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闺谋〕〔女帝家的柯基犬〕〔医往情深:呆萌娇〕〔盛世极宠:天眼医〕〔位面复制大师〕〔亘古大帝〕〔下堂将军要亲亲〕〔重生八零:福妻有〕〔前夫,双修么?〕〔我在泰国开店卖佛〕〔诸天修道者〕〔我真要逆天啦〕〔菜鸟除妖师〕〔网游之箭破天穹〕〔宠宠欲动:七爷,〕〔虎威娇女〕〔史上最强天秀〕〔霍先生,轻点抱〕〔蜀山剑宗系统〕〔最终之自我救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章 身份可疑
    无量也不由受其影响,笑呵呵道:“轻尘呐,进来说。”

    君轻尘微一颔首,抬步走了进来。

    无量走到茶几旁,随手倒了杯茶水,推到君轻尘面前,亦坐了下来。

    “院长说了,再过三日,便启程前往无极。彼时,学员们可能会在楚城落脚。我也向院长做了申请,彼时,你与锦绣,都可以回家一趟,与亲人团聚团聚。”

    君轻尘道:“多谢掌事,锦儿也会很开心的。”

    “哎,举手之劳,客气话便不必说了。此次九州大比,你给我们青州,给我长足了颜面,该我多谢你才是。”无量笑呵呵的开口。

    需知以往大比,青州从未进过前五,这一次,可是拿了第一啊。

    说不骄傲那是假的。

    君轻尘好笑道:“我们是您的学员,全力以赴本是应当,何况,此次大比,也不是我一人之功,若没有锦儿与楚梦寻,我也无法全力迎战。”

    无量笑道:“胜而不骄,才能走的更远。轻尘呐,虽说你是紫微剑的契约者,可老夫一直相信,能否证道,终究看的还是自己。若你稳步前行,天地都将在你脚下。”

    这倒不是他不夸自己的徒弟夸君轻尘,梦寻天份虽好,可比起君轻尘,却还是要逊色一些。

    当然,天份不是决定证道的全部因素。

    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未来的第十位大帝,很有可能非君轻尘莫属。

    君轻尘眼睫垂了一下,旋即抬睫笑道:“掌事教诲,晚辈铭记于心。”

    无量满意的笑道:“还有一事……”说到这里,无量微微的犹豫了一下,旋即正色道:“外面的传言,想来你也知道了。”

    他不明说,君轻尘也知道他说的什么,自然不会觉得意外。

    “轻尘,这件事虽然有些遗憾,可倾月那姑娘,还不错。月州长老月辉已经来到了九州岛,为的怕是你们这件事。虽说这件事,你该负起责任,可也要跟随自己的心意才行。两个人在一起,终得是你情我愿才过的下去,就拿我与美影来说吧,当年就因为一场乌龙,这才有了美姬,现在孩子都长大了,她还没原谅我。”说到这里,无量面色微微的抽了抽。

    君轻尘没有说话,他的神思有些飘忽,目光也变得幽远了些。

    “月州内部等级森严,九州再没有哪个地方,像那里似的,具有警惕防备性。这大概与月帝阴晴不定的性格有关。”无量私心里,是不希望君轻尘成为月州的女婿的。

    据他了解,北堂倾月的母亲本是月州一名普通的洗脚婢,后来被北堂世族的族长给临幸了,这才有了北堂倾月。

    可那洗脚婢身份并未因这一夜乱情改变命运,反而变得更加凄惨了。

    她的身份并没有被北堂族长认可,北堂倾月出生后,被给过继到族里一对年轻夫妇为继女,这才能名正言顺的在北堂家族生存,而事实,她与北堂冷其实是同父异母的关系……

    这关系乱的。

    眼下,月州祭司突然说君轻尘是北堂倾月的真命,使得北堂倾月对君轻尘格外上心,现在又发生了这种事,轻尘真是同意不是,不同意也不是。

    无量猜测,这月州内斗的厉害,他们之所以逼婚君轻尘,恐怕也是看上了这位未来的帝苗,在加上此次轻尘取得了大比第一,名声定是响彻九州。

    这样的人才,谁不想拉拢来做女婿呢?

    “轻尘,这件事你还是回去与你的父母商议一番再做定夺,婚姻大事不是儿戏,我想,你也会有自己的想法。”无量意味深长的开口。

    君轻尘微微回神,看向无量道:“前辈对北堂家族了解多少?”

    无量叹了口气:“月州对内部消息把控十分严格,且他们轻易不会谈起本族之事,具体的还真是难说。不过月州最近内斗的厉害,一方以北堂冷为首自成一派,一方以北堂倾月为首,又成一派,都在想尽办法的争夺月主之位呢。够乱的。”

    君轻尘道:“北堂冷可知此事?”

    “那小子,生来骄傲,对本族事务倒是不怎么上心,但身在风口浪尖,不知道也不太可能。”无量开口。

    君轻尘微微沉思了片刻,微笑道:“晚辈明白了。掌事若是没有其他事,晚辈且先告辞。”

    *

    最近些日子,北堂冷疲沓了些。

    月初就此来催促,让他去见一见月辉长老,他连眼皮都不抬一下。

    看着懒洋洋趴在石桌子上的北堂冷,几木犹豫了一下,上前道:“还在为大比的结局受挫呢?”

    趴在桌子上的人没反应,过了好半天,才发出冷笑:“有什么受挫的,这次输了,本少爷下次一准赢他!”

    几木道:“那你这几日,怎得没什么精神?”

    北堂冷一拍桌子,坐起身道:“那云锦绣身边的人是谁?那混账的实力强的不是一点半点!”

    几木道:“好像没几个人认识,也无人谈论,不过那人的实力,确实强的离谱,要知道炎厉可是武宗级的强者,可在他手下,一招都过不了。”

    北堂冷往后一仰,腿搭在桌子上,摸着下巴道:“身份太可疑了。”

    “少爷,君轻尘要见您。”

    门外,月州的学员跑来开口。

    北堂冷微微一挑眉:“君轻尘?他来干什么?”

    “少爷,要不我给打发了?”那学员揣摩着北堂冷的意思。

    “他若想来,你打发的了吗?”北堂冷嗤了一声,“让他进来吧,我也想跟他算账呢!”

    那学员立刻跑了下去。

    几木顿了顿道:“月辉长老那里,我也得去给个回复,便不打扰你们说话了。”

    北堂冷斜了几木一眼,“给那老头子说,本少心情不好,没工夫见他,让他从哪来滚哪里去。”

    几木:“……”他可不敢跟长老这么说话,非被打死不可。

    出远门的时候,几木看到了君轻尘,两人对视了一眼,并未搭话,便擦肩而过。

    君轻尘方一踏入院门,便听到北堂冷拽拽的声音传来:“呦?那股风把我们的九州第一天才给吹来了?”

    君轻尘视线落在北堂冷身上,丝毫不在意他的冷嘲热讽只微微一笑道:“北堂冷,今日来,是有事要问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