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丑妻替嫁:酷冷大〕〔绝色狂妃:冥王的〕〔娇妻似火:妖孽帝〕〔盛宠撩人:失忆甜〕〔高冷总裁的贴身兵〕〔都市最强捉妖系统〕〔都市无敌炫少〕〔穿上女装去上学〕〔不婚不行,总裁缠〕〔重生种田:丞相家〕〔重生之坏蛋奶爸〕〔本源神座〕〔我和鬼在一起的日〕〔都市之最强仙尊〕〔郡主养成记〕〔完美宠婚:腹黑总〕〔凡人传之至强魔法〕〔闪婚契约,冷情白〕〔既然人生可抉择〕〔尝我一往情深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悄悄别离
    第一千三百零八章 悄悄别离

    “锦绣说的是对的。”洪荒开口,“与其等着他们找上门来,还是离开的好,这对于锦绣还是对于八古门,或许都是件好事。”

    “话虽如此,可到了妖魔鬼尸那种地方,这丫头可是真的危险了,到时身边的所有东西,都可能会给她致命一击。”八卦虚像飘来飘去的开着口。

    云锦绣微微垂了下眼睫,“我会小心。”

    她需要高强度的压力,来培养自己的敏锐和警惕,也需要更多的强者来拔升自己的临危的应变能力,或许,以后的每一天,都会被崩的无限紧,可自宫离澈离开的那一刻起,生命里的一切喜乐,都远离了自己。

    云锦绣又将其它的东西进行了简单的分类,这才起身,向星河外行去。

    桐花馥里香气宜人,院子里有人在悄悄的说话,云锦绣走到窗台前看了一眼,是赛西施和胜貂蝉。

    自她醒来,这院子便彻底的不让旁人进了,这周围也布下了阵法,寻常人还真是进不来,何况这里是八古门,众人也怕影响她休息,自然也不回来打扰。

    云锦绣拉开房门,开口道:“两位姐姐。”

    赛西施和胜貂蝉的面色皆是一喜,忙走了过来,“总算是出关了。”

    虽然外界的时间流速比星河要慢的多,可也过去了好些时日了,她们真是怕锦绣干出什么傻事。

    现在看她安然出来,这才放了心。

    云锦绣将她们让了进来,这才开口道:“今晚,我想与我爹说说话,劳烦两位姐姐知会一声。”

    “这种小事,哪里需要这般客套。”赛西施笑着开口,转而又略微严肃道,“锦绣,前两日我们在八古门内发现了青帝家族藏在我们八古门的内奸,为的便是套出你已醒来的消息,看来,青帝家族对你并不死心啊。”

    胜貂蝉点头道:“好在,我和西施谁也没说出去,云叔自更不会说,可锦绣醒来的事,怕是早晚要被人知晓的。”

    云锦绣看向赛西施二人道:“这也是我正要说的。”

    言罢,云锦绣便将自己准备出去历练的事说了出来。

    赛西施和胜貂蝉的面色皆是大变。

    云锦绣又道:“为了安全起见,我会悄悄离开,接下来,也劳烦姐姐们代为隐瞒。”

    她随手自百宝盒内取了个软玉雕塑来,因那玉质极像人体温度,反而适合云锦绣幻化。

    她屈指一点,下一瞬,那软玉便变成了她的模样,静静的躺在那里,竟然与真人无异!

    这是用《寻髓八重术》的点石成金术点化,只要她藏在这人体内的神念不解,任何人都无法瞧出区别来。

    赛西施微微吸气道:“锦绣,各界危险,你可是打定了主意,定要去那里?”

    虽然她心里已经有了答案,可实在是担忧。

    可锦绣但凡决定的事,是绝不会再反悔的,她既然是已经开口了,自然是已经下定决心,准备离开。

    想着她还怀着身孕,不知道又要面对什么危险,赛西施便觉的心酸而又无奈。

    云锦绣道:“不必担心,我总有一日,会回来的。”

    她怎么能不回来呢?

    这里还有着夺去她丈夫生命的仇人,还有这无法容忍她与他的世道。

    她终要,给这一切,都画上最终的句号!

    “锦绣,我们知道你心中的想法,也知道无法阻止你,但无论何时,我们都希望你能明白,你的身边,并不是只有你自己。”看着那张已经失去了笑颜的姑娘,胜貂蝉只觉心疼不已。

    那些曾经绽放在她面上的欢笑,又被血淋漓的现实给无情的剥夺了。

    她的痛苦,她们不能感同身受,可她的坚强,她们却都看在眼里。

    她只希望,未来每一天的时光,都能将她善待。

    云锦绣认真的点了点头,旋即抬手,握住她们两个人的手。

    她前生,没什么朋友,也没什么兄弟姐妹,可到了这里,关心她的人越来越多。

    她心存感激,却无以为报。

    她现在才明白,有些人,是不能失去的,一旦失去,世界都会分崩离析。

    可对于西施她们的感情,却并未因此消淡。

    “谢谢两位姐姐。”云锦绣认真的开口,“你们对锦绣的情谊,锦绣铭记于心。”

    胜貂蝉“唔”的一声,再忍不住的抱着锦绣哭了起来,赛西施也落了眼泪,抱着两个人,也跟着轻轻啜泣。

    云锦绣目光微微敛起,漆黑的眸子里,亦含了几分温情,只是再无泪光。

    日落西山时,云江才匆匆的赶来。

    云锦绣关了房门,与云江一直说到极晚。

    云江自房间里出来时,眼睛是红肿的,却并未多做停留,便离开了。

    云锦绣站在窗子前,看着云江有些弓起的背影,眼圈还是红了。

    她是有些残忍的,至少对于自己的父亲,她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怀。

    可这个世界,身不由己的事情太多了。

    她靠着墙,一个人静静的站了许久。

    后半夜时,赛西施给她送了几套干净而又素雅的衣裳来,云锦绣随手收了,确信再无遗漏,这才站起身看向赛西施道:“他们……我便不去一一告别了。”

    她说的他们,不是指八古门的所有人,而是君轻尘和楚梦寻。

    除了赛西施、胜貂蝉和自己的父亲之外,他们两个也知道她是醒来的。

    赛西施轻声道:“还说什么呀,轻尘已经离开了。”

    云锦绣微微一顿。

    “你醒来的第二日,他便离开了八古门,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大约是出去历练了吧。”赛西施叹声开口。

    云锦绣微微点头:“也好,这些日子,连累他了。”

    外面的传言她之后听胜貂蝉说起了一些,君家爱惜名声,轻尘日日守在她的床榻前,委实是委屈了他。

    “轻尘是个好男儿,只愿他能遇到知心的姑娘吧。”赛西施感叹,他对锦绣的感情,无需多说,都是心知肚明的,可锦绣的心实在不在他这里。

    感情是最不能强求的啊!

    云锦绣未多言,将东西收拾好,又检查了一翻床榻上躺着的假自己,确认无误,这才看向赛西施道:“青帝家族的心思,目前还很难测,不愿留在八古门内的势力,早早放他们离开也好,这样才能最大的保证我们自己的安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都市盘龙〕〔武林之烽烟四起〕〔丫头,悔婚无效〕〔万年只争朝夕〕〔诡命阴倌〕〔超级系统神话动物〕〔神秘总裁太给力〕〔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我能看到成功率〕〔唐朝生意人〕〔重生最流风〕〔最强BOSS吞噬者〕〔归楚〕〔仙命长生〕〔总裁强势爱:染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