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少年医圣〕〔邪医狂妻〕〔大叔超棒的:甜妻〕〔无敌小神医〕〔潜入豪门:老公手〕〔邪帝狂后:废材九〕〔圣名〕〔妖精领主〕〔太古帝尊〕〔隐婚缠绵:宫少,〕〔徐振东苏以珂〕〔贵妻在上:废材老〕〔将军有毒:丞相夫〕〔我是东北出马仙〕〔清宫2:这个宫廷是〕〔都市之杀神归来〕〔套路男神好幸孕〕〔狂兵奶爸〕〔大传承时代〕〔影帝先生,受宠吧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失窃
    <h3 class=”read_tit”>第一千三百二十九章 失窃</h3>

    魔翎话音方落,便觉外面的天色陡然暗了下来,接着一股恐怖的威压,冷沉沉的弥漫开来。

    这一下,不止魔翎,便是连神莲、妖月,冥决的脸色都跟着变了。

    几人几乎是同时抬头,下一瞬,云锦绣便感觉手腕一紧,人已经被拉扯了出去吗。

    伴随着一声巨响,只听“轰隆”一声,整个屋顶便坍塌了下来。

    冥决只是随手一带云锦绣,接着便松开了。

    云锦绣又因被扯的急,身子一个踉跄,便向地面摔了过去。

    她随手拍出一股魔力,这才利用反弹之力,将身子稳住。

    冥决倏地回头看了她一眼道:“实力不错嘛。”

    云锦绣面色微微变幻,却未言语,视线只向前看去。

    坍塌的房梁,像是被什么炸开似的,可并没有石木滚落下来,尽是被那无形的力量给碎成了齑粉。

    尘灰飞扬,云锦绣抬手堵住了鼻唇,眼底滑过一丝白光,灰尘内的景象,倏地清晰可见。

    周遭狼藉,可处于灰尘正中间的桌子却是完好无损。

    桌子上,摆置的正是那件排在神器榜上第一位的宝器——装着天神盔甲的精铁盒子。

    云锦绣清楚的看到,盒子上的符文在缓缓的游动,若是不仔细看,好似那符文组成的鲜花,在轻轻的舒展。

    “何人来犯!”魔翎抬头,盯着屋顶,面色沉郁。

    像是给他回应一般,那盒子发出“咔哒”一声声响,接着一股恐怖的杀气突然自那盒子内爆涌出来。

    杀气卷起尘灰,宛如利刃穿刺。

    云锦绣下意识的护住腹部,另一只手遮住了脸面,接着只听“啪”的一声,周围骤然陷入诡异的安静之中。

    云锦绣抬起的衣袖缓缓放下。

    灰尘已完全消散,众人面色惊疑不定,无不是抬头看着屋顶出现的那个巨大窟窿,可来犯的敌人自始至终却都未出现身影。

    “爵爷!天神盔甲不见了!”

    突然,叶非烟发出一声惊呼。

    魔翎一步冲到桌案前,却是见那精铁打造的盒子已然敞开,里面空空如也,哪里还有盔甲的影子?

    魔翎难以置信的退后一步。

    怎么可能……

    魔王宫为了打开这精铁盒子,不知花费了多少工夫,此番他之所以拿出这宝物在赌物堂,便是想寻找破解的密码,可怎么也没想到的是,天神盔甲,竟然直接在眼皮底子下消失了!

    魔翎再无法淡定了,身形一动,直接从屋顶破洞处掠了出去。

    冥决几人亦是面色微变,身形一动,也跟着冲了上去。

    偌大的房间内,反倒只剩下云锦绣和叶非烟两人。

    云锦绣目光微深,方才虽然飞尘蒙眼,可她隐隐约约的还是看到了一截锁链……难道是白骨动的手?

    若真是它,它抢天神盔甲做什么?

    不过,现在盔甲被抢,奇书被盗,她留在这里,也再无意义,趁着那些人被引开视线,还是先行撤离的好。

    想到此,云锦绣步子微微后退一步,便要向外掠去,可步子方一迈开,便被叶非烟挡住了去路。

    她目光有些嘲弄的盯着云锦绣冷嘲道:“秋翠,你要去哪儿啊?”

    这个贱蹄子,姿色不是很出众,倒是浑身散发着妖媚气,居然傍上了那尸界殿下的大腿!

    云锦绣看着叶非烟,眼眸微微一深,瞬间出手。

    那叶非烟原本还想冷嘲热讽一番,可下一瞬,一只冷凉的手陡然招呼过来,还未回神,便觉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半空处。

    魔翎的面色不断抽搐着。

    自他的位置可以清楚的看到此刻已陷入大乱的押宝阁。

    而放眼望去,天空空空如也,那里还有盗窃者的鬼影子?

    盗窃了押宝阁,又随手顺走了天神盔甲,还是在他们几人的眼皮子底下,轻而易举的得手,这种实力,已绝非寻常人!

    “小爵爷,你们魔界,莫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了?”妖月觉得事情蹊跷,不由开口。

    魔翎却无心解答,只转身看向冥决几人道:“实在抱歉,此事我需尽快禀告叔叔才可,先行告辞了。”

    他顾不得多言是,身形一闪,便向魔王宫的方向掠去。

    “看来,再待下去没什么意思了。”冥决冷笑一声。

    事实,他对今日的宝物十分的感兴趣,无论是天神盔甲还是古奇书,亦或者摄魂录,随随便便哪一个,都值得带回去仔细研究。

    可方才的力量压迫,却让他心里疑窦丛生。

    现如今知晓的六界,能让他心生警惕的力量,也只有那人界的青帝而已,可青帝正在沉睡,方才又是谁出的手?

    不过,魔界损失如此巨大,倒是件让人心情愉悦的事。

    冥决一勾唇,瞥向司音道:“阿音,我们该启程了。”

    神莲面色微微一变,抬手挡住司音道:“冥决,你休想再将司音带回尸界!”

    冥决冷笑道:“你觉得,你拦得住本殿?”

    神莲额角青筋微微暴突,“试试?”

    刚要动手,手便被司音拉住。

    “天子,司音要回了。”

    神莲的身子倏地一滞,蓦地看向司音。

    司音轻轻摇了下头:“还请天子忘了司音吧,当年的司音神女已经死了。”

    她垂下头,抬步向冥决走去。

    “阿音!”

    神莲想要将她抓住,可下一瞬,司音便被冥决抓了过去。

    他丝毫不避讳的,一把揽住司音的肩膀,邪笑道:“什么时候本殿玩腻了,自会将神女送回天子枕边,只是那时,天子可不要嫌弃的好。”

    “冥决!你这个王八蛋!”神莲暴怒,体内的神力,陡然涌出,就要向冥决砸来。

    冥决也不反抗,随手将司音推到自己面前挡着:“天子可不要伤及无辜才好,阿音身子骨柔软又脆弱,一不小心,便会折腾碎了。”

    神莲砸下来的力量,在抵达司音面门时,生生的止住。

    他只觉自己的肺都快要气炸了,可面对如此卑劣无耻的冥决,自己竟然丁点办法都没有。

    冥决这才一把揽住司音,大摇大摆的向前行去。

    刚走了没几步,他突然想起自己还忘了一个人,这才身子一转,落回房间内。

    然这狼藉的房间内,除了昏倒的叶非烟之外,哪里还有半个人影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重生之都市狂尊〕〔海贼之无双弓兵〕〔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六合天师〕〔殇颂〕〔神秘总裁太给力〕〔盛世鲛妃〕〔木叶起航〕〔宠妻总裁坏透了〕〔史上最强狂帝〕〔替嫁暖婚:老公,〕〔为妃两世〕〔辣手兵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