸……上的胡须。”

    “所以你们该明白,仅仅只是这样的存在,就是远远超越你们的存在。”

    “如果你们这次侥幸逃脱,等吾再来的时候,就不会只是神魂湮灭,世界重启这么简单了。”

    “现在,专心扮演好你们的角色吧。”

    “让阿尔塞奎斯吃得满意的话,它抽取变异力量的速度会放缓一下。你们在外面的同伴,还有变异力量的源头,说不定还能多活一点时间。”

    奇丽咬牙:“听起来我们还有点价值呢。”

    海瑟薇两眼失焦,拳打脚踢:“吃了我!快吃……不,杀了我!”

    李奇跟奇丽和海瑟薇一样,所有神术和力量都施放出来了,也只是不被触须完全束缚,从感知到意识完全失去而已。

    感应不到小红的存在,红网也仅限于他跟奇丽的微弱连接,海瑟薇已经废了。

    真的就这么完蛋了?

    李奇瞬间检视过所有可能,却没有找到任何能够逆转形势的线索。

    还有什么,还有什么……

    还能有什么啊,没什么了!

    就在他即将放弃思考的时候,束缚着他们的触须骤然抖动起来,头顶的雾气翻滚得更加剧烈。

    某种震动从飘渺之处传来,不是新神诞生,世界法则改写的那种震动,而是非常浑浊,似乎有什么破裂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和法则混杂在一起的动静。

    克尔瑞隆发出了意外的神音:“嗯……”

    ………………

    光影迷离,沸腾得转为猎奇画风的虚空中,一艘艘战舰、一架架战机汇聚起来,围在小红牵引的无人战舰群上下左右,摆出要跟她一同冲击的架势。

    “甘比特、威尔森、老胡克、芬恩、林德……”

    欧萝拉看着这些军团领导,凄然的道:“你们总得留下些人啊。”

    那个谁带领无尽法师团,终于打开了规模巨大的传送门,一*赤联战舰和部队从银月之心、归队堡和各个地方汇聚而来。

    不仅有军人,看那些花花绿绿的战机,还有各色涂装的巨龙武装,就知道飞行家公社和银龙蓝龙们也都来了。

    威尔森说:“这是最后的决战,没人愿意留下。”

    甘比特淡淡笑道:“留下后辈就行,阿丝娜正好也快生了。”

    喀喇两声,欧萝拉手里的通话器,还有旁边凯瑟琳手里的魔导枪,一同被她们捏碎。

    “这才是配得上皮克和诺里艾的舞台!在这里献上我们最后的演出吧!”

    “看啊,那头章鱼值得一战!”

    “同去同去!”

    冒险家公社的明星们也来了,一队队冒险家们穿着造型夸张色彩艳丽的铠甲,摆出各种姿势,喀喇喀喇自拍个不停。

    “皮克——!”

    “皮克过来啊,我跟弗洛多都在这!”

    弗洛多和山姆直接带着后援部队传送过来,加上皮克,半身人小队就只剩下戈米斯了。

    以小红为中心的集结区域,骤然变成熙熙攘攘的大集市。

    “我说你们……”

    小红很不满:“消停点啊!马上就要去死了,能不能正经点!?”

    夏安降到她身边,牵起一根绳索,笑着说:“越是这种时候,越要欢笑啊。”

    “这才是我们赤联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这才是我甘愿牺牲一切开辟的道路。”

    “呸!”

    小红吐口水:“有你这家伙在,本来是慷慨赴死的正剧都变成无厘头喜剧了!”

    又一个少女落下,带着一群莺莺燕燕,欢笑着簇拥小红,正是安希娅和以小咪为首的万萌圣女们。

    小红翻白眼:“不,不是无厘头喜剧,是挠咯吱窝的闹剧!”

    远处轰然震动,曙光之星崩解开,从中冲出骨架般的巨舰。

    淡金光华如月光喷薄,夹杂着玫瑰金和明暗交织的霞光。

    “小红姐,我先走了!”

    “为了蕾蕾和莎莎,我必须牺牲自己!”

    “小红姐、欧萝拉姐姐,我去找铲屎官了。”

    “我、我不想去的!不过这样的场合哪能少得了迩香人啊!”

    菲妮、卡琳、薇姬、伊芙作着各自的交代,驱动只生骨架的曙光之星,向晶格屏障逼近,准备直接冲向正在前方挥舞无数触须吸收力量的夺心魔之神。

    蹲在旁边发呆的缇娜一跳而起,拉出水晶光流追过去:“带上我!我得找那个黑心老板要回工钱!”

    欧萝拉再看看无数目光中燃烧着火焰,灵魂也如烈焰般波动的凡人,深深一叹,露出释然笑容。

    “他其实早就说过,这是条无比艰辛,随时都会倾覆的小船……”

    “他要我时刻准备着,说那一天随时都会到来……”

    “我一直还抱着幻想,现在看来,我的觉悟还不够啊。”

    “带上我,我也没什么好指挥和协调的了。”

    “我去找李奇和奇丽算账……”

    光翼扩展,柔白玫瑰绽放,给凡人和神祇们送去温暖如春风的力量。

    晶格屏障散开,曙光之星一路,小红一路,神祇和凡人都蓄势待发,准备做最后的决死突击。

    “这里不是你们赤联唱独角戏的地方!”

    “还有我——!”

    一头扇动着无数对叠翅的巨兽从混沌中跳出,尽管身上到处都是蠕动的伤口,一双眼睛却燃烧着火炬般的焰光。

    “龙神兵们!禁卫们!所有意志帝国的战士们!”

    “跟我一起冲锋!”

    被赤联救出来的意志帝国官兵们轰然响应,分乘飞舟和战舰,向巨兽身边汇聚。

    另一侧,军神修玛的神座舰上,红黑光辉翻滚起来。

    破烂不堪的旗舰舰桥里,瑞玛科对阿特拉斯说:“吾主降下的神谕又是道路的什么呈现呢?”

    阿特拉斯说:“这还需要理解吗?寸土不退,死战方休不是军人最根本的信念吗?”

    “现在政治与军事合二为一,我们跟敌人是你死我活的关系,已经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瑞玛科又问:“可胜利不该是道路的唯一目标和至高信念吗?”

    阿特拉斯低沉的笑道:“一般来说是这样的,但在胜利绝对无望的时候,这一条也就毫无意义了。”

    “我们只能把握住道路中剩下的那些东西,让我们的牺牲能将道路深深铭刻于世界根源里,等待……未来的可能。”

    瑞玛科点头:“我明白了,那我们就去死吧。”

    战舰和飞舟再度起航,与散去了晶格屏障,排列成突击队形的赤联战舰一同,准备向前方那尊完全不可战胜的神祇冲锋。

    就在这时,一缕奇异的涟漪在克尔瑞隆的神殿舰中荡开,急速扩展到夺心魔之神的触须中,转瞬就让整个虚空震动起来。

    夺心魔之神的触须在剧烈哆嗦,不断回缩,原本展开的无数涡流也片片消散。

    “发生什么了?”

    诸神和凡人们异常不解,有些人比如小红和欧萝拉第一反应是李奇终于创造了奇迹,但她们依旧没有感应到半点跟李奇和奇丽有关的动静。

    ………………

    神殿舰内部,无数根如山峦般粗的触须从四面围过来,而眼前那根触须更是分化出万千,袭向所有人。

    还好一个巨大的湛蓝光团就在岩石山下升起,光团像是扭曲了空间,将所有触须都吸了过去。

    不过光团的膨胀速度也随之变慢,只是膨胀到直径不到百米,就因为吸入了太多触须而停住,甚至开始渐渐缩小。

    这个光团,正是激活后取掉了安全阀的超级粒子炮能量炉,从威力上说是费恩世界从未有过的第一号超级炸弹。

    然而它不仅没有瞬间炸开,还被触须束缚住了。

    仅仅只有离得最近的几十个凡人被光团吞噬进去,还将岩石山的一角和最初那根巨大触须的一截化作飞灰,除此之外再无成果。

    “怎么会这样!?”

    身影虚化,缩在位面折叠屏障中的塞缪尔惊呼。

    “因为……”

    凯恩看了看他,再看看湛蓝光团中喷发出的深紫和暗金光流,有了计较。

    “因为没有足够的牺牲!”

    他掏出晶格魔方,对剩下的蛮子和天使们喊道:“记得怎么激发这颗光荣弹吗?”

    神力推送,传送门展开,但因为又马上接到了另一个指令,还没成型就剧烈收缩。

    剧烈变幻之间,空间折叠出的褶皱似乎破裂。猛烈的亚空间力量即将喷发,又被这处位面的位面法则压制。

    凯恩握着魔方,大步冲向湛蓝光团。

    其他蛮子和天使们调整好了魔方,跟在凯恩之后,无畏的向死亡之光中冲去。

    “以前觉得曙光之星就是终点了,结果不是。”

    “天堂山那个舞台没赶上,真是遗憾。”

    “现在好了,最后一战,很好。”

    阿特在凯恩心底呢喃:“唯一的遗憾,就是不能再见利亚一面。”

    凯恩说:“这也是为了利亚。”

    阿特笑道:“是啊,所以我很开心。”

    然后她严肃的说:“凯恩-丹希特,很高兴、也很荣幸,和你共度这一生。”

    “还有来生的话,我们再在一起。”

    凯恩的回应异常有力:“好的。”

    双魂一身冲入光团,恐怖能级的魔法之力瞬间将魔导武装消解,里面的身体乃至灵魂也被烧熔在一起,在极为短暂的时间内消解成最细微的物质粒子和灵子。

    最后一刻,那个不稳定的晶格魔方也终于炸开,被遏制住的亚空间之力怒潮般涌入,撕裂了位面膜乃至世界之膜,正空间与亚空间的绝对屏障在这里破开一个小洞。

    这个小洞即将被天然的正空间之力修补好时,又一个晶格魔方炸开。

    一个又一个,连绵不断的喷发,让亚空间的怒潮汇聚成风暴,冲破正空间的压制,挟带着魔法粒子对冲反应产生的恐怖能量,将阻挡自己的一切存在都撕裂和分解。

    “亚空间之力还能这么用吗?”

    “太棒了,真希望族长能看到。”

    “这样应该能帮到族长了吧……”

    塞缪尔看着湛蓝光团变得灰蓝,猛然爆发,欣慰的呢喃着。

    下一刻,他跟着夺心魔之神的无数触须,以及现场剩下的所有凡人,还有一切有形无形的物质和灵魂,都被仿佛要吞噬世界的灰暗光流淹没。

    神殿舰内部位面,像是鱼泡破开了一个大口子,力量被急速抽走,那些正向岩石山汇聚的触须仿佛见到了最可怕的敌人,不迭的后退收缩。

    “出了什么问题?”

    神殿舰偏殿里,克尔瑞隆的化身闪烁起来,从实体急速向虚影转变。

    一个个精灵也不迭后退,但又在什么力量的强迫下,向李奇三人冲过来。

    束缚住灵魂和身体的触须哆嗦着抖开,死死压制着神力的力量漏气般减弱。

    李奇和奇丽一跳而起,光翼伸展,神光大作,手中武器再现,迎向那些精灵。

    海瑟薇颤抖着缓缓立起,此刻的变化让她难以置信,一时还动弹不得。

    李奇也难以置信,一边战斗一边跟奇丽私聊:“是小红?”

    奇丽:“不像,感觉像是亚空间风暴侵入到正空间,封堵不上了。”

    “没错——!”

    海瑟薇嘶声叫道:“是这样的!就算是阿萨托斯,就算是克尔瑞隆,也无法驾驭亚空间之力!”

    “亚空间风暴是在神殿舰内部爆发的,他们再不撤走,会被整个吞噬进亚空间!”

    “不过他们就算竭尽全力,也别想轻松脱困,如果这场风暴能把他们的导航系统摧毁,他们就算逃离了,也别想回到熟悉的航线上!”

    “我们活……不,赢了!”

    到后面神经质的大笑起来:“赢了……哈哈……哈哈哈……”

    李奇左边,奇丽右边,两人夹住她朝外冲:“得逃出这才算赢!”

    这时候两人灵魂深处终于荡起熟悉而微弱的波动,那是女神们狂喜的呼唤。

    凯瑟琳:“爱人——!”

    菲妮:“老爷——!”

    缇娜:“姐姐——!”

    卡琳:“血库——!

    薇姬:“喵——!”

    欧萝拉:“老公——!”

    小红:“老公……咳咳,我的男人还有女人!”

    空间扭曲甚至开始崩裂,李奇和奇丽架着海瑟薇,轰出团团血花,穿透正在瓦解的次位面,置身于同样状况的位面,朝着神殿舰之外飞射。

    喜悦和振奋之余,也有一丝疑惑。

    谁干的?

    ………………

    清风拂面,凯恩悠悠醒转。

    他哇的喷出一口血,然后看到一柄又细又薄的长剑插在胸口。

    伸手去拔剑,手不仅小了几号,还白嫩得像女人的手。

    等等,这胸口的起伏也不对。

    穿的衣服更不对,又软又薄像是丝绸。

    旁边一声嘤咛,凯恩转头看心中一抖。

    那是具身首分离的尸体,衣着跟他一样,还是个女人。

    “凯恩……”

    那颗头颅睁眼,茫然转动,口中呢喃出声,却嘶嘶漏气。

    不过凯恩却听出来了,也感应到了。

    那是阿特。

    头颅滚动,看到了凯恩,杏眼圆瞪。

    “你……凯恩!?”

    “你怎么成这个样子了?”

    凯恩正在摸自己的脸,白白嫩嫩的,跟之前完全不同了,而且感觉五官也有很大差别,更接近李奇小红那样的伊斯特塞斯人。

    “你还是关心下自己的样子吧。”

    凯恩用只有十六七岁的少年嗓音说,扫视四周,也异常疑惑:“我们……不知道在哪里。”

    “我的头!”

    果然,阿特叫了起来:“切头器呢?赶紧把我装起来啊!”

    天空中忽然降下一道身影,跟赤联的魔导武装相比,速度虽然不够快,动作却异常轻盈。

    更奇怪的是,居然没有一丝超凡力量的波动。

    “天魔孽畜!”

    这个身着锦袍华服的人极为得意的道:“万剑天雷大阵岂是尔等能够承受得起的!”

    “这就是你们杵逆天道的下场!”

    这时凯恩才看清,这人脚下居然踩着一柄剑。

    emmmm……

    这样的场景似乎在什么幻景里看过……

    凯恩起身,拎起阿特的脑袋,咳嗽一声说:“那个……”

    那人哆嗦了一下,僵硬转身,看到一人一头,啊的尖叫出声。

    他嗖的一下激射升空,转瞬就没了踪影。

    碧蓝天空幽幽荡着惊恐的呼喊:“还有活的天魔!”

    阿特嘀咕:“他叫我们天魔诶……”

    凯恩点头说:“虽然还不清楚是怎么回事,不过我们好像……”

    他深深叹气:“总枢机曾经讲过类似的故事,现在我们应该正在经历那样的事情。”

    阿特嘁道:“不过是穿越而已,有什么好怕的。”

    凯恩纠正:“严格说,我们是被亚空间乱流送到了这里。”

    他又苦笑着挠头:“可我们一来就是天魔,你还是这个样子。”

    阿特却在关心另外一件事:“把我的身体带上!”

    凯恩话还没完:“而且……麻烦才刚刚开始。”

    极远处道道剑影射来,依稀听到“杀天魔”的呼喊。

    阿特嘶嘶的道:“咱们穿越到什么家伙身上了,这么招人恨?”

    凯恩摇头,他还没梳理好身体原主的记忆,哪里清楚。

    不过他能确定一件事……

    灵魂中荡起亲切而熟悉的涟漪,那是一个个与他和阿特同质的灵魂散发出的波动。

    头顶上,一道道暗金光辉射下,如璀璨的流星雨。

    他对阿特说:“不管面对什么,我们都不是孤独的。”

    阿塔嚷嚷:“你轻点,别把我的头发扯掉了,这么黑这么亮又这么长的头发,我还是第一次有呢。”

    金光落地,没入具具尸体中,凯恩挺胸昂首,淡然的道:“原来这样的道路就被称呼为天魔啊,很好,就让我们赤魔来替他们继续走下去吧。”

    冲破诸天,直至多元世界的燃素海之上,依稀能看到一股亚空间乱流正从某个晦暗的世界中喷出。

    道道金光被乱流推送,向着无尽的各个世界射去,穿透重重阻隔,没入那玄奥无尽的大千世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重生为烂尾楼〕〔紫阳小师叔〕〔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特种兵之御兽龙皇〕〔辣妻来袭:少帅别〕〔清浊向恶而战〕〔大将军传〕〔霸道老公放肆爱〕〔午夜布拉格〕〔佛系反骨(快穿)〕〔一仙难球〕〔穿越时间的地平线〕〔两界布道〕〔人世繁花〕〔古龙绝技横行大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