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夜燃情:陆先生〕〔纨绔修真少爷〕〔欢喜冤家霸道妻〕〔逍遥兵王的美女公〕〔死灵法师事务所〕〔风雨游家湾〕〔人间两端〕〔道系少女宅斗日常〕〔红尘九月风〕〔超品仙医〕〔致命娇妻:高冷军〕〔我从监狱出来的日〕〔报告夫人,总裁又〕〔神女嫁到:逆天丫〕〔都市之专题抽奖系〕〔凌霄之上〕〔都市小花农〕〔恋爱吧仙祖大人〕〔星徒〕〔放下那个男神,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1108章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对不起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对不起

    那凉意顺着滚烫的神经,直抵心脏。

    君轻尘面色一变,蓦地抬头看去,却见能量墙因自己的分神竟然化掉了,而北堂倾月已然跑到他面前。

    君轻尘身子一颤,将手猛地收回,可北堂倾月的力量却大的出奇,竟然没有被他挣脱开。

    “轻尘,你受伤了,流了好多血。我知道你讨厌我,待我给你绑扎完伤口后,便会离开,无需你来驱赶!”北堂倾月盯着君轻尘开口。

    她蹲下身子,将他的衣袖卷起,手臂上的伤立时暴漏在眼前。

    其实,伤口并不重,只是被毒花划了细细长长的一道,可那伤口周围,却尽是变成了青紫色,有些吓人。

    她掌心冰凉,触到他滚烫的皮肤上时,她感觉到了君轻尘身子的颤抖。

    毒发了吗?

    那种毒花很邪的吧……

    轻尘现在一定极难受吧……

    北堂倾月手指微微的紧了些,她眼睫微抬,目光看着君轻尘,声音极轻,似棉絮一般:“轻尘,你很热……”

    冷汗不断的自君轻尘额角流了下来,随着北堂倾月的靠近,他只觉,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抽空了。

    体内的血液都在沸腾,燃烧,他清明的目光,亦被染上了一层迷雾。

    “轻尘,我这便将毒给你吸出来!”北堂倾月的目光里,没有一丝的慌乱,可她的语气却是微急的,她知道他的意志力,几乎到了边缘。

    她轻轻的吸了口气,而后俯下身去,清凉的唇瓣,落在他手臂的伤口上。

    君轻尘只觉自己像是遭到了一记重击,绵绵软软的清凉,将他的意志力一下子打的粉碎。

    他突然抬手,一把将北堂倾月按在了地面。

    水花四溅,北堂倾月的衣衫都被水浸湿,衣裳裹缠在身上,凹凸有致。

    北堂倾月微微的睁大了些眼睛,她看着他,看着那个总是君子谦谦的少年,看着他困兽一般的挣扎却依然好看到极点的容颜。

    她觉得大祭司算的没错,只有这样的人,才能成为自己的真命天子。

    无论两人绕多远的路,他最后都会跟自己一起。

    谁也阻止不了,云锦绣也不行!

    掌事给她的月粹,不仅能医好他的伤,还能让他对她好感倍增,因那里添了一味勿忘草,只要与他的血液相融,那么,无论何时,他都无法将她忘却,也无法将她无视。

    可是……为什么非要用月粹呢?

    她就这么不堪,非要依靠什么外力来让他动心?

    她要向祭司证明,即便不依靠月粹,她也能得到他,他的人,他的心,他的一切……

    北堂倾月轻轻张开嘴,粉嫩的唇瓣微翘,声音也绵绵软软的:“轻尘,你要做什么?”

    君轻尘的目光微有些恍惚,他看着北堂倾月,总觉得她似有好几个面孔重叠在一起,每一个,都很模糊。

    气血在身体里翻腾,他感觉整个人都像是要燃烧起来。

    他低低道:“锦儿……锦儿……”

    好似唤着这个名字,他就能得到回应,他就能有所克制。

    “轻尘,我在。”

    坚定的声音传来,君轻尘只觉喉咙里涌出血腥气来,目光却弥漫上了一层水汽。

    “对不起。”他低声开口。

    云锦绣的声音沉默片刻,缓声道:“你们很合适。”

    眼下,她过去显然不可能,而北堂倾月如果终是他的真命,那么,怎样解这个毒,也无关紧要了,必将他们终将一起。

    君轻尘却像是没听到她的话,目光看着北堂倾月,微微的靠近。

    北堂倾月睁大了眼睛,心跳也随之起伏,就在他快要贴近自己的身体时,一口鲜血却突然自他唇里喷出,接着整个人便直直的砸了下来。

    北堂倾月脸色大变:“轻尘!轻尘!”

    她惊慌起身,却看到少年已一动不动的躺在血水里。

    *

    云锦绣微微的蹙了下眉。

    一旁的亦雯察觉到云锦绣的神色不对,不由关心道:“锦绣,怎么了?”

    云锦绣看了眼周围,淡淡道:“没事,先原地休息。”

    并未理会诧异的众人,云锦绣便盘坐在地。

    方才,她什么方法都试过了,穿空阵、移形换位,可任何一种,都无法穿透空间阻碍,出现在君轻尘那里。

    这空间邪门的很。

    眼下君轻尘即便是昏厥了,可毒花的毒却依然没有减少,反而更危险,因昏迷中,所作所为更不受理智克制。

    以君轻尘的实力和对阵法的造诣,即便身陷毒花阵,也不该受伤才对。

    不过,让他利用北堂倾月解毒,实在是太为难他了吗?

    本就是知礼的人,又怎会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对人失礼?

    云锦绣反复思虑,却是找不到一个好的办法。

    因修炼《医诀》,她本是百毒不侵的,是以,她的血,便是最好的解药,只是隔着空间,将精血给他,是绝对不可能的。

    云锦绣看着飞虫,良久她神念一动,君轻尘身上的飞虫便向洞外飞去。

    云锦绣搜寻了许久,终于找到了碧清的踪迹。

    她在每个人身上都放了飞虫,可最后,也只有君轻尘好好的留着了,其他人早不知丢在了哪里。

    待飞虫落在碧清身上时,云锦绣方开口:“碧清,是我。”

    正在包扎伤口的碧清被吓了一跳,待看到面前的飞虫时,方惊讶道:“锦绣?”

    云锦绣淡声道:“君轻尘中毒,你去采几味药来。”

    碧清大惊,她都不知道君轻尘中毒了,云锦绣竟然知道了。

    “可是,锦绣,这周围全是毒花毒草啊。”要是这些植物能用,他们也不用挨饿了。

    “听我的,去寻一味三角龙舌花,一味白头菇,再捕条毒蛇,取蛇胆。”云锦绣的声音冷漠而无情。

    碧清面色煞白,便是她这个不懂医药的,也知道这三味都是剧毒之物。

    可云锦绣的口气坚定,她也不敢大意,毕竟锦绣是医者,也绝不可能害君轻尘的。

    并未犹豫,碧清快速的行动起来。

    这三种东西,十分好找,云锦绣大约也是考虑到了这一点,说的也都是随处可见的毒物,就是毒蛇废了点时间,但很快的便被碧清收集齐全了。

    云锦绣道:“捣烂滤出汁液,给君轻尘灌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解忧医馆〕〔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