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可怜之人
    这种态度,比起那傲慢的月辉来,不知道要好了多少倍。

    君凡的面色也是微微缓和,“祭司说的有理,来人,还不快些给贵客上茶。”说着,君凡抬手道:“祭司请上座。”

    月夜倒也不推辞,抬步上前,在居中的位置坐了。

    君凡做到一旁,微笑道:“月州诸位突然造访,却不知是所为何事?”

    月辉“哼”了一声,高声道:“君凡,不要给我们来那些需的,我只告诉你一件事,你的儿子,侮辱了我们月州的圣女,此事,你看要如何解决?”

    月辉突然抛出来的一句话,恍如个炸弹似的,惊的君凡回不过神。

    然良好的修养还是让他保持了面上的微笑,他缓声道:“我君凡却然有个儿子,儿子虽然不才,可品行我却是能打包票的,这位长老,莫不是认错人了?”

    “哼!说的就是君轻尘!”月辉眼睛圆瞪,“这件事,对于我们月州来说,是个无法抹除的污点,今日,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们一个说法。”

    君凡不由站起身来,神色郑重的按着月辉道:“这位长老,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我也相信,你们月州之人今日特地来到联盟,不是为了找茬而来的。”

    月辉还想再说,被月夜挥手阻止。

    “月辉长老语气冲了些,君族长莫要介怀。”月夜微笑着开口,“年轻人年轻气盛,做错了事,也是无可厚非的,好在,圣女既然与贵公子有了肌肤之亲,我们何不将污点变成一桩喜事呢?”

    君凡正色道:“祭司,此事我从未听我儿提起过,若是真有此事,我那不肖儿子我自会处置,若是并无此事,我君家的声名,绝不容被人如此玷污!”

    月夜笑道:“君族长不必激动,处置便不必了,只是圣女心仪贵公子已久,我们不如化干戈为玉帛,结成秦晋之好,如何?”

    君凡觉得真个思路都乱了。

    他实在不相信,轻尘会做出这种事。

    可若是真的出了这种事,简直丢人啊!

    越想便越是生气,君凡大喝一声:“去,把君轻尘给我抓过来!”

    “抓什么啊!”门外,一声女声传来,接着便见古樱大步走了进来。

    她直视着月辉,冷嘲热讽道:“事情我都九州学院的学员说了,这件事根本就是诬陷,这年头,千方百计的想要接近我儿子的人多了去了,却没想到还有这种连面皮都不要的人居然拿着名节来开玩笑!”

    君凡一愣:“古樱,你怎么来了?”

    “我若再不来,儿子岂不是要被你冤枉了?”古樱冷嘲,视线看向那月夜道:“我不管你们是哪里的人,有多么深厚的背景,善意而来,我们君家皆以贵客之礼招待,若是带着恶意而来,我古樱才不管你们背景身世,敢向我儿子泼脏水,便莫要怪我古樱翻脸不认人!”

    她年轻时便是个意气风发的女侠客,之后嫁入君家,便也规规矩矩的做了当家主母,可若是有人敢对轻尘不利,她自会豁出一切,维护自家骨血。

    月辉面色抽搐:“小小君家……”

    “小小君家?在我们的地盘上还敢大放厥词!”古樱双目锋芒顿现,咄咄逼人的盯着那月辉,“你是何人?月州又在何处?什么实力?敢不敢与我一战?”

    月辉被古樱一连番的质问居然给闷堵的说不出话来,气势居然也被这个女人狠狠的压过了一头。

    “哼,你们君家,难道想跟我们整个月州做对吗?”月辉咬牙切齿的开口。

    古樱冷笑:“我们君家士可杀不可辱,大难当前,你们月州不思抵御外敌,却还想来我们青州搞内斗不成?真要打起来,谁怕谁!”

    月辉:“……”

    君凡也被古樱震住了。

    自有了轻尘后,他的夫人便收敛了所有锋芒,安安心心的相夫教子,今日突然爆发,倒是把他吓了一跳。

    不过转瞬他便释然,目光冷峻的看向月夜道:“看来祭司也受了下面的蒙骗,才致使察言不清,轻尘这孩子我们做父母的最是了解,侮辱之事,绝不会是他而为。祭司请回吧。”

    月夜的目光微微深了几分,他扫了月辉一眼。

    月辉蓦地一个激灵,低头退了几步。

    月夜这才笑道:“君族长说的是,贵公子却非那种人。事情我已做了了解,贵公子因救青州学员,身中迷花,神智昏聩,这才做了错事。倾月心地纯善,为了照顾贵公子,这才不慎错上加错。纵使事情未真的发生,可两个人的名声都已受损。按照我月州的规制,名誉受损的圣女,都要被焚身裂骨,凌迟处死。我心疼于孩子年幼,这才提出想与君家结成姻缘的想法。”

    这一番话,说的有理有据,反倒让君凡和古樱皆愣住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君凡这才开口道:“话虽如此,可婚姻大事毕竟是终身大事,若是孩子们不依,这姻缘也没有再续的意义。”

    月夜微笑道:“所以,我才希望君族长能做一下贵公子的工作。”

    说着他屈指一弹,一个光团出现在半空。

    半空内,北堂倾月被捆缚在绞刑架上,全身衣衫站满了鲜血,酷刑接踵而来,她的惨叫声更是尖利的让人头皮发麻。

    “月州规制森严,犯错便要被罚,便是我也无法阻止倾月受刑,若是贵公子当真不同意,我们也不会勉强,只能说,这是倾月的命罢了……”

    月夜站起身,微微一颔首,便向外行去。

    走了几步,他又顿住,回头道:“倾月虽非帝脉,可却也是月州仅次于帝脉的天才,她还是阴年阴月阴日出生,出生时,被月神之力淬去了体内的阴邪,是万不会变成阴时之体的,另外……她还是个极孝顺的孩子,为了救她的母亲,从小坎坷多灾,实在可怜。”

    说完这些,月夜便抬步离开。

    君凡缓缓的坐了下来。

    光团还未消失,少女的惨叫声,还在头顶撕裂。

    古樱看着那画面,一时间,也陷入了无尽的沉默之中。

    那祭司说的不错,孩子们虽然未真的发生什么,可名声却已然受累,尤其是那叫倾月的女孩子……真是可怜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