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灭天尊〕〔萌狐悍妻〕〔网游之星剑传奇〕〔冥界直通车〕〔末流之威〕〔神浓〕〔锦绣医图之贵女当〕〔重生九八做星嫂〕〔天价闪婚:巨星老〕〔天后养成手札〕〔纨绔玄音师:邪尊〕〔嫡女重生:独宠蛇〕〔贪心记〕〔苍穹祭〕〔变身文艺女青年〕〔已拨通119〕〔不婚不行,总裁缠〕〔学霸娇妻:陆少宠〕〔王者荣耀之制裁系〕〔我们的电影时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972章第九百七十三章 去昆仑
    第九百七十三章 去昆仑

    他虔诚祈求上天,下次见到猪的时候,那条亵裤千万不要正套在它脑袋上,否则,他这一辈子,都无法再正视猪肉。

    君轻尘微惊,《斗战胜法》的名声他自然也是听过的,据说此功法可模拟对手的任何功法,并为己用,单此一点,便直接爆掉了对手的所有功法底牌,而对决之中,没有强大的功法,便相当于没有了左右手。

    不过,也是因此,对于《斗战胜法》的力量,他抱存疑态度。此次来,他也将族中的厉害功法带了来,可事实,按照传言来看,任何强大的功法,都会在《斗战胜法》之下,变成鸡肋,还有可能被对方拿来,做为攻击自己的手段。

    君轻尘有些怀疑《斗战胜法》的力量被吹嘘了,能够模拟一切功法的话,封神岛发展至今,怎么可能会只有如今这种程度?

    楚梦寻未再多言,随手拿来一块玉佩,而后抬手,在那玉佩上飞快的写了几个字,接着顿了顿,眼睛突然盯向夏辛野。

    夏辛野被那过于冷酷的视线惊了惊,下意识道:“楚城主,有事?”

    “画猪,会?”

    夏辛野嘴角蓦地一抽,画画啊……他这水平……

    目光落在君轻尘身上时,夏辛野眼睛一亮,立时道:“轻尘,我听锦绣说,你作画水平尤其高。”

    君轻尘:“……”

    他偶尔兴起,倒是会作些画来,形形色色,大千世界,倒也信手拈来,尽注笔端,可猪……

    他顿了顿,拿起笔,唇角微抬,“锦儿,不会说这些。”

    *

    星河。

    又一滴阳灵液被炼制出,云锦绣终于不支,随手将那阳灵液弹进容器内,这才疲惫的坐了下来。

    阳灵液虽不久阳灵丹难练,可需要的量却是极大的,这般一大滴一大滴的积累,还是足足耗费了星河内的十日时间。

    十天十夜,不眠不休,精神终于疲惫到了极点。

    云锦绣支撑着身子,将神器放入容器内的阳灵液中温养,这才身形一掠,落于悟道树的枝干上,闭目休息。

    虽身体已极端疲惫,可云锦绣却没有丝毫的困意。

    随着昆仑之战的日期越来越近,她的修炼力度越来越强,内心反倒是越来越平静。

    过往的一切,她早已释然,偶尔回想起,总觉那个在黑暗中挣扎的女孩,早已与她分割成两个个体,她独自存在,却时时的走在她的前面,即便她身处黑暗,可却已学会了微笑。

    过去的故事已经完结,而昆仑之战,只是给那样的过去,那样的自己画上一个结束的句号罢了。

    她要走向更未知的未来,去寻找内心的期盼和归宿,她将再无畏惧,在光明中,走出一条通天大道!

    长睫微敛,云锦绣向后靠了靠,不再多思,将自己彻底的放空。

    风从星河深处拂来,然天地,星月,皆静谧无声,可她并不觉得孤独。

    星河内三天后,云锦绣自沉睡中醒来,她盘膝坐起,细细的感知着身体内的一切,充足的睡眠和休息后,身体已恢复到了最为饱满充沛的状态,云锦绣又运行了一个小周天的《医诀》,确信体内再无旧伤,这才身形一掠,轻轻的落在星河深处,将身子沉入星河柔软的水质内,而后,沐浴,更衣。

    她择了件月樱色长裙,又随手选了条同色的玉带系在腰上,这才抬步走到容器旁,神器虽有恢复,可裂纹并未消失,好在她平时出手,鲜少依赖神器的力量,只是它们作为她的武元,却需时刻伴在她身边,是以此次对决,即便打断它们它们的修养,却也会加重它们的伤势。

    待神器归位,云锦绣这才随手收了容器,而后抬步向星河外走去。

    八古门。

    胜貂蝉早已醒来,正与赛西施懒懒靠在木榻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楚天真和阿宝跑到母火那里,正认真修炼。

    虽母火温度极为恐怖,可因母火已生了灵性,是以有意的将温度压到她们所能承受的极限,耐心的激发着她们的潜能。

    药圃生长茂盛,蓊蓊郁郁的灵气,在上空形成巨大的水雾团,却因阵法的缘故,并未到处扩散,然即便如此,偶尔溢出的一缕,便足以让野花开遍山野。

    五彩的蝴蝶嬉戏花丛,有几对在赛西施她们周围翩翩起舞,其中一只轻轻的落在云锦绣的鬓发上,一颤一颤的忽闪着翅膀。

    云锦绣顿了顿身子,而后抬步向前走去。

    赛西施率先看到了云锦绣,蓦地笑道:“正说着这丫头莫要误了时辰,这便出关了。”

    胜貂蝉蓦地回头,待视线落在云锦绣身上时,眼圈儿莫名的一红,却是撇嘴笑道:“这裙子可是姐姐亲手给你做的,合适不合适?”

    云锦绣看了看裙上的精致的手工刺绣,微微抿唇:“合适。”

    胜貂蝉站起身道:“我这人,向来不爱说什么矫情话,可丫头,能看到你好端端的站在这里,姐姐心里真高兴。”

    赛西施亦眼底含了些泪花,却打趣道:“你这不说则已,一说真矫情。”

    胜貂蝉不由白了她一眼,又道:“可我这脸你可要给弄好了,否则姐姐便赖在你这八古门里,一辈子不见人了!”

    她面上的伤虽已痊愈,却还是留下了伤痕,想要恢复起来,还是需要好一段时间。

    云锦绣此前便听赛西施说,胜貂蝉顶爱惜容貌,她无论如何也会帮她恢复的。

    “好。”云锦绣轻声答允。

    看到她极为认真的答应,胜貂蝉反倒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目光落在她乱糟糟的发上,道:“你参加决战,莫不是便顶着这么一头乱发出去见人不成?”

    云锦绣:“……”她自己梳头,永远乱糟糟,不过出去打架又不是出去选美,也能将就……

    虽这般想,可胜貂蝉已开始给她重新梳理。

    云锦绣只好任由她重新打理。

    胜貂蝉自然知晓对决忌讳复杂的发饰,是以也一切从简,最后也只是在锦绣的发上斜插了支发簪,这才叹息道:“人儿水灵,怎么都好看便是了。”

    赛西施笑道:“可不,除了咱们妖狐大人,还真是谁也不舍得给。”

    云锦绣:“……”

    远处,楚天真和阿宝也从修炼中回过神来,快步跑了过来。

    “锦绣!这一次,定要将那云锦瑟打个落花流水!”楚天真握着拳头开口。

    阿宝张了张嘴,而后只是用力的点了点头。

    云锦绣微微抿唇,而后起身,目光看向前方:“走吧,去昆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