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独断大明〕〔极品阎罗太子爷〕〔修真聊天群〕〔绝色总裁的超级高〕〔锦堂归燕〕〔抗日之战将传奇〕〔洪荒之妖皇逆天〕〔乱世枭雄〕〔美女总裁的妖孽仙〕〔渣女的本愿〕〔深情她不知〕〔绝世妖帝〕〔恐怖降临〕〔寒门祸害〕〔裙上之臣〕〔先砍一刀〕〔超武枪神〕〔农门贵女的田园生〕〔重生香港之僵尸先〕〔娱乐圈之妖后太勾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931章第九百三十二章 何其残忍
    第九百三十二章 何其残忍

    纪小蝶眉梢微微的动了一下,而后抬起眼睫,看着云锦绣的背影,眼底滑过暗淡的幽光。

    云锦绣微微偏首,她变脸似的,兴奋的上前一步道:“姐姐,除了那老黑熊和老蛇,这些魔兽小蝶皆能对付!”

    “不用了。”云锦绣淡淡开口,而后一抬手,接着炽热的火焰陡然爆涌而出,只听“嗡”的一声,火浪陡然如海啸般的,向下倒灌而去。

    地面正处于激战中的熊二,陡然看到滔天的大火从天倒灌下来,面色猛地大变,待一看清那立于半空的出手之人时,跳脚破口大骂:“该死的人类!枉爷爷对你如此信任,却是与那些人类一般,心如蛇蝎,坑害我们!”

    老蛇与老黑熊亦是面色大变,它们难以置信的看着云锦绣。

    虽然二魔对人类颇有芥蒂,可是对于云锦绣,它们却是真真正正的信任了的。

    望着那滔天大火,它们不由目呲欲裂。

    魂火不同于寻常火焰,对于灵魂脆弱的魔兽们而言,根本是没有任何的抵抗力。

    即便它们拼死拼出一条血路逃掉,可这成千上万的子孙们,定然会丧命至此。

    云锦绣,她何其残忍!

    “呀!”

    老蛇头顶之上,蛇宝突然发出一声呐喊,他睁圆了眼睛,用那双极为漂亮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云锦绣。

    云锦绣却是神色淡漠的扫了他一眼,而后掌心向下一翻,滔天火浪骤然化作一个巨大的大阵,陡然将战场覆盖。

    惨鸣刺破苍穹,竟连天边的云朵都给击散开来。

    这其中,还夹杂着熊二的破口大骂,然那声音终究是彻底的弱化了下去,直到完全的消失不见。

    纪小蝶震惊的看着那陷入火海的战场,良久,她轻轻抬起眼睫,悄悄的看了云锦绣一眼,心底莫名的升起一股寒意。

    她何尝不知,云锦绣便在这里?不仅如此,她还知道,云锦绣以救治老黑熊为由,换取了二魔的仙乳。

    不管二魔多么记恨人类,可一旦云锦绣出手救了那老黑熊,那么必然会获得魔兽们的信任,这个时候云锦绣竟然还能如此面无表情的将二魔屠杀,简直冷血残酷到了极点!

    “走吧。”云锦绣却是看也不看地面惨状,扫了纪小蝶一眼,抬步向前走去。

    纪小蝶蓦地回神,跟上前道:“姐姐这魂火当真厉害,魔兽虽攻击力强悍,可武魂却都极弱,在这武魂下,便是那老黑熊与老蛇,也定然活不成了。”

    云锦绣淡淡道:“不过是群低智魔兽罢了,死不足惜。”

    “正是如此。它们戕害人类,委实可恶!”纪小蝶随声附和。

    “你接下来要去何处?”云锦绣淡淡开口。

    “既然姐姐已然归来,哥哥定然也已回来了,蝶儿便与姐姐一道去找哥哥!”纪小蝶将那支小竹笛放在腰间,笑着开口。

    “好。”云锦绣应了。

    她随手祭出星卦,辨别了方位,旋即神念一动,一道穿空阵蓦地成形,下一瞬,两人的身影便已消失在原地。

    *

    摩柯圣城静默无声的沉寂在夜色里。

    云锦绣抵达圣城之时,纪小蝶突然小声的开了口,“姐姐可曾见过阿宝?”

    云锦绣道:“未曾,她应还留在楚城。”

    “前些日子,赫连老祖大寿,楚城主前来贺寿,姐姐可曾碰到?”纪小蝶又道。

    “不曾,怎么?”云锦绣顿住步子,夜色下,一双眸子,寂静无边的将她看着。

    “啊没什么,只是当初我不告而别,怕是叫阿宝和楚城主忧心了。”纪小蝶有些伤感的开口。

    “没什么。”云锦绣又回过头去,她的声音因夜色,显得越发的凉了,“改日报个平安,他们自会谅解。”

    “嗯,楚城主大约不会在意,可阿宝定然要担忧死了,我要好好的与她赔个不是。”纪小蝶开口。

    接着,纪小蝶又絮絮叨叨的说了些话,云锦绣却只是沉默的听着。

    待得目光落在不远处之时,身子倏地一颤,而后一把抓住阿宝,便骤然暴退而去。

    阿宝冷不防的被抓住,痛的刚要叫出声,然下一瞬,已然被云锦绣随手封住了口,却是再发不出一丝的声音。

    云锦绣却是丝毫不敢停,连连暴退了十多里,方震散了自己的气息,又一个穿空阵出现,方彻底的消失在原地。

    而街道之上,宫离澈的身子蓦地一顿,旋即偏首,旋即他身形一动便消失在原地,待再出现时,已然是云锦绣方才结阵之处,他微有些无奈,旋即屈指一弹,一面水镜出现在面前,慢条斯理道:“跑什么!”

    几乎是慌不择路,已然逃到百里之外的云锦绣身子蓦地一顿,一向冷静的她,却是连呼吸都急促了些。

    她这才想起,宫离澈曾给了她一面水镜,她许久未用过了。

    云锦绣亦拿出那水镜,过了片刻方淡声道:“你在何处?”

    “你不是看到本座了?”

    “……”

    “在那里待着别动,本座这便过来。”

    “等等!”

    云锦绣蓦地开口,面色变幻不定。

    那一刻,所有用来思考的头脑,竟然都想不出一条拒绝他的理由。

    “本座不喜欢等,尤其是不喜欢等你。”他慢声开口,语气里,竟隐隐的,有一丝的迷茫。

    云锦绣道:“你在那里等着,我这里事情一了,便去找你。”

    浑然不理会他的话,云锦绣开口。

    “你做你的事,本座做本座的事。”他坦坦然开口。

    “你做什么事?”云锦绣微微凝眉。

    “看着你做你的事。”

    “……”

    云锦绣无语至极,却心急如焚。

    她心知宫离澈能够折叠空间,她逃的这点距离,根本不够他追的。

    可一想到咒怨,她所有的犹豫和动摇,都像是被兜头浇了盆冷水。

    她不能见他,真的不能了……

    云锦绣道:“我与旁人一起,你来了不方便。”

    “管那些旁人作甚。”

    “宫离澈,你别闹!”云锦绣语气严肃,“都是女子,你莫要过来。”

    这下,他不吭声了。

    云锦绣却心中烦躁,不再搭理他,然目光落在那水镜上时,云锦绣又是顿了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