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往生界
    九州学院虽云集九州天才,可他毕竟已经踏足武灵了,一阶之差,天壤之别,这些实力刚踏足武皇亦或者还未踏足武皇的学员,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

    紫胤的脸皮狠狠的抽了抽,这个楚梦寻的实力,究竟是达到了何种地步?

    “掌事,我来吧。”陈夕瑶微微皱了下眉,站起身来。

    显然,这一次,所有人都低估了楚梦寻的实力,郭年儿怎么也是三珠武皇,可却连楚梦寻一招都接不住。

    难道,楚梦寻与北堂冷一样,也踏足了武灵吗?

    紫胤微微的咬牙,虽然极不情愿,可眼下也只能让陈夕瑶出手了,否则,紫州必然沦为九州的笑谈不可!

    “夕瑶,这一次,务必要将他给我拿下!”

    远处,云锦绣与君轻尘的身影悄无声息的出现,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往生湖上,自然无人将他们注意。

    往生湖上,水花摇曳,水镜上的名字也比之前稀疏了不少。

    此前的对决几乎是一面倒,楚梦寻的出手也并不客气,可奇怪的是,水面上的水花却并未被摧毁。

    云锦绣的心思却难以集中在往生湖上,或许是那两片魂灯碎片牵扯了心神,亦或者是月关摆明了不肯合作的态度,还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云锦绣眼底滑过白光,再次向湖面看去,接着她的眼神便变了。

    湖面一如既往的平静,没有那些摇曳的水花,也没有矗立在水面的水镜,更没有紧张对峙的楚梦寻和陈夕瑶。

    甚至周围的一切,都消失了,只有她一人,站在往生湖畔,孤零零的。

    云锦绣只觉心里一寒,蓦地散去眼底白光,周围的一切,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云锦绣深深的吸了寒气。

    术眼能够看破一切虚妄,看到最本真的世界,也便是说,此刻她肉眼看到的一切,都是虚假的!

    可是,九州大比是原本便存在的,到了往生湖上,为何便成了虚假?

    若眼前的一切都是虚假,那么九州学院的人又都去了哪儿?

    云锦绣的心砰砰跳了起来,她的视线看向半空,那里月关不发一言的盯看着往生湖,在他脸上,还带着张面具,似乎从未离开过。

    云锦绣凝起眉头,“院长一直没有离开过吗?”她偏首询问身侧的比丘。

    比丘奇怪的看着她道:“锦绣,你不是一直都在的吗,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云锦绣的面色微微的变了。

    她一直都在!?

    之前,她明明去了一趟幽谷!

    云锦绣看向君轻尘,两人皆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之色。

    “轻尘呢?”云锦绣紧跟着问。

    比丘简直要被云锦绣搞糊涂了,他挠了挠头道:“锦绣,你怎么了?轻尘不是在你身边吗?”

    “一直都在?”云锦绣凝眉。

    “一直都在……”比丘被云锦绣的问题问的有些惊悚了。

    诡异之事,莫过如此。

    若是她一直都在的话,那么她出现时,那个她自己又是何时消失的?

    往生湖上,楚梦寻已然与陈夕瑶过了数十招,帝脉的力量,绝非吹嘘,比起前面的不堪一击,陈夕瑶的一招一式,都到了极为可怕的地步。

    然而,云锦绣却觉得心里充满了古怪。

    方才,她以术眼看去时,同样没有看到站在身边的君轻尘。

    挂在胸口的龙骨突然发烫起来。

    云锦绣蓦地回神,抬手将坠着龙骨的颈绳拿了出来,却见龙骨不断的散发着炽热的光。

    “轻尘,龙骨怎么回事?”云锦绣偏头看向君轻尘,然视线里,君轻尘的身子却开始虚化起来。

    云锦绣心头一沉,蓦地看向周围,不仅君轻尘,所有人的身影都开始变得虚淡起来。

    龙骨越来越热,云锦绣心里一动,将一丝念力探入龙骨内,龙骨的温度立刻变得温和起来。

    云锦绣抬起眼睫。

    湖面重又恢复了平静,所有的人都消失了。

    周围静谧如水墨画,她站在湖畔,孤零零的一个人,突然,她看到了湖面上出现了另一道身影,那道身影云锦绣并不陌生,正是她之前在水镜内看到的女子。

    她素手纤纤,轻轻的拂动着水波,似觉水温极好,便起身轻解袍带,褪了衣裙,宛如一尾鱼儿般,投入水里。

    云锦绣看的发怔,一时间,竟然不知自己置身何处,又是何人。

    她惊然察觉,自己恐怕已经进入了往生幻境,可却不知该如何才能退出去。

    那女子,难道是往生时的自己?

    她在水中自在戏水,光洁的肌肤被水珠儿打湿,乌黑的发丝,像是晕染开的水墨。

    云锦绣心里升起一丝紧张,她清了清嗓子,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在这时感觉到湖畔多了另一道身影。

    云锦绣蓦地偏首看去,却在下一瞬,睁大了眼睛——宫离澈!

    他立在湖畔,蓬松的狐尾,毛茸茸的狐耳,皆藏在那银雪般长长的发丝内,他穿着件富丽的锦袍,袍上妖花明艳,绽放如火。

    他的目光一瞬不瞬的落在湖内与水嬉戏的女子,长长的眼睫下,目光如潋滟的水波。

    他很美,勾魂摄魄般的令人移不开眼睛。

    云锦绣只觉心口像是被重重的敲了一下,接着,什么声音都似听不到了。

    突然,手臂传来刺痛。

    云锦绣蓦地回神,却见白骨刺破了她的手臂,殷红的血珠涌出,顺着手腕滴落地面。

    云锦绣再抬头看去,宫离澈也好,那女子也好,尽消失了。

    她快步的向前行了两步,然周围依然没有他们的身影。

    那一瞬,云锦绣感觉心像是空了一块似的,还有一股酸酸的感觉涌上心头。

    往生时的自己,是与宫离澈认识的吗?

    那时的宫离澈看起来很好,三魂似也未散,咒怨似也未附身,是那样的健康好看。

    好想再看一看那时的他,好想知道那时的自己。

    “你想迷失在往生界吗?”

    神念突兀的出现在脑海里,云锦绣的身子猛地顿住。

    她怎么忘了,自己还置身在往生幻境?若是她不断的追逐往生,日后怕再也出不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