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灭日
    “轰——”

    一声巨响自北堂冷和君轻尘中间处轰然炸开,

    天空像是被生生的撕裂成了两半,炽白与墨黑轰然对撞,在半空处,形成一个巨大的耀眼的火球。

    月关微微的皱了下眉头,旋即抬手,澎湃的力量,骤然向战台的能量罩涌去。

    随着那力量的出现,能量罩骤然暴涨,直达天际。

    与此同时,九位掌事亦是同时出手,以此来帮助院长加固能量罩的抵抗力。

    战台之上,美姬亦撑开宝器,将她与云锦绣护在宝器的保护范围之内。

    云锦绣微微的皱了下眉,却未睁开眼睛。

    北堂冷与轻尘之间的对决,即便不去看,也必然知道是有多激烈,只是眼下,她无暇去顾及。

    八卦虚像被邱雅茜摧毁,险些灰飞烟灭,好在之前,八卦将一部分分身附在了她的武魂上,虽然元气大伤,却没有当场挂掉。

    每个神器都是她重要的武基,若是损毁,对于她来说,必然是不可挽回的灾难。

    云锦绣将八卦虚像的残神放入阳灵液内,而后开始全力的运行医诀,修复自己体内的创伤。

    半空处,两股力量宛如蛟龙一般的在半空不断的撕扯,天色似都受到那力量的影响,缓缓的变得阴暗,唯一耀眼的是中心处那炽白的光,可周围却笼罩在一圈黑影中,像是在不断的蚕食着。

    炽白的光形成巨大的吸扯力,周围的碎石,湖水,以及整个战台,都开始不断的被拉扯。

    战台上仅剩的几个学员,无不发出惊呼声,更有甚至,干脆直接的便跳进了湖水内,不敢再硬抗。

    “糟了!”美姬凝起眉头,惊呼一声。

    这宝器本是防御利器,且完全的被她所控,可眼下,竟然似要脱离她的手一般!

    那力量因太过庞大,扯的她的身子似乎都不受控制了,竟然隐隐的要飘起来似的!

    “锵!”

    陈夕瑶一把将剑刺入地面,身体这才得以勉强的不被直接扯上半空,然那厢,邱枫却是一声大呼,身子直接的便飞了起来!

    往生湖的湖水,被凭空的拔升而起,那片的水团在天空激荡,坠入湖内的学员,直接被裹在那水团内,竟然无法冲出。

    他们惊恐的想要往外游动,可却被一波又一波的力量打了回去!

    云锦绣倏地从疗伤中睁开眼睛,却见美姬已然快要飘了起来,她蓦地抬手,一把将美姬抓住,体内的力量涌入她的体内,那快要飘起来的宝器“砰”的一声,再次砸落地面。

    然即便如此,也全无用处,因整个战台都被那力量吸扯的向半空冲去。

    云锦绣不由抬头,却看到炽白的圆月不断的旋转着,而在那圆月周围,笼罩着一层漆黑的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蚕食着圆月炽白的光。

    战台越是向上,那轮圆月便越是大的恐怖,在战台看去,反而不像是他们在接近那圆月,而像是整个天沉沉的压了下来。

    越是接近,可怕的威压便越是恐怖,那吸扯力便也大的恐怖,大的惊人。

    北堂冷的力量究竟强到了何种地步,竟然能动用如此可怕的力量。

    若是换做是她,恐怕根本无法防御!

    轻尘……会没事的吧?

    云锦绣吞了一颗丹药,站起身来,与美姬一起控制着那防御的宝器。

    衣袍被吸扯力扯动着激荡飞扬,发丝也不断的抽在脸颊上,竟然隐隐的作痛。

    “越来越近了,锦绣,我们跳吧!”美姬大声开口。

    周围是呼呼的风声,在那能量罩外,往生湖的水澎湃激荡,随时都有倒灌进来的可能。

    云锦绣微微凝眉,跳下去便等同于认输了,眼下君轻尘和北堂冷的战局未定,她无论如何都不能离开战台。

    突然,更大的吸扯力涌了过来,那一瞬,防御宝器即便是两个人同时出手,可身子也直接的被从站台上拔升了起来。

    云锦绣面色微微一变,蓦地出手,藤蔓瞬间窜出,扯住了她和美姬的脚踝。

    然那边,邱枫则直接的被吸扯了上去,而陈夕瑶亦是身子一轻,直接被拔提了上去。

    云锦绣扫了陈夕瑶一眼,神念一动,一根藤蔓窜,直接的缠上她的腰肢。

    陈夕瑶一惊,蓦地回头,却是见云锦绣并未看向她,然那藤蔓却是她动的手无疑。

    那一瞬,陈夕瑶心里涌动着无法言说的滋味,却咬了咬唇角,体内的力量亦涌向美姬的防御宝器,三人合力之下,那宝器总算是稳住了。

    美姬不由道:“陈夕瑶,我是不是要跟你说声谢谢。”

    陈夕瑶道:“多余!”

    美姬“呵”了一声:“看在锦绣救了你的份上,我便不同你计较了。”

    陈夕瑶的脸色微微有些抽,可“谢谢”两个字,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的。

    “集中精力!”云锦绣开口。

    那圆月越发的可怕了,与此同时,她挂在胸口的龙骨开始变起颜色来。

    云锦绣蓦地低头看了一眼,却见如玉一般的龙骨,此时竟然有隐隐发黑的迹象。

    她心头一颤,莫不是轻尘受伤了?

    视线再次看向那圆月,越是靠近,那炽白的光便越是耀眼,美姬和陈夕瑶根本不敢直视那刺目的光,纷纷闭上眼睛。

    云锦绣却心中担忧,眼底白光一闪,迎着那圆月看去。

    术眼穿越炽白的光线,终于看到了两道击战的身影。

    北堂冷的头发已完全散乱,衣衫上更是沾满了鲜血,而君轻尘亦颇为狼狈,唇瓣被鲜血染得红艳,一张脸却苍白如雪,可眸光却越发的坚毅。

    紫微剑因饮了他的血,变得杀机四溢,每一次出手,虚无都似被割裂了一般。

    龙骨颜色变得越发厉害了,云锦绣又看了一眼君轻尘,却是发现,两人交战正酣,根本没有办法相助。

    “啊!!”

    又是一声尖叫传来,下一瞬,便是见北堂倾月被直接的吸扯上了半空。

    美姬与陈夕瑶对视了一眼,两个人竟然都没有出手,云锦绣亦看了一眼北堂倾月,微微抿了下唇角,旋即目光移开。

    邱枫与北堂倾月的身影,皆是在圆月下变成了两个小黑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