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难离:冷少独〕〔怒指苍穹〕〔我继承了一个冥界〕〔方先生,无药不欢〕〔诸天金手指〕〔一睡十万年〕〔流浪世界之重头开〕〔我的死神女友〕〔特种兵之变种人〕〔总裁霸宠:买定请〕〔医妃千岁:王爷轻〕〔宠妻至上:boss老〕〔凤霸天下:重生医〕〔我可以变成丧尸〕〔绝品小神农〕〔几时晴雨几时休时〕〔我竟然是二郎神他〕〔都市至尊群主〕〔盛世医华〕〔我有个智慧图书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大比前夕
    或许,只是她的错觉罢了,毕竟,那吹雪谷,她是从未听说过的。

    宫离澈笑道:“好,愉快的修炼吧。”

    他转了身,有些斑驳的狐尾,在风中看起来有些萧瑟。

    云锦绣想要开口说点什么,可到最后,却发现自己其实无话可说。

    x

    三日后,沉寂的学院重又开始热闹起来。

    闭关修炼的学员们,纷纷的自修炼中苏醒过来,以饱满的精神状态,来迎接倍受重视的九州大比。

    “什么破灵啊,一点儿效果都没有。”

    “是啊,我用了也没什么效果,还拉了好几天的肚子。”

    “北堂冷给我们的,不会是假的灵吧?”

    关于假灵的议论遍布学院,有许多人甚至是怀疑,北堂冷有意的做了什么手脚,使得月州众人十分的恼火。

    白拿白用一个谢字没有不说,竟然还挑三拣四的,真够可恶的!

    虽然月州众人也觉得那灵没什么用,可总不好胳膊肘子往外拐,是以但凡有人说起灵的问题,他们都会毫不客气的反怼回去。

    “小冷,此次你与轻尘对战,且不要重伤了他。”北堂倾月看着大腿翘着二腿,吊儿郎当的北堂冷,不放心的开口。

    北堂冷冷笑:“堂堂男人,居然要躲在女人的庇护之下。”

    北堂倾月道:“轻尘是我命中注定的人,族里长老可是要面见的,若他有个三长两短,长老也不会原谅你的。”

    “切……”北堂冷不屑,“我说族姐,除了你,家族又有谁是在乎那君轻尘的,北堂家族有我北堂冷就够了,不需要闲杂人等跑来占地儿。”

    “我不管。”北堂倾月噘嘴,“轻尘是我未来的丈夫,是要与我共度一生的人,这一次,你不能将他重伤。”

    北堂冷冷笑:“放心吧,这一次,就让楚梦寻跟那小子联手好了,否则凭那君轻尘一人,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北堂倾月这才笑道:“小冷,我就知道你最好了。”

    …………

    女宿。

    陈夕瑶拿着布擦着手里的宝剑,剑光熠熠,像是随时都能割裂空气似的。

    那个灵,当然是没什么用处,好在她储备足够,此次闭关,倒也有了不小的收获。

    只是这次大比,云锦绣却成了邱雅茜的对手,倒是叫她有些被动了。

    “这一次,我倒是要看一看,那排在实力榜第一的妖女,到底能有什么能耐还坐在第一的位置不下来。”

    “论脸皮的话,任何一人都不是那妖女的对手,我赌她赢!”

    “你们不要这样说,九州的天才,妖女才是当之无愧的第一,谁都不能跟她比!”坐在一旁的年儿,双手环胸的开口。

    那话,虽然是在夸赞云锦绣,可语气里却流露着浓浓的嘲讽。

    陈夕瑶正在擦着剑身的手微微一顿,抬起眼睛看了郭年儿一眼,微微皱了下眉头。

    那日北堂倾月说是郭年儿亲自证实,她怂恿的什么实力榜,她本想找郭年儿质问一番,可回来之时,又将那念头打消了。

    或许,只是北堂倾月为了污蔑她寻的理由罢了。

    可有些隔阂还是出现了,以至于她虽然什么也不说,可却懒得去搭理郭年儿。

    郭年儿似是察觉到陈夕瑶的目光,不由走了过来,端着笑脸道:“夕瑶,你心情不好吗?”

    陈夕瑶蹙眉道:“此次九州大比,你们是绝无机会与云锦绣交手的,背地里说这些话来逞一时之快,又有什么用?既然看她不爽,便主动去迎战好了。”

    陈夕瑶这话一出口,叽叽喳喳的众人立刻安静下来。

    过了好一会,牛丽海方忍不住道:“夕瑶,你现在怎么为那妖女说话?那妖女的行径你也看到了?欺软怕硬不说,还喜欢暗地里使手段,将一众男学员骗的团团转,前几日,大家可是亲眼看到北堂冷追着她叫媳妇的。”

    师雨梦亦温温柔柔道:“我们也不想背地里说她什么,可妖女行事确实过分了。人品之恶劣,用心之险恶,无不是登峰造极。勾结妖界,利用妖狐,狐假虎威,还一边水性杨花的勾三搭四,令人不齿。拿丽海被打的事儿说吧,丽海好端端的走路,根本没招惹她,她二话不说,上来便将丽海打了一顿,还到处与人说,是丽海找事。还有盗窃,明明是她偷了咱们女宿的东西,却反咬一口,说是邱雅茜的错,弄的人尽皆知。夕瑶,你仔细了解一下便知道,那妖女究竟是个什么人了!”

    陈夕瑶“啪”的一声收剑入鞘,视线看着急不可耐要给她说妖女恶劣事迹的女学员们,淡声道:“她为人如何我不评价。此次大比,即便邱雅茜取胜,那也是邱雅茜的胜利,不是你们的,你们拿着别人的成果,自我兴奋个什么?何况,眼下一切结果未定,谁胜谁输,谁又能提前预知?还有,云锦绣有没有盗窃我不知道,但美姬与你们口中的妖女关系极好,美影掌事还请了云锦绣去做客,你们觉得目击证人能与偷盗惯犯做朋友吗?”

    陈夕瑶一口气将话说完,在众人目瞪口呆的视线下拿起剑,起身向外走去。

    倒不是她为云锦绣说话,只是她不太喜欢这些人落井下石,为了唾弃而唾弃云锦绣,弄些莫须有的罪名来进行诋毁。

    说起年龄,云锦绣今年不过十八岁,学员里比她年龄大的,又有几人能是她的对手?

    既然都是修武者,那便以实力说话吧,背地里暗搓搓诋毁,又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现在云锦绣的名声确实烂透了,可依然有人并未因那所谓的恶劣名声而将她抛弃不是吗?反而美姬那种性子的人,居然与云锦绣还做了朋友。

    美姬的性子她了解,直来直去,从不拐弯抹角,若云锦绣当真是如传闻那般的人,两个人又怎么会成为朋友?

    所谓愚者,大概都是些见风使舵,不经了解便得出所谓结论的笨蛋罢了。

    到了九州学院,这种笨蛋真多。

    陈夕瑶抬步刚要出女宿的大门,身后一道声音将她叫住。

    “夕瑶,美姬与妖女是不是朋友我不知道,但你与妖女,一定是做了朋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