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数据修仙〕〔游戏入侵诸天〕〔剑魁〕〔王者之神级辅助系〕〔地星征途〕〔重生之都市极道仙〕〔一夜惊喜:总裁爹〕〔神兵诀〕〔亿万总裁的掌心宝〕〔禁区密档〕〔窃密风暴:困兽〕〔快穿:攻略病娇Bo〕〔人道至真〕〔空痕幻世〕〔心理咨询师〕〔蜡台神得道记〕〔庶女嫡宫〕〔贵女盲妃:我家王〕〔草色烟光里〕〔末世大剑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900章第九百零一章 靠近远离
    第九百零一章 靠近远离

    仅是帝灵威压,竟也只是承受了三成之力。

    她正这般想着,便见宫离澈突然睁开眼睛向她看来。

    云锦绣不由微微一怔,而后站起身来,刚要开口,便听“咔嚓”一声巨响,接着虚空被直接打出个黑黝黝的洞来。

    云锦绣蓦地抬睫,尚未回神,人已被宫离澈随手扯到了身后。

    一股异香飘来,接着一道身影自那黑洞内缓缓飘落。

    漫天花飞似雨,更有仙乐阵阵,送入耳膜。

    云锦绣微微凝眉,向半空看去。

    那是位身形翩翩,华茂春松般的美人,虽其容貌笼罩在一团仙霞灵雾看不真切,可一举一动,却恍如回雪流风,蔽月轻云。

    她足尖凌波,轻然立在半空,云鬓簪花,如幽兰芳蔼,瑰姿艳逸。

    墨发随风轻拂,飘落的花瓣却含羞带露,不舍别离,片片落在她的肩上,发上……流连忘返。

    若非仙肌玉骨,又岂会有此等荣曜之姿?

    女子轻声一笑,声若天籁:“宫离澈,本神找你找的好苦。”

    云锦绣目光微微一缩,神界的人?

    “有事?”宫离澈神色淡淡的扫了那女子一眼。

    “你在人界滞留太久,是打算等不归山的那株圣莲彻底枯萎了,才愿意回去?”女子轻轻一笑,没有丝毫的烟火气。

    隔着烟重雾露,云锦绣虽看她不清,可却觉得她的目光,始终落在自己身上。

    她微抬睫,只心思一沉。

    那圣莲与宫离澈息息相关,若有枯萎,必然是宫离澈出了什么大问题。

    可……

    云锦绣视线看向宫离澈,他看起来,很好。

    然那女子话音方落,宫离澈便不悦的蹙起了眉头,却未动怒,只淡淡道:“圣莲有麻袍照料,不牢你费心,若是无事的话,你可离开了。”

    “怎会无事呢?”女子轻轻一笑,“我却是来找这丫头的。”

    “你们之间没什么可说的。”

    宫离澈随手抓住云锦绣的手,抬步便要走开,却惹来那女子的又一声轻笑。

    “可要见我的不是你,却是她。”

    宫离澈步子一顿,蓦地看向云锦绣。

    云锦绣亦是微微一怔,过了片刻方淡声道:“我跟她,并不熟。”

    “你我却然不熟,确切的说,今日是第一次见面。”女子依旧语带笑意,“不过人界之人,向来虚伪,更喜欢欺诈隐瞒,殊不知却害惨了别人。”

    云锦绣微微凝眉:“你这是何意?”

    “你敢说你没有私会麻袍?”女子语气一转,咄咄逼人。

    云锦绣心头蓦地一沉。

    她是知道咒怨的,宫离澈自己也知道,可是他不知道她知道,而她……也不曾向他提起。

    他既瞒她,必是不想让她担忧。

    她来瞒他,却是不想让他知道自己在担忧。

    那些小小的心事,蓦地被挑到太阳下,竟让她觉得无比的难堪。

    原来,有些隐晦的情感,只藏在心里便好,被他人说出来,就会变质坏掉……

    宫离澈未看那女子,淡紫的目光,始终落在云锦绣面上。

    那眸子朝华潋滟,氤氲微光,还藏匿着惊、怒还有许多的无法言说的情绪。

    云锦绣似被那目光刺到,她蓦地将手缩回,却被他紧紧抓住,不肯松手。

    “放开。”云锦绣开口。

    “你何时知道的?”他将她抓的更紧。

    云锦绣几乎是无地从容,“知道什么?”她试着隐瞒。

    他盯看着她的眼睛,似是想从她的目光里找到答案。

    可她却始终目光平静,可手指却微微的有些颤抖。

    他的掌心反手将她的手完全包裹:“麻袍说了什么?”

    “他说……你广开战帖,挑战群雄,是为了寻找魂灯碎片。”

    “嗯,还有呢?”他语气温和,没有半丝的火气。

    “还说,那圣莲与你息息相关,若圣莲枯萎,你便……很不好。”她眉心微微的蹙起,却极为冷静的看着他的眼睛。

    “现在,我看起来,不是很好?”显然她方才的话,已经触犯到了他容忍的底线。

    “你惯会隐瞒。”云锦绣开口。

    他缓声道:“日后本座事事说与你。”

    云锦绣微微抿唇:“好。”

    心底已弥漫上一层层的苦涩,却不知为何。

    她又道:“你回不归山一趟,圣莲若不恢复,你便不要再来见我。”

    宫离澈蓦地抬手将她抱入怀里,温声道:“你不生本座气?”

    云锦绣低低的“嗯”了一声,“只要你安好。”

    他眉目里的郁气这才散了,在她额头上重重的亲了一口,“广开战帖寻找魂灯,却也是为了本座自己,是不是?”

    云锦绣眼睫微垂,“嗯”了一声。

    “花有四季,便是圣莲亦如此,定然是麻袍那混蛋忘记了浇水,才害的圣莲枯萎,与你却没有半分的干系,你也勿要忧心。”他郑重开口。

    说到底,还是要将与她的干系完全撇开么?

    可若那咒怨当真是因她而起,她又有什么资格,步步靠近?

    那些话,就藏在心口,却无法吐出一个字。

    “知道了。”云锦绣抬起眼睫看他,“你回吧。”

    他晃着狐尾,有些不情不愿。

    云锦绣又道:“近日,我要备战昆仑之约,你恰好借此,好生休息。”

    “本座留下,总能帮助你几分。”昆仑之战,他压根便未放在眼里,全不过是想与她多待几日。

    云锦绣道:“我一个人也能应付。”

    与云锦瑟的恩怨,是她们两个人之间的事,她也要凭借自己的实力,来彻底的做个了结。

    宫离澈的名头实在大的压死人,她还不想依仗着他的威势狐假虎威。

    何况,无论那女子说的是真是假,她都不敢冒这个险。

    在他面前,她似乎越发的胆小了。

    宫离澈蓦地在她唇上亲了一口,这才一转身,抬步离去。

    云锦绣只觉身子一轻,接着心也一空,抬头向半空看去。

    然他却未再回头,一步踏进虚无,消失不见。

    那女子偏首看了云锦绣一眼,旋即笑道:“还真是只处处留情的妖狐,人类寿命不过短短几十载,玩玩也罢。”

    说罢,她不再理会云锦绣,一扫衣袖,飘然离开。

    天地,蓦地空荡起来。

    云锦绣怔怔的看着半空,良久方觉涩痛一点点的爬上心头。

    是靠近,还是远离?

    是忠于内心,还是理智先行?

    选择,原来这样为难。

    x

    虚空。

    司音看着那个站在不远处的男人,她顿了顿方上前道:“若非圣莲枯萎,我却也不会找到这里,你该明白你的情况。”

    宫离澈转过身来,神色里,有无法隐忍的怒火:“本座的事,何时由你来做主了?”

    司音蓦地失笑:“宫离澈,你不要忘了,若不是本神出手相救,你现在根本没有机会,跟一个普通人类痴缠!本神不管你的私事,可麻袍既然求了本神出手,在你痊愈前,本神必要管到底!”

    宫离澈嗤笑司音:“你还是一如既往的较真啊是阿音。”

    他突然开口唤她阿音,司音的身子蓦地僵了僵,良久她方一甩袖哼道:“那人类女子有什么好,却叫你痴迷成这般?宫离澈,你再如此不顾惜自己,便只管放纵风流好了,彼时我每逢初一十五,会准时为你烧香散纸,让你不至于无人问津!”

    宫离澈冷声道:“日后,你莫要再去找她,再有今日之事,便不要怪本座再不顾昔日情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