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红粉图鉴〕〔双面总裁宠妻无度〕〔璀璨仙途〕〔我与你的情深似海〕〔出走萌妻:总裁别〕〔江上华笙空流转〕〔慕少独宠重生妻〕〔网游之至强剑士〕〔顶级强者〕〔黑夜进化〕〔侯府小哑女〕〔诸天之最强BOSS〕〔山村最强小农民〕〔权门悍妻〕〔美女总裁的特种兵〕〔少年大将军〕〔流云引〕〔莫负初夏〕〔楚楚星光〕〔心有瑶光楚君意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五二 标准的冒险故事进程与沸腾的时代
    ,最快更新革命吧女神最新章节!

    李奇很想念叨一句老曹老曹就到,奈何这里没有老曹……

    来人正是白鸟骑士及其侍从,不过白鸟骑士并不是两个中年男子之一,也不是那个只有十五六岁的短发少女,而是看起来二十出头,实际年龄不清楚的女子。

    浅蓝长发鹅蛋脸,碧绿眼瞳跟菲妮有些像,明亮耀人,又似乎深藏沧桑。

    这是个极美丽的女子,微微皱着的眉头和抿起的嘴角让她弥散着浓浓的肃穆气压,不管在哪里都是中心人物那种。

    “我是苏恩娜,第九白鸟,正在南方巡行,察觉到这里有灾害过来看看。”

    这个女传奇没有刻意收敛气息,类似正义神力的力量罩住李奇等人,在他们皮肤上扎起点点疙瘩,并不锐利,还带着丝丝暖意。

    “你们是迪里希林伯爵派来的冒险者吧?他还是真是尽职呢,不过你们看起来不像本地人。”

    叫苏恩娜的女传奇审视着他们,话里透出白鸟骑士跟王国贵族之间并不和睦的背景,不过这不是李奇关心的重点。

    报上假名和流浪幻景团的身份,怕这位白鸟骑士继续审查身份,李奇:“听有个村子陷进去了,动作快点或许还能救出幸存者。”

    李奇跟缇娜等人穿的魔女武装都附加了伪装术模块,还是用微魔技术重构的。哪怕对方是传奇,按理也看不穿他们的真身。最多看出缇娜是暗夜系职业者,卡琳是德鲁伊,蕾塔娜是东费恩的神力骑士,李奇像是已经陨落了的苦难女神的牧师,都是四五级的样子。

    不过这是个有数万年历史的王国,谁知道这些白鸟骑士有什么特别的能力,李奇也不敢太过托大。

    “你们的内在跟外表有很大差异……”

    苏恩娜微微眯眼,话里满是“还装什么你们的盲肠都被我看穿了”的味道。

    “不过白鸟没有对我示警,明你们的确是怀着善意来的。你得对,救人要紧。”

    她又看向那两个满眼星星却又怯怯躲在后面的的男孩:“可你们要带着两个平民孩下去吗?”

    李奇摊手:“让他们留在这里一样危险。”

    叫兰尼的男孩有颗油光水滑的秃瓢:“我们不是累赘,我会藏得好好的!”

    叫杰罗的满脸雀斑:“我会装石像,一顿饭的时间都不会动!”

    苏恩娜哼道:“那保护他们的责任就是你们的,做不到的话我可不会客气。”

    既是传奇,在王国又权势非凡,却不把平民看作草芥。再看她和侍从的朴素衣着,李奇暗叹,这样的人物简直就是永恒秩序的圣徒。

    “那么……”

    苏恩娜看了看深邃的裂缝,拔出腰间的长剑,插在地上,淡淡金光自身上溢出,再由剑身透入地下。

    罩住李奇等人的力量消失,地面微微震颤,烟尘喷涌中,剑下的泥土消失一空,裂缝边缘多了条宽两三米,深上百米的斜沟。整条沟切削得异常整齐,让两个孩直着眼睛咋舌不停。

    “示威呢,哼哼……”

    卡琳不爽的在队频道里发文字信息:“换我变身,直接把这座山撑爆!”

    然后就被认出是幻景里那头顶天立地,跟元祖大战的邪恶魔兽?

    李奇还了个白眼,不过这也的确是示威,警告他们收起可能有的异样心思。

    缇娜注意到了异常:“这力量有点像痛苦神力啊,是晨曦之主的神力么?”

    李奇也有感应,看起来这个第九白鸟是信奉晨曦之主的。

    至今情报局也没搞明白这些白鸟骑士是怎么从已经陨落的神祇那获得力量的,如果动用微魔研究所的大型计算阵列进行解析,应该能有所发现,可惜没有白鸟骑士愿意合作。

    走一步看一步吧,先搞清楚下面发生了什么,跟菲妮的异常有什么关联。

    正要顺着苏恩娜开辟的斜沟下去,后面一声嘶叫,那匹被卡琳骑过的马终于被恐惧压垮了,挣开绑在树上的绳索,撒开蹄子埋头乱冲。

    就在睽睽众目下,那匹西费恩寒带驮马发出投奔自由般的畅快叫声,一跃而下,坠入不知多深的裂缝里。

    顶着白鸟骑士和侍从们的怪异目光,李奇叹气:“我卡琳……”

    卡琳愕然:“别问我,我真没干过什么!”

    蕾塔娜想到了什么:“你是不是来那个了?”

    卡琳捂脸:“真没有!而且就算是来那个了,怎么会这样!?”

    李奇赶紧解释那马应该是不心吃了山里的迷幻草,以圆场四级的技能把这事揭过。

    忽略这个插曲,与白鸟骑士的相遇和即将展开的冒险,也算是标准的进程了。

    ………………

    将近黄昏,大草原深处的河湾旁,帐篷林立,簇拥着几座木石建筑,正是贝塔蒙德王国里随处可见的草原镇。

    光线阴暗的酒馆角落,四个人用兜帽和斗篷把身体裹得紧紧的,默默的吃喝。

    塔斯米、安卡蕾、希伊丽还有大姐头,他们不是怕被人看见,而是觉得冷。发自心底,刺骨的冷,哪怕朗姆酒也暖和不了身心。

    “安卡蕾!”

    希伊丽从黑发少女手里抢过酒瓶:“你不能再喝了,我们还要继续赶路!”

    黑发少女原本毫无反应,却忽然拔出刺剑,惊得塔斯米差点跳起来。

    安卡蕾不是对希伊丽动手,剑尖指着桌子外面,同时大姐头也握着匕首起身了。

    剑尖被从黑暗中探出的一根手指顶住,低沉得像是从深渊里挤出的声音:“我没有恶意,只是想跟你们聊聊。”

    塔斯米感觉周围的空气变得黏糊糊的,眼角瞅到邻桌居然被挤得远远的,似乎自己这一桌被什么怪异的结界吞噬了,令他心口都大片发麻。

    一只手拍在塔斯米身上,阴冷的力量夺走了他全身力气乃至身体的控制权,连脖子都转不动,只能呆呆坐着听。

    一个人挨着塔斯米坐下,从大姐头和安卡蕾的神色来看,应该看不清面目,只有那毒蛇般的声音。

    “纳杰希塔,我替波迪娜公主办事……”

    那个人亮出了什么徽记,让大姐头右眼里的警惕降低了许多。

    “公主觉得你们可能搞不定辛迪卡,毕竟刚从北方出来,还不熟悉这个沸腾的新时代,让我来接应你们。看起来你们已经搞定了,只是……代价很高的样子。”

    包括塔斯米在内,四个人都心中剧震,搞定了?

    那个人哦了一声明白了:“那么就不是你们搞定的,只是辛迪卡运气不好,被赤……魔海军的残兵顺手解决了。”

    虽然不清楚怎么回事,塔斯米也觉得一股灼热的酸楚直冲喉腔,辛迪卡死了!害死勒亚斯和三个新伙伴的凶手死了!

    然后又极度惶恐,尤莎呢?

    “连奴隶也被他们带走了,做得真是干净……”

    那个人接着的话让塔斯米先是想大叫大嚷太好了,接着一颗心又坠入冰窖。

    等等,那不是被赤魔劫走了吗?下场比当奴隶还要惨啊!

    那个人继续:“不管怎么,你们行动了,辛迪卡也死了,公主会认同你们的努力。而且你和安卡蕾都还活着,公主欢迎你们前往瓦伦丁,成为她的助力。”

    大姐头低着头,苦涩的道:“你得对,南方的世界就像沸腾的油锅,我们这些人已经被抛弃在时光的暗影里了。我们还能做什么呢?连一个的奴隶商人都对付不了,还怎么成为公主的助力?”

    那个人呵呵低笑:“的确,你们如果还固守着旧时代的想法,就是被新时代的历史巨轮碾碎,然后埋在土里当肥料的下场。”

    “不过凡人的可贵之处就在于多变,不管时代怎么变换,总能适应下来,再靠着自己的意志和聪明才智,发挥出可能比旧时代更大的价值。”

    “而且旧时代并不是完全被抛弃了,费恩这几个纪元来数万年的历史,正被新时代的骚动一点点翻搅出来。其中深藏着的力量,不定远远胜于这股骚动。”

    “我体会得到你们失去队友的悲伤,还有在新时代里的茫然无措,再由此沮丧甚至绝望。但是……你们还活着,你们的灵魂还属于自己,跟千千万万在冥界、炼狱还有深渊里挣扎的灵魂相比,你们够幸福了。”

    “你们还有未来,这就看你们愿不愿意丢下过去,虔诚的迎接全新的世界。在这个变化快得神祇也皱眉头的时代,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吟游诗人的篇章里,甚至是全知者的记述里。”

    那个人的述毫无感情,却像是最善于诱惑凡人的魔鬼一样,让塔斯米的心口都灼烧起来。

    当然愿意!

    “您……”

    大姐头带着丝惧意,还有更多敬意的问:“肯定是公主殿下身边的某位大人物吧?”

    那个人又呵呵笑了:“不,我只是她的……朋友。”

    他把那个徽记丢到了桌子上,身影消失,只留下幽幽话语:“到了瓦伦丁后,拿着这个去北堡的公共车站找管理员。记住,千万要避开秩序教廷的人,尤其是审判庭那些家伙。”

    黏糊糊的感觉消失,被隔在极远处的声音轰然涌过来,塔斯米才发现罩住他们的那股力量消失了。

    桌子上哒哒的响着,那是大姐头手里的匕首柄在敲桌面,不是有意的敲,而是大姐头在发抖。

    “这是个……很……很厉害的家伙……”

    大姐头努力控制住手臂,感慨的:“是个传奇,而且不是普通的传奇,幸好不是我们的敌人。”

    安卡蕾看着前端剑刃被卷成一圈的刺剑,默默点头。

    “这是好消息!”

    希伊丽端起酒杯,努力提振士气:“至少公主认可了我们!”

    四个木头酒杯碰在一起,飞溅出的酒液就像他们重新燃起的心火。

    镇边缘某座帐篷里,那个刚跟暗月之光残存人马谈过的人挥手展开一面光幕,光幕里的白发老者赫然是秩序教廷的枢机主教布林托。

    “赤魔的浮空舰没留下什么有价值的部件……”

    “我想……这种事也非要我出马吗?”

    “或者女皇不在了,女神也不会过问凡人的事了,你就觉得可以骑在我脖子上发号施令?”

    “别忘了,我可以直接跟女神沟通,我可以获得神谕!”

    这个人冷声着,一点也不畏惧执掌着帝国最高权柄之一的布林托。

    布林托悠悠的道:“好啦,麦戈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趁机在帮那些人做事。我其实是在给你开方便之门,让你那个秘密组织有继续存在的名义。否则新皇帝……当然主要是那个奥弗琳,还有博杜安那帮人,早就借调整帝国机构的名义,把你这帮人打成邪恶异端了。”

    麦戈尔楞了楞,似乎为对方如此爽快的表明立场而意外,他很快镇定下来问:“所以,你还是决定了要跟博杜安……”

    布林托模棱两可的:“我有什么立场不是关键,关键是你,麦戈尔,该有什么立场。”

    他的语气变得咄咄逼人:“我知道你在四处周旋,跟唐古斯兄弟、辛伯纳、摩斯姆特、佐尔德甚至海瑟薇那些人接触,还在勾搭波迪娜那帮对秩序教廷不满的北方人,老实你就跟丧家犬一样。”

    麦戈尔只是哼了一声没有剧烈反应,布林托继续:“可你却忘了我,你是不想跟我绑在一起吗?我能理解没了女皇盯着,你想寻找另一条道路的炽热愿望。可我们从女皇还是凡人,还是特蕾希娅的时候,就绑定在一起了。”

    “忘了我很早以前跟你过的吗?女皇终将高高在上,凡人的世界属于我们。”

    “现在难道不是时候了?你还在畏惧什么,不敢跟我携手呢?”

    麦戈尔低沉的道:“因为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

    布林托呵呵低笑,很像刚才麦戈尔对暗月之光那四个人的笑声:“我们都是注定不能走到前台沐浴荣耀光辉的人,麦戈尔,不过你也看到了,站在前台享受荣光的都是傀儡。”

    “女神的永恒秩序就要到来,世界也将分成光明与黑暗。夜女士已经确认陨落了,作为秩序女神之臂的我们,难道不该承担起在黑暗中维护永恒秩序的重任吗?”

    麦戈尔叹道:“我还是不太明白,不过你就这么乐观吗?赤红女士那边可不会坐视永恒秩序的到来。”

    “那也无所谓……”

    布林托:“忠诚神廷也好,秩序教廷也好,女皇也好,女神也好,不管是什么秩序,总会有光暗两面。你不是去过炼狱,跟高拉兹克谈过吗?你该明白的。”

    兜帽下一双眼睛亮了起来:“如果你的是这个层面,那我隐约明白了。”

    布林托点头:“那我们就继续携手吧,麦戈尔,我知道你在为神谕渺茫而动摇。不要嘴硬,连我这个枢机主教都很难接收到清晰的神谕,只有模糊的任务指定了,你怎么可能胜过我呢?”

    “所以,你继续接触那些人吧,但不是去投靠他们,而是精心挑选对我们有用的人,等待合适的时刻。”

    麦戈尔嗯了一声,光幕消失。

    在帐篷里呆了好一会,麦戈尔叹道:“还真是个沸腾的新时代呢……”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革命吧女神》,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神级小医仙〕〔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佛系反骨(快穿)〕〔玩家超正义〕〔无限终焉〕〔极品老木匠〕〔我真不是学神〕〔穿越之种田逃荒路〕〔棒打鸳鸯系统〕〔甜妻很撩人:吻安〕〔变身席卷文娱〕〔尝我一往情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