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闺谋〕〔女帝家的柯基犬〕〔医往情深:呆萌娇〕〔盛世极宠:天眼医〕〔位面复制大师〕〔亘古大帝〕〔下堂将军要亲亲〕〔重生八零:福妻有〕〔前夫,双修么?〕〔我在泰国开店卖佛〕〔诸天修道者〕〔我真要逆天啦〕〔菜鸟除妖师〕〔网游之箭破天穹〕〔宠宠欲动:七爷,〕〔虎威娇女〕〔史上最强天秀〕〔霍先生,轻点抱〕〔蜀山剑宗系统〕〔最终之自我救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1093章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不要走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不要走

    大约她的目光太过锐利,那少年反倒是被她盯的一个激灵,便不敢再吭声了。

    云锦绣看着那少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装束,目光有些诧异。

    华夏大陆,那不是她前世的出生地?

    她此前之所以不被云族重视,正是因华夏之地缺失某种道蕴,致使那个大陆出生的人们,如同他们眼中的废物,无法修炼。

    九州学院的学员涵盖九州,寻觅天下英才,无论如何,似乎也轮不到这个大陆的人出现。

    可这个叫做比丘的装束,正是那个大陆的装束无疑。

    在一众奇古的装束中,他想不引人注意都难。

    “你来自华夏?”

    云锦绣看着比丘,缓缓开口。

    比丘有些紧张,毕竟眼前这个女孩儿虽美丽无双,可总感觉拒人千里,冷冰如雪。

    他局促的看了一眼班予道:“是……”

    云锦绣抬步走到他面前,神念在他的身体内扫过,并非发现任何的武力,可以说,就是这个世界里所谓的废物,却不知班予为何会将这么个人找了来。

    “他为何会出现在此?”云锦绣看向班予。

    班予道:“喔,这小子是个神笔。”

    云锦绣奇怪:“神笔?”

    “比丘,给他们看看。”班予开口。

    比丘“哦”了一声,立刻从背包里拿出纸笔,而后迅速的画了一头小老虎来,接着那小老虎“嗷呜”一声,便活了……

    云锦绣的目光有些古怪:“你确定你叫比丘?”而不是马良?

    比丘有些尴尬道:“我是叫比丘。”这个问题,他被人问了无数遍了,离开了华夏大陆,反而无人问起,却没想到这个陌生的来自无极大陆的姑娘居然会问。

    云锦绣心潮微微起伏,却不再多言了。

    接下来那十几人纷纷自我介绍,只是因云锦绣和楚梦寻实在少言,气氛一度很尴尬。

    青州来的众人也是一脸尴尬之色,最后由衷的得出结论——无极大陆的天才真是又傲慢又很难相处啊!

    *

    不归山。

    “刺啦!”

    又是一道碎响,新送来的战书,再次被撕的粉碎。

    麻袍叹了口气,却再不知该说什么。

    宫离澈失踪很久了,这段日子,司音神女一直在疯狂的寻找着,可六界之大,又该去哪里去找一只狐狸?

    外界战书倒是一直往不归山里送,只是无人来应战罢了。

    看着越发枯萎的圣莲,司音的身体微微的颤抖:“一定是她!一定是云锦绣!”

    司音猛地站起身,一把抓起神剑来,便要向外冲去。

    麻袍连忙将她拦住,无奈道:“神女,恕我直言,即便是宫离澈不接近云锦绣,他的身体状况,也很糟糕了,圣莲虽微有枯萎,可却不一定便是云锦绣的缘故。”

    司音道:“到了现在,你竟还在为她说话!若不是她,宫离澈岂会沦落到今日之境?”

    麻袍叹声道:“我为宫离澈塑的生魂,我比任何人都清楚。生魂如同人类的寿命,是无法永远保持生机的。”

    司音冷笑起来:“所以,你在告诉我,宫离澈变成现在这个鬼样子,都与云锦绣无关?是她引发了咒怨!她要害死宫离澈了!”

    麻袍被她噎的说不出话来,抬头看去,却见司音神女眼里蓄满了眼泪。

    麻袍心头蓦地一惊。

    神女性格要强,与寻常的弱女子很是不同。

    这么多年来,他很少看到她掉泪,眼下竟……

    “你莫要拦我,现在我便要去将云锦绣杀了!这一次,谁都阻拦不了我!”司音一把推开麻袍,身形一掠,消失不见。

    *

    夜半的时候,云锦绣突然醒了,她下意识的摸了摸身侧的小狐狸,却摸了个空。

    她蓦地坐起身来。

    窗外月色惨白,月光洒在地面,整个房间都因那月光,变得狡黠。

    云锦绣穿上鞋子,目光寻找着小狐狸。

    自小狐狸出现后,它便一直腻着她,夜里睡觉也喜欢窝在她怀里,她怎么推它都不会离开的。

    这还是第一次,它不见了踪影。

    云锦绣走到窗前,神念向周围蔓延开来,瞬间周围的草木都尽收脑海,可依然没有将它找到。

    云锦绣转身拉开房门,出了楼阁。

    月光被枝叶打碎,斑驳凄迷,院子里的长藤爬上了栏杆支架,上面开满了淡紫色的牵牛花,花瓣被夜露打湿,黯然的挺立着。

    云锦绣突然想起,那日君轻尘问她有没有给小狐狸起名字,她觉得没必要,现在才发现,没有名字,她连呼唤都唤不出来。

    一道极为轻微的风声掠过,云锦绣蓦地偏首,视线落在轻颤的枝叶上。

    叶子成锯齿状,是普通的荆棘花的叶子,可叶面上,却不知为何,沾着艳红的血迹。

    云锦绣抬起手,指尖落在那血迹上,目光看向周围,开口道:“小狐狸,你在哪里?”

    她突然的有些心慌起来,抬手捏出成群的飞虫,飞虫围绕着血迹飞了一圈,四散开来,可不过一会,又汇聚在周围,漫无目的的飞着。

    这种情况,云锦绣还是第一次见,或者小狐狸就在附近,所以飞虫才没有飞远,可是……为何她看不到?

    到了她如今的实力,几千几万里地都能以神念探伸过去,莫说这周围了……

    云锦绣心慌起来:“小狐狸!”

    她漫无目的寻找出来,衣角拂过花架,牵牛花被拂动,夜露洒落,泣泪一般。

    云锦绣在一株大树下停下了脚步,空气里淡淡的血腥气漂浮着,她的目光蓦地看向那株大树,她像是被什么牵引一般,抬步缓缓的走了过去。

    月光洒在伞盖般的大树上,细细碎碎的光线,漂浮在苍翠的枝叶下。

    宫离澈站在树后,斑驳的印记盘满了他的身体,唇角的血迹若雪原绽开的彼岸花。

    他似察觉到了她的脚步一般,微微偏首,目光看向地面上的身影,唇角滑过一丝无奈。

    真是个笨女人,果然是用了神隐玉啊……

    看着她的影子越来越近,他刚想走开,她却快走了两步,身子在大树后停了下来,掌心落在树干上,声音轻哑:“小狐狸,不要走……”

    不要走,不要留下她一个人。

    她怕她不敢走接下来的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