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古武校医〕〔妖星传〕〔鬼使神差〕〔总裁大人:你浴巾〕〔转世妖尊〕〔他是占卜师〕〔学舌〕〔东时明月〕〔召唤之最强反派〕〔英雄联盟之虫族降〕〔女娲之巫竹儿〕〔挂在树上的猴子〕〔全球有变〕〔我的微商不寻常〕〔编篡诸天〕〔盖世大掌门〕〔最后一尊魔〕〔青梅有点萌:傲娇〕〔高冷总裁的抵债新〕〔修真之人妖大战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二百三十章 禁古封印
    “水月国那场劫难,摩柯圣宫那场劫难,包括如今沦陷的华夏大陆,都是因这这种珠子而起,神界曜日珠,魔界幽冥珠,尸界凝血珠,鬼界炼血珠,人界帝阳珠,妖界妖凰珠。这六颗珠子象征如今的六界,或者,也代表着六道。”

    云锦绣的话,让几人皆微微的睁大了眼睛。

    “锦绣,这些事你怎么知道的?除了曜日珠与幽冥珠,我还从未听说过那四种珠子。”美姬吃惊的开口。

    云锦绣目光微深,宫离澈不说,她也不会理的如此顺,“月关炼制帝阳珠,或许不是件坏事,但却并不代表着,依靠着帝阳珠,便能保护人类。”

    “也便是说,月关一直也在用人血炼制帝阳珠?”楚梦寻微微凝眉。

    “这个倒是不能确定。”云锦绣开口,“眼下,各州帝脉齐聚九州岛,帝脉的力量远胜于常人,他应该还没有丧心病狂到去诛杀普通人。”

    “既然每个人类的身上,皆残存着祖神的力量,想要获得这种力量,自然是获取的精血越多越好,帝脉固然强大,可似乎与残存的祖神力量多少无关。”君轻尘开口,“为何月关会单单的只取帝脉的力量来炼制帝阳珠?”

    这个问题倒是把云锦绣问住了。

    事实,她原本也有想过这个问题,最后全部归类于九帝血脉所蕴含的祖神力量要强于普通人的,可这个理由,却有些勉强。

    祖神是祖神,帝脉是帝脉。

    根据每个大帝的成长史来看,他们在年轻的时候,也只是个普通的修武者。

    好比月帝,他在年轻的时候,还是个书生,困顿撩到,天赋也不是很出众,且性格还有些窝囊。

    只是后来,月帝突然的便开窍了一般,开始勤学苦练,实力也是蒸蒸日上,倒最后,竟然证道成帝了!

    这个传说对于如今资质平庸的修武者来说,完全就是个励志模板,毕竟连那样的月帝都能证道,这世界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

    从月帝的经历来看,其传奇的一生,似乎与祖神的力量毫无关系。

    “对啊,我自幼在九州岛长大,院长并未取过我的精血炼制什么帝阳珠啊。”美姬有些奇怪的开口。

    云锦绣道:“这也是我感到奇怪的地方,但九州大比时,我们皆有负伤,鲜血流入往生湖内,很有可能被帝阳珠吸收了,因我正是在那里,发现的帝阳珠。”

    说到底,这也是她的一个猜测。

    月关的想法和行动,可谓滴水不漏,想要找到证据,还真是不容易。

    “如此,他要前往禁古山脉,恐怕不仅仅是为了让我们历练了。”君轻尘沉吟。

    云锦绣点头,“不管他抱着什么目的,规则的崩毁已经可以预见,当务之急,我们还是需保护好我们身边的人。”

    *

    掌事堂,众人齐坐一堂,就连炎厉也出现在此。

    经过上次一事,炎厉倒也收敛了一些,虽然那口气咽不下去,可终究也深知自己不是那人的对手,只能暗暗的咬牙切齿。

    “那禁古莫测,孩子们前往那里历练,会不会太危险了啊?”无量忍不住开口。

    那可不是普通的历练地,是禁古啊。

    旁的地方,掌事们还能控制,可到了那种地方,便是他们自己,也无法预料会发生什么样的事。

    “是啊,院长,禁古那种地方,连武宗,武尊级的强者尚能吞噬,更何况那些孩子了。”茯苓亦忍不住的开口。

    萧然终究是自己的弟弟,带着自己弟弟深入那种地方,她委实不能放心。

    月关淡声道:“事到如今,本院便与你们说了吧。青帝一生未娶,虽无后代,可却有族人。青帝证道后,其曾被近乎覆灭的家族再次振兴,并诞生了极为强大的高手,甚至半帝!可是他的家族去了何处?后世传言他们尽皆覆灭,可如此强大的家族,若是覆灭的话,又岂会不声不响?”

    众掌事面面相觑,青帝的家族与禁古有什么关系?

    “那禁古实为一个巨大封印,且是青帝进入虚无黑洞前亲手所封。”月关面无表情的开口。

    美影面色倏地一变:“院长的意思是,消失的青帝家族,被青帝封印在禁古山脉?”

    月关站起身淡淡道:“可以这么说。只是此事机密,没有我准许前,不许你们与任何人提起!”

    他的话无异于晴空炸雷,世人皆传禁古危险,可谁又能想到,禁古内其实是封印着青帝家族的呢?

    院长又是如何得知这个惊天秘辛的呢?

    “那么院长此次前往禁古,可是为了解开封印,将青帝家族的人自封印中拯救出来?”无量正色开口。

    若是有青帝家族的人出手,那么人界相当于直接有了坚不可摧的堡垒,纵使妖魔鬼怪肆虐,却也无法将人界赶入杀绝。

    “或许吧。”月关面上滑过一丝极为难测的情绪,他微一拂袖,转身看向月初道:“听说,月州长老来了?”

    月初还沉浸在禁古封印的震惊中,突然听到院长温和,不由心头一震,连忙回神道:“是,鉴于倾月那孩子出了点事,月辉长老特意的赶来,准备处理一下……”

    这件事说起来有些丢人,是以他这几日也有意的避开各州掌事,免得被提起此事,而无从回答。

    倾月与君轻尘发生这种事,原本也没什么。

    这些年轻人们都长大了,也到了婚嫁的年纪,若是你情我愿,结成姻缘原本没什么不可,可这会儿倾月居然……这个时候,逼迫君轻尘迎娶北堂倾月的话,总觉得有种胁迫的意味。

    “所以,君轻尘那里是什么意思?”月关坐了下来,慢条斯理的开口。

    月初微微尴尬道:“这个……还未问过君轻尘的意见。”

    无量有些嘲讽道:“婚姻大事是两个人的事,君家怎么也是上古大族,你们月州这么单方面的便定了亲事,未免有些不妥吧。”

    月初有些头痛道:“此事自然要与轻尘的父母商议,只是这件事,说到底也是轻尘的失误才酿成了这种结果,倾月毕竟是受害的一方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主宰〕〔都市盘龙〕〔将军令:罪臣谋天〕〔武林之烽烟四起〕〔丫头,悔婚无效〕〔曾与你海誓山盟楼〕〔万年只争朝夕〕〔重生豪门:权少宠〕〔诡命阴倌〕〔超级系统神话动物〕〔天才萌宝,妈咪要〕〔神秘总裁太给力〕〔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看到成功率〕〔唐朝生意人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