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难离:冷少独〕〔怒指苍穹〕〔我继承了一个冥界〕〔方先生,无药不欢〕〔诸天金手指〕〔一睡十万年〕〔流浪世界之重头开〕〔我的死神女友〕〔特种兵之变种人〕〔总裁霸宠:买定请〕〔医妃千岁:王爷轻〕〔宠妻至上:boss老〕〔凤霸天下:重生医〕〔我可以变成丧尸〕〔绝品小神农〕〔几时晴雨几时休时〕〔我竟然是二郎神他〕〔都市至尊群主〕〔盛世医华〕〔我有个智慧图书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866章第八百六十八章 渐远
    第八百六十八章 渐远

    剧痛使得左臂终于恢复了些知觉,云锦绣蓦地将那只手拿开。

    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滑落下巴,滴落衣襟,鲜血亦染红了袖袍,宛如一朵绽放的血色曼陀罗。

    远处,有脚步声快步行来,云锦绣动了动手臂,勉强站起身子,抬睫看去,却是纪玄亦。

    她微微的握了下左手,原本僵硬的左手,已恢复了自由,可她的面色,却是一片惨白。

    “锦绣!”看到云锦绣,纪玄亦面色一变,蓦地掠了过来。

    云锦绣微微抿唇,静声道:“情况如何了?”

    “城外尸群已经稳住。你受伤了。”他抬手,便要来看她的伤口,却被云锦绣身子微微一偏避开。

    “我没事。接下来的事,你帮我处理一下,我大概需闭关几日。”她微微偏首,抬手擦了擦额角的汗。

    纪玄亦看着她苍白的面色微微的凝眉,然终还是点头道:“好。”

    云锦绣不再多说,转身进了八古门。

    脚步微有些虚浮,左臂上的伤口,依然撕裂。

    然云锦绣却未理会,亦未运行《医诀》修复伤势,只顿了顿,进了温泉池,将双手探入泉池内。

    温热的水感自右手不断的传入身体,然左臂却像是被冰冻住了一般,冰冷的感觉不到一丝的温度。

    她扯落了带血的衣衫,这才发现刀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愈合着,不过片刻,已然结成一个血疤。

    “我进来了。”

    门外突然传来宫离澈的声音,云锦绣面色微变,快速的扯了件新的衣裙穿在身上,而后屈指一弹,魂火窜出,那带血的衣裙,瞬间变成虚无。

    她这才起身开口:“好。”

    房门推开,宫离澈缓步走了进来,“受伤了?”

    云锦绣眸光微闪,却是点点头:“小伤,已经痊愈了。”

    他将她拉了起来,指尖微微勾起她的下巴,“面色怎得这般难看?”

    “此前冥决为练凝血珠,留下了大隐患,处理起来有些棘手,透支大了些。”云锦绣眼睫微抬,看着他的眼睛。

    “可解决了?”他抬手,去拉她的左手。

    云锦绣蓦地抬起右手,将他的手抓住,“都解决了,小伤。”

    “伤在何处?”他未多疑,却还是开口。

    云锦绣看了他一眼道:“伤口已修复了,无碍。”

    他晃了晃狐尾道:“我看看。”

    云锦绣微微避开:“真的没事。”

    “你哪里本座没看过,怕什么?”说着,他抬手向她的左臂抓去。

    然下一瞬,便听“啪”的一声,左手重重的打开了他的手。

    宫离澈微微一怔,云锦绣亦是心头蓦地一沉。

    方才那一掌,并非出自她本意……

    “我要闭关了!”云锦绣蓦地退后一步,转身便向外走去。

    宫离澈随手便要将她拉住,可云锦绣身形蓦地一掠,已然退出了数丈远。

    宫离澈眸光微微的深了几分,却还是向她走了过来:“伤的严重?”

    “没有。”

    “躲我?”

    “不是。”

    “那便是有事瞒着本座了。”

    云锦绣还未反应过来,他的手已落在她的腰畔,微微一收,她整个的便被揽到怀里。

    云锦绣感觉左手越发的冰冷了,手臂更不受控的,蓦地向他推去。

    那力度极大,措手不及的宫离澈亦被猛地推了开来。

    他的目光,蓦地落在她的左手之上。

    云锦绣心头一跳,指尖微微一收。

    此前东洲大战,宫离澈扫平了六界所有的冤家,也便是说,如今六界存留的势力,与他是并无冤仇的,即便是有,想来也不会给他带来致命的麻烦。

    可若是将精血的事告诉他,以他的性情,杀到尸界也绝对有可能。

    精血她可以想办法慢慢炼化,可宫离澈,她却不能让他再去冒险。

    令她恼怒的却是,这精血竟能随意的控制她的左臂,简直卑鄙!

    “你不是也在瞒着我?”云锦绣蓦地看向宫离澈,声音清淡,却若无其事的将左手收回,“我们彼此彼此罢了。”

    宫离澈的身子微微的僵住。

    云锦绣退后一步淡淡道:“我要修炼了。”

    她未看他,垂着眼睫,转身便走。

    “之所以鲜少提起,不过是本座的过去,委实没有什么值得提起的罢了。”

    杀戮,血腥……那些东西,再提起又有什么好说?

    从头到尾,皆不过是他一个人罢了。

    而咒怨……他自己尚不明确,又何必说出来,徒增担忧?

    然云锦绣的步子只是顿了顿,便匆匆离开。

    偌大的温泉池,刹那间变得空寂,唯有他站在原处,一动未动……

    x

    星河底。

    月光自天空洒满河面,丝丝缕缕的,沉下水面。

    水波淋漓,光影将水下的人影映照的越发梦幻。

    云锦绣盘坐在水底,她眼睫紧闭,眉头紧锁,在她周身,却有火苗缭绕。

    她虽先天火魂,然因火焰入体却淬炼自己的身体,却是极为危险的,而以自己的魂火淬炼自己的身体,恐怕古往今来,她是头一个!

    炽热的火焰将她的左臂包裹,恐怖的温度,灼烧着肌肤。

    冷却的鲜血,突然的便开始沸腾起来。

    剧痛使得她的身子微微的颤抖,而随着血液的沸腾,那滴散落的精血,亦开始缓缓的聚集。

    “人类都像你般不要命吗?”

    冥决冷嘲热讽的声音传来。

    云锦绣却丝毫不将她理会,只是紧紧的咬着牙关,催动着火焰,灼烧着手臂。

    皮肤在火焰下,开裂,血肉更是发出“滋滋”的声响,而她手臂闪的血亦一滴一滴的被炙烤成虚无。

    “疯子!”

    冥决咬牙,而后精血蓦地向云锦绣的骨骼内钻去。

    星河因魂火炽热的高温,不断的翻腾起气泡,而云锦绣的目光却始终深幽。

    精血钻入骨骼,她便催动着火焰,向骨头炙烤而去。

    那一瞬,她的身子都是颤了颤,难以想象的剧痛,使得她蓦地咬住唇瓣,丝丝血腥气,自唇上溢出。

    然她眉头都未皱一下,继续灼烤着骨骼。

    然这一次,无论她怎么炙烤,那精血竟都没有消失的迹象,而云锦绣却已然精疲力尽。

    她再无法支撑,蓦地吐出一口血来。

    水面早已沸腾,悟道树和梦魇都远远的跑了开去,便是连婆娑树,也将低垂在水面的枝干,高高的扬起。

    云锦绣看着干枯的,只剩下骨头的手臂,目光深了深,往嘴里塞了颗丹药后,这才换了身衣裳,将衣袖垂落下来,遮住了臂骨。

    黑无“呜”了一声,想要跑过来,可蹄子方一碰到星河,便“嗷”的一声,被烫的将蹄子收回。

    梦魇更是紧紧趴在它耳朵上,不敢下睐,白骨动了动,而后微微的抬起骨身看了一眼,接着又重新趴了回去,似陷入了沉睡。

    云锦绣闭着眼睛调整着呼吸,直到洪荒的神念传入脑海:“狐狸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