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丑妻替嫁:酷冷大〕〔绝色狂妃:冥王的〕〔娇妻似火:妖孽帝〕〔盛宠撩人:失忆甜〕〔高冷总裁的贴身兵〕〔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都市无敌炫少〕〔穿上女装去上学〕〔不婚不行,总裁缠〕〔重生种田:丞相家〕〔重生之坏蛋奶爸〕〔本源神座〕〔我和鬼在一起的日〕〔都市之最强仙尊〕〔郡主养成记〕〔完美宠婚:腹黑总〕〔凡人传之至强魔法〕〔闪婚契约,冷情白〕〔既然人生可抉择〕〔尝我一往情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难如登天
    那力量,他自己也说不清道不明。

    雾雨像只欢快的小蝴蝶般,蹦跳着跟着。

    “轻尘哥哥要去华夏大陆吗?小草说这个大陆跟无极一点儿也不一样呢!”雾雨却还像个小女孩似的,拉住君轻尘的衣袖,兴奋的开口。

    “九州岛到华夏了吗?”君轻尘一顿,这个大陆他知道,比丘正是来自与此,听说,这个大陆的居民都是无法修炼的凡人,可文明的发展程度,却是极高的,“雾雨想去看看吗?”

    “想!”雾雨立刻举手表示。

    x

    云锦绣抵达后山时,月关早早的站在那儿等着了。

    看到她一个人前来,月关脸上挂着有些令人讨厌的笑意。

    “难得你这么配合我的意思,还真的一个人来啊!”月关笑着开口。

    云锦绣眼底闪过不悦,事实,她自摇水阁出来时,也想征询其他学员的意思,可寻了半天,却一个人影也没寻到。

    “神虚在何处?”云锦绣平静的开口。

    “跟我来吧。”月关转身,向山顶行去。

    云锦绣没有犹豫,抬步跟上。

    青州无人前来,可询问虚神的问题数量却不会改变,也便是说,她是可以问询三个问题的。

    之前月关说过,她问的问题,虚神不一定会全部给予答复,若是如此,自己如何问问题,却需仔细琢磨。

    通向山峰处,有一条长长的近乎垂直的小道。

    自山峰顶端处,垂落下一条长长的锁链。

    因山峰笼罩在云雾之中,是以那条锁链,湿漉漉滑腻腻的,上面还布满了青苔。

    云锦绣看着那锁链,抬头看着顶峰。

    “从这里爬上去,便能抵达神虚,记住,不要使用武力,御空而上,那是对神明的不敬。”月关开口。

    云锦绣看他一眼道:“你呢?”

    “我?我当然是御空上去。”月关笑着摊手,“谁让我是供奉神明的院长呢?”

    云锦绣觉得原本散去的火又噌的一下涌了上来,然而她并未说什么,只是抬手落在那滑腻腻的铁链上,微微的晃了晃,旋即一把抓稳,二话不说的,便向上爬去。

    不使用武力而想要从这近乎垂直的险峰爬上,对于寻常人来说,是极为困难的,毕竟这铁链滑腻,稍有不慎,便会手滑跌落。

    好在修武者的身体比寻常人都要强悍许多。

    然越是向上,云锦绣的面色便越发难看,那锁链竟然渐渐的变成了一条滑腻腻的绳子,且大有越来越细的趋势。

    对于手掌来说,越是细的东西摩擦力便越小,想要抓住便越困难。

    到得那绳子只有小指粗细的时候,云锦绣额角已经布满了细密的冷汗。

    她偏首往下看了一眼,自己已经爬了很高了,下面是看不到底的云海和深渊,而手中的绳子却眼看着无法抓住。

    最头疼的是,面前的山峰已然变得十分平滑,没有丝毫的凹凸,这不禁让她想起曾经在七级试炼地寻找魂灯碎片时所爬的那座高山,也是一马平川,无处依附,她当时是自己一下一下的凿出的坑洼,爬行而上的。

    难道眼前这座,也要如此的爬上去?

    “这山可是金刚不坏,凿不动的,还是乖乖的往上爬吧。”身后,月关的声音传来。

    云锦绣看了他一眼,却见他悠哉悠哉的御空而行,比起自己的狼狈和满头大汗,简直清闲的不像话。

    云锦绣最终还是忍了。

    神虚就在眼前,这个时候,她不想再出任何的差池。

    纵使宫离澈看起来已经完好无损,可她真是怕那些可怕的东西再将他反噬。

    寻到咒怨的解决之法,将织魂灯找齐,对于她来说,防患于未然。

    云锦绣手掌一翻,将那绳子缠在手上,继续向上艰难爬去。

    她猜的没错,越是往上,绳子便越是纤细,双掌因无武力的保护,渐渐的被勒出一条又一条的红印子,到后来,那绳子便像是变成了利刃,手掌便被勒出一条又一条的血印子。

    鲜血将绳索染的斑驳,云锦绣却未停下。

    当绳索细若发丝时,云锦绣再次停了下来。

    细细的宛如发丝般的绳子,已然割尽血肉,云锦绣倒不是担心那东西把手掌割裂,而是怕那东西,韧性不足,直接断裂开来。

    也是因其太过细长的缘故,以至于越是向上,那绳子便被风吹的到处飘,而自己的力道更无法控制,随时都有跌落的危险。

    云锦绣抬头看着依然笼罩在云端的山峰,深深吸了口气,默默的运行着医诀。

    医诀不属于武力,应该不会受到排斥。

    然念头方一动,一股恐怖的压力便陡然向她压了下来。

    云锦绣猝不及防之下,身子被压的猛的一沉,一个没抓稳,身子便快速的向下坠去。

    云锦绣面色倏地一变,咬牙一把抓住绳子,可却因下坠之势,掌心在绳子上划出长长一道血道子,鲜血将绳子都染红,钻心的疼痛,自掌心传来。

    “神明眼皮子下,可不要使小心眼啊。”月关身子往下降,看着云锦绣,无奈的摇头。

    云锦绣的身子终于堪堪停下,手掌像是要被割断了似的。

    剧痛传来,云锦绣蓦地咬了咬牙,却没理会月关,再次向上爬去。

    血一滴一滴的滴落下去,整条绳子,远远看去,似都变成了一条长长的红红的线。

    云锦绣的目光却越发的坚定,反而速度更加的快了。

    月关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旋即抬头看着远端隐隐约约可见的神虚一角道:“加油吧,就快要到顶了。”

    原本他还想要调侃她一番,可看着她那双伤痕累累的手时,觉得这个时候再开口调侃,实在有点不人道。

    月关未再原地停留,身形一动,便向山顶率先掠去。

    云锦绣却看也未看那云雾之巅,目光紧盯着面前几乎肉眼都快要看不见的细细绳索,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不断滑落,她紧咬着牙关,坚定不移的,向顶峰攀爬而去……

    山巅。

    破败而又古老的神虚,坐落于此。

    巨大的虚神殿内,一双眼睛,缓缓的睁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盘龙〕〔武林之烽烟四起〕〔丫头,悔婚无效〕〔万年只争朝夕〕〔诡命阴倌〕〔超级系统神话动物〕〔神秘总裁太给力〕〔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看到成功率〕〔唐朝生意人〕〔重生最流风〕〔最强BOSS吞噬者〕〔归楚〕〔仙命长生〕〔总裁强势爱:染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