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丑妻替嫁:酷冷大〕〔绝色狂妃:冥王的〕〔娇妻似火:妖孽帝〕〔盛宠撩人:失忆甜〕〔高冷总裁的贴身兵〕〔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都市无敌炫少〕〔穿上女装去上学〕〔不婚不行,总裁缠〕〔重生种田:丞相家〕〔重生之坏蛋奶爸〕〔本源神座〕〔我和鬼在一起的日〕〔都市之最强仙尊〕〔郡主养成记〕〔完美宠婚:腹黑总〕〔凡人传之至强魔法〕〔闪婚契约,冷情白〕〔既然人生可抉择〕〔尝我一往情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965章第九百六十六章 摩柯人
    第九百六十六章 摩柯人

    那呼吸虽极轻,然却像是一道惊雷,直直的打落在云锦绣的身后,她蓦地一个反手,直接向身后之人甩去,手腕却在下一瞬被抓住。

    云锦绣蓦地一个折身,另一个拳头上攻伐之气缭绕,猛地砸出,只听“砰”的一声,拳头正与那人的手掌撞在一起,而那人的脸,也清楚的出现在视野!

    那是一张一看微觉寡淡,可越看便越觉惊艳的男人脸,剑眉凤眼,高鼻薄唇,站如临风玉树,动如苍松劲柏,那般精致,像是摩柯圣城里突然复活的摩柯玉像……

    与其说像,倒不如说便是!

    云锦绣瞳孔微缩,蓦地将拳头收回,却被他随手抓住。

    “姑娘若是来找夏公子的,还是配合我的好。”他唇角微抬,轻轻一笑。

    那人一笑,风朗山轻,整个人便如烟云水墨,越是雅淡便越是耐人寻味。

    云锦绣目光微微一深:“夏辛野在何处?”

    “你只告诉我,你是不是云锦绣?”他眉目一动,看着她的目光越发平和。

    “若不是呢?”

    “我觉得是。”

    “……”

    他一笑松了她的手,旋即摊开另一个掌心,在那掌心里,正贪睡着一只飞虫,正是她丢失的那只。

    云锦绣却是未将那飞虫收回,只漠然道:“你只告诉我,你是不是摩柯?”

    “我看起来像是活了不知多久的老怪物?”

    “像。”

    “……”

    看他无言的样子,云锦绣只觉心底那种熟悉感越发的浓重了。

    摩柯

    为何她会对摩柯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月关。”

    “什么?”

    “我的名字。”

    “我是摩柯人。”他微一抬手,露出手腕上的一个印记,那是一个极为精巧而又繁复的印,可却似与血肉融合。

    这句话却使得云锦绣神色蓦地一惊,本能的便后退了数步:“你是摩柯人?”

    摩柯人的不可一世和张扬跋扈,她是见识过的,之后被宫离澈掀了摩柯圣宫,死伤无数,残众也被各大势力抢去研究摩柯血去了,赫连真还在她这里,只是她一直没有时间对他的血液进行研究罢了!

    可即便这个人与那摩柯有着相同的容貌,可她还是无法将其与摩柯人联系到一起,委实是此人的行事,与摩柯人的作风实在是大相径庭!

    “准确的说,我才是摩柯人,真正的摩柯后人。”他轻轻扫动衣袖,而后转身,向前走去。

    云锦绣神色不定,他这话是何意?难道摩柯圣宫的人,都不是真正的摩柯后人?

    可若他们不是真正的摩柯后人,为何他这个真正的摩柯后人不站出来辟清?

    似是察觉云锦绣没有跟过来,他站住了身子,看向她:“你背后有妖狐在,还怕我伤到你?”

    云锦绣一顿,她从未想过要让宫离澈做为自己的后盾,可显然,天下之人皆不这么认为。

    想到宫离澈,云锦绣只觉心头涌上一股涩意,自她丢掉水镜后,他便再未出现过。

    如此也好,总好过再遇再伤。

    “夏辛野在何处?”云锦绣微凝了下眉。

    “来了便知道了。”他转过身,又继续向前行去。

    云锦绣虽不知这人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并未再迟疑,抬步跟上前去。

    “摩柯与人界女子相爱,并诞下一子,此后那女子因伤情跳下悬崖,未死反失去了记忆,嫁了旁人,此人便是赫连家族的先祖。”他偏头看了她一眼,“也便是你所知道的摩柯人。”

    云锦绣:“……”这个版本与她此前听到的,似有些不同。

    “而摩柯真正的后人一脉相传至今,到我已是第二十八纪子,一纪子是一千年。”

    云锦绣心头微惊,如此算来,那摩柯出现在二万八千年前,那个久远的年代,或可统称远古时期了。

    云锦绣不由又看了他一眼,总觉得自己在同一个远古的老怪物在说话。

    “赫连家族并非真正的摩柯人,可却与摩柯人同母异父,是以……”他似想寻找一个合适的词来形容,可到最后却只是笑了笑,“都被妖狐给毁了。”

    云锦绣目光淡淡的,不打算结这句话。

    赫连家族作恶多端,宫离澈也算为民除害?

    “你是锦离么?”他笑着看向云锦绣。

    云锦绣淡淡道:“锦离是谁?”

    他笑着摇了摇头,“大概是妖狐的另一个心上人,否则,他怎么会为了那锦离,拆了摩柯圣宫?”

    “你话很多。”云锦绣冷冷的瞥他一眼。

    “前面到了。”

    因地势陡峭,他不得不随手抓了一旁的低垂的树枝,向上攀登而去。

    实力如此强悍却用如此笨的方法网上攀登,云锦绣微有些无语,顿了顿,却也是扯着那树枝向上攀去。

    登上陡峭的山坡,便看到一座原木小楼,一条藤蔓从远处探伸过来,一直架到楼顶,十几只羽毛鲜亮的鸟儿落于藤蔓之上,叽喳不休。

    木楼外,蹲伏着一头魔兽,云锦绣扫了那魔兽一眼,接着眸光一闪,这不是普通的魔兽,而应是一头货真价实的神兽,且还是赫赫有名的上古神兽狰!

    此兽有一畏首,五尾一角,十分凶猛。

    这种只在传说中才能看到的神物,蓦地亲眼所见,便是云锦绣也不由吃惊。

    那神兽突然嗅到陌生气息,猛地跳了起来,五条长尾陡然便向云锦绣扫来。

    “小狰,莫要胡来。”月关喝了一声。

    那狰紧紧的盯了云锦绣许久,这才偃旗息鼓,将长尾收回,又退回到了原位。

    云锦绣亦收回视线,心头震动。

    不愧是从远古传承下来的血脉,竟然能让神兽为其屈尊,这月关的实力可畏!

    月关抬手摸了摸狰的毛发,这才抬步走到木屋前,推开房门,“辛野,你看谁来了。”

    那语气俨然已十分熟悉。

    云锦绣紧绷的心弦也蓦地一松,所有的朋友里,夏辛野对于她是极为特殊的一个,若是他出事,她大约会很难过。

    “锦绣!”

    云锦绣正要向木楼走去,接着便见夏辛野从木楼内跑了出来。

    他光着上半身,胸口缠了一圈的绷带,然目光里却是又惊又喜,迈开大步,便向她跑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盘龙〕〔武林之烽烟四起〕〔丫头,悔婚无效〕〔万年只争朝夕〕〔诡命阴倌〕〔超级系统神话动物〕〔神秘总裁太给力〕〔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看到成功率〕〔唐朝生意人〕〔重生最流风〕〔最强BOSS吞噬者〕〔归楚〕〔仙命长生〕〔总裁强势爱:染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