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小澜〕〔至强法典〕〔新欢旧爱:权少宠〕〔代嫁庶女:腹黑王〕〔悲情剑〕〔一代枭后之南风传〕〔带着MC系统的异界〕〔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闪婚厚爱:偏执老〕〔武修为帝〕〔气功神医在都市〕〔最强不良兵王〕〔隐婚甜妻:恶魔老〕〔回档少年时〕〔如来必须败〕〔王者荣耀:我家王〕〔悍女种田:邪王爆〕〔超级大主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美女赢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1010章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面交锋
    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正面交锋

    云锦绣眼睫一眨,旋即看了眼还在虎视眈眈的云江,低声道:“乔叔,若是我爹有不妥举动,您帮我拦一拦。”

    楚乔哭笑不得,“这个你放心。”话说,他家梦寻的心意,这丫头知不知道呢?

    楚门众人又许多是曾经公会的人,当年他们对云锦绣也算抱有极大敌意的,眼下他们皆受楚梦寻管制,又遇到这等事,需要云锦绣庇护,一时之间,面上尽是尴尬的讨好之色,这其中便包括楚鸿和他的爷爷楚叶。

    爷俩在楚门众人最后,却是不太好意思进八古门,待云锦绣看过来时,两人越发的尴尬了,却也不多话,扭头便走。

    云锦绣喝了一声:“去哪里?”

    楚鸿转过身目光复杂的看着那个少女,要说之前他还对她有所轻视的话,现在已完完全全的都是畏惧了,当年自己幼稚,目空一切,现在真是被打脸打的啪啪响。

    可他也知道,当年他和爷爷的行为都伤害过锦绣,现在也没可能被她原谅了。

    “锦绣,当年是我们不对,今日便是我们当年行为的报应吧。”楚叶有些愧疚的开口。

    楚鸿亦握起拳头道:“锦绣,我为我当年的行为向你道歉,可……我也会在炼药术上再次超过你的!”

    爷俩你一言我一语,云锦绣却浑然未理会,只冷声道:“废话少说,滚进去!”

    说罢一扫衣袖,两人便直接被丢了进去。

    “锦绣,眼下情况危急,你一人恐怕不安全。”赛西施看了眼一贯狂妄的妖狐君今儿却小兔子似的盯着云江,紧绷的心不由放松了几分,又觉好笑,却还是正色开口。

    云锦绣道:“我一人节省些时间,《医诀》已恢复,莫要担心,你们快些进去。”

    说着,她随手将八古玉递给赛西施。

    “也好,只是我们妖狐大人跟着你比较妥当。”胜貂蝉也被逗乐了,不由开口。

    云锦绣嘴角微抽的瞥了宫离澈一眼,她还是尽量离他远些的好,那咒怨始终是她的心头刺。

    一想到织魂灯还未找齐,现在又出现一个棘手的咒怨,她的心便很难轻松起来。

    云锦绣道:“我爹对人尚且要把关,何况妖怪。”说罢,她偏首看向云江,“进去再说。”

    云江原本还虎视眈眈的盯着宫离澈,听闻云锦绣的声音却立刻像变了脸使得,慈祥道:“锦绣,你可要小心啊,千万莫要再伤着自己了。”

    云锦绣点头,旋即将他们亦送入八古门,这才瞥了一眼宫离澈,“去吧。”

    宫离澈忧心道:“这里如此危险,本座万不放心你一人!”

    云锦绣道:“我若危险,你随时出来便是。”

    他面色微抽,“本座能恐吓么?”

    “不能!”

    “这也不能那也不能,本座如何将那老头拿下?”一副杀气腾腾的样子。

    云锦绣道:“我爹不同意,你便另觅良缘吧!”

    宫离澈:“……”

    看他呆滞的模样,云锦绣唇角一抬,将他往八古门推了一把,“只许他欺负你,不许你欺负他。”

    宫离澈:“……”

    待他身影完全消失在八古门时,云锦绣方将手收回。

    掌心温暖,是触碰过他的温度。

    她微微攥紧掌心,无论如何,都要找到剩下的魂灯碎片和解决咒怨的办法!

    “轰——”

    远处又是一声巨响,她蓦地将思绪收回,目光看了一眼远处,却见那耻辱柱又倾斜了许多。

    耻辱柱千万年来受尽唾骂,累积的怨气,恐怕已然到了极为可怕的地步。

    事实,那些刻在耻辱柱的人,哪一个不是天之骄子呢?

    只是因决战失败,便要承受千古唾骂的结果,不能说不残忍。

    毁了也罢,至于那本该刻在耻辱柱上的云锦瑟,已经不重要了。

    她打败了她,对于自己的手下败将,便再没有值得她关注的理由。

    云锦绣双手一结印,将星卦祭出,粗略的预估了下君轻尘和楚梦寻的方位,便神念一动,穿空阵出现在脚下,下一瞬,已然不见踪影。

    摩柯圣城。

    昆仑山天崩地裂,亦波及到了圣城。

    此时圣城内,裂痕纵横交错,但并不似昆仑小镇那般恐怖。

    圣城内的人们听到风声也已跑的所剩无几,云锦绣轻轻的落在街道之上,只觉诺大的一个圣城,像是一座死城。

    风将地面的落叶卷起,拍打在她的衣角之上,云锦绣的神念蓦地铺陈开来,覆盖了整座圣城。

    昆仑之战,她伤的很重,最后的《大召唤术》更让她的五脏都险些被撕裂,好在眼下也无需使用什么武力,而武魂虽然疲惫,却还能坚持几分。

    神念寸寸的扫过圣城的每一寸土地,却是蹙了蹙眉,并未发现君轻尘的踪迹,难道他已离开了这里?

    云锦绣又继续前行搜寻,却是目光落在远处时,步子一顿。

    有些惨白的日光下,君轻尘正坐在一个石阶之上,在他身前聚集了几只流浪小猫,正在吃地面的干果。

    他一手搭在膝盖上,一手手落在一只小猫头顶,垂着眼睫,可视线却像浑然没有落在那些小猫身上,完全不知道神思游向了哪里。

    云锦绣步子一顿,而后收了神念向他走了过去。

    是有多出神,以至于她丝毫没有隐藏起息,他都未发觉?

    那些猫……

    云锦绣对小动物没什么喜好,事实以往,她对什么都没什么兴趣,可看着那些乖巧的小猫时,她顿了顿,随手抱起一只来。

    那小猫像是突然受了惊吓,蓦地发出一声尖叫,正沉思的少年蓦地抬起眼睫,澄亮的眸子落在她身上时,恍惚了片刻方蓦地回过神:“锦儿?”

    云锦绣偏首看了一眼四分五裂的街道,“现在似乎不是思考人生的时候。”

    君轻尘目光轻轻颤了颤,这才偏头看了一眼周围,不知何时,人居然全都跑光了。

    他这才站起身道:“伤好些了没有?”

    云锦绣点头。

    他又道:“发生了何事?”

    “耻辱柱要倒了,我们边走边说。”云锦绣随手将那只猫往他怀里一塞,“轻尘公子,博爱也得看时候。”

    君轻尘看了一眼周围不知何时聚集的小猫,笑了笑,却是未解释,只道:“去哪里?”

    “找楚梦寻。”

    “好。”他轻声答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