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上门修仙〕〔颤抖吧,渣爹〕〔农村泼辣媳〕〔全球无限战场〕〔医士无双〕〔荒海有龙女〕〔这个废物你惹不起〕〔圣手闯都市林羽〕〔上门好女婿林羽〕〔林羽江颜〕〔相思入梦恨别离〕〔樊璃凌月〕〔陈歌〕〔至尊人生陈歌小说〕〔重生名门娇妻:厉〕〔最佳上门女婿胡杨〕〔盛少的天价弃妇〕〔龙王楚炎〕〔流云引〕〔诸天之最强BOSS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四一 没有石头和鹰头摸就造出石头和鹰头
    胜利日第一百一十一天……

    圣阶城东面,原本的曙光帝国皇室造舰厂已经改名为克林特造船厂,汇聚了帝国原有的造船工匠,以及来自红石舰队城和曙光之星的工匠,总数超过十万,成为自由联邦最大的浮空船制造企业。

    造船厂的新名字取自瑞玛科手下那位英勇无畏的舰长,没有他的话,摧毁克尔瑞隆神殿舰的凡人功臣就只有赤联和海瑟薇的人了。冲着这样的功绩,仅仅只是造船厂的名字并不够,唐古斯神殿山的中心广场上还立了他的一尊塑像。

    当然这家船厂只是名字跟瑞斯鲁森-克林特有关系,除此之外没有半个铜子的关联。

    船厂的股份由虚空财团、辛伯纳集团和若干家商会分踞,总执事还是原曙光帝国的皇室造舰总监恩考特,算起来他已经是三朝元老了。

    船厂工匠区深处,简陋但比帝国时代要好得太多的工棚里,蝙蝠看着容颜远远超过实际年龄,一副普通工匠装扮的崔兹特,深深叹息。

    “见到佐尔德了?”

    崔兹特招呼着他坐下,像聊家常般道:“他来圣阶城好几天了,在船厂也呆了一阵子,满口都是权利啊选票什么的,倒是拉到了不少拥护者。”

    蝙蝠也没急着谈正题,跟着笑道:“那家伙是想当选举之神吗?没有经济地位的平等,选票也就是换点银艾尔罢了。”

    崔兹特摇头说:“谁知道呢,辛伯纳和其他人对他很不满,派人一直盯着,也不知道是怕他挖人到飞舟城,还是鼓噪工人起来反对他们。”

    他感慨很深:“必须承认啊,不是咱们赤联那种体制的地方,选票这玩意真的很蛊惑人心。”

    他转移了话题:“哦,对了,老局长是退休了呢,还是有了新的道路?怎么就把你推上来了。”

    崔兹特之前领导遗忘森林解放军的时候,负责这条线的情报人员都归蝙蝠管,两人也是老战友了,说话自然没什么顾忌。

    蝙蝠苦笑:“本来该白鼠的,那家伙带着凯茜跑去天堂山度蜜月了,老局长嘛……”

    即便有隐秘结界,新晋局长也压低了声音:“他的要求被批准了,会上神国舰。”

    崔兹特扬起了灰白眉毛,这不是伪装,就是他这个其实只算中年的本貌:“总枢机……哦,前总枢机,真的要跟诸位陛下离开费恩?”

    蝙蝠摆手说:“不是所有陛下都会去,也不是彻底离开,但应该不会还把目光留在费恩里了。”

    “战争的阴云并没有消散,精灵海军随时会打过来。”

    “而且精灵并不是费恩的唯一敌人,费恩世界已经浮出了燃素海,窥伺我们的异敌不计其数。”

    “陛下们的意思是与其坐守,不如主动出击,把赤红烈焰烧到整个多元宇宙,唤醒更多渴望自由的灵魂,加入到我们的事业里。”

    崔兹特听得两眼发亮,不迭点头:“就该如此!”

    蝙蝠话题终于落到崔兹特身上:“所以说啊,崔黑子,为什么不回来?”

    “我带来了情报局的特别行动组,还有两支突击队在哭泣沙海待命,必要的时候还能召唤海军的突击队直接从空礁轨道降落,就是以防万一。”

    “我绝对不想看到那个万一,也不相信会有万一,但我就是不明白。”

    “我感应得到你的灵魂波动,仍然很纯粹,可为什么你非要呆在这里,帮新生的自由联邦?”

    崔兹特先滋滋呲牙,嘀咕道:“就冲你们非要叫我崔黑子,我也要跑路。”

    这当然是开玩笑,他接着说:“你也认为,我在这里搞工人运动,就是在帮自由联邦?”

    蝙蝠摊手:“怎么不是呢?我们一起上过课的,你该清楚历史走向。”

    “从路线上说,你这种行为在地球世界就是妥协的、变味的革命,只是推动工人做有限的斗争,除了提升一下工作条件和待遇外,劳动者的处境并没有本质改善,到后来还会制造出新的寄生食利阶层甚至是工人贵族。”

    “从立场上说,短期甚至中期的看,这也是帮自由联邦兴利去弊,加快他们的发展速度,在竞争中给他们添砖加瓦。如果不是在遗忘森林那会对你有深刻了解,我都以为你叛变了。”

    “说吧,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崔兹特呵呵笑着,摸出一个木头做的战舰模型给蝙蝠,很粗糙,但看得出是曙光帝国时代的战舰。用石灰抹白了舰身,黄土当作金线装饰舰首舰尾,舰身歪歪斜斜写着“法米利亚亲王号”。

    “这是我一个工友的孩子做的……”

    崔兹特说:“他对我说,长大了要像他爹一样,造出更厉害的战舰,开到赤魔家门口,让赤魔知道联邦才是最厉害的,要赤魔交出被关押的特蕾希娅陛下。”

    蝙蝠抽了抽嘴角,没说什么。

    崔兹特继续道:“为什么我们没有一鼓作气,把赤红大旗插遍整个费恩世界,把暗日帝国、自由联邦和意志帝国一起当作历史尘埃扫掉?”

    “我们已经有这样的力量了,虽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但我们做得到。”

    蝙蝠点点头,当然做得到,真的爆发那样的战争,赤联的目标不过是要怎么减少对世界的伤害,以及凡人的伤亡。

    不过就算不考虑外界的威胁,凡人在短短几年里,经历了太多的战争。就算是蝙蝠自己,也觉得不该继续打下去,毕竟在保卫费恩世界这一点上,各方的立场还是一致的。

    “我们要用事实证明,大同主义道路并不只是战争的道路,还是建设的道路。会给凡人带来实实在在的幸福,比其他道路更持久、更积极、更有生命力。”

    崔兹特拍巴掌:“没错!”

    “这是不见血火的战争,是用事实争夺信念,证明道路的战争。”

    “暗日帝国就不说了,他们搞出的次位面膜蓄积了太大的能量,要动他们主位面又得来场灾难,而且里面的几千万凡人就是人质,只要他们整体上还能生存下去,暂时没必要去动他们。”

    “自由联邦和意志帝国仍然统治了主位面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凡人,这些凡人刚刚从陈旧的神权和封建时代走出来。”

    “我们消灭了自由联邦和意志帝国,把所有凡人纳入到赤红道路,对那些凡人来说,不管这条道路能带来多好的未来,他们仍然会有这样那样的不满。”

    “不满累积起来,最终会让他们怀疑这条道路,进而怀念被我们用暴力消灭掉的那些道路,然后……”

    “这就是我留在这里的目的……”

    “前总枢机说过,自由联邦这条道路会是我们的大敌,因为它会极大的激发人性中属于绝对自私和不劳而获的那部分,会凝结出全新的信仰,会有很强大的生命力。”

    “我留在这里,从最底层推动这条道路,让他们加快速度,哪怕只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的速度,都能让这条道路尽快登上历史舞台,展现出它的力量。然后,坐看它衰落。”

    “我们坚信自己的道路是正确的,艰辛这样的道路经得起考验,那么让对手尽早的展现出力量,不就等于尽早的让它退出历史舞台吗?”

    蝙蝠沉默了一会,挠头道:“我也明白,革命阶段论嘛。”

    “不过你的说辞套在任何间谍和卖国者身上,都能变成冠冕堂皇的理由啊。”

    崔兹特呵呵笑道:“这也只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原因,其实还是在遗忘森林的时候,前总枢机跟我聊天的时候说过的。”

    “我们的道路来自灰烬零点的凡人智慧,到了费恩世界,很多教条都得从头来过。”

    “他就感慨说,我们的赤红道路建设,既没石头摸,也没鹰头摸,只能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去趟。”

    “不过趟的时候还必须有参照系,毕竟我们的道路是自由联邦那条道路的下一个历史阶段。直接就这么跨过去,根本不清楚是走偏了,还是步子太大扯到蛋了。”

    “所以我们需要自由联邦作为镜子,需要它作为竞争对手。”

    “意志帝国也是一个方向,在没有明确的结论前,我们也不能贸然下结论那一定是全然错误的,总会有一些正确的因素以及值得吸取的教训。”

    崔兹特喟叹道:“实践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前总枢机成就了实践之神,我也获得了新的感悟。”

    “我不仅想推动自由联邦这条道路的发展,还认为在这条道路上,会蕴藏着属于我们赤红道路的碎片。”

    “把这些碎片找出来,吸收到我们的道路里,我们也会不断的修正自己的疏漏甚至错误,这样才能保持正确的方向,不断趋近目标。”

    蝙蝠叹道:“我们的道路,的确走到了没有现成经验可以照搬和借鉴的程度了啊。”

    他无奈的道:“我是被你说服了,但是不是认可你这个选择,我也做不了主,只是来跟你沟通的。”

    再好奇的问:“那么你是真的想成就工人之神?”

    崔兹特呵呵笑道:“我的目标哪是什么成神呢,当然如果是顺带着成神的话也无所谓。而且要成神也不是什么工人之神,而是劳动者之神。”

    蝙蝠皱眉:“这不是明摆着跟咱们赤联有关系了吗?或者你成的这个神,会脱离我们红网?”

    崔兹特愣了愣,然后说:“不会的,刚才说了,自由联邦的道路里本来就蕴含着我们这条道路的萌芽。”

    “我不过是希望把这些萌芽汇聚起来,催生它们,最终在这条道路腐朽衰败的时候,带领着凡人们,与赤红道路的主体汇合。”

    沉默许久,蝙蝠很严肃的说:“这会很漫长,会有各种可能,包括你偏离方向,与他们的道路合为一体了。”

    崔兹特揉着脖子说:“那时候就来取我的脑袋吧。”

    蝙蝠耸肩:“没那个必要了,刚才你说的那些我都明白。”

    “如果你真的偏离了方向,完全成了伪劣自由道路的一部分,也不过是对我们赤红道路的小小考验。”

    “我坚信我们能在这场战争中获胜,又何必在意你的改变呢?”

    “不过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应该会在正式的文件和报道里,把你称呼为崔黑子。”

    崔兹特咬牙:“能不能别总纠缠在这么低级的梗上,我到底哪里黑了?”

    没办法,这是前总枢机钦定的,崔兹特这辈子也洗不掉这个外号了。

    蝙蝠虽然没有完全放下心,但至少从崔兹特这里得到了答案,也算完成了任务。

    他的下一站是风暴洋的海灵前哨站,还好蕾娅被凯瑟琳拎走了,不然他还真成了陪同……不,鼓动蕾娅去吃海鲜的罪魁祸首,压根交代不清。

    “那个卡苏斯,跟人鱼公主下仔了吗?”

    “到底是胎生的还是卵生的,或者是一大串鱼籽?”

    蝙蝠不无恶意的揣测着,恶意之下是深深的羡慕。

    然后他忽然想到一件事:“史丹跟阿丝娜也生了,一大波婴儿潮就像风暴一样,正在席卷整个费恩啊。”

    再想到爱情女神每次祝福新人后的落寞表情,蝙蝠又异常遗憾:“子爵……不,总枢机,哦,前总枢机,跟陛下们的试验还是没有成功吗?”

    最后耸肩:“无所谓了,反正奇丽陛下会陪着我们的。”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拜师九叔〕〔黑铁皇冠〕〔洪荒青莲道〕〔玩家超正义〕〔风华神域〕〔奥林匹克〕〔寻人专家〕〔自在神医逍遥客〕〔重生八零进行时〕〔厨娘有点田〕〔请开始表演〕〔我真是富二代〕〔最强天赋树〕〔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看我玩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