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焚天帝皇〕〔一见朗少误终身〕〔霸道老公宠入骨〕〔一亿宠妻:总裁轻〕〔婚途有坑:爹地假〕〔娇妃难宠:太子乖〕〔爱若寒风私语〕〔他的心上香〕〔重生农女:赚钱复〕〔无敌从摸鬼开始〕〔我的梦可以卖钱〕〔宠妻成瘾:陆少的〕〔重生军医:厉少的〕〔学霸聊天群〕〔卡牌大明星〕〔医门宗师〕〔我的世界编辑器〕〔奶爸的修真人生〕〔最强婚宠:蜜爱狂〕〔一夜沉沦:调教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1069章第一千零七十章 情话
    第一千零七十章 情话

    到现在,他反倒有些看不透这云锦绣了。

    百般阻挠她来时,她非来不可,等她真的加入学院时,她对学院的事,反倒又丝毫不感兴趣。

    正当老头万分郁闷时,一个折叠好的信封突然自远处飞来,而后“噗”的一声,插入他头顶盘起的发冠上。

    云锦绣看了一眼那封面极为花哨的信封,微微凝眉。

    近几日,她每天都能收到大量的情书,内容之丰富,词藻之华丽,委实是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君轻尘灵感突发,便用这么些纸拿来给土狗铺窝了……

    云锦绣没想到的是,那萧然竟然已经疯狂到将信笺甩到无量脑袋上以此来引起她的注意了。

    她微微抬睫,那厢萧然做贼似的,倏地窜到一颗大树后,他身后跟着的西翼海众人,本是一脸木然的立在左右,看到云锦绣看过去时,脸上登时扭曲出许多笑容来,十分诡异。

    无量面色抽搐的将信笺拿下,打开一看,里面还掉出一朵风干的象征爱情的心月花。

    他老脸绷紧,将信笺打开,接着面色变得十分之精彩,而后一声大喝,“砰”的一声,将信纸拍在木头桩子做的桌子上,气急败坏大吼:“如此淫词艳句,哪个兔崽子写的!”

    远处,藏在大树后的萧然,脸色浮起红晕,紧张到害羞。

    这一次,他功力大发,将满腔的爱意尽注笔端,倾于纸上。

    大约他表达的太直白了点,所以看起来,有些……嗯,露骨。

    但是没关系,只要能打动他的心上人,多露骨的事,他都干得出来,只要她愿意看,他便愿意做。

    一旁的少年面色微抽:“世子,您被发现了。”还躲给鬼啊!那羞涩的表情,为什么怎么看怎么猥琐?

    萧然越发害臊:“萧川,她在看吗?她有没有脸红?”

    唤作萧川的少年木然道:“没有。”脸红的是您啊。

    同是各州的天才,巴不得躲那云锦绣躲的远远的,怎么就他们西翼海的,各种往上贴啊。

    最重要是,那云锦绣压根便没有搭理过自家世子,自家世子却被人家看一眼就**,真是疯了!

    现在倒好,信飞到青州掌事的脑袋上去了,情信还被吼成了淫词艳句,如果可以,他一定去装个路人。

    那厢,君轻尘听到无量大吼,闻言走来,随手捡起那信纸看了一眼,漫不经心道:“不止淫词艳句,还居心叵测啊,该打。”

    听君轻尘这么一说,云锦绣反倒是生了好奇心,平时那些信她也看过,不过是那萧然胡编乱造的诗句,有些甚至都不通顺,倒也称不上什么淫词艳句。

    难道今日的情书,又做了创新?

    她微微探身,想看一眼。

    君轻尘眼睫微抬,随手将信纸一折,看着她微笑道:“如此脏污的东西,怎能玷污了锦儿的眼,我们不看啊。”

    云锦绣:“……”

    那信,似乎是给她的。

    无量则“哼”了一声,大步走到那大树后,一把将萧然给拎了出来,严厉训斥:“那淫词艳句,是不是你写的?”

    萧然本是满腔爱慕之情,没成想蹦出来个老头子,竟然将自己的爱慕之心完全归咎于淫词艳句,不由反驳:“我怎么就淫词艳句了?那是爱慕,是表白,您老年轻的时候没被表白过吧!”

    萧然忍不住挣扎。

    无量抬腿就是一脚,“反了你了,跟我去见茯苓!”

    言罢,不由分说,拖着萧然就像前行去。

    萧然无法反抗,回头脉脉含情的看着云锦绣:“绣儿,我把心都放在信里了,你一定要看啊!”

    绣儿……

    云锦绣不由打了个寒颤。

    君轻尘微微凝眉,算这混蛋明智,他若敢叫锦儿,他便让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我看看。”云锦绣伸手。

    她以往并未受到过情书这种东西,亦未想到,这世上的感情表达,还存在着这样一种风雅的方式,她好奇并觉得有趣。

    君轻尘看了她一眼:“锦儿真的想看?”

    云锦绣点头。

    他顿了顿,将信笺展开,缓声道:“才会相思,便害相思,四海求凰,慰我彷徨。花开几度,泪书几处,携手相将,证候来时。思之淼淼,初衷难改,怎奈缘浅,情深无怨。一纸难言,一笔难书,上言餐食,下言思远。既难割舍,谁又会管,生生世世,夜夜朝朝?”

    他轻言慢语,目光却注视着她的眼,可从头至尾,却又哪有半个淫词?

    云锦绣微微抬睫,看着他清水般的眸,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君轻尘随手将那信笺送到她面前,轻笑道:“内容便是这些,锦儿还要不要看?”

    云锦绣收回视线道:“送土狗吧。”

    既然念了,还有什么好看?更是没什么心思去追究,那话与信是否相符了。

    君轻尘这才随手将信纸收了,抬步向土狗走去。

    小狐狸抬起眼皮扫了君轻尘一眼,接着一偏脑袋,突然张嘴,在云锦绣脖子上咬了一口。

    痒痛痒痛的,云锦绣不由抬手将它拎了起来,一人一狐四目对视。

    云锦绣这才发现小狐狸的眼睛近乎是透明色,瞳孔颜色极淡,细细看时,有那么丝丝的紫,却好像氤氲了水,那本该漂亮的紫,便化开掉了。

    宫离澈的眼睛便泛着淡淡的紫色,却是比小狐狸要浓郁的多。

    云锦绣心头钝涩,抬手轻弹了小狐狸的鼻子一眼,这才将她抱在怀里,抬步向草屋走去。

    再忍一日,便可以离开这鬼地方了,近几日,都没有魔兽来犯,又因周围灵气稀薄,无法修炼,再待下去,无异于浪费时间。

    楚梦寻正在草屋内批改生死门传来的公文,云锦绣刚一推开门,便听“轰”的一声,什么东西砸了下来。

    她与楚梦寻对视了一眼,齐齐抬头,却见极为坚硬的草屋,却是缓缓的出现了裂缝。

    楚梦寻目光一沉,身形一闪,已然一把将她抓住,掠出了草屋,方一离开,便听“砰”的一声,草屋骤然坍塌下来。

    飞溅的草石向云锦绣砸来,其中一块,还冲向了小狐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