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1112章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感情洁癖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感情洁癖

    一刻不停的前行了百里路,云锦绣终于觉得身体有些吃不消了。

    比丘已经累的瘫掉,其他几人也大口的喘着粗气,身上更是因一路强闯,伤痕累累。

    云锦绣抬头看了眼天色,天幕低垂,星光密布,混乱无状的排列着。

    云锦绣轻轻的喘着粗气,随手将飞虫托起,开口:“轻尘,距离目的地还有多远?”

    然接下来,依然是久久的沉默。

    云锦绣微微凝眉,神念一动,去联络那飞虫,声音也一并送了过去:“轻尘,你与北堂……”

    然下一瞬,她的声音便停住了,她惊然发现,飞虫已不在君轻尘身上。

    云锦绣心头微沉,正想控制着飞虫去寻找其他人的踪迹,却突然感觉一只手向着飞虫罩了过来。

    神念顿时陷入一片黑暗,然不过片刻,通过飞虫的眼睛,云锦绣便又看到了月光,以及月光下目光清浅的少年。

    “锦儿,你叫我。”君轻尘看着飞虫,低声开口。

    声音一如往常,珠玉落盘般清脆,声线比寻常的时候,甚至更温柔,可却有种令人无法言说的东西,潜藏在看似平静的情绪里。

    云锦绣心头微松:“你到了何处?”

    “距你所说的位置,还有不过几十里。”君轻尘轻轻开口。

    云锦绣道:“好,务必小心。”

    “好。”他应了。

    云锦绣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顿了半响方道:“轻尘,你同北堂并未……”

    话音还未完,那边脆生生的声音便传了来:“轻尘,你在那里干什么?”

    君轻尘轻声道:“锦儿,倾月过来了,我们见面再说。”

    云锦绣的声音便卡在了原地,她听到轻尘叫北堂倾月为倾月,她记得,以前的时候,他都唤北堂倾月为北堂姑娘。

    无论怎样,她的话,都无法再说下去。

    将飞虫收起,云锦绣看着累的瘫软的众人,亦坐了下来,稍作休息。

    不知为何,她脑海里,总是飘着君轻尘方才的目光,清浅如水,像是这上弦月洒下的月光,可在那清波之下,却隐藏着别的东西,她没能看透。

    她想了半响,便将这思绪拂开,闭上眼睛。

    一切,见面再说吧。

    *

    飞虫被收起,君轻尘回身,目光看向北堂倾月。

    她从远处步子轻快的跑了过来,面上带着甜美纯净的笑意,像是一只翩跹的蝴蝶,那本是极为美好的风景,可看在他眼里,却有种说不出的排斥。

    “轻尘!”北堂倾月轻笑着张开手臂,就要去抱君轻尘的胳膊。

    君轻尘下意识的避开了。

    北堂倾月愣了愣,接着嘟嘴道:“轻尘,你为何要避开我?你是在嫌弃我吗?”

    君轻尘道:“北堂。”

    “都说了要叫我倾月的嘛,北堂是我族姓氏,你叫的是我还是我的族人?”北堂倾月腻在他面前,娇声道。

    “幼时,我还未踏足修武之道,却被紫微剑契约,有一次,被一位极为亲近的人骗出门去。”君轻尘目光微敛,视线却看着北堂倾月的眼睛。

    北堂倾月奇怪道:“然后呢?”

    “到得后山,他突然要来抢紫微剑,并用藤条勒住了我的脖子,致使我险些窒息而亡。”君轻尘语气轻缓。

    “然后,你被得救了吗?”北堂倾月睁大了眼睛,惊声开口。

    君轻尘微微抬了下嘴角:“无人来救我,我将他杀了。”

    北堂倾月一怔:“杀了?轻尘,你好厉害。”

    君轻尘轻声道:“你这样觉得吗?”

    北堂倾月摸不透他的意思,立时点头道:“是啊,你那时还未正式踏足修武之道,便能杀掉一个胆敢杀你的人,当然很厉害啊!”

    君轻尘抬手,如玉的手指沐浴着星光,轻轻的落在她鬓发上的珠簪上,声音清润如晚风般:“我恼的不是他要抢紫微剑,也不是要杀我。”

    北堂倾月糊涂了:“那是为何?”

    君轻尘看向她的眼睛,轻声道:“他欺骗了我。”

    北堂倾月身子一颤,面上纯净的表情也僵在原地,看着君轻尘的目光有些变幻不定,好一会她方笑道:“轻尘很讨厌欺骗吗?”

    君轻尘将手收回,微笑道:“在感情上是。”

    “为何……在感情上是?”北堂倾月犹疑开口。

    “我有感情洁癖。”君轻尘看着她,似又恢复了往日的风华,温润有礼,令人心生赞叹,可说出来的话,却让北堂倾月觉得古怪极了。

    “那……轻尘讨厌我吗?”北堂倾月微垂了眼睫。

    君轻尘浅声道:“不讨厌。”

    “那……轻尘喜欢我吗?”北堂倾月又抬起眼睫,看向他。

    君轻尘道:“还好。”

    北堂倾月又道:“那……我与云锦绣,轻尘喜欢哪一个?”

    君轻尘的目光看向远处,那眸子,似被夜色尽染了浓的化不开的墨。

    良久,他轻声道:“当然是你。”

    北堂倾月蓦地开心的笑了起来:“说谎,你之前明明对她有好感的。”

    君轻尘道:“我们只是朋友。”

    北堂倾月笑道:“也便是说,除了我,轻尘绝不会再喜欢别人了?”

    君轻尘道:“是。”

    北堂倾月兴奋的拉住他的手,娇声道:“轻尘你相信我吗?”

    “相信。”

    “无论别人说什么,你都会相信我的对不对?”

    “是。”

    “那你以后离锦绣远一点好不好?我总担心你会被她抢去。”北堂倾月软声央求。

    君轻尘道:“她不会抢的,她喜欢的人,不是我。我答应你,远离她一些。”

    *

    天还未亮,云锦绣便叫醒了众人,继续开始赶路。

    随着目的地的接近,路也开始越来越难走,而魔兽的力量也变得异常恐怖起来。

    云锦绣抬手道:“列阵!”

    为了最大限度的节省力量,云锦绣创了一个由学员们组成的人形阵法,每个人只要踩准事先她规定好的阵眼,那么他们只需运用极小的力量,便能发挥出极为恐怖的战力,便是连什么也做不了的比丘,都被她安插在阵眼内,以他为中心,众人进行各种阵眼变幻便可。

    这一路奔波,众人虽然依然有些摩擦,大治也继续抱怨牢骚,可遇到魔兽的时候,却也不敢有任何的马虎,倒是成了队伍里除了云锦绣之外的主要战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