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难离:冷少独〕〔怒指苍穹〕〔我继承了一个冥界〕〔方先生,无药不欢〕〔诸天金手指〕〔一睡十万年〕〔流浪世界之重头开〕〔我的死神女友〕〔特种兵之变种人〕〔总裁霸宠:买定请〕〔医妃千岁:王爷轻〕〔宠妻至上:boss老〕〔凤霸天下:重生医〕〔我可以变成丧尸〕〔绝品小神农〕〔几时晴雨几时休时〕〔我竟然是二郎神他〕〔都市至尊群主〕〔盛世医华〕〔我有个智慧图书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1016章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净化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净化

    “锦绣,他过来了!”赛西施的声音一沉,急声开口。

    云锦绣随手将赛西施推到空间内,自己刚也要闪入空间内,却是后背倏地一凉,接着只听“嗤拉”一声,后背已然多了一条血道子,而她的肩膀也骤然被一只手掌突然抓住,接着另一只手骤然向空间内探去,可怕的怨气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嘶吼,似要将空间都要撕裂一般。

    云锦绣手腕骤然一翻,火焰瞬间窜向肩膀上的手掌。

    雄浑的魂火,将要涌入空间内的怨念顿时焚成虚无,而那落在她肩头的大手也蓦地松了松,云锦绣却是趁机一个暴退,只听“砰”的一声,后背骤然撞在那荒天的胸口。

    被撕开的那一道血道子与荒天的身子相撞,云锦绣痛的闷哼一声,却也直接使得他的手脱离了空间,云锦绣蓦地将空间合上,随手塞入衣袖,神念一动,一个巨型大阵瞬间成型。

    然她的身子方一撤离,便听“砰”的一声,大阵被荒天直接撕碎,而他那双森森的眼睛,陡然向云锦绣盯看过来。

    云锦绣面色微白。

    昆仑大战,她内伤极重,这之后一连串的变故,根本没能让她好好的调养身体,本就已极度虚弱,更别说面对一个如此强悍的对手了。

    她微微急促的喘息,然目光却始终盯着荒天。

    他不知为何突然停住了,一双充满诡异的眸子,一直的将她盯着,像是在仔细回想,她是什么人。

    云锦绣心头微动,难道荒天还有着自己的一点意识?

    然她这念头还未落下,那荒天突然发出一声嘶吼,紧接着抬手一挥,那巨大的手掌便陡然向云锦绣抓了过来!

    云锦绣面色倏地大变,咬牙将身体拔升到极致,然那大手却还是遮天蔽日的,直接向她抓来。

    就在她马上要成为那荒天掌心之物时,却是突然听半空里,传来“嗷”的一声猪嚎,“撒网!撒网!”

    云锦绣蓦地抬头,却见那荒天上空,多了一个巨大的盆,盆内,一头猪,一头魔兽,一个人,正在拼命的往外扔网。

    那荒天亦被引去了注意力,却也是在那一愣神的功夫,云锦绣的身子已然一个暴退,已然避开了他的巨手,而那张网也铺天盖地的,陡然向那荒天罩去。

    “荒天孙子!让你尝尝老子杀魂网的厉害!”猪九得意的口水四溅,下一瞬,那网已然张开,轰然罩下!

    那实在是一张极为破旧的网,上面长满了青苔,像是被埋在地下不知多少年,然也正是那样一张网,竟然将荒天诶罩住了,且那荒天似遭受到了极为巨大的痛苦,口里发出了极为凄厉的嘶喊。

    “以吾之名,结无极之术,以天为盖,以地为炉,焚尽九幽恶煞!”

    月关自盆内掠出,一口咬破指尖,鲜血在他面前瞬间化成一个符印,接着那符印骤然变大,只听“嗖“的一声,瞬间向那张网飞去。

    原本挣扎着快要挣脱那张网的荒天,突然便像是被那血印给定住了般,再发不出一丝声音!

    “卧槽!你那什么印!老子也要学!”猪九“嗷”的一声,猪蹄子便踩到了神兽狰的脑袋上。

    神兽狰勃然大怒,尾巴一扫,只听“砰”的一声,猪被抽飞了出去。

    “哈哈哈哈哈!我擦!别再爸爸肚子里搞事!该死的!”屎盆爆发出狂笑声。

    那厢月关却蓦地咳出一口血来,他看了一眼云锦绣道:“快,帮我将他丢到昆仑山去!”

    云锦绣眸光一闪,“这血印封的住他?”

    “封不住!”月关蓦地冲到那荒天面前,而后抬手祭出一捆绳索,那绳索闪烁着星光,十分绚丽,可显然那东西不是用来好看的。

    绳索瞬间将荒天又捆了一道,月关又拿出符纸来,在那荒天身上快速的贴了十数张,而后一招手,神兽狰立刻掠了过来。

    那荒天虽是灵魂体,可不知为何却显得极沉,月关推了几次,都未能将他推倒,云锦绣只好上前,跟着他一起推。

    她做了心理准备,且用了三成力气,可却发现那荒天依然是纹丝不动。

    “要用全力呀!”月关催促。

    云锦绣眸光微深,旋即再次将全身的力气涌到双手之上,那荒天的身子终于缓缓倾斜。

    可月关却是不敢放手,只青筋暴突的使着力气擎住那荒天的身子缓缓往神兽狰身上放,“不要松手,小狰会突然受不住那重量。”

    云锦绣也不敢大意,她本就身有重伤,用如此大的力气,实在是种煎熬,喉咙里都涌出了丝丝的血腥气。

    待那荒天整个的被放在神兽狰身上时,那神兽几乎站不起来身子。

    “快走!”月关开口。

    然神兽狰只是重重的迈一下步子,虚空便被踩的几乎皲裂。

    云锦绣道:“用穿空阵吧。”

    她神念一动,一个小型的穿空阵瞬间形成,接着两人一兽一盆立时消失在原地,远处某猪嚎叫着扑来,却也抓到了穿空阵的尾巴,跟着传了过去!

    再次站在昆仑山之巅,云锦绣的心情是异样的。

    就在一天前,她还在与云锦瑟激烈的交战,可这仅仅一日,所有的一切,都已改变。

    四峰已然被摧毁,耻辱柱与荣耀柱也倾斜着,坠入了下面的无底深渊。

    那神兽狰剧烈的喘息着,月关连忙将那荒天从它的背上掀下,而后双手快速的结印,接着一个古怪的印记快速的在他掌心之间形成一个小型的漩涡,他抬手一推,那漩涡“嗡”的一声瞬间扩大。

    可怕的吸扯力陡然弥漫开来,云锦绣面色微变,下一瞬,已被月关一把拉住手腕,身形瞬间暴退,而荒天却被留在了原地。

    云锦绣微微凝眉:“在做什么?”

    毕竟,月关的举动看起来太奇怪了。

    “净化。”月关眨了眨眼睛。

    “净化?”云锦绣不太明白他的意思,让众人都很棘手的荒天,难道这月关竟有办法对付不成?

    “嘘……”他手指竖在唇侧,而后向前方指了指。

    云锦绣身子一顿,向那深渊上空看去,待看到那巨大的漩涡之下,缓缓出现的东西时,她的目光蓦地凝了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