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1037章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人妖殊途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人妖殊途

    “我去走走。”云锦绣开口。

    “锦绣,我们陪着你吧。”虽锦绣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异样,可不知道为什么,她心里却担忧的紧。

    “不用了,天黑前,我会回来。”云锦绣开口,而后目光又向不远处的楚梦寻看了一眼,微微颔首,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原地。

    *

    云锦绣落在一个陌生的山头,因是深秋,草木浅绿深黄,凭添萧瑟。

    云锦绣一步一步的向山上走着,道路崎岖,走的艰难,可她却浑然不觉。

    水镜在她手里翻来覆去许多次,直到那凉凉的物事被掌心的温度温暖,她方停住身子,站在半山腰的萧瑟里,轻轻道:“宫离澈,你在哪?”

    那边很快的便有了回音,背里的声音微有些嘈杂,似有许多人在说话。

    “你一人,跑那荒山野地做什么?”

    云锦绣看了看周围,眼睫微垂,遮去了黯淡的光:“你来,我想见你。”

    “好。”

    他并无任何犹豫的应了,接着又道:“在那等着,等我。”

    声音接着便消失了,连着周围所有的声响,都像是消失了般。

    云锦绣站在那里,只觉心梗的难受。

    这种梗在心里的感觉,多年未曾有过,此时此刻突然出现,针扎一样难受,就像被娃娃抛弃时的自己。

    她微微的捏紧了手指,指甲刺入掌心,那刺痛感,让她微微的回神,而后又继续向上走去。

    一直爬到山顶,视野竟然并不开阔,这山之后,还有更多更高的大山,一座又一座,压在心口。

    她并没有等多久,他便出现,满身风尘。

    他去了哪儿?

    那个魔界的人,他又是怎么处理的?

    会不会有些棘手?

    许多的问题,都问不出了,也只好永远的烂在肚子里。

    宫离澈看了眼周围道:“择选这里见本座,难道是这里风景独好?”

    他晃了晃狐尾,抬手便要将她往怀里抱。

    云锦绣却是躲开了,目光看着他道:“有事要说。”

    宫离澈懒懒道:“抱着又不妨碍说事。”说着,又伸手,不容她反抗的,将她抱在怀里。

    怀抱温暖,莲香扑鼻。

    一只狐狸,竟然全身散发着莲香气。

    云锦绣额头抵着他的衣襟,突然的便想任性一回,可现实容不得她有半丝的任性。

    早知情苦,当年便应该学会克制。

    “为何闷闷不乐的?”他将她抱紧了些,一改往日懒散,温柔的腻人。

    云锦绣微微的咬紧了唇瓣,想要开口,可那些话,那些字,如何说,从哪说?

    她多想与他一起,哪怕前路艰辛,她亦不惧。

    即便是聚少离多,也没关系,只要知道他好,只要知道他活着,只要偶尔见一次,不言不语,也足够。

    “万事皆有本座,嗯?”他轻轻的拍着她瘦弱的肩膀,心想日后得好好养着才行,瘦成这样,万一被风吹跑了,谁来赔他的心肝宝贝?

    云锦绣道:“不用了。”

    宫离澈抬手将她微乱的发丝抚平,缓声道:“不用什么?”

    云锦绣道:“我有喜欢的人了。”

    他笑道:“是不是宫离澈?好巧,本座也……”

    “不是。”

    他愣了愣,目光蓦地向她看了过来。

    云锦绣抬起脸来看他,目光看着他的眼睛。

    地魂的时候,他的眼睛泛着棕色,大约那颜色偏暗,所以映衬着眼角的鸽血痣妖冶无比;天魂的时候,他的眼睛是琉璃般的红色,璀璨邪魅,令人沉溺。生魂的时候,他的瞳孔却成了淡紫色,如绵绵延延盛开的紫罗兰,瑰丽潋滟。

    很奇怪,同样的样貌,为什么会美的千姿百态呢?

    她有些贪婪的看着他,看着这个她曾经以为,再不会失去的男人,目光里,是绝望般的死寂。

    “不是什么?”

    宫离澈看着她,掌心微抬,落在她微凉的脸颊上。

    云锦绣道:“我骗了你。”

    “本座不会在意。”不好的预感,让他的眸光微深了几分,缓声开口。

    “人妖殊途。”云锦绣看着他,瞳孔微微的缩了一下,“我们不会有任何的结果。”

    宫离澈看着她,“那本座为你变成人好了。”

    云锦绣几乎无法克制胸腔里涌出的东西,温热爬上了眼眶,可却被她强行的压制,干涸的眼眶,有些空洞的看着他:“我爱上了另一个人。”

    宫离澈眸子微眯:“何人?”

    “他很好。他让我觉得温暖。他总是在我危急的时候来到我身边。他一直陪着我,即便我深处黑暗,可他总为我寻找光明。看到他,我才知道什么是爱。”

    她看着他的眼睛里,升起了微光。

    “不见他时,我会寝食难安。见到他时,我又会患得患失。我不会刻意想他,可我知道他总在我心里。看他受伤,我会心急。看他安好,我会开心。这便是爱了吧?”

    宫离澈看着她,一字一句道:“他是谁?”

    “我的心里,为他开出了一朵花,可那个人不是你。”云锦绣目光缓缓变得冷清,“我要说的,就是这些。”

    似是用尽了力气,她无力再拨开他的手,只是静静的等他松开。

    宫离澈道:“杀了他好了。”

    云锦绣瞳孔动了动,看向他。

    “全天下人都知道你是本座的,谁敢跟本座抢人?”他有些轻蔑的冷笑,“你想要什么,本座都给你,但是你必须只能是本座的。”

    云锦绣道:“如果我死了呢?”

    如果她死了,是否便能解除咒怨?

    那话,却像是猛地刺到了他,他将她一把抓紧,冷冷道:“若你敢死,本座便让整个六界给你陪葬!”

    云锦绣道:“好。”

    若她死了,身后之事,便也无所谓了。

    一切尘归尘,土归土,结束便结束了。

    他惊痛于她的冷淡,就在前一刻,他还觉得,这全天下都是他的,可这一刻,她告诉他,这全天下,都是另一个人的。

    他的东西,怎能被别人抢走?

    他不准许!

    他又将她抱住,装作若无其事道:“本座在,岂会让你死?便是本座死了,也会护你周全。云锦绣,你若再说胡话,本座绝不轻饶你。”

    他说绝不轻饶,可语气里,却尽是绵绵的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