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镇阴棺〕〔战神凰妃〕〔农门秀色之医女当〕〔极拳暴君〕〔我有无数神剑〕〔逍遥医少在都市〕〔无敌枪炮大师〕〔叔,你命中缺我〕〔返回2006〕〔绝世龙帝〕〔英雄联盟之傲世为〕〔丹神归来〕〔世界第一宠:财迷〕〔奇迹的召唤师〕〔都市最强高手〕〔都市之绝世仙帝〕〔噬天丹皇〕〔万界武侠大冒险〕〔美食诱获〕〔极道都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七百二一 萨达尔的迷惘与特蕾希娅的伤
    ,最快更新革命吧女神最新章节!

    剧烈的震动让天花板抖落大片尘屑,公主和侍女都醒了。

    “萨达尔……”

    公主第一反应就是伸手找人,萨达尔握住她的手:“我在这里,殿下。”

    “这是怎么了?”

    芮萝尔对现在的状况还不太了解,她只记得萨达尔如骑士之神下凡,身上喷发着绚丽神光,砍瓜切菜般的放倒了冲进地窖的又一批骑士,然后她就睡着了,睡得很香。

    萨达尔:“少爷派人来救我们了,应该正在上面打吧。”

    话音刚落,似乎整座城堡都跳了一下,天花板哗啦啦掉下大片碎石。

    萨达尔赶紧用身体护住两个少女,心里还在嘀咕,上面可不是凡人的战斗啊,躲在这里真的安全吗?

    他自然不知道,这会正好是海斯托尔掏出底牌,特蕾希娅砸下光刃的时候,战斗才刚刚开始。

    海斯托尔寄身贝利诺,一进大厅就展开了神力屏障,将大厅空间隔绝。之后特蕾希娅降临,夏安露面,奇丽现身,四神将原本的神力屏障撑成了接近半位面的存在,跟城堡只有微弱的关联。

    就是这点关联,半位面的震荡传递到城堡,也仍然山摇地动。

    再是一震,地窖的墙壁上竟然破开一个大口子,厚厚的石头化作泥土哗啦啦垮塌,钻进来几个人。

    其他人芮萝尔都见过,是萨达尔的伙伴,除了一个高挑瘦弱的少女。

    “外面的守卫被我解决了,赶紧离开这!”

    少女是缇娜,还是人类形态,语气异常凝重:“城堡里撑出了个半位面,散发的力量波动太可怕了!”

    沿着赤红暴君弄出的通道,一行人钻出城堡,朝附近的山脊撤去。路上芮萝尔回头看了一下,城堡地上部分像是浸进了涟漪绵绵的水潭里,份外不真实。她也是超凡者,飘曳中散发出的力量波动让她禁不住要跪地膜拜。

    好在萨达尔的手又大又厚,很热很粗糙,紧紧拉着她,让她心灵有了依靠。

    来到山脊后的洼地,跟另一些人汇合,萨达尔放开芮萝尔,急急冲向一个娇身影。

    “茵丝殿下……”

    萨达尔显得很激动,噗通一声双膝跪地,脑袋扎在地上向那个姑娘磕头。

    “萨达尔!”

    对方显得很恼怒,用尖尖嗓门叫道:“光是磕头赎不了罪!你到底在发什么疯啊!?”

    “殿下……不,陛下——!”

    萨达尔激动的道:“我才明白,你们才是骑士之神啊!刚才是你们在眷顾我,让我获得了力量!”

    “哇!”

    茵丝吓了一跳:“还在疯呢!就算我们是女神,也不是什么骑士之神啊!”

    萨达尔愣住:“但我的确从你们那里获得了力量……”

    “还好意思!”

    茵丝气愤的踩萨达尔肩膀:“刚才差点把我的灵魂都拔出身体了!害得蒂丝和其他丝丝们一起来拉我,大家都七荤八素的,现在我还晕晕的,你可把我们祸害惨了!”

    萨达尔感觉世界再一次粉碎了,丝丝们不是骑士之神?那刚才是怎么回事?

    茵丝:“让我看看,盯着我,放松,不准再把我当什么骑士之神!”

    缇娜和白鼠等人在旁边好奇的看着,他们知道萨达尔成了暴走的人形神力井,都等着茵丝给出答案。

    许久后,茵丝和萨达尔对视的眼里水晶光芒消散,茵丝没好气的:“萨达尔,你分明已经觉醒了,怎么又拐回去了呢?干嘛要把我们当成骑士之神?我们也是凡人,灵魂还很脆弱,可经不起你这么虔诚的膜拜。”

    “是啊,我觉醒了,所以获得了神祇的眷顾”,萨达尔抠着脑门嘀咕:“既然不是你们,那会是哪位神祇呢?真正的骑士之神是谁呢?”

    “萨达尔”,茵丝严肃的道:“你的灵魂已经明白了,力量来自自己对道路的信仰,那首歌,你听得耳朵已经生茧子了的歌,歌词不是已经翻译了吗?”

    “从来都没有救世主,也不靠国王和神祇,为什么非要把力量归结为哪位神祇?而且,为什么非要认定自己是骑士呢?”

    “哟,原来是脑子跟灵魂没有同步啊”,缇娜叹道:“还真是新鲜,头一次见到。”

    旁边白鼠咳嗽出声,这话肯定是告死魔女从总枢机那听来的。总枢机也跟他们过,不过那时候正是用她举的例子。

    “都已经觉醒了告死神职,对金币那种东西的贪恋比巨龙还要强烈,这就是脑子跟灵魂没能同步的后果啊。”

    萨达尔当然搞不清楚脑子和灵魂的关联,他甚至不明白茵丝的反问:“力量是从灵魂里蹦出来的没错,但得信仰一个……什么才行啊,那个什么不就是神祇吗?那么力量不就是神祇赐给我的?至于骑士,我们萨达尔家族祖祖辈辈都是普雷尔家族的骑士,我当然也是骑士啊。”

    以他的逻辑能力,这样的推断和论定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

    茵丝继续踩他的肩膀:“不——对——!”

    然后她暴躁的抓自己头发:“我也真是昏头了,心灵网络里都没办法让你明白的事情,怎么能靠嘴巴服你。”

    “我来试试”,缇娜来了兴趣,对萨达尔:“神祇什么的先不管,就骑士吧,谁规定了祖辈做什么,自己就只能做什么?圆钩祖辈是捞尸人,他现在可不是捞尸人了啊。别管祖辈的事情,要你自己选择,你想做什么?”

    萨达尔回答得很利索:“还是骑士啊!”

    他摊手:“除了这个其他的我也不会。”

    缇娜也发现自己在干蠢事,揉着太阳穴:“好吧,换个问题,骑士是什么?”

    萨达尔张口就来:“勇敢、谦逊、宽容、克制……”

    “别跟我背七美德”,缇娜摆手止住:“就骑士应该干什么事吧。”

    萨达尔呆住:“应该干什么……”

    目光渐渐悠远,萨达尔嘀咕道:“很简单啊,保护大家啊,让大家都能平平安安,快快乐乐的过日子。”

    然后他目光骤然清灵:“哦,还有听少爷的话。”

    这不是清灵,是又昏聩了。

    白鼠也忍不住掺和进来:“那这个大家……包括谁呢?不,不是现在,是所有人里,你会保护谁?”

    萨达尔下意识的道:“当然是好人啊,骑士难道还会保护坏人吗?”

    想了想,他又打了补丁:“得是人才行啊,那些不是人的当然不能理会。”

    白鼠再问:“只要是人,不管男的女的,老的的,也不分贵族和泥腿子,超凡者和平民,都一样吗?”

    萨达尔肯定的点头:“只要是人,当然一样啊。”

    白鼠叹气:“那这不叫骑士啊,我们告死者也在保护好人,圣堂也在保护好人,就连暴君也是在保护好人啊,保护好人是我们费共所有人的职责啊。”

    萨达尔眨眨眼,笃定的道:“你们还要做其他事情,骑士就只是保护。”

    白鼠捂脸,跟这个家伙实在是拎不清啊。

    旁边芮萝尔终于回过神来了,愕然的看着萨达尔,侍女崔茜怒声道:“萨达尔先生,你对骑士的理解怎么这么荒谬!?骑士的职责不该是保护主人吗?你答应了要当公主殿下的骑士,难道不该把保护公主殿下当作你的唯一职责吗?”

    芮萝尔低下头,怯怯的道:“没有救世主,也不靠国王和……之前还以为那些人的都是假的,是在造谣中伤,没想到你们真的是既不尊奉国王,也不信仰神祇?萨达尔……你也是吗?”

    萨达尔揉脑袋,他骤然发现世界分裂成了两瓣。

    一瓣是芮萝尔和崔茜站着的过去,那里充斥着不对的,被他否定了的东西。另一瓣是茵丝、缇娜和白鼠他们站着的现在,还有未来,但那里又否定了他刚刚建起的认知。答案似乎好像都在他的灵魂里,却全是他无法理解,或者是畏惧去理解的东西。

    缇娜瞅过去:“这位就是……公主殿下?”

    崔茜大声道:“这是芮萝尔公主殿下,还不向殿下行礼!?”

    “我也是殿下啊”,缇娜撇嘴:“圣女殿下哦,咱们先来理论下公主和圣女谁大。”

    没等公主和侍女反应,大地猛烈震动,远远的看到一道光柱自地面直射天际。

    光柱由明暗相间的金光组成,还夹杂着一缕粉红,瞬间破开云层。似乎连天穹都打穿了,蓝天白云中露出一个紫黑的大洞,仿佛能由此通往异世界。

    异象之后,一道令人神魂摇曳的冲击掠过,所有人都僵若木鸡,呆呆看着白、绿、蓝等色的细碎光点从四周的地面溢出,飘飞上天。

    这是自然灵力和魔力在升腾,由此可见那道光柱蕴含的力量有多强大。

    天穹上的大洞被急速填满,云层滚动,雷声轰鸣,猛烈气流汇聚成飓风,粗壮得令人怀疑能将一座城堡直接卷上天。

    缇娜最先清醒过来,冲上山脊一看,惊叫道:“城堡没了!”

    还真的被卷上天了……

    “他们打完了”,她再嘀咕道:“没感应到邪恶的神力波动,看来是打赢了。”

    告死魔女满脸忧色:“夏安不知道怎么样了,我存在他那的东西没丢吧?”

    飓风的风眼里,奇丽等人被一个巨大的方块罩住。方块是由一格格深紫骨架和暗金光幕拼出来的,正是夏安的神器“无尽魔方”。

    神力汇聚成的半位面即将破碎时,特蕾希娅决定由她主动引爆,将力量引向天空。

    这么做她会遭受重创,但她义无反顾。如果让这个半位面直接在地上炸开,破坏就不止几个大伊万了。

    还好夏安有神器,把方案修正到了没有太大危险的程度。奇丽、夏安和特蕾希娅一同出手击破屏障,夏安再展开无尽魔方将他们和整个城堡底部护住。

    力量怒潮向天际猛烈喷发,震荡得骨架嘎嘎扭曲,光幕渐渐淡薄。

    透过光幕,看到无数金银光点飞升上天,夏安哎哟叫着不好。

    他苦笑道:“缇娜的战利品没了……”

    无尽魔方是那个谁的手工制品,目前有传送门、随身空间和防护屏障三种模式。但那个谁的空间晶格神术只是刚刚起步,三种模式还没办法自如转换。当传送门用的时候,东西还不会喷出来,伸展为屏障的话,就兜不住里面的东西了。

    话的时候夏安看向奇丽,奇丽摊手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扛过了最初的冲击后,剩下的飓风就不足为惧了。

    夏安收起魔方,金光降下,特蕾希娅缓缓升空。

    “我的天使大军正在攻打海斯托尔的神国,祂应该没有力量,也不敢再将分身降下主位面了。克斯特王国的形势会发生巨大变化,这需要我们达成一些新的默契。”

    特蕾希娅:“我的凡人之身会很快到来,稍等片刻。”

    天使身影融入金光,回归秩序神国。

    作为女皇的特蕾希娅居然已经离这里不远了!?

    目送大天使长特蕾希娅消失,奇丽心中荡动,红哼道:“又激动了?”

    “不”,奇丽叹道:“她这么急切的过来,对克斯特志在必得啊,这可麻烦了。”

    “咱们刚才救了她一命啊!”

    红义愤填膺的道:“难道她会翻脸不认这个人情?”

    “对她来这不是人情,她不需要认”,奇丽深深叹息:“再了,咱们不是欠她一个人情吗?要拿人情事的话,她也不欠谁。”

    红顿时没声了,她还真欠特蕾希娅一个人情,她亲口的。

    “等等,这里的烂摊子都丢给我们了吗?”

    夏安在旁边嚷道:“贝利诺……哦,海斯托尔的那些手下呢,居然都跑了!”

    海斯托尔那边的人还有不少活着,趁着特蕾希娅回归神国的时候,一个个冲入飓风中溜掉了。城堡上半部分被卷上了天,残垣断壁里只剩下奇丽他们、克斯特的旧贵族以及……汉森。

    “不,这里还有一个”,一个旧贵族看着汉森,咬牙切齿的道。

    汉森呆了呆,手脚并用的冲到奇丽这边:“我是李奇的人!我在为他办事!”

    奇丽看了看汉森,对政治又多了一层感悟。

    有时候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下某坨东西是自己的。

    这时候夏安又嘀咕道:“浮空舰……”

    透过飓风向东方看去,依稀看到云层破开,数十个闪烁光点渐渐逼近。

    法米利亚亲王号白金交织,修长优雅的身影在数十艘白色涂装浮空舰的护卫下飞向那股连通天地的飓风。舰桥后面的休息室里,女皇特蕾希娅睁眼,经历了极为短暂的呆愣状态后,她的目光转为锐利。

    她解开衣领,白玉般的胸口并没有任何痕迹。她仍然不放心的摩挲着,似乎大天使长分身受到的伤害也传递到了凡人身体。

    “泰克乌什,真的杀死过神祇吗?”

    “神祇果然也很脆弱啊……”

    “如果神祇不能永恒,那么秩序也不能永恒……”

    “海斯托尔想要的永恒又是怎么回事呢?”

    女皇特蕾希娅沉吟着,直到轻轻的敲门声响起。

    侍从官凯文-唐恩在门外:“陛下,已经降落了。”

    女皇从躺椅上站起,吐了口浊气。

    神祇的事情后面再,现在她必须以凡人的身份处理凡人的事情。

    再一次见到奇丽,跟奇丽并肩作战的感觉真好,但很遗憾,接下来的事情就没那么愉快了。

    还好不是李奇……

    女皇推门出去的时候,脑子里掠过这么一丝庆幸。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革命吧女神》,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娱乐之我是喜剧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