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焚天帝皇〕〔一见朗少误终身〕〔霸道老公宠入骨〕〔一亿宠妻:总裁轻〕〔婚途有坑:爹地假〕〔娇妃难宠:太子乖〕〔爱若寒风私语〕〔他的心上香〕〔重生农女:赚钱复〕〔无敌从摸鬼开始〕〔我的梦可以卖钱〕〔宠妻成瘾:陆少的〕〔重生军医:厉少的〕〔学霸聊天群〕〔卡牌大明星〕〔医门宗师〕〔我的世界编辑器〕〔奶爸的修真人生〕〔最强婚宠:蜜爱狂〕〔一夜沉沦:调教惹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心病难医
    第一千三百零六章 心病难医

    按照以往的速度,她吸收了这么久的灵气,第五颗命珠也该有些动静了,可那般庞大的灵气进入丹海后,接着便诡异的消逝不见了。

    云锦绣只得放出蛋灵,让它汲取更精粹更多的灵气过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丹海才开始渐渐的起了波澜。

    云锦绣不敢放松,开始大量的吸收气灵气来。

    星河内,时间悄悄的流逝着,好似时光永恒。

    星河之外,也是一片平静。

    八古门内的每一个人都在认真努力的修炼着,对于修武者来说,修武便是他们每日必须要做的事,也是他们一直追逐向往的事。

    因六道的崩毁,联盟受损,而青帝家族的横空出世,也让许多人纷纷退出联盟,倒向青帝家族。

    君家别院。

    悦薇拄着拐杖,悄悄的推开了房门。

    上次她不小心坠入空间裂缝,险些被活生生的挤碎,得救后的事,她完全的不记得了,还是夫人告诉了她经过。

    好在,云锦瑟及时出手,再加上轻尘的细心照料,自己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她从未想过,自己曾经诚心服侍的少主人会在最后关头,不惜一切的去救自己。

    她何德何能呢?

    房间内,阳光缱绻。

    少年倒在床榻上,熟睡未醒。

    大概是累极了,竟然连衣裳都没有脱。

    悦薇将被子拉扯过来,盖在他身上,他一下子醒了。

    睡醒惺忪,他微微眯着眼睛,接着一愣一下子便坐起身来,“悦薇姐,你怎么来了?”

    悦薇笑道:“夫人说让我来管管你,夫人都管不了,我哪儿能管的了?”

    君轻尘微微笑道:“悦薇姐可以走动了,看来恢复的差不多了。”

    “除了走久了会乏力,身体没有别的不适了。”悦薇扯了张椅子坐了下来,“近些日子,没有锦绣一丁点儿消息,她可好了些?”

    君轻尘顿了顿道:“还昏迷着。”

    悦薇叹息道:“云锦瑟的医术也无法将锦绣救醒吗?”

    君轻尘道:“心病难医。”

    悦薇打起些精神道:“你也不必太担心了,人各有命,锦绣一定会好起来的。既然西施她们将你替了过来,你便好好休息。”

    君轻尘缓声道:“是母亲让你过来说的吧?”

    悦薇抿唇笑道:“总之是瞒不过你。夫人见你日夜守在锦绣房里,实在忍不住了。一来锦绣毕竟是个女孩子,且已嫁给妖狐为妻,虽说妖狐已去,可男女终有别。”

    君轻尘不说话,静静的听着。

    “二来,你守在那里,旁人闲话也多,对你还是对锦绣,都不好。”

    悦薇语气轻轻的,她了解轻尘,这些话,轻尘都懂。

    所谓的名声,说到底不过是将自己束缚在了旁人的目光之下,一言一行,都要遵循人们固有的认知,超出他们的认知,便会受到各种非议。

    但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做那个目光下的傀儡。

    轻尘便是那个不愿做傀儡的。

    可他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整个家族。

    “轻尘,出去走走吧。”

    天大地大,这个少年如何能一直的困在她身侧?

    若锦绣一辈子昏迷不醒,难道他也陪伴一生吗?

    “好。”

    回应是平静的。

    悦薇却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蓦地盯看向他。

    她原本也没有抱着什么希望,毕竟轻尘对锦绣的执念,比她想象的还要深一些。

    “轻尘,你,你说好?”

    君轻尘起身,走到窗前,看着远处迷离的日光,过了许久方转身看向悦薇轻轻一笑道:“人界已定,确实该出去走走了,请悦薇姐转告母亲,我明日一早启程。”

    *

    九州岛,后山。

    神兽狰在山间几个跳跃,便已落在山巅。

    “为何要解散九州学院?”神兽狰开口。

    站在山巅处的人影给它答复:“腻了。”

    神兽狰道:“妖狐死了,青帝虽已复活,便已陷入了沉睡,现在云锦绣也陷入了昏迷,这便是你想要的结果?”

    “小狰。”月关回过头来,黑漆漆的眼睛盯着它,“这当然不是我想要的结果,我只是没有想到,妖狐居然这么容易便死了!”

    他说这些话时,神色里有些恼。

    神兽狰道:“织魂灯已经重组,青帝家族的人为了彻底的将妖狐的残魂铲除,时时刻刻的守着织魂灯,可并未发现妖狐的一丝残魂。这说明,妖狐的寿元是彻底的消耗殆尽了!”

    世人只道织魂灯能织魂,却不知,织魂灯只能织寿元未尽之人的魂,显然妖狐不在此列。

    月关怔楞了一会,方开口道:“妖狐彻底的消失了吗?”

    说来讽刺,其实,他是最不希望妖狐死的那个。

    他才不管那妖狐有多作恶多端,令六界摒弃呢。

    他只知道,能够对付青帝的,只有妖狐。

    现在妖狐死了,可青帝还活着,一想到这一点,他便无法维持冷静。

    “或许,无人是青帝的对手。”看着月关那般失魂落魄的模样,神兽狰终是心里一软,开口。

    月关道:“我要去见一见云锦绣。”

    神兽狰严肃:“她还在昏迷,你即便是见了又能如何?”

    月关道:“小狰,只要云锦绣不死,她早晚会为妖狐报仇,我要帮她!”

    “小关,不要把你自己的仇恨加到别人的身上,与其去折磨一个已经毫无抵抗力的可怜女人,不如自己重新振作起来,彻底的击败那个人!”神兽狰重重的喷了个鼻息。

    现在的月关越来越浮躁了,它也开始越发的不认同他的所作所为。

    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已经在经年以后,变成了一个工于心计的老手。

    初衷已变,它便再没有留下来的意义了。

    “小狰,你越来越不了解我了……”月关凝眉开口。

    “小关,你总让人来理解你,可世上,有那么多的人,不会人人都来理解你的,我更不能。”神兽狰四肢一动,撑起兽身,“人界已定,我也该回去了,小关,等你需要我时,还可以来找我。”

    神兽狰深深的看了月关一眼,旋即转身一掠,飞快的消失在山峦之间。

    看着神兽狰消失的背影,月关的身体蓦地晃了晃,接着整张脸都变得痛苦扭曲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穿成反派他前妻[穿〕〔颜夕江墨琛〕〔六合天师〕〔万千厉鬼排队表白〕〔盛世鲛妃〕〔原始星球我为王〕〔宠妻总裁坏透了〕〔解忧医馆〕〔有你便是晴天艾天〕〔归楚〕〔我的老公是狐仙〕〔八十年代嫁恶霸〕〔毒戮天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