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小澜〕〔至强法典〕〔新欢旧爱:权少宠〕〔代嫁庶女:腹黑王〕〔悲情剑〕〔一代枭后之南风传〕〔带着MC系统的异界〕〔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闪婚厚爱:偏执老〕〔武修为帝〕〔气功神医在都市〕〔最强不良兵王〕〔隐婚甜妻:恶魔老〕〔回档少年时〕〔如来必须败〕〔王者荣耀:我家王〕〔悍女种田:邪王爆〕〔超级大主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美女赢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1139章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因爱生恨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因爱生恨

    “云锦瑟……”北堂倾月的眼睛微微的变了,良久她捂住嘴道:“哦,我知道你,你是昆仑大战跟锦绣比试输掉的云锦瑟!”

    这是云锦瑟今日第二次听到昆仑大战了。

    昆仑大战,她输给了锦绣吗?

    可既然锦绣赢了,为何她还是不喜欢自己?

    云锦瑟茫然的看着北堂倾月,神色里有些黯淡。

    北堂倾月蓦地停住了,连忙道:“你别放在心上啊,我不是有意的,不过我听说昆仑山有两根柱子,一根是荣耀柱,一根是耻辱柱,输掉的人,要被刻在耻辱柱上,生生世世的被人唾骂,没想到……啊,我不是说你,我的意思是,怎么会有这种变态的规定呢?”

    云锦瑟觉得心口发闷,她与锦绣,究竟是何等的仇怨,所以才会进行那样的比试呢?

    “你见到锦绣了吗?她有没有与你说话?”北堂倾月目光不定的询问。

    云锦瑟有些沉重的摇了摇头。

    “很正常啦,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傲气,锦绣赢得了大战,会那样也很正常啦,好在,你现在人不在无极大陆,否则回到那里一定麻烦了!我听说,失败者都结果都很惨的……”北堂倾月安慰。

    云锦瑟有些勉强的向北堂倾月笑了笑,低声道:“我有些累了,先行一步。”

    北堂倾月微笑道:“好,若是锦绣回来,我会告诉她的。”

    云锦瑟微微颔首,旋即抬步向前行去。

    北堂倾月对着她的背影看了半响,方低声道:“云锦瑟……没想到,她也会在这里呢。”

    x

    藏书阁。

    厚厚的书籍终于烦完,云锦绣不由捏了捏眼角,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却见日光西斜,已然迟暮。

    然她的收获并不大。

    关于咒怨的记载,确实少的可怜,可对于咒印术,她却有了新的一番了解。

    书籍里越是复杂的记载,提及的咒怨次数便越多,可见,咒怨确实是一个极为复杂的咒术,而那些难度极大的咒术,想要完成,除却需要极大的力量之外,还需要咒印师以折损寿命为代价,才能施展。

    这一点,与《医诀》颇为相似,只是《医诀》是为救人,而咒印术是为害人罢了。

    如果宫离澈是被强大的咒印师下了诅咒,又是谁,不惜折损生命,也要将他推向深渊呢?

    云锦绣百思不得其解,身形一掠,落在地面,偏首看到君轻尘正在给书页涂蜡,便走了过去。

    看她过来,君轻尘抬起眼睛道:“可有收获?”

    云锦绣“嗯”了一声。

    他道:“看来是没有太多收获。”

    云锦绣又“嗯”了一声。

    他笑了一声,道:“休息片刻吧,看久了对眼睛不好。”

    云锦绣走到一旁的软蒲团上跪坐了下来,视线落在他拿着的软毛刷子。

    蜡是松脂做的,有一股子松木的清香,云锦绣拿过一本未被刷蜡的书本子,翻开后,将另一个刷子拿了过来,轻轻的在书页上薄薄的涂了一层道:“是这样?”

    君轻尘道:“涂过后,要晾晒片刻。”

    云锦绣点头。

    涂蜡是个细致功夫,需要极大的耐心,也极为消耗时间,是以学员们都不愿做的,可君轻尘却做的很好。

    云锦绣道:“青帝杀掉了那个背叛他的女子,是因爱生恨吗?”

    那个结局,是她不能理解的。

    想来青帝的一生,君轻尘也看过了。

    君轻尘看了她一眼道:“如果有人背叛了锦儿,锦儿会如何做?”

    云锦绣拿着刷子的手顿了许久,方道:“会伤心吧。”

    自她出生,其实鲜少经历什么背叛,实在是,她原本便未得到过什么,又何来背叛一说呢?

    后来,她开始得到了许多以前从未经历过的东西,可她的朋友,她的亲人,都待她极好,便是她的爱人,亦与她相濡以沫,即便,他们每一步都走的艰难,可心却是在一起的。

    若是被背叛,会失望吧,应该还会愤怒,可更多的应该是伤心,毕竟贪心的她,已经不想有任何的失去。

    君轻尘道:“知晓锦儿之人,又怎忍心将你背叛?”

    她心坚似铁,心思练达,可内心深处,却明净如月。

    又让人如何忍心背叛?

    云锦绣抿唇道:“大约,也只有你们会这么想。”云锦绣利索的涂着树蜡,心情却微有些逾越,为那些历尽千帆,难得遇到的友情,亲情和爱情。

    “大约是因爱生恨吧。”君轻尘终于回答了她方才的问题,“那位女子为引,使得青帝族人措手不及,因而落得个家破人亡的下场,大约是爱到了极致,才会生出那般浓烈的恨来。”

    云锦绣想了半响,才道:“若是我,大约也会如此。”

    爱之深恨之切,如果是她,她大约也无法容忍,好在,她不可能是青帝,自然也不必担忧这些有的没的。

    但青帝的一生,却依然令人感慨。

    斩断情缘,证道称帝,那一刻,他大约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

    君轻尘道:“若是锦儿,大约不会让事情变得如此糟糕。”

    云锦绣道:“是。”

    君轻尘笑道:“可以晾晒了。”说着,他将她面前的书本子移到一边,又将另一本晾晒好的书,摊开在云锦绣面前。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像是多年老友,藏书阁的气氛,亦变得静谧柔和。

    陈夕瑶来时,看到的便是这一幕。

    她有些资料要过来查一查,却是未料到,竟然在此处看到君轻尘和云锦绣。

    两人穿着同色衣衫,边说边整理着书本子,那般融洽,却并不让人觉得暧昧。

    陈夕瑶不由摇了摇头,以为自己看错了,正在她发怔之际,君轻尘的视线向她看了过来。

    陈夕瑶心里一咯噔,连忙转身看着书架,胡乱的寻找着书本子,然而她要找的书,根本就不在眼前的书架上。

    “要找什么?”

    没想到君轻尘先开了口。

    陈夕瑶目光飘移了一下,却依然盯着书架,做出漠然的样子道:“一些杂书罢了。”

    君轻尘不再多言,陈夕瑶觉得心里有些空落,方才,她该说自己要找什么书的,这么大的藏书阁,书这么多,去哪儿找啊!

    她只看了一会,便看的眼花了,踌躇了许久,又看向君轻尘道:“驭兽类的书籍在何处?”

    这下,君轻尘和云锦绣都向她看了过来。

    陈夕瑶本就心气高傲,这一下,只觉整个脸颊都火辣辣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