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帅气逼人〕〔齐欢〕〔本宫专治各种不服〕〔我的女仙老婆〕〔巅峰都市强少〕〔战天大帝〕〔快穿之卡牌猎爱指〕〔惊世狂妃:我家萌〕〔长生种〕〔无限恶骨道〕〔酆都鬼域〕〔篮场执剑人〕〔最强婚宠:蜜爱狂〕〔女帝风华:傲娇夫〕〔黑巫秘闻〕〔鬼手医妃:摄政王〕〔诸天时空行〕〔相医战纪〕〔幻世风语颂〕〔致命邂逅:我的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1055章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草屋之争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草屋之争

    那杀气来的急而暴虐,泰山压顶般,轰然砸下。

    云锦绣还未来得及出手,手腕已被人一把抓住,向前一扯,接着两股力量同时砸出,正与那砸下来的力量撞在一起,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砸下来的力量,顿时被震散。

    楚梦寻掌心力量一扯,接着便听“啊!”的一声惨叫,一道身影猛地被从草屋后给扯了过来。

    那是个颇为年轻的男人,眼睛细细长长,披散着黑发,可脸上却布满了戾气,神色狰狞的大吼:“放开我!”

    楚梦寻随手一扫,只听“噗”的一声,那人的脑袋,瞬间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扭断了脖子。

    他随手扯下那人的空间袋,丢给云锦绣,目光冷冷的看向周围:“弱肉强食,接下来不得安生了。”

    君轻尘微微凝眉,看了一眼虎视眈眈围过来的新人们:“这里草房二十间,每个房间最多容纳三人,可从围聚过来的人头来看,却有一百多人。”

    云锦绣看了眼天色,新月初升,天色将晚。

    原本还算充满活力的岛屿,此时此刻,却陷入了一种极为诡异的安静中。

    突然,地面轻微的震颤了一下。

    那震动,若非仔细探知,很难察觉,可云锦绣几人却尽是魂力强悍之人,皆在那一瞬,闪了下眼睛。

    “汪!汪汪!”

    大门外,土狗突然跳了起来,对着远处狂吠起来。

    那狂吠与之前的完全不同,隐隐间,还带着某种节奏。

    却也在这时,突然有几道身影再次向他们窜了过来,几人正准备出手,那几人却是方向一转,陡然向他们身后的房间挤去。

    云锦绣目光微深,足尖一踏地面,藤蔓瞬间自地面窜起,正将房门给封住。

    “让我们进去!快让我们进去!”

    那几人疯了般的,就去撕砍那些藤蔓。

    土狗狂吠的越发快了,那狂吠声,有节奏的令人心惊,隐隐间,还透漏着某种可怕的压迫感。

    人群也开始混乱,皆疯了般的向空屋子里挤去,也有的,早早的钻进房间,死活不开房门。

    说来也怪,那看似普通的土房子,无论那些人用什么力量,愣是没将房子损坏半分。

    云锦绣眼底白光一闪,看了一眼远处,并未发现什么可疑。

    然越是不可疑此时此刻便越是显得可疑。

    “我们也进去。”云锦绣看了一眼楚梦寻和君轻尘,开口。

    她足尖一动,更多的藤蔓涌出,将那抢在门前的身影,齐齐丢甩了出去。

    实力强悍的,则直接爆出武力来与云锦绣硬撼,被她掌心随手化出冷剑,直接一剑封喉。

    云锦绣神念一动,直接扯了他们的空间袋,便闪入了房间内。

    楚梦寻和君轻尘亦未犹豫,随手料理了抢上来的其他人并抢了他们的空间袋,也跟着回了草屋。

    因天色暗淡的缘故,草屋变得越发昏暗,本就不大的空间,因三个人同时出现,便越发显得拥挤。

    云锦绣倒还好,毕竟她是女子,对于压抑的屋顶,还能将就,可另外两个……

    却也不知九州学院将这草屋建的如此矮小是个怎样的心理,难怪其它草屋的人,任凭外面的人怎么砸门,都不开门,委实是便是开门,这屋子里,也挤不下其他人了。

    三人都非笨人,眼见那土狗一吠,众人便往草屋里挤,他们虽然是初来乍到,却也知这草屋恐怕有避难之效。

    却不知即将出现的,是什么难。

    云锦绣的视线透过简陋的窗子看向别的草屋,却发现虽然屋子里昏暗的很,可却没有一个房间亮起灯光,也有不小心亮起灯光的,可很快的便被熄灭。

    草屋外,唯有无法入门的武者,满脸惊恐之色,或大叫,或哭诉,或疯狂的砸着别人的房屋,可却无济于事。

    云锦绣将视线收回,看了楚梦寻和君轻尘一眼:“你们两个,能不能坐下?”

    总觉得他们站着,连上面的空间都占据了。

    楚梦寻面色微抽:“我出去守门。”

    言罢,便要拉开房门走出去。

    云锦绣凝眉:“也好,我会给你收尸的。”

    楚梦寻又转过身来:“我不会给你这个机会的。”

    云锦绣:“……”幼稚鬼。

    不大的空间,因坐下来的三人,反而越发显得拥挤。

    云锦绣无法盘膝而坐,只好抱着膝盖,将方才缴获的空间袋拿了出来,凝眉道:“那些人的空间袋我查看过了,尽是些食物和水,宝器功法少的可怜。”

    君轻尘随意的靠坐在墙上,看了一眼云锦绣道:“九州岛灵气贫瘠,再加上修武者时时刻刻处于防备与对决之中,双重消耗之下,很容易产生饥饿感,这个时候,食物和水,便会变得尤其重要。”

    “即便如此,十日也不会让人处于饥不择食的状态。”楚梦寻淡淡开口,“十日后,一旦离开此处,食物很有可能会变得更加珍贵。这十日,很有可能是储备食物的最好时机。”

    话音方落,便听外面陡然传来惨叫声。

    云锦绣蓦地偏头向窗外看去,瞳孔却骤然一缩,一张血盆大口陡然贴在窗子上。

    浓郁的腥臭气喷洒在面门上,云锦绣下意识的向后仰了仰身子。

    然那大口虽然可怕,可无论它怎么用力的砸着窗户,那看似一击便碎的窗子却是没有半点破碎的痕迹。

    “这些茅屋应是专门为了应付危机打造的宝器。”君轻尘抬手将云锦绣拉到他身后,调换了位置,目光亦看向窗外。

    外面的景象,实在是令人头皮发麻。

    那实在难说是个什么怪物,漆黑的身子上,布满了麟甲,宛如一个巨大的章鱼般,张牙舞爪的四处活动。

    可那“章鱼”的每个触角上,都长着一张巨大的血盆大口,更像是一条条被绑在一起的大蛇。

    没能寻到草屋的新人们不得不使出浑身解数,与那些巨大的触角搏击,实力不济的,或者早在之前便已被压榨干净所有力气的,很快的便成了触角的盘中餐。

    甚至,隔着极远的距离,他们都能清晰的听到人的骨头被咀嚼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八十年代嫁恶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