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顾小澜〕〔至强法典〕〔新欢旧爱:权少宠〕〔代嫁庶女:腹黑王〕〔悲情剑〕〔一代枭后之南风传〕〔带着MC系统的异界〕〔山沟里的制造帝国〕〔闪婚厚爱:偏执老〕〔武修为帝〕〔气功神医在都市〕〔最强不良兵王〕〔隐婚甜妻:恶魔老〕〔回档少年时〕〔如来必须败〕〔王者荣耀:我家王〕〔悍女种田:邪王爆〕〔超级大主簿〕〔重生之老子是皇帝〕〔美女赢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交涉
    “妖女,我不管你有何后台,今日,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能将你带走,你还是束手就擒吧!”炎厉一声怒喝,再次出手。

    狂暴的火焰汹涌而出,猛地化作一头巨大的火狼,风驰电掣般的向云锦绣扑了过去。

    周围的温度因这魂火的出现,瞬间拔升,各州学员的面上,也露出了丝丝惊恐的表情。

    炎州掌事不仅是位仙药师,同时还是个武宗级的强者,再加上,对于修武者来说,武魂本来就是软肋,一旦被魂火灼伤,极难恢复!

    看来,这一次,炎厉是要动真格的了!

    伴随着众人的惊呼声,那火狼已然逼至云锦绣和宫离澈的面门。

    云锦绣微微凝眉,以着炎厉的实力,若只是她一个人,还真不是其对手,这魂火应该是被淬炼过的了,虽不及她的精粹,可却已比寻常药师强悍太多。

    只可惜,这炎厉的运道不好,非要当着宫离澈的面来胡搅蛮缠……

    她这念头还未落下,宫离澈便抬起了手,纤细净白的手掌,漫不经心的,正挡在那无比凶猛的狼头前。

    炎厉突然感觉到一丝不妙,下意识的便要将火狼撤回,然令他大惊的是,那冲窜上去的火狼却像是被定在半空了似的,一动不动。

    一股寒意缓缓的自脚底弥漫上来,不是炎厉轻敌,而是他对于自己的魂火,还是十分有信心的。

    他的魂火,曾经被三味真火淬炼过,其温度已然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地步,便是连那九幽寒冰都无法将他困住。

    可这是什么力量……

    宫离澈掌心微微一握,旋即随手一提,那炎厉还未来得及回神,身子便被直接的拎了出去。

    宫离澈嗤笑:“天王老子也得看本座脸色,你算个什么东西?”

    他手指微微收紧,炎厉骤然发出尖锐的惨叫声。

    各州学员皆是被吓住了。

    炎厉可是武宗啊,居然被人捏虫子似的,给直接捉了起来。

    这个男人谁啊!实力是不是也太恐怖了点?

    各州的掌事面色亦微微的变了,虽然他们对炎厉多少有些不喜欢,可毕竟都是学院的掌事,共事多年了,这个时候,自家学院的掌事被抓了,怎么着也得救他一救的。

    “院长,此人实力深不可测,再不出手的话,炎厉恐怕要吃大亏了!”东瀛沉声开口。

    “是啊院长,规则随时都有可能崩毁,此时任何一州的掌舵人,都不能出现差池啊!”紫胤亦跟着附和。

    月关抬手,阻住了他们,旋即上前一步,看了看宫离澈,转而又看向云锦绣道:“炎厉固然有些莽撞了,可却也罪不至死是不是?不如我们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云锦绣冷淡道:“这句话,你似乎不该跟我说。”

    月关笑道:“你若开口,想必这位……也不会忤逆你的意思。”

    云锦绣的面色十分的不好看,她很不喜欢月关的用词,何为忤逆?

    “不是所有的莽撞,都会被原谅!”云锦绣冷冷开口。

    月关道:“若是我以一个重要的线索做为交换呢?”

    云锦绣深深的凝起了眉头,她冷声嗤笑:“月关,自以为聪明的,最后都被聪明误了。收起你那令人厌恶的嘴脸,否则,后果自负!”

    她与宫离澈,从来都是平等的,以忤逆这个词来定性他们两个人的关系,让云锦绣有种发自肺腑的恶心。

    月关面上的笑意微僵,他很快的意识到了自己用词的失误,转而歉然道:“锦绣,规则已经变得十分脆弱了,人界想要在崩毁的规则中生存,九州的掌事肩负着巨大的责任。炎厉的行为固然令人反感,可却是守护九界的重要力量,我这么说,你可能理解?”

    他话音方落,炎厉便发出了痛苦的惨呼。

    无量亦从震惊中回了神,他连忙上前道:“锦绣,院长说的没错,九州掌事肩负守护人界的使命,炎老贼这混蛋是该死,可现在却不是要他命的时候,你要三思啊。”

    云锦绣凝了下眉,他们要求的难道不是宫离澈吗?

    之前月关和无量都是见过宫离澈的,眼下却都未挑破,想来也是有所思量的,只是他们这无视宫离澈都来求她的心理,委实令人厌恶。

    “这么个不堪一击的废物,居然会成为守护人界的中坚力量,人界还守得住吗?”宫离澈却在这时开了口,他屈指一弹,炎厉便像个破布麻袋似的,直接砸飞了出去。

    他这才微微扫了衣袖,拉了云锦绣的手缓声道:“乌烟瘴气,我们走?”

    云锦绣心里蓦地一软,心里的矛盾,郁气和左右为难,都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月关会撒谎,可无量应不会骗她,九州掌事若真是守护人界的重要力量,缺一不可的话,她无法真的坐视不管,毕竟,她的朋友,她的家人,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存在于人界。

    可一面,若是她这个时候开口,宫离澈必然不会拒绝,可月关所谓的“忤逆”便坐实了,她并不喜欢这种感觉。

    可现在,她所有的想法,都在这一刻,不存在了。

    原来人在纠结的时候,竟会如此的烦恼。

    “好。”云锦绣看着他,缓声开口。

    宫离澈浅浅一笑,身形一动,便带着她消失在了原地。

    看着两人消失的身影,月关目光微微的变幻了几分,良久微微勾唇:“真是名不虚传啊,真不知道,那两个人碰在一起,会是怎样的一副情境。”

    立在不远处的君轻尘微微抬起眼睛,看向月关,不易察觉的蹙了下眉。

    *

    星河。

    沿着长长的黄沙古道行走了许久,云锦绣方顿住步子,偏首看向宫离澈道:“你说,月关究竟是什么目的?”

    宫离澈抬手,将她抱住,缓声道:“此人心机深不可测,我需对他做些了解,才能下定论。”

    云锦绣靠在他怀里,双手将他的身子抱住,低声道:“他说他是摩柯人的后裔,然后让掌事们,四处的寻找九帝血脉,理由很通顺,可他为何来找我?我并不是帝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