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丑妻替嫁:酷冷大〕〔绝色狂妃:冥王的〕〔娇妻似火:妖孽帝〕〔盛宠撩人:失忆甜〕〔高冷总裁的贴身兵〕〔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都市无敌炫少〕〔穿上女装去上学〕〔不婚不行,总裁缠〕〔重生种田:丞相家〕〔重生之坏蛋奶爸〕〔本源神座〕〔我和鬼在一起的日〕〔都市之最强仙尊〕〔郡主养成记〕〔完美宠婚:腹黑总〕〔凡人传之至强魔法〕〔闪婚契约,冷情白〕〔既然人生可抉择〕〔尝我一往情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不欢而散
    中州城一夜欢腾,直持续了大半夜,依然灯火未散。

    云锦绣不好酒,后半程时,便退了,与云江一道去了书房。

    自她回来,还未单独的与自己的父亲说过一句话,此刻终于是躲了些时间。

    夜色喧嚣,夜风微凉。

    云锦绣看着云江脚底生风,并未苍老之态,反而比之前年轻了许多,心中微安。

    “锦绣,你常年在外,与为父聚少离多,转眼间,你都满十八了。”云江看着长大成人的女儿,心中感慨,“你娘去的早,否则她看到你今日的成就,定然会欣慰万分的。”

    云锦绣静静的听着,她未感受过什么母爱,亦不知该如何与那个诞生自己的女子相处。

    然即便是不知所措,却也觉得向往万分。

    按着宫离澈的说法,前世或者今世的**,都是属于她自己的,只是两世同处在同一个时间段内,实在是奇怪万分。

    如果这个世界上的自己没有被另一个灵魂夺去**的话,只有一个灵魂的自己,又怎么可能操控两具身体?

    “锦绣,为父对你没什么要求,可却对你有一桩心事未了。”云江停下步子,看向云锦绣,和声开口。

    云锦绣道:“父亲请明言。”

    云江道:“所谓女大当婚,女大当嫁,你已满十八岁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可需得放在心上了啊。”

    云锦绣微微一顿。

    “来给你提亲的,可谓是络绎不绝啊,为父知道你事事有主见,便给你推掉了,可在你心里……可有合适的人选了?”云江说这些话,心里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锦绣毕竟也才十八岁,对那位妖狐有心思,他也可以理解,毕竟那个人的确风华无双。

    可那人毕竟是妖狐呀,那种活了不知多久传说中的大人物,可以说走到哪里哪里就风起云涌。

    人界的麻烦已经够多了,何况还有神魔妖鬼尸五界?

    他委实不愿让自己的女儿过着颠沛流离,担惊受怕的日子,这才有了这一问,只希望锦绣能有所放弃,不求她寻个多么厉害的人物,只要疼她爱她有能力保护她便是足够了。

    云锦绣看向云江道:“爹,我也正想告诉您这件事。”

    “这么说是已有心上人了。”云江笑着开口,“为父只望着你能无忧安好,只要是个正经的年轻人,爹都不会反对的。”

    云锦绣道:“我们成亲了。”

    云江一愣,道:“锦绣,你说明白些。”

    云锦绣道:“爹,我与宫离澈已经行过大礼,拜堂成亲了。”

    她无意于隐瞒什么,也不打算隐瞒。

    她也知道,父亲是不赞成她与宫离澈走到一起的,所以她只能先斩后奏。

    云江明显的被惊动了,一张脸也在夜色中,微微的抽搐。

    他盯着云锦绣,似想辨别,这个一直让他无比放心的女儿是不是在撒谎。

    然云锦绣的面色很平静,目光与他对视,毫无躲闪的意思。

    云江只觉一股无名火噌的涌了上来,可却被他强压下了。

    他道:“锦绣,你的话可当真?”

    云锦绣道:“吹雪谷,我们以树为媒,以湖为约,拜为夫妻。”

    云江的身子有些晃。

    他惯是知道锦绣有主见的,可却也没想到她有主见到这般轻易的便许下了终身,且还是在他丝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

    云江盯着云锦绣,好半响都没有说一个字,然后转身拂袖而去。

    夜风大了些,树枝被夜风拨弄的光影婆娑,云锦绣立在有些混乱的光影之下,微微垂下眼睫。

    她能感受到父亲的愤怒,也能感受到他愤怒之外的伤心。

    是她做错了吗?

    *

    星河里微微空荡。

    雾雨跟着赛西施去玩耍了,黑无也跟着跑了出去,就连男鬼,也暗搓搓的不见了踪影。

    宫离澈站在星海岸,如果不是随风轻飘的衣袂和发丝,那画面很像是静止。

    看到那道身影时,云锦绣内心的最后一丝怀疑也跟着消失了。

    自她明事以来,便再也未做过让自己后悔的决定,哪怕她的决定,让她走的更加艰难,都不会让她有任何的动摇和更改。

    她和他已经是一体的了,即便是父亲,也不能让她放弃。

    察觉到她的气息,宫离澈回过身来,看向她的目光微微一缓,道:“忙完了?”

    云锦绣点了点头。

    他叹息道:“那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了。”

    云锦绣走到他面前,将脸依偎在他怀里,低声道:“我们的事,我告诉爹了。”

    宫离澈揽着她的身子道:“岳父大人怎么说?”

    云锦绣道:“他说,只要我嫁的人爱我疼我能够保护我,他便放心了。”

    宫离澈懒懒笑道:“以着岳父大人以前的做事风格,没有与你翻脸?”

    云锦绣摇头道:“怎么会。”

    “我会爱你,疼你,也会保护你,让他不必担心。”他垂首,轻吻她的额头。

    云锦绣抬起眼睫,看着他笑道:“这些话,你该与他说才是。”

    宫离澈道:“不敢。”

    “不敢?”云锦绣好笑,“你妖狐大人也有不敢的事?”

    “怕你两难。”他抬手,将她微乱的发丝梳理整齐,浅声开口。

    云锦绣唇角微紧了几分,又靠在他怀里道:“他会认同你的。”

    即便她不说,他也猜的到。

    让父亲接受一个震铄古今的大妖做女婿,对于双方,都是一个考验。

    宫离澈掌心轻拍着她的肩膀,目光看向深海。

    他大约没有精力再让他认同了。

    宫离澈抬手,掌心一个幽蓝的六角形冰晶静静的旋转着。

    那冰晶剔透晶莹,散发着幽洌的气息,还隐隐的带着恐怖的威压。

    云锦绣的目光不由被那冰晶吸引,好奇道:“这是什么?”

    宫离澈将冰晶握在掌心,冰晶立时敛尽寒芒,他拉起她的手,将那冰晶放在她的掌心道:“为夫送你的礼物。”

    “礼物?”云锦绣看着那冰晶,可那东西却在她掌心迅速融化,一眨眼间不见了。

    云锦绣面色微变:“消失了?”

    宫离澈笑道:“只是与你的身体融到一起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盘龙〕〔武林之烽烟四起〕〔丫头,悔婚无效〕〔万年只争朝夕〕〔诡命阴倌〕〔超级系统神话动物〕〔神秘总裁太给力〕〔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看到成功率〕〔唐朝生意人〕〔重生最流风〕〔最强BOSS吞噬者〕〔归楚〕〔仙命长生〕〔总裁强势爱:染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