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数据修仙〕〔游戏入侵诸天〕〔剑魁〕〔王者之神级辅助系〕〔地星征途〕〔重生之都市极道仙〕〔一夜惊喜:总裁爹〕〔神兵诀〕〔亿万总裁的掌心宝〕〔禁区密档〕〔窃密风暴:困兽〕〔快穿:攻略病娇Bo〕〔人道至真〕〔空痕幻世〕〔心理咨询师〕〔蜡台神得道记〕〔庶女嫡宫〕〔贵女盲妃:我家王〕〔草色烟光里〕〔末世大剑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868章第八百七十章 不要靠近
    第八百七十章 不要靠近

    无法名状的寒意,自心底猛地涌出。

    云锦绣缓缓的睁大了眼睛,看着那握着匕首带血的手。

    那是她的手,她曾想,她要用这一双手,去保护她想要保护的未来。

    可现在,她却用那只手,染上了他的血。

    宫离澈的步子缓缓顿住,他蓦地垂睫看了一眼胸口,鲜血快速的氤氲,不过片刻,衣襟已是湿了一片。

    他下意识的将她一把抱紧了,目光飞快的落在她苍白的脸上,眸子微深:“云锦绣。”

    “放我下来。”云锦绣开口。

    她的手微微的轻颤,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血色。

    宫离澈目光落在她的左手上,丝丝缕缕的寒气,自那骨头上弥漫而出,他面色微凝。

    云锦绣的声音变得有些尖锐:“宫离澈,我的话你听不懂吗?放我下来!”

    匕首更深的刺入他的胸口,更多的血涌出,宫离澈的身子微微的晃了晃,终于是松手。

    云锦绣仓皇的后退,右手一把握住左手骨。

    冰寒的温度自左手骨不断弥漫而来,然比手骨温度更冷的,却是她的心。

    “怎么回事!”远处,麻袍老者面色微变,大步掠来。

    宫离澈的视线却始终落在云锦绣面上:“现在,气可消了?”

    云锦绣看了麻袍老者一眼:“前辈,劳烦为他疗伤。”

    “不必了。”宫离澈淡淡开口,“该疗伤的是你。”

    他抬步,又向她走来。

    她惊慌失措的后退,“不要过来!”

    “云锦绣。”宫离澈的声音已是沉了几分。

    云锦绣声音微涩:“别靠近我。”

    不要靠近她……还是不要靠近了……

    如果靠近只剩伤害,她宁愿做那个见不得光的影子。

    可这个念头,为什么只是想想,便这样的难过。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开始眷恋,开始贪婪,开始在尝到一点点的甜头后,就想要更多更多了?

    她看着他,眼眶深处,波澜微起。

    嗓子里,涩涩的,梗的有些痛。

    “我的事,我自己来做主,与你无关。”她声音越发的清漠,左手被她藏到身后,紧紧的握在一起,“我警告你,不要再靠近我。”

    她清楚的咬出这几个字,退后了几步,转身向远处走去。

    然步子方一迈开,便被宫离澈挡住。

    他冷冷笑道:“与本座无关?你拿走了本座的一切,现在却要跟本座划开界限?”

    云锦绣紧紧的握着左手,后退。

    他却一把将她的左手抓住,按在心口:“想要逃掉,照着这里多刺几刀好了!”

    云锦绣面色蓦地一变,她用力的想要将左手收回,然却被他死死按住,而他的目光也变得幽深难测。

    撕扯般的痛,又自左臂传来,接着云锦绣便感觉那种不受控制的感受再次涌来。

    她面色蓦地雪白,全身武力刹那间澎湃,猛然化作一股巨力,涌入右手,“砰”的一掌,拍在宫离澈的左肩处。

    左手蓦地挣脱,而她的身子也骤然暴退了数十丈,一把将左手按在地面之上,狠狠的抓住地面的碎石。

    锋利的石尖将本就狼藉的掌心刺破,血迹染红了石面,云锦绣一把抓起,却看也不看宫离澈,转身便闪进了八古门。

    “宫离澈。”麻袍老者看了眼玉净瓶中有些萎靡的圣莲,面色变了变,“疗伤要紧。”

    因宫离澈如今的身体,乃是以圣莲重塑,每每受伤,都会是件极为棘手的事,想要恢复成原样是不可能的,唯一能做的也只有修补。

    宫离澈僵站着,唇角血迹映衬着脸色越发苍白,在其周身,可怕的妖力缓缓凝聚。

    玉净瓶内的圣莲上,诡异的符文亦在一点点的弥漫。

    麻袍老者惊呼一声“不好”,蓦地出手,澎湃的力量涌出,猛地砸在宫离澈的后背。

    宫离澈蓦地呕出一口血来,身子晃了晃,接着便直直的倒了下去。

    x

    八古门内。

    云锦绣坐在火山里,汹涌的火焰,疯狂的煅烧着左臂,那般炽热的温度,便是连阳鱼都远远的躲在母火身后。

    冷汗滑落,又被火焰灼干。

    剧痛使得云锦绣将唇瓣咬的鲜血淋漓,她牙齿咬的咯咯响,然那精血依然未能消散一分。

    云锦绣蓦地抬手,掌心蓦地幻化出一柄大刀,她拿起刀刃,猛地便向手臂砍去!

    与其一直受控,那么这手臂,不要也罢!

    “不要!”阳鱼惊呼一声。

    母火的面色亦是变了,火焰蓦地向云锦绣右手卷去,然却已是迟了一步。

    就在刀刃触到骨头之时,却听“咣”的一声巨响,手中刀刃蓦地被弹开,接着阴阳链窜来,正缠落在云锦绣的手骨之上。

    云锦绣身子僵住,接着一道神念缓缓传入她的脑海:魂火至阳,精血至阴,虽阴阳相克,然对于尸界皇室血脉却无什么作用。

    白骨……

    云锦绣眼睫轻颤,心里蓦地涌出无法言说的情绪来。

    “以天阴烛火并骷髅鬼火一起淬炼试试。”顿了顿,白骨又传来一句神念。

    云锦绣已是筋疲力尽,闻言却还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天阴烛火乃是她当初取来,用来点燃织魂灯的火焰,只是魂灯碎片一直未曾寻找齐全,是以也一直未曾使用过。

    却未料走投无路之际,竟会派上用场。

    云锦绣小心的取出天阴烛火,而后又引来骷髅的鬼火,同时向手臂上的精血引去。

    那精血突然颤了颤:“天阴烛火?没想到天阴烛火竟在你手里!”

    “天阴烛火干系织魂灯,日后恐有麻烦,做好心理准备。“白骨的神念无声无息的传入云锦绣脑海。

    云锦绣眸光微深,天阴烛火暴漏对自己没有任何的好处,可眼下,却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她面色沉凝,杀气隐现。

    与冥决的这笔账,早晚要算的!

    双重火焰之下,那顽固的精血,终是消散了一缕,虽只是一缕,却也让云锦绣轻轻的松了口气,只是那天阴烛火极为神异,她扯出小小一缕,便将自己体内仅存的武力压榨干净。

    她的身子再也难支,身子一动,便靠在一侧石壁上,睡了。

    久不做梦的她朦朦胧胧中,发现自己又出现在一个城镇里,妖气弥漫,无数百姓仓皇逃窜,她被人群挤倒,待得她终于爬起身时,却发现周围已是空无一人。

    天上开始下雨,雨丝飘摇,她很快的便被淋湿了。

    可突然的,雨便停了,她一怔,抬起头,却看到一把浓墨重彩的油纸伞,以及伞下立着的宫离澈……

    他目光淡淡的看着她,浓密的眼睫下,一双眸子,呈深紫色,眼尾的泪痣,却妖冶绝艳。

    远处,可怕的妖力滚滚,周围的一切都陷入了白茫茫的一片。

    唯有这油纸伞下,安如港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