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时空之头号玩家〕〔我是左木杨中部〕〔修真武神楚枫〕〔补天帝诀〕〔篮尊〕〔联盟战魂〕〔万古第一大盗〕〔都市之活了几十亿〕〔重生六零好时光〕〔魔君我又迷路了〕〔自然大玩家〕〔掠夺两界〕〔异端教条〕〔吞天剑神〕〔七零炮灰娇宠记〕〔正道潜龙〕〔克斯玛帝国〕〔深情她不知〕〔荆楚帝国〕〔寻龙魔妃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我的狐狸
    混沌蛇甩了甩蛇尾,游到云锦绣面前,难得认真的开口。

    云锦绣觉得手脚有些寒冷,过了许久,方道:“也好。”

    除了说好,她还能做什么呢?

    混沌蛇身子爆出绿光,旋即身体骤然变得庞大。

    它蓦地睁开眼睛,眼底射出两道绿光来,在天空寸寸的扫过。

    周围被照的大亮,雾雨不由“哇”的一声,却有些害怕的与黑无抱在了一起,一旁男鬼也匍匐着抱着雾雨的腿,一副妹控的奴样。

    云锦绣却垂着眼睫,静静的等待着。

    “咦?”混沌发出奇怪的声音,“怎么寻不到狐狸的气息了?”

    洪荒沉声道:“胡说八道,你此前便寻到过,现在怎么可能寻不到!”

    混沌蛇无语道:“本尊此前是寻到过,可那时候臭狐狸还强悍的很,且愿意让本尊寻到!他若不愿意,本尊能有什么办法!”

    洪荒道:“锦绣丫头,你莫要担心,宫离澈虽身中咒怨,可妖神一类,寿命十分的漫长,再怎么消耗,短时间内,是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它话音落了许久,云锦绣都没有给予回音,就在洪荒还想再出口安慰时,云锦绣却开了口:“我知道。”

    她语气很平静,神情里,没有一丝一毫着急的样子。

    洪荒说不出话了,它明白,她不需要什么安慰,待她从痛苦与绝望中走出来的,永远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

    混沌看了一眼云锦绣道:“本尊再找找啊,或许,他这会儿离开了不归山也说不定。”

    以往以这种办法寻找宫离澈,它是说什么都不会做的,毕竟消耗很大,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它越来越偏着她了。

    云锦绣“嗯”了一声,继续等待。

    雾雨不由跑过来,抓住云锦绣的手,软声软气道:“锦绣姐姐不必担心,妖狐大人说会回来,便一定会回来的!雾雨相信,妖狐大人是不会食言的!”

    云锦绣感觉抓住掌心的小手,软软的,那样柔柔的触感,不知怎么的,便触碰到了心脏的神经,让她有一刹那的恐惧。

    如果这颗心,再非坚石而似软絮,她又该如何踏破荆棘,无畏前行?

    有那么一刻,她对生命,充满了畏惧。

    她想得到的,不过是最简单的幸福,可越是简单的东西,竟然越是难寻。

    “咳,有消息了!”混沌蛇的声音传了过来,云锦绣蓦地抬起头来。

    半空处,出现了一团莹绿的波光,波光盈盈间景象渐渐明晰。

    云锦绣不由走近了些,正欲寻找时,一张脸突然出现在面前。

    他容颜绝艳,像是一朵初绽的红莲;蓬松的狐尾洁白的像是冬日里的初雪;毛茸茸的耳朵,轻轻翘着,柔软的像是一片娇嫩的花瓣。

    他对她笑颜湛湛,心情愉悦的开口:“心肝,是想本座了吗?”

    云锦绣一下子看的呆怔了,心脏剧烈的颤着,却误以为自己进了幻境了。

    她那个狼狈的,满身伤痕的狐狸,何时变得这般健康了?

    “不归山的事解决了,本座便去寻你,乖。”他探手,似想捏捏她的脸,却触到了个空,便一笑,又收了回去,“接下来的日子,本座会好好陪你。”

    他看着她,目光缱绻,却饱含深情。

    云锦绣看着他,那一刻,她竟然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这远比过去所有的情绪,都要复杂。

    那些情绪,梗在喉咙里,她深深的呼吸着,却又冲着他笑了起来,她又上前了些,开口道:“好,我等你,我等你回来。”

    天荒地老,海枯石烂,只要他让她等,她便会一直等着。

    雾雨说的对,他不会食言的。

    宫离澈轻笑道:“真是个较真的丫头。”

    “咳,话说完了没有啊,本尊要支撑不住了!”一旁混沌蛇快要吐血了。

    云锦绣却浑然不听到般的,一瞬不瞬的盯看着宫离澈,看着他光洁如细瓷般的肌肤,看着他如梦似幻的眉眼。

    她生怕,视线一移开,他便不见了。

    如果这是梦的话,那就让她永远的沉沦在这梦境中,不复苏醒吧。

    然那莹绿的波光却还是颤了颤,接着“啵”的一声,消失了。

    混沌蛇吐血倒地。

    云锦绣站在原处呆怔了许久,方回过头来,看向混沌蛇。

    她抬步走了过去,而后拎起蛇尾,随手取出泡着八卦虚像的大瓮,将它也丢了进去。

    混沌蛇:“……”

    x

    九州学院,后山。

    月关站在内殿,空气里漂浮着许多许多古怪的印记,这些印记不断的旋转。

    随着印记的旋转,空气内,不断有血迹氤氲出来,丝丝缕缕的,向着中心处的帝阳珠飘去。

    帝阳珠滴溜溜的旋转着,却像是有了呼吸一般的,不断的吞食着周围飘来的血液。

    待得所有的血迹被吞噬干净时,月关这才抬手,一把将珠子收回。

    神兽狰掠了过来,看向月关手里的珠子道:“怎么样?”

    “虽有残缺,可效果还算不错。”月关微微满意的点了点头。

    “能集到青帝的气,已算难得了。”神兽狰开口,“毕竟,他并无后人,血脉更是无从传承。”

    月关道:“比起那些,最让我意外的是君轻尘。”

    神兽狰一愣:“君轻尘?”

    “他的血,激活了帝阳珠的灵。”月关微微皱了下眉,神情里,有着几分的费解。

    “可君轻尘并不是九帝之后啊!”神兽狰大吃一惊。

    月关微微摇头:“或许,这帝阳珠的灵,并非完全是因他而激活吧,总而言之,现在的帝阳珠的灵,已经激活了。”

    “那……山洞前的魂灯碎片……”神兽狰微微踌躇。

    对于月关,那云锦绣是丝毫没有怕觉得,且她已经明确的表示,那碎片她非要不可。

    事情已经到了此种地步,若是这个时候,出现变故,后果也是难以预料的。

    月关将帝阳珠收起,方抬手一扫,所有的印结全部消失,昏暗的内殿,立刻变得明亮起来。

    他转身走到门前,而后将房门拉开。

    阳光立刻一股脑的涌了进来,他微微的眯了下眼睛,看着不远处认真修剪花枝的云锦瑟,漫不经心道:“我自有办法,小狰不必过于担心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从僵尸先生开始的〕〔颜夕江墨琛〕〔踏天争仙〕〔盛世鲛妃〕〔我有24颗定海神珠〕〔反派老公破产后[穿〕〔未来武道修练网〕〔毒戮天下〕〔大美女的至尊高手〕〔忠贞不渝的生死爱〕〔爱你,如灿烂烟花〕〔风雨歇马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