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我夺舍了魔皇〕〔神魂丹帝〕〔开局一把黄帝剑〕〔乡村透视仙医〕〔医品赘婿〕〔农女为商:驯夫有〕〔美女总裁的贴身保〕〔腹黑竹马:小青梅〕〔雍杰传奇〕〔龙血圣尊〕〔抗战之超级武器库〕〔抗战之烽火漫天〕〔至尊农女:妖孽王〕〔重生医武剑尊〕〔神医兵王混都市〕〔魔改大唐〕〔狂妻来袭:九爷,〕〔血红轨迹〕〔重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四百八四 鲜出炉的王中王与“帝师”桑妮
    船队行驶在风平浪静的内海,船帆相继,一直延伸到海天相接处。

    最大的那艘帆船船尾,白发苍苍的老者跟年轻美丽的女魔法师闲适的聊着,似乎只是在谈天气和风景。

    格芮塔好奇的问:“黑暗时代真的发生过那样的故事吗?”

    “黑暗时代没什么记述流传下来,当然是随便她怎么编了”,卢西安呵呵笑道:“她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尽快去攻打迩香,帮助她完成任务。”

    看来这才是格芮塔好奇的地方:“那您为什么不揭穿她?”

    “重点不在于事情是不是真的,罗罗是个很聪明的人,怎么会看不穿这个赤红圣女的用心?”

    卢西安叹道:“可她说的事情跟图铎大帝的信条不谋而合,在所有选择里,直接去迩香也是最能激发罗罗的斗志,让他实现突破的选择。我一直在小心的控制着这个进程,没想到……我毕竟不是神祇,无法精确的掌控一切啊。”

    “要不直接干掉那个桑妮吧”,格芮塔眼里闪过阴森冷光:“她可是个绝大的变数啊,谁知道她后面还会怂恿罗罗干出什么事。”

    卢西安摇头:“若非绝对必要,不必横生枝节,这也是图铎大帝说过的话。现在只是进程快慢的问题,事情并没有偏离应有的方向。如果处置不得当,引发赤红女士的关注,或者引起罗罗的怀疑,那就得不偿失了。”

    “我只是提个建议”,格芮塔全无往日的高傲姿态,在卢西安面前显得低眉顺眼:“而且那个桑妮的话也太夸张了,我们这一路过来,就算举起大帝的旗号,策反了很多关键人物,仍然打得很辛苦。”

    “改个名号,许下一些空口无凭的承诺,就能让那些顽固的家伙放弃幻想放下武器,哪有那么天真的事情?”

    “毕竟只是蛊惑罗罗的虚言,罗罗都没太当真”,卢西安淡淡笑道:“进程的确会加快一点,但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迩香必须再坚持半年。按照调整后的计划,前面的盾湾王国,我们都得花一两个月拿下来。”

    “我的风暴教团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格芮塔说:“我们会让那个小丫头睁大眼睛看清楚,战争不是一张嘴皮子就能定胜负的事情。”

    刚说到这,欢呼声在船上响起,一个侍从冲出船舱,高声大喊:“盾湾王国投降了!国王发来通讯,愿意臣服王中王,加入到推翻迩香的队伍里!他已经带领臣属到了港口,亲自迎接王中王陛下!”

    卢西安和格芮塔同时愣住……

    “神佑王中王!”

    “吾王威武!”

    “罗姆罗斯!罗姆罗斯!”

    船上响起热烈的呼喊声,两人呆呆立着,就跟雕像似的。

    ………………

    船队在盾湾王国战船的护卫下进入王国最大的港口,罗姆罗斯接见了请降的国王和贵族,一系列沟通和安排结束后,已是星辰漫天的深夜。

    国王谦卑的让出了王宫,桑妮也以“王中王特别顾问”的身份分到华贵的寝居,似乎还是某位公主住的地方。

    桑妮在露台上呆呆仰望星辰,脸上是淡淡的惆怅,罗姆罗斯求见。

    “我真的没想到会这么顺利,殿下,您之前说的事情真是金玉良言啊!”

    新出炉的“王中王”显得很激动:“不仅是盾湾王国,国王说西面的好几个王国也在动摇,只要我派使节过去,就能让他们坚定决心,站到反对迩香这一边。”

    他不可思议的道:“真的只需要举起旗号,直接向迩香进军,大家就跟从我了!”

    桑妮抱着胳膊说:“所以,你现在才真正相信了那个故事。”

    “我道歉,殿下”,罗姆罗斯诚挚的说:“我是来向您请教更多的事情,您之前说到的什么……约法三章,烧书信什么的,我还不是太明白。”

    “刚才跟盾湾王国的国王会谈,他好像也不是完全放心的样子。如果跟盾湾王国的关系处理不好,接下来的事情就难办了,大家也不会再相信我。”

    桑妮伸了个懒腰,两手一撑坐到露台栏杆上,晃着腿说:“之前你们讨论告示的时候我就说过,全是些空泛的废话,争取不到更多还在摇摆不定的人,你们不听……好吧,既然你态度这么诚恳,我就说得仔细一点吧。”

    “很简单,就直白的告诉大家,只要反对迩香,贡献人力物力,不管过去犯下了什么罪行,你都既往不咎。再以图铎大帝之名立誓,大家就会更放心了。”

    罗姆罗斯踌躇起来:“这……是不是太宽容了?您之前不是对慕斯卡追究到底吗?为什么要我更宽容的接纳那些沾满了人民鲜血的罪人?”

    因为我就想着你们尽快打进迩香啊!至于你这一摊会搞成什么样子关我屁事啊!

    这个想法桑妮当然说不出口,她故作深沉的笑道:“因为我不是双……咳咳,王中王啊。人啊,坐在不同的位置上,考虑事情的角度就不一样。对你来说,拿下迩香是最重要的,其他的事情都是细枝末节。”

    “至于这些承诺,你只是说了既往不咎,之后看谁不顺眼就挑他现在犯的事情办啊。那些脑满肠肥,贪婪淫奢的家伙,能忍不住不干坏事?”

    罗姆罗斯脸颊抽搐了一下:“您这是在暗示我说一套做一套?这可不符合我的准则。”

    “我是在明说啊”,桑妮叹道:“罗姆罗斯……”

    “叫我罗罗”,金发青年纯纯的笑着:“我觉得殿下您并没有把我当什么王中王看,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可以跟您像朋友那样相处。”

    “那当然,我其实是把你当双汇看的”,桑妮在肚子里念叨着,嘴上说:“好吧,罗罗,你现在是王中王罗姆罗斯,不再是只需要承担你自己,还有你背后那个小姐姐命运的普通人罗姆罗斯,你得建立新的准则。”

    后面的少女羞涩的低下了头,罗姆罗斯也是一愣,不好意思的笑道:“这是忒温丝,是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伴侣。”

    忒温丝向桑妮行了个礼,看她的目光从好奇转为友善甚至感激。

    罗姆罗斯幽幽的道:“我一直在为这个烦恼,我也知道身为王者,得有新的准则了,就像我不得不接纳慕斯卡那样。但这个矛盾一直困扰着我,难道身为王者,就必须抛弃普通人的准则吗?”

    他看了看忒温丝,再道:“有很多东西,我是无论如何也不想舍弃的。但我害怕到时候会必须做出选择,桑妮……我可以这么称呼您吧?谢谢,您有什么建议吗?”

    桑妮的语气变得稍微认真了:“这要看你想要建立的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

    “这……难道还有不同吗?”

    罗姆罗斯疑惑的道:“不就是大家安居乐业,人人幸福美满吗?”

    桑妮微微摇头,再问:“只要铲除了邪恶,就能实现?”

    罗姆罗斯不确定的道:“难道……不是?”

    小学生级别的思想水准啊!

    桑妮叹息着,嘴里道:“邪恶与善良永远只是相对的,黑暗和光明也是一体的两面啊。”

    “这样的说法,是很空泛很……玄奥的啊,不能落到实际的事情上”,罗姆罗斯委婉的道出自己对这种思想思辨的不屑。

    桑妮歪着头,把罗姆罗斯看了一会,像是放弃了什么的微微叹气:“也对,你是崇尚力量至上的,这种空谈对你来说没有意义。”

    她拍了拍膝盖,声调变得昂扬:“那就相信力量吧罗罗,有谁把这样的选择摆到你面前,就用绝对的力量去干掉他啊!只要力量够,一块板砖也能打破一个世界啊。”

    真是可怜的娃啊,正在错误的方向上大步飞奔,果然只要是凡人,就会被力量引诱。如果不是我,李奇也早就长歪了,哼哼……

    说话的时候桑妮瞄了瞄罗姆罗斯腰间那柄连枷,心中泛着这样的碎碎念。

    “那么我们就说实际的事情吧”,桑妮转开了话题:“你现在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组织建设!”

    “别看现在是一路高歌,等到了迩香,如果没有瓦解掉对方的斗志,那就成了硬碰硬,那就得考验你的队伍有多强的凝聚力和专业性了。”

    “你的队伍啊,老实说真是一盘散沙,不堪入目!完全没有一点组织建设!”

    “政治上你连起码的幕僚体系都没有梳理好,什么事情都是现场抓人,看到谁抓谁,术业有专攻,专业分工是王道!”

    “你的部队更是一团乱麻,为什么还要沿用过去那种贵族召集方式,让下面的人全盘掌握军团?你的直属部队有多少?能顶什么用?”

    “得让你的权威贯彻到军队基层,让小队长都得直接听你命令!没有这一条,换什么武器都没用!新的魔导武器不仅仅是武器的改变,不仅仅是战争样式的改变,更是军队组织方式的改变!”

    “这些事情其实不必我说,你自己都会领会到,我也只是替你节省一些时间……”

    罗姆罗斯立在一边,认真的倾听着,身后忒温丝时而用敬佩的目光看看桑妮,时而用温和的目光看看罗姆罗斯,有时候也显得很庆幸。大概在这个小侍女的眼里,罗姆罗斯能遇上这样一位圣女,也是神祇保佑吧。

    星辰璀璨,同一片夜空下,东方上万公里外的瓦伦丁,李奇刚刚检视完从神陨高原调来的援兵,仰望星空,惆怅低叹。

    小红那家伙,一定没吃好没睡好,混得跟个泥猴似的吧。

    她孤零零一个人,现在应该很孤独,甚至在哭鼻子呢。

    快了,小红,马上会找到你的,会让你知道,我和大家都在想念你,担心你。

    有什么天大的难事,只要我们在一起,都没什么好怕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