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千亿盛宠:闪婚老〕〔毒萌双宝:父王,〕〔护花神豪〕〔医武透视至尊〕〔兽妃当道:冷王盛〕〔这个明星来自地球〕〔奶爸小文人〕〔迷上初夏的月光〕〔灵鼎山人传〕〔我要吃遍诸天万界〕〔神级修复高手〕〔绝武仁医〕〔穿越星际皇帝旅团〕〔头号男秘〕〔跟世界首富隐婚之〕〔星临诸天〕〔旺夫小哑妻〕〔美女总裁的铁血狂〕〔兵王隐花都秦风〕〔农田喜事:胖丫头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革命吧女神 一千三四四 亿万灵魂亿万锚标
    “我征战的无数世界维度比多元宇宙更高,在那里燃素肆虐,比深渊还要扭曲,比炼狱还要混乱。 . .co最危险的地方连逻辑都不存在,充斥着毫无关联的邪恶低语和穷尽想象也无法描述的恐怖事物。”

    地狱最深处,欧米伽区埃隆盖特要塞之外,李奇跟埃斯摩帝奇的投影会面。

    这家伙上来就大吐苦水:“我和麾下的大魔鬼在那些世界与其说是战斗,不如说是创世。用我们的血肉抵消燃素之力,一寸寸的铺下地基,搭好屋梁,最终建成一座座堡垒。”

    是不是连蓝图都不用,想着搭啥就搭啥,到头来啥都没搭成?

    那你们该用mc好好练习啊……

    李奇忍着吐槽的冲动,继续耐心的听。

    “即便我们的血肉足够强横,也难以抵御那么高纯度的燃素之力。”

    “为了尽量支撑我们带到那些世界的信息熵,我们必须严密的计算所有运动状态的细节,确保灵魂与血肉的契合程度,总之一切必须处于最精密的掌控之下。”

    埃斯摩帝奇的不满穿透投影,都在李奇身边激荡起凛冽的气流:“然而你们通过内层位面向多元宇宙投放的锚标,却在干扰我们在高维世界的完整性,这跟你最初保证的有益无害完全不同!”

    李奇叹气:“帝奇,咱们之间就没必要扯那些冠冕堂皇的幌子,你们何止是在高维世界活动呢?”

    “从整个多元宇宙来看,你和你的大魔鬼终究也在抵抗燃素之力的侵蚀,维持着多元宇宙的稳定,对诸灵还是有益的,这也是我们现在还相安无事的根本原因。”

    “但按普通善恶观来看,你从来都是邪恶的化身……”

    “你和你的大魔鬼是以混沌为食的,燃素既是你们的大敌,也是你们的食粮。你们只有吞食燃素,将一个个混沌世界变得寂灭,才能生存乃至升华。”

    “你们不只是向高维世界拓展,还在多元宇宙这个平面,乃至更深处的低维世界掠食。每个有灵世界都存在着深渊或者地狱,接纳那些被灵魂循环所不容的堕落灵魂,那也正是维持你力量的一条条脊髓。”

    “我们赤联投放到多元宇宙的锚标的确会破坏你的那些脊髓,这是咱们在具体到某个世界里,根本道路上的分歧,这个无法避免。”

    他扬起了眉梢,用热切的语气说:“但从另一个角度看,又何尝不是帮助你将更多力量投注在高维世界,推动你走向升华,而不是掠食混沌的天性驱策,依旧像阿罗曼那样浑浑噩噩,即便变得再强大,仍然没有本质上的改变呢?”

    埃斯摩帝奇冷笑:“不要以为你成了什么莫名其妙的神祇,就有资格对吾说教了。”

    “今天我来不是听你解释的,而是警告!”

    “你们往其他世界,尤其是低维世界投放的锚标,已经严重侵犯了我的主权,极大的损害了我的利益,我不得不提醒你……”

    李奇抢答:“勿谓言之不预?”

    埃斯摩帝奇噎住,转而更加恼怒:“不要跟小孩子一样耍嘴皮!”

    李奇笑道:“那大魔鬼之主陛下,您现在又是在做什么呢?”

    埃斯摩帝奇冷声道:“话已传到,总之继续投放锚标,等于与吾开战。”

    投影消散,李奇传送回要塞,背着手来回踱步。

    预定的神国远征必须是内外层位面并举,这样才能确保赤红神国不迷失在多元宇宙中。

    在外层位面发射锚标是自由的,赤联的前哨站已经前出到多元宇宙的燃素海里,随便怎么搞。

    内层位面就有些麻烦了,毕竟这里没有公共通道,只能走深渊和炼狱的缝隙,穿透晶壁出去。预定要出征的阿丽珊,也只能将冥河神国投射到赤红神国的下方,等待在多元宇宙的某个世界中立稳脚跟了,再化作实体扎根。

    现在通过埃隆盖特要塞加速器投放的锚标,肯定会损害埃斯摩帝奇在多元宇宙中的庞大“产业”。

    其实一开始就料到了这种局面,投放的锚标非常隐秘,就是不想让埃斯摩帝奇察觉。

    很显然,随着锚标投放量的增加,埃斯摩帝奇想装作没看见都不行了。

    说起来问题也不止于此,既然是锚标,就会向费恩世界发送信息,这就产生了两个坏处。

    一个是自由神系……也救是海瑟薇那帮家伙,她们绝对不可能甘心缩在费恩世界内,任由赤联对外扩张越变越强,必然也会想办法跑出去。

    相比其他办法,侦测赤联锚标,暗中抱赤联大腿无疑是最便利的。还能跟上赤联的进度,享受赤联开发其他世界的好处,一举数得。

    恼火的是赤联无法禁绝这种事情,之前不管是天堂山之战还是星海之战,乃至修补天堂山工程,双方技术交换得很彻底。自由诸神和海瑟薇固然不可能在赤联锚标上动手脚,但只是侦测锚标的话,完全没有问题。

    另一个坏处更是绝大的隐患,如果锚标被精灵海军或者其他邪恶而强大的势力捕获到,反向侦测过来,甚至利用锚标跳跃过来,那就是赤联把费恩世界坑进去了。

    “开会!”

    这事很紧要,李奇赶紧召集会议。

    就在埃隆盖特要塞的会议室里,一面面光幕弹开,全是跟多元宇宙锚标有关的人。

    那个谁、薇姬、卡琳、伊芙、尤赞、阿图尔、赫里扎尔、法瑞尔……

    除了一只qb和三个女神外,剩下的英灵以及凡人现在都远非从前了。

    小红转职成太阳女神后,尤赞和玛达拉这样的英灵已经跟狂天使一样,获得了灵魂自由。

    不过它们哪愿丢开女神的大腿,一同自书契约表忠心,被小红烧了三次契约书才痛哭流涕的接受了自由身份,开始追索自己的道路。

    尤赞的方向是“助手之神”,它仍念念不忘自己是女神套装的组件以及四千米长刀,让李奇想起了当初对管家塞巴迪安的印象。原本费恩是没有管家之神的,现在看起来会有了。

    至于玛达拉,他跟塔哈、麦恩德三个搭伙一同冲击“灵魂工程师之神”,方向不错但这名字李奇是准备到时候改改的。

    阿图尔跟赫里扎尔又别起了苗头,一个在琢磨工程之神的道路,一个希望开辟奇观之神的道路,原任计算研究所的所长法瑞尔乐得看热闹,不管哪个都缺不了他这个未来的计算之神。

    李奇说了神国锚标的问题,大家都认同他的担心,还好现在锚标发射的范围还不大,及时调整还来得及。

    那个谁说:“我觉得吧,问题在于我们的锚标功能太齐全了,这导致了它的能级也很高,信号比较明显。”

    李奇挥手展开投影,那是一部有三对平直长翼,看起来很像无人机的装置,真实大小其实有锯齿鲨那么大。

    这就是神国锚标,到现在已经向费恩世界发射了上千部,深入到了费恩世界之外的若干个世界。当然相对整个多元宇宙而言,范围不过是小岛周边的浅浅海床。

    每部锚标都有完整的晶格引擎、强大的虚灵阵列、探测微魔力场的赤红力场发生器、用于穿透位面阻隔的破坏/冥河/告死联合神力侵蚀系统,以及用于发送信号的迷你通天塔。

    为了确保锚标在各种环境下都能正常运作,里面还附加有电力系统,发射各类电磁波用于探测和识别。这就不是神国能直接接收到的了,必须依靠大型的维护巡查设备接应。

    李奇说:“好啦,大家集思广益吧,目标是降低可探测度,但又要确保能引导神国深入到多元宇宙里。”

    大家议论纷纷,一时没有良策,毕竟这两方面的要求是矛盾的。

    李奇呼叫小红,这家伙当然不懂这事,不过她向来善于开脑洞,说不定脑子逗比一下反而就有了好意见呢。

    “我们扫描到全知者的神殿啦!”

    小红喜气洋洋的说:“我正在去那的路上,那家伙躲得真深呢,还是被揪出来了,去吓唬吓唬他!”

    李奇也很惊喜,找到全知者了!?

    全知者阿纽弗特,算是费恩世界最后一个未解之谜吧。

    在曙光之星和天堂山那里都没有找到过关于祂的详尽资料,推断祂是小白创世之初,留下的一个记录器。这个记录器应该是类似内存的实时动态记录器,而不是能将后台操作都记录在案的底层记录器,所以只能记录当前纪元的情况。

    至于那个后台记录器,也就是费恩世界这个系统的日志系统,恐怕就在融合神械里,已经跟着秩序之墙一同消散了。

    就算只能记录当前纪元的情况,那也很不错了,至少能解决很多迄今为止还存疑的问题。

    小红这么积极,就是想去搞清楚很多事。

    比如在天堂山上留下了根源幻象的泰乌夫妇到底是哪条时间轴跑过来的……

    比如正牌小红化身曙光女神之后,那么多次分裂里,每次分裂分别是谁……

    还比如小黑还干过什么坏事,有什么布置还潜藏在费恩什么地方没被发现……

    等等……

    李奇挠下巴,当前纪元?

    现在已经是第五纪元了啊,而且才过去一百来天。

    阿纽弗特会被发现,应该也跟纪元更替祂跑出来工作有关吧?

    这么说来,小红压根得不到什么信息,只是空欢喜一场。

    算了,让她自个碰壁去吧。

    李奇憋着不提醒小红,继续跟大家讨论锚标问题。

    虚空风暴深处,小红轻车熟路的钻入涡流,进了浩瀚无尽的书架世界。

    “啊……陛下,您终于来了。”

    低沉的声音在世界中心震荡:“我正等着您呢。”

    无数条虚影触手之中,一个老者还在奋笔疾书,小红高兴的道:“老头,这次我带了足够买下你整座资料库的神性源质,快把查看一切资料的权限交出来!”

    “等等……”

    看清阿纽弗特的那些触手正在做什么,她瞪眼惊呼:“你在干什么啊!?火龙烧仓……不,烧书干什么啊!”

    无数的触手在书架中点燃团团焰火,一根根卷轴燃成耀眼的星辰,再化作光尘悠悠飘扬。

    “清理……内存……”

    阿纽弗特说:“新的纪元已……不,新的时代已经到来,太阳已经回归,之前四个纪元都是黑暗时代的延续,已经没必要保留那些记录了。”

    小红急得跳脚:“卧槽你真烧啊!我还有好多事没搞清楚呢!”

    阿纽弗特呵呵笑道:“陛下啊,何必执着于陈旧的历史呢?应该更关心您和凡人们正在创造的历史才对啊。”

    说话时,他身上的光彩也不断变幻,连面目和身影都在急速模糊。

    “陛下的到来,也让我跟凡人的关联更加紧密了。”

    阿纽弗特的声音也变得模糊:“我不再是可以超然物外,居于绝对中立的全知者,无数凡人意志正在争夺我的神座,全知者神座也不再是独立于世界变化之外的世界意志。”

    果然,这家伙从头到尾就是一个人工智能!

    小红痛心的道:“上次我来的时候就劝过你,搞个数据中心多好啊,不管资料有多少都能备份,现在你看看!”

    “就算过去不值得追忆,那也是历史啊!”

    “空白的历史就意味着纷争,意味着是一张白纸,妖魔鬼怪横行,那会造成多大的祸患?”

    说话的时候已经像孙猴子一样分出无数身影,在漫天星辰般的烟火中穿梭来往,试图救下所有记录。

    “陛下,不要担心……”

    阿纽弗特说:“当初只有你用凡人之心控制住了神祇之心,那像是最后一缕光亮。即便是我也不敢奢望世界能摆脱黑暗,重归曙光。”

    “现在已经有无数凡人跨过这一关,费恩世界已经在前进了。”

    “历史哪里会是空白的呢,都在凡人的心里啊。”

    “无数凡人记忆的,想象的,创作的历史,散落在整个世界的无数灵魂中,那是烧不掉的。”

    “完全真实的历史只为纯粹的真实服务,凡人需要的历史,是过去和现在的映照与重叠。”

    小红气得叫道:“现在不是说有逼格的台词秀存在感的时候啊,快灭火!”

    阿纽弗特的笑声变得深沉:“再会了,陛下……”

    “我其实已经遵照您的建议做了,所有记录都分散到了整个世界的灵魂中。”

    “至于我自己,也将回归自己的最初。”

    声音扭曲,变得更加模糊,以至于非人:“费恩世界会出现新的全知者或者洞察之神,却不再是全知者,也不再能洞察一切。”

    “啊,十七号时轴,找到了,原来如此。”

    星辰般的焰火,乃至座座恢宏如山峦的书架都化作了淡淡的莹白光尘,空间也急速收缩,将小红向外推挤。

    光尘之中,一张书页悄然飘下,隐入小红胸口。

    “喂喂你干啥呢死老头!”

    小红叫道:“老娘已经是人妻了,这种戏码会跌人气的……咦?”

    感觉到有所异常,她伸手一掏。

    那本从一开始就伴随着她,熟悉的她从来以为都是自己一部分的厚皮大书掏了出来。

    书页之中正闪烁着淡淡白光,让小红恍然大悟。

    “你这家伙,居然是我当年丢下的一页纸啊!”

    当然不是现在的她,而是最初的正牌小红。

    被挤出了神国,看着变得更为湍急的涡流,小红怅然若失。

    “搞半天我是来给这老头报丧……不,是来收他的。”

    “啊啊,没事,我好好的!”

    灵魂链接中传来李奇关切的问候,小红有些心虚的回到:“我只是……只是收了一只书精。”

    什么书精,又在说胡话。

    李奇嘀咕着也没再追问,看起来是没什么收获。

    “综上所述……”

    薇姬正在汇总大家的意见:“我们不必再发射这种全能主动锚标,而是发射各种功能单一,力量也单一的锚标,以数量制胜。”

    “我们向多元宇宙深处发射百万、千万甚至几十上百亿的诱导探针。”

    “这些探针深入到燃素海和各个世界中,就是一颗不起眼的小石头。但每个探针可以感染……不,应该说是唤醒一个灵魂,让他将有限的生命投入到争取自由的无限事业中,让他成为锚标!”

    “这么一来,他在多元宇宙这个浩瀚的世界里,虽然不过是一颗异常微小的星辰,散发出的光和热异常微小,但亿万个灵魂燃烧起来,就能编织出只有我们赤红神国能清晰分辨的信号。”

    “等我们力场发生器的分辨率进一步提高,我们可以观察到若干个灵魂锚标的状态,搞清楚各个区域的燃素水平,因地制宜的投放主权设施,支援那些灵魂的解放事业!”

    李奇也听得心弦震荡,不错,亿万灵魂就是亿万锚标,指引着赤红神国的前进之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紫阳小师叔〕〔神级小医仙〕〔古龙绝技横行大明〕〔都市极品赘婿〕〔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甜妻很撩人:吻安〕〔特种兵之御兽龙皇〕〔佛系反骨(快穿)〕〔末世理科男〕〔玩家超正义〕〔穿越兽世之征服冷〕〔海贼王之反派〕〔最强医圣林奇〕〔午夜布拉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