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898章第八百九十九章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第八百九十九章 这里这里还有这里

    云锦绣抬指落在唇上,视线不经意的落在他的脖颈上,下意识道:“你脖子怎么回事?”

    宫离澈微微扯开衣领一些:“这里吗?”

    云锦绣点头。

    “你此前不是醉了?”

    “……”

    “对了,这里还有。”

    他将衣襟又拉开了些,露出精如工画的锁骨。

    云锦绣:“……”

    “还有这里……”他说着便要解腰带。

    云锦绣蓦地将他按住:“等等。”

    他抬睫询问似的看她。

    云锦绣道:“我去修炼了!”

    说罢,她头也不回的便向门外走去。

    宫离澈扯了扯衣襟道:“心肝,你不打算对本座负责么?”

    云锦绣回应他的是“砰”的一声门响。

    宫离澈神色懒懒的笑出声来。

    待她的脚步彻底消失,宫离澈面上的笑意,才缓缓的散开,最终一丝不见。

    他顿了许久,而后向梳妆台走去,探出手指,微微的扯开衣襟。

    白如美玉的肌肤上,却突兀的出现了几朵花朵般的印记。

    那印记,泛着淡淡的紫色,突兀的出现在皮肤上,看起来极为的妖冶。

    他微微的蹙了下眉。

    又严重了吗?

    事实,自他发现开始,那咒怨便一次比一次的严重了……

    宫离澈随手将衣襟扯上。

    虽不知道那是怎样的后果,可无论那是怎样的后果,他都不要在万劫不复之前,再将她远离。

    看来,要加快寻找魂灯碎片的脚步了。

    得多下几张战帖才好。

    x

    云锦绣一直出了八古门,面颊上还感觉有些火烧。

    她酒后都做了什么?

    难道酒后发作,将宫离澈给咬了?

    那简直不敢想象!

    云锦绣有些头痛,然很快的便将这思绪拂开。

    昆仑之战渐近,剩下的日子,她需合理安排训练计划才行。

    想要提高实力,实战很重要,濒临死亡的爆发,会让人更能获得极为宝贵的经验。

    而在实战中提升的实力,也是最为稳固与坚实的。

    云锦绣这才将视线投向周围,周围天才地宝不尽其数,她选择了些对疗伤极为有效的仙草药,盘算着实战之地,却听远处突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她蓦地站起身,却见不远处,一处尖塔突然炸开,接着无数的骨经功法突然冲天而起。

    一并被炸飞的,还有一头黑猪。

    “嗷!疼死老子了!!”

    接着一个盆子也被炸到虚空,原本还算周正的盆底,更是被炸的变了形。

    “擦!疼死爹了!”

    接着那些骨经功法陡然向四面八方冲去。

    其中一卷,更是快如疾电的向云锦绣冲了过来!

    那功法的速度却快的恐怖,那速度,竟然将虚空都给割裂了。

    云锦绣不过一个呼吸间,那功法已然逼至她面前。

    云锦绣身子蓦地向后一仰,右手顺势划出一个玄异的圆弧,这般一个缓冲间,那功法的冲力,已被她顺势化解,并成功的将那卷轴抓住。

    卷轴快速的在她掌心旋转,云锦绣指尖一敲,那卷轴瞬间定住。

    那是个其貌不扬的卷轴,卷轴大约因岁月久远,显得有些破旧。

    云锦绣将那卷轴打量了半响,却未寻到打开卷轴之法,她输了一丝武力进去,然卷轴依然是毫无动静。

    云锦绣微感奇怪。

    但凡卷轴,即便是有封印,却也能寻到封印之锁,可这个卷轴却像是浑然天成,竟无法开解。

    云锦绣不由将术眼打开,准备细细寻找。

    可当术眼看去时,云锦绣蓦地微惊,只见那看似平凡无奇的卷轴上,却裹缠着道道流光,那流光交织,竟形成了一个玄异的封印阵。

    难道只要将这封印阵解开,便能打开这卷轴了?

    云锦绣生了几分的好奇心,索性直接在花心处坐了下来,开始细细观察那封印阵。

    那阵法极为繁复古朴,与云锦绣寻常所见的阵法颇为不同,越是细细研究,她便越觉那阵法的玄妙。

    难道这封印卷轴的阵法,竟是个古阵不成?

    她曾在云家见识过古阵,虽早有了解,可这阵法,依然是扑面而来的陌生感。

    古阵皆以繁复著名,其眼花缭乱的布阵手段,足以令人在这阵法中迷失。

    云锦绣来来回回尝试了数十次,才摸出了些思绪,而后又是漫长的钻研,直到某一刻,她突然心生一计,尝试着将那阵法在虚空进行摹刻。

    虽不知破阵之法,可按着临摹,却能让那大阵更直观清晰的在心里铭刻。

    然当云锦绣尝试着摹刻出一角时,面色突然一变。

    天地骤然变色,接着一道焦雷陡然直劈下来。

    云锦绣蓦地躲避,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地面已然出现一个可怕的黑洞。

    那洞深不知几何,洞周围的泥土却尽是化作焦土。

    云锦绣不如想起曾在魂度空间所遇到过的天照,而这道直雷,却是比那天照,有过之而无不及。

    “卧槽!死丫头!你又弄什么幺蛾子!”猪九本想冲上来去抢她手里的卷轴,却也被那猛然砸下的直雷给擦了正着,整个猪屁股都少了一块。

    云锦绣蓦地开口:“离远点!”

    这阵法很有些恐怖,就在方才那一瞬,她竟然感觉到一丝丝的毁天灭地的力量。

    不过是个小小的阵法之角,竟然便有着如此可怕的威力。

    “大约是帝阵。”

    宫离澈的声音传来。

    接着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云锦绣身侧。

    “嗷!男神!老子屁股好痛,求狐摸!”猪九一见宫离澈便扑了过去,被宫离澈随手扯了盆子“梆”的一声抽开。

    屎盆:擦……俺真的只是路过……

    “帝阵?”

    云锦绣吃惊。

    宫离澈抬手将云锦绣掌心的卷轴拿了过来,看了片刻,而后抬手,接着一个结界打向虚空,这才道:“强行摹刻帝阵只会招来杀身之祸,还是尝试着破掉吧。”

    宫离澈僵卷轴递给云锦绣,懒懒道:“放心,你的力量已被帝阵接受,想来不会受其帝气干扰。”

    云锦绣接过卷轴:“你去哪里?”

    他漫不经心的打了个哈欠:“本座不眠不休陪了你十日,被你闹腾的睡不着觉,你说本座去哪里?”

    云锦绣:“……好好睡。”

    他勾唇笑:“独守空房,恐难入眠。”

    云锦绣正色道:“我这里有安眠药。”

    宫离澈:“……”

    他却是去睡了,只是没有走远,只寻了个舒服的花朵,懒懒的一靠,远远的将她看着。

    云锦绣看了他一眼,接着轻轻抿起唇角,而后目光又向那卷轴看去。

    宫离澈说那帝阵接受了她的力量,虽不知为何,但对自己必然是有利的。

    云锦绣没敢再摹刻那帝阵,又投入到破阵大战中去。

    这一次,平心静气,却是进步飞快,很快,阵法开始有了进展,而随着一条条的阵线被破开,一股极为苍莽的气息也渐渐的涌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