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帅气逼人〕〔齐欢〕〔本宫专治各种不服〕〔我的女仙老婆〕〔巅峰都市强少〕〔战天大帝〕〔快穿之卡牌猎爱指〕〔惊世狂妃:我家萌〕〔长生种〕〔无限恶骨道〕〔酆都鬼域〕〔篮场执剑人〕〔最强婚宠:蜜爱狂〕〔女帝风华:傲娇夫〕〔黑巫秘闻〕〔鬼手医妃:摄政王〕〔诸天时空行〕〔相医战纪〕〔幻世风语颂〕〔致命邂逅:我的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以夫为天
    她鲜少依仗宫离澈做什么,因她从始至终,都不是个喜欢依靠的人。

    可现在,他们已经成婚了。

    她的夫,便是她的天。

    对付神魔妖鬼尸五界的人,她尚需三思,可对付月州,她实在没什么可畏惧的。

    她也相信,有宫离澈在,月州还真不敢将她怎么样!

    月辉的脸色瞬间被憋的铁青,他指着云锦绣,身子都在发抖。

    可下一瞬,那月夜便笑了起来,“月辉长老,你这冲动性子,也该改一改了。”

    他的目光转而又落在云锦绣身上,微微笑道:“云锦绣,久仰大名,如雷贯耳。”

    云锦绣扫了一眼那祭司,淡声道:“轻尘的证人是我。”她丢了北堂倾月的手臂,站直了身子,淡淡开口,“那日,我的兽武灵一直在轻尘身上,事情的经过,我倒不介意重述一遍。轻尘身中迷花,百般压制,却无法奈何毒性,北堂倾月这个时候闯了进来,以用月粹的名义给他医治伤口,可那月粹里,添加了一味勿忘草,不仅让轻尘对她改观,还能让轻尘无法将她忘记。之后,她百般勾引,轻尘却宁愿被毒血攻心,也未染指,反而因此昏厥了过去。北堂倾月散了头发,扯了衣服,做出被侮辱的模样等待君轻尘醒来。”

    “云锦绣!你休要血口喷人!”

    北堂倾月忍不住尖声大叫。

    前一刻,那个女人还在关心她的伤势,后一刻竟然如此毫不留情的将她血淋漓的扒开!

    “想要喊冤也要先等我说完,否则,你怎么知道自己被冤枉了?”云锦绣目光冷冰冰的扫了北堂倾月一眼,“君家家风严谨,从上到下,皆以礼待人,轻尘自幼受这种教育耳濡目染,自心底是不会带着恶意揣度北堂倾月的,毕竟名誉之于女子,贵如生命,可这世上,总有些人,不仅没脸没皮,还不怕死。月州祭司此次前来,是准备拿君族上下老小来要挟强行逼婚?抱歉,君族是我无极联盟的重要成员之一,你动君族,便是动我无极。动我无极者,虽远必诛!”

    云锦绣将话说完,转身道:“轻尘,我有事找你,我们回摇水阁谈。”

    她丢下话,便不再理会众人,抬步向外行去。

    看着丝毫不拖泥带水的人,君轻尘有些无奈,锦儿应该也清楚,无极根本是无法与月州相抗的,可她还是毫不犹豫的说了,且说的如此有底气,这底气,是靠的那个人吧……

    他站起身,亦不打算再多言。

    那个人,足够让月州忌讳,他亦做出了表态,至此,什么也不必说了。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阴谋诡计,都脆弱的不堪一击。

    “妖女!你给我站住!”

    月辉快气疯了,他还从来没有见到胆敢在祭司面前如此嚣张之人!

    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威胁?

    这个该死的妖女,居然敢威胁他们,还是当着祭司的颜面!

    然他刚要冲出去,便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了回来。

    月夜丝毫不生气,看着云锦绣的背影道:“同妖狐一起久了,连性情都像那个人了。”

    这句话,让云锦绣步子顿住了,她转身,目光幽淡的看向那祭司。

    月夜站起身道:“不巧,我得知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也希望日后,云姑娘能像今日这般,底气十足。”

    云锦绣目光微微的深了几分:“实力为尊的世界,底气都是自己争来的。”

    月夜微微颔首:“没错,你的话说的十分对,云姑娘很有魄力。”

    那话,像妖月说话的方式一般,阴阳怪气又充满讽刺。

    云锦绣深深的看了那祭司一眼,却未多言,转身离开。

    “祭司大人,您不能让那妖女这么走了!倾月可怎么办啊!”月辉面色难看的开口。

    月夜看了他一眼道:“云锦绣依仗的是妖狐,妖狐,你敢动吗?”

    月辉面色抽搐:“又是那只该死的狐狸!”

    月夜道:“什么都不要说了,等机会吧。”

    x

    云锦绣方踏出门槛,美姬便冲了上来。

    “行啊锦绣!居然敢这么怼那个祭司,月州的人大约要气疯了!”美姬觉得憋闷了好几天的恶气,总算是全部抒发出来了。

    陈夕瑶的目光却是看向了君轻尘,她犹豫了一下,却是没上前去。

    那日她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事后想起,委实有些丢人,只能沉默无声的跟着走着。

    云锦绣的心情却并不轻松。

    那个祭司不是个普通人,甚至在他身上,她还能感觉到几分的空灵气,那气质有些像司音和神莲身上的气质。

    难道那祭司已经羽化成神了?

    但不管怎样,他知道自己依仗的是宫离澈,可似乎并不是十分的忌讳。

    莫不是这个人已然知晓,宫离澈魂魄不全快要消失的事?

    “你们先走吧,我有话跟轻尘说。”云锦绣开口。

    美姬和陈夕瑶对视一眼,倒是未犹豫,还是很快的走开了。

    云锦绣这才站住步子,看向君轻尘道:“为了什么?”

    君轻尘一顿,目光看向她,“没有什么。”

    云锦绣有些嘲弄的笑了一下:“我并不觉得君公子是个蠢蛋。”

    君轻尘缓声道:“有的时候,自己看起来是有些愚蠢。”

    云锦绣目光一瞬不瞬的盯着他,良久,她道:“我知道,你有自己的目的。”

    不管那是什么目的,他不想说,她也不必再问。

    “自联盟成立,君家与云家便已是不可分割的整体,君家的事便是联盟的事,也是我们云家的事。即便以联盟的力量无法抗衡月州,但总会有办法的。”她想说的,也不过是这一点。

    君轻尘微微笑道:“锦儿的意思,我明白了。”

    云锦绣点了点头,转身走了几步,又顿住,缓声道:“轻尘,我结婚了。”

    少年的身形微微的僵在原地。

    风有些大,将林子吹的哗啦啦作响,那一瞬,什么声音,其实都听不太清的。

    “我们已拜过堂,我爹若是知道了,大约会想不通。”云锦绣声音也变得有些遥远了。

    “轻尘,我很幸福。”云锦绣抿唇笑了笑,“我希望,你也能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原始星球我为王〕〔穿成反派他前妻[穿〕〔盛世鲛妃〕〔宠妻总裁坏透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解忧医馆〕〔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八十年代嫁恶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