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闪婚难离:冷少独〕〔怒指苍穹〕〔我继承了一个冥界〕〔方先生,无药不欢〕〔诸天金手指〕〔一睡十万年〕〔流浪世界之重头开〕〔我的死神女友〕〔特种兵之变种人〕〔总裁霸宠:买定请〕〔医妃千岁:王爷轻〕〔宠妻至上:boss老〕〔凤霸天下:重生医〕〔我可以变成丧尸〕〔绝品小神农〕〔几时晴雨几时休时〕〔我竟然是二郎神他〕〔都市至尊群主〕〔盛世医华〕〔我有个智慧图书系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三百章 古怪举动
    第一千三百章 古怪举动

    锦绣有她们来照顾也不会出什么差池。

    可时光耽误了,可就再也不复回了。

    君轻尘微微一顿道:“西施姐的意思,我明白。”

    为了照顾锦儿,他也连着许久未能修炼了,这对于修武者来说,实在是大忌。

    可即便让他前去修炼,心又怎么能完全的平静下来?

    反而是自己留在她身边的每一日,心都平静的不起波澜。

    修武的同时,也要修心吧。

    如果这也是场历练,他也收获了许多。

    “我会去找母亲谈谈。”君轻尘微微抿唇开口。

    赛西施道:“人这一生,怎么可能事事如意顺风呢?看似短短几十年,可真的去过时,一生又是那么长。从生到死,再难的事,也都会过去的。”

    君轻尘静静的听着。

    西施姐活的比旁人都通透些。

    事实,看淡生死不难,难得是看破情之一字。

    “她们来了。”赛西施站直了身子开口。

    君轻尘这才收了思绪,向院门处看去。

    在外面,云锦瑟等了整整一天了,她们不让她见锦绣,可她却偏偏要见的。

    胜貂蝉推开了院门道:“锦绣这个时辰已经睡了,你动静要轻些。”

    云锦瑟微微点了点头,迫不及待的便向院门走了过来。

    赛西施与胜貂蝉对视了一眼,开口道:“之前醒过来时,狠狠的吐了几口血,我们给她服用了救命草,才抱住了性命,可锦绣的经脉却混乱如麻,寻常人根本无法接近。”

    云锦瑟焦急道:“我要亲眼看看才行。”

    赛西施微一思索便让开了身子,推开了房门。

    云锦瑟快步的走了进去,赛西施、胜貂蝉以及君轻尘并未走开,也一并跟着进了房间。

    床榻上,云锦绣静静的躺着。

    她紧闭着眼睫,面色苍白,若不是那轻微的呼吸声,像是已经死了过去。

    云锦瑟只觉心中一痛,轻轻的坐了下来。

    她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亲人,失了记忆后,更也不认得谁了。

    很多时候,她觉得锦绣就是她的依靠。

    她将云锦绣的手自被子里拿了出来,指尖萦绕白光,轻轻探了进去。

    《医诀》的力量与寻常医术不同,白光顺着经脉进入身体,可以修复一切内伤。

    然很快的,云锦瑟便流出热汗来,一来房间确实很热,二来,锦绣的经脉太乱了,医诀的力量根本无法前行。

    她不得不退出来,将她的衣袖往上卷了卷。

    一串黑色的锁链自她的腕上滑落,在那锁链上,还挂着一聚骷髅骨,正瞪着空洞洞的眼眶盯着她,看起来十分的骇人。

    云锦瑟冷不丁的看到,被惊的心里一咯噔,险些将云锦绣的手甩开,只是下一瞬,她的手便被按住了。

    有些惊慌的抬头一看,却是君轻尘。

    “这白骨一直跟着锦绣,不必害怕。”君轻尘将云锦绣的衣袖拉下来些,遮住了骨链,轻声开口。

    云锦瑟这才定了定神,拿出帕子,擦了擦额角的汗,复又拉住云锦绣的手仔细探了下去。

    许久之后,云锦瑟的面色微微的有些变化,似乎发现了极为吃惊的事。

    赛西施与胜貂蝉亦觉察到了云锦瑟的神色变化,对视一眼,却未开口。

    房间内闷热又寂静,云锦瑟全身都在泛着淡淡的白光,又过了许久,她方将云锦绣的手松开,转身神色微微严肃的看着赛西施几人。

    “锦绣的身子如何?”胜貂蝉不放心的开口。

    云锦瑟站起身,来回走了几步,方开口道:“我想换身衣服。”

    这个要求,让赛西施皆微微的有些发愣。

    云锦瑟抬手将发上的步摇摘下,又将手腕上的镯子也褪了下来,顿了顿,看了一眼君轻尘道:“这些褪下的东西等会帮我拿去清洗一翻。”

    君轻尘:“……”

    然三人毕竟都是聪明人,云锦瑟这不寻常的举动,显然不是她在犯傻。

    君轻尘倒是未犹豫,便道:“好。”

    赛西施看向胜貂蝉道:“衣柜里,拿件锦绣的衣裳过来,她应该穿的上。”

    胜貂蝉立时转身向衣柜走去。

    君轻尘出去回避,云锦瑟快速的将外袍褪了下来,丢在朱盘内,有些不放心道:“我还要洗个澡,你们帮我找几味魂草过来。”

    说着她走到书案前,快速的写了几味草药,交给赛西施,“多准备一些,我怕剂量不够。”

    赛西施虽然有些无语,可看着云锦瑟认真的神色,却也明白,云锦瑟应不是在开玩笑。

    不管她之前跟锦绣有多大的仇,现在毕竟是失去了记忆,应该不会有这么多的弯弯心思才是。

    当然,她也不是十分的放心,想了想道:“后院有一处温泉,周围布了障眼阵,是锦绣沐浴的地方,你去那里洗可好?”

    云锦瑟微微的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水打到澡桶里的好,毕竟温泉对药草的消耗太大了。”

    赛西施微微点头:“好,我让人去准备。”

    云锦瑟也并未犹豫,迅速的换了云锦绣的衣裳,看了一眼君轻尘道:“这些东西,拿去清洗吧,务必要清洗的干净,我怕脏。”

    君轻尘已经十分适应云锦瑟的古怪,淡声道:“好。”

    说着走到桌子前,将衣物首饰一股脑的收起,抬步出门。

    云锦瑟也未在房间等待,快步的跟上赛西施便向后院走去。

    胜貂蝉微微皱了下眉,旋即走到床侧,看着还在睡着的云锦绣,轻轻一叹坐下身来。

    锦绣的床前是绝对不能没人的,她自然要在这里守着。

    只是看那云锦瑟如此的严肃古怪,莫不是锦绣出了什么大问题?

    这丫头已经够凄惨了,只望着这老天爷可莫要再来折磨她了。

    足足有一个时辰,云锦瑟才与赛西施一并回来。

    她头发还湿漉漉的,面色也比之前憔悴了些。

    她进了房间,让赛西施关了房门道:“我身上,有青帝家族留下的一丝神念,方才我正是去化掉那东西。”

    赛西施与胜貂蝉面色微微变幻:“现在可化掉了?”

    “他们不知在畏惧什么,并未留在我体内,虽然有些棘手,可还是被我化掉了。”若是在身体里的话,便棘手了,“与我身上的这丝神念不同,那些首饰里,有宝器,里面的神念是无法消除的。”云锦瑟有些疲倦的开口。

    赛西施微微的舒了口气,“锦瑟,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原始星球我为王〕〔颜夕江墨琛〕〔万千厉鬼排队表白〕〔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宠妻总裁坏透了〕〔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解忧医馆〕〔田园萌宝:农家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