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神学院里的被咸〕〔我穿越成一个国〕〔扶一把大秦〕〔我在私服疯狂刷钱〕〔绿水青山的呼唤〕〔极品无敌小仙医〕〔这个三国不对头〕〔楚寒林雪薇〕〔超级神血脉〕〔邪性老公太霸道〕〔我是大人物〕〔力破末世〕〔重生回村里当巨富〕〔战少,一宠到底!〕〔我要充钱〕〔我有一只波斯猫〕〔鸿天神尊〕〔漫威洪荒万界〕〔强宠萌夫〕〔地球清理特攻队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927章第九百二十八章 不要放弃
    第九百二十八章 不要放弃

    原本,她是不会将一个寻常人类放在眼里,毕竟,对于至高无上的神明来说,人类,寿命短暂的可怜,可又弱小的不堪一击,最重要的是,众神始终认为,世间一切的罪恶,都是因人而起。

    她只是没有想到,宫离澈竟然会犯在一个人类手里。

    对于妖界来说,人类不该是食物的吗?

    司音只是将事实说与这个自不量力的人类罢了,只期望这个人类能够知难而退,毕竟她或许改变不了宫离澈的想法,但云锦绣的,她还是能轻易改变的。

    若她的存在当真会使宫离澈遭遇不测,那么,她不介意将她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抹除。

    “我问你他现在如何!”云锦绣音质冰冷,看向司音的视线,更是冷幽的吓人。

    司音身子蓦地一滞,被她突然凌厉的语气,惊的失语。

    良久,她方冷笑:“若非是你,咒怨是不会被触发的,你接近他一次,咒怨便会厉害几分,你说,他现在如何?”

    云锦绣蓦地沉默了。

    她站在那里,夜风之中,背影萧瑟,似在轻轻颤抖。

    “懂了。”她淡淡开口,声音里,似听不出情绪,然那一瞬,她眼眶里,浮起了几丝红血丝,如同泣血白莲,触目惊心,“咒怨不解,我不会再见他。”

    她微微的握起手掌,而后转身,向前走去。

    司音惊怔,待回神之时,却见云锦绣已然走远。

    她蓦地想起什么,高声道:“云锦绣,你要说到做到!”

    夜风乍起,将她的声音吹散。

    然回答她的,却是比那夜风更萧瑟的背影。

    ………

    沿着蜿蜒的山道,云锦绣一路向下。

    大山在夜色里静默。

    月光惨白的落在白石山道上。

    夜虫沉寂,唯一的声响,是那飒飒的晚风。

    她一步步的向下走着,然步子却越来越慢,直到完全的停在半山腰处。

    目及之处,是黯淡婆娑的树影,远空下,低矮的群山连绵起伏。

    风撩起她的衣袂,她怔站了一会,而后身子一动,在山道上坐了下来。

    谁都不知道,自己的坚持,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因为咒怨,她可以将他远离。

    可因为他们说织魂灯不可能重组,她便可以放弃?

    不……

    不要!

    她不要放弃!

    云锦绣指尖收紧,目光看向黯淡的前方,那里一片黑暗,没有光,可她的视线里,却充满了坚定。

    x

    不归山。

    看着有些萎靡的圣莲,麻袍老者轻轻的叹了口气。

    他轻轻的将圣莲放入温养池内,这才转身看向靠坐凉亭里的司音。

    一朵娇艳的莲花在她掌心不过片刻,便变成了光秃秃的花枝。

    此时的她,已散去了面上的仙雾,娇艳的容颜,便也暴漏在麻袍老者眼底。

    她眉黛微蹙,神思却似在飘飞,似浑然未察觉手里的花骨朵已遭到摧残。

    “神女莫要忧心,事情或许会有转机。”麻袍老者缓声开口。

    司音像是没听到他的话般,依然一动不动的靠着凉亭。

    麻袍老者轻叹一声,而后转身,准备退离,却是在这时,那司音开了口:“那云锦绣已然答应不再见他了。”

    麻袍面色微微一变,“您……去找那丫头了?”

    司音点了点头,而后偏首看向麻婆,微微凝眉道:“此事你莫要与宫离澈提起,咒怨非同小可,我央求师父许久,才得到丁点回应。生魂受损已够糟心了,若是再来个咒怨,妖狐这一次可能真的要消失在世间了!”

    麻袍正色道:“是。”

    “这世上,没有什么是时间抹不平的,比昙花一现更短暂的,便是人类所谓的感情。用不了多久,那云锦绣便会将宫离澈忘却,而宫离澈……也一样吧……”她眼睫微微的眨了眨,长长的睫毛下,一双水瞳泛波,却也似隐含了些不确定。

    人类好处理,可宫离澈呢——那只任性骄横又可恶的狐狸,人类有什么好?将自己的性命与人类脆弱的感情绑在一起,真是太傻了!

    想到宫离澈,司音方凝眉开口:“他人呢?”

    麻袍顿了顿,微有些尴尬道:“去找云锦绣了……”

    司音:“……!”

    x

    夜幕下的摩柯圣城,还没有陷入沉睡。

    宫离澈步子缓慢的经过灯火阑珊的街道,而后目光被摊位上的一根长簪所吸引。

    从来目空一切的狐狸,不由驻足,而后抬步向那摊位走去,随手将那长簪拿起,细细端详。

    那是一支打造的不算精湛的红玉簪,造型古朴却式样简单,可红玉却是上等的好玉,精华内敛。

    宫离澈觉得正与他的心肝相配。

    然买东西这种事情,还是向他眼中的食物们买东西这种事情,还真是千千万万年来的第一次,该怎么开口来着?

    他懒懒一抬睫,却见那摊铺小贩睁圆了眼睛,眼珠子都似要掉下来似的。

    除了他的心肝,人类果真是一点都不可爱。

    “这簪子,本座要了。”他懒懒开口,语气却像是人家求他买似的。

    那小贩却像是被什么敲中似的,猛地回过神来,他惊悚的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人……不,这真的是人吗?可分明在他头顶,分明有一对银雪般的狐耳……

    “妖……妖……”

    宫离澈不耐:“只要这一支。”浑然没弄明白,人家是想说他妖怪。

    接着那小贩“啊”的一声大叫,转身撒腿便跑没了踪影。

    宫离澈:“……”

    人类,果真都不及他心肝可爱啊!

    为什么要跑?是他看起来付不起还是他长的很可怖?

    ………

    夜色凄迷。

    云锦瑟缓步沿着长街走着。

    连日来的苦练已让她精神紧绷到了极点,她不得不离开封神岛,来这长街古道上走一走,以使紧绷的神经得到些微的放松。

    突然,一道人影慌不择路的横里奔了过来。

    那人奔的急,她本能的动了下身子,方险险避开,然那人影却还是绊到在她脚下。

    那人惊恐至极,猛然看到云锦瑟,犹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一把抓住她的裙角惊呼:“妖……妖怪……有妖怪!”

    云锦瑟刚想嫌恶的将他踢开,待听到“妖怪”二字时,身子一顿,而后蓦地抬头向不远处看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解忧医馆〕〔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