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946章第九百四十七章 凋零之花
    第九百四十七章 凋零之花

    它们虽是上古神器,可对于魔界之物,了解匮乏。

    而这魔弥,究竟是什么东西,便是连它也知之甚少!

    十头骷髅不由发出神念:不妙了,方才那重击之力,便是我们,恐怕也无法接受,更莫说这丫头在没有武力之下与之碰撞了。

    八卦虚像哼了一声:若是以武力对抗,说不定还能弱化那攻击,现在倒好,活活的要被打死了!

    混沌也有些气急败坏:洪荒,你怎么搞的!

    洪荒鼎没有说话,它也只是直觉,若是云锦绣使用武力对抗的话,很有可能会遭到更加恐怖的重击!

    然眼下,云锦绣一动不动,说什么都没用了,它不可能倒流时间,让她以武力护身再对抗一遍!

    云锦绣趴在那里,那一瞬,她感觉自己的灵魂似乎离开了自己的身体,那种撕裂般的感觉,似乎也随之消失了。

    她以为,这样自己便能解脱,可当那种解脱之感刚一出现时,一股力量陡然又将她压了回去。

    痛感毫无预防的出现,云锦绣因那极致的痛楚,险些昏厥过去。

    筋骨断裂,五脏破碎,身上不知出现了多少口子,云锦绣感觉自己的血液像是流水一般,不断的离开她的身体。

    云锦绣不由痛呼一声,接着手指动了动。

    “还活着!”混沌蓦地惊叫起来。

    “丫头,先别乱动,你丹田也遭受了重击。”

    洪荒的情绪依然冷剑,沧桑的声音将云锦绣提醒着。

    云锦绣只觉洪荒的声音似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

    方才有一锤,正撞在她的肩膀之上,这直接使得她的耳膜都被震裂了,那些传来的声音,都变得支离破碎。

    洪荒间云锦绣无动于衷,又传了一道意念过去。

    过了许久,云锦绣方给了反应,这反应是没有再继续动弹。

    十头骷髅忧愁道:“还是让她动一下,不然总觉的不放心。”

    它的话音方落,一股乳白色的光芒突然弥漫出来,那些白光,将云锦绣的身体笼罩,而那些看不见的伤口,也开始缓缓的愈合。

    然也是在这时,洪荒突然低呼:“不好!又出现了!”

    这话还未说完,云锦绣的身子便再次飞起。

    这一次,轻脆的断裂声传遍黑暗的空间。

    鲜血在黑暗中迸溅,那痛楚,像是什么东西,尖锐的插入四肢和身体,而后疯狂的将她的血肉搅碎般。

    接下来是第二锤,第三锤,第四锤……

    速度越来越快,云锦绣的身子,像是变成了破布袋般,被那巨锤砸的来回滚动。

    声音已然无法发出。

    云锦绣感觉那流出身体的,不再是鲜血,而是生命。

    或许……这一切都是冥冥注定。

    就像她偏要选择去禁古山脉试炼,偏偏要去取那白玉仙乳,偏偏答应老黑熊为它疗伤,而后魔力融入她的魂火,她便再不受控制般,一步步的接近魔弥,最终被它吞噬。

    云锦绣用力的呼吸,然胸口凹陷下去,竟然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昆仑之战将至,难道她要在这暗无天日之地,被活生生的打死吗?

    行尸走肉了那么多年,可当她拥有了灵魂和自由,当黑暗的天空下,星光开始闪烁,生命便成了那沿途的风景,不想失去,也不愿再失去了……

    想活着,想像一个正常人那般活着……

    “丫头!”

    洪荒难得慌乱的大叫起来。

    “丹田也裂开了!”

    对于修武者来说,一旦丹田破损,那无疑是致命的。

    所有的修炼,所有的付出,所有的努力,都将随着那破碎的丹田,一并毁灭!

    即便活着……即便活着……又能怎样呢?

    没有了武力的修武者,将会彻底沦为废物,无论她有多么光辉的过去,无论她本该有多么光明的未来,都将会随着那破裂的丹田,彻底的烟消云散!

    “洪荒,怎么办?”混沌大声开口。

    “快结防护罩!”十头骷髅着急开口。

    “不行!”洪荒怒声大喝,然八卦虚像却已然率先出了手,巨大的防御阵骤然被撑开,瞬间将云锦绣包裹,周围的锤子骤然凝住。

    就在八卦虚像以为成功之时,黑暗中突然传来恐怖的啸音,如音破般的转瞬即至,那一瞬,黑暗被金色的防御阵照亮,它们也因此看清了那出现的东西——那是个大到恐怖的黑色摆锤,遮天蔽日的缓缓靠近,然即便其速度极慢,它们都感觉到了那比之前可怕数倍的压力!

    “糟了!”

    洪荒有些绝望的声音被淹没在呼啸的风里。

    云锦绣感觉整个身子,都在那可怖的砸压之下,粉碎,破散。

    那一刻,她反而觉得没有那么痛苦了,她只觉自己的身子如秋千般荡向半空,她恍惚间,看到了明亮的日光,风就那样无处不在轻轻的吹着,河岸的垂柳,繁盛的好似伞盖,长长的枝条,垂入了水面,她的脚尖滑过水面,碧宝石般的水面,便漾开了圈圈的涟漪。

    小狐狐便乖乖的枕着她的身子,毛茸茸的尾巴,懒懒的摇着。

    那一刻,她感觉到了温暖,那样的温暖,以至于多少个午夜梦回之后,都进入她的梦乡。

    然很快的,那样的好梦便被击碎。

    她看到无数诡异的符文,缠绕上她的梦境,那个人,站在远处,目光浅浅的看着她。

    那样坦然包容她的目光,成了她这一生最大的羁绊。

    她突然很想告诉他,不要放弃,只要活着,就一定能找到破解咒怨的法门。

    可是……

    她要死了。

    如果她死了,他的咒怨是不是便会消失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死亡似乎没有那么的令人排斥了。

    云锦绣缓缓的睁开眼睛。

    视线里,依然黑暗,可她却看到了光,只是那些光,全部染上了血色,像是一朵朵绽开的曼陀罗,他就站在那漫漫夭夭的曼陀罗花丛里,向她伸手。

    云锦绣缓缓的抬起手,想要向他抓去,可周围诡异的纹路,却像是诅咒般,向他弥漫而去,那伸出去的手,便缓缓的垂落了下去。

    她的生命之花,曾生于黑暗,这次,便灿烂的凋零吧……

    又一道摆锤缓缓砸来,云锦绣看到,死神举起了镰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