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数据修仙〕〔游戏入侵诸天〕〔剑魁〕〔王者之神级辅助系〕〔地星征途〕〔重生之都市极道仙〕〔一夜惊喜:总裁爹〕〔神兵诀〕〔亿万总裁的掌心宝〕〔禁区密档〕〔窃密风暴:困兽〕〔快穿:攻略病娇Bo〕〔人道至真〕〔空痕幻世〕〔心理咨询师〕〔蜡台神得道记〕〔庶女嫡宫〕〔贵女盲妃:我家王〕〔草色烟光里〕〔末世大剑修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针锋相对
    <h3 class=”read_tit”>第一千三百四十六章 针锋相对</h3>

    既然他们不要这颜面,那么他也无需再多说什么。

    “本王若真想留你,你恐怕也迈不出这魔界的大门。”魔情微微傲然的开口。

    青帝,他确不是对手,可对付这个老头子,自己还能被灭了威风?

    纳兰盛的面皮抖了又抖,眼下青帝沉睡,而这大魔显然是没有丝毫的怕觉,若真是动起手来,他恐怕也讨不到半分好去!

    恨恨的咬了咬牙,纳兰盛一甩衣袖怒声道:“我们走!”

    魔翎刚要上前阻拦,魔情便给他甩了个眼色,魔翎又把步子顿住了,任由纳兰一行人气冲冲的离开。

    “叔叔,真的要放那老头离开?”所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将他放回去,那不是等于放虎归山吗?

    魔情沉声道:“这老家伙,身上带着青帝的魂器,若是动手,很有可能将沉睡的青帝唤醒!”

    终究自己是一界之主,怎么也要为这一界的生命着想。

    “叔叔以为,那怪物,究竟是个什么东西?”魔翎抬手,将那被伤到的魔人往前扯了扯。

    印记已然弥漫那人全身,可那魔人却并死亡的迹象,反而气息开始变得有些邪祟恐怖起来。

    魔情抬手一扫,刃光划过,瞬间将那魔人的头颅给割了下来。

    然诡异的是,那魔人即便是被割下脑袋,竟然还没有死亡的迹象。

    “若是本王没有猜错的话,这应是某种诅咒。”魔情面色有些沉郁。

    人界是有一种职业名为咒印师,可诅咒这种东西,也只有咒印师才能使出,怎么可能被那怪物咬一口,便会身中诅咒呢?

    魔情来回的走了两圈,良久方沉声道:“那怪物不知跑去了何处,传下命令,让魔人们小心防备,至于这个魔人……想办法进行摧毁吧。”

    魔翎刚要应声,内殿的房门却在这个时候打开了。

    正说话的叔侄二人皆是偏首看去,却见那女医者面无表情的走了出来。

    魔情神色不悦:“你出来做什么?王妃的病情如何了?”

    云锦绣淡声道:“已经让王妃开始药浴,病情如何,要等药浴泡完之后方知。”

    她话音方落,内殿便陡然传来“啊”的一声痛呼。

    魔情盯看了云锦绣一眼,而后匆匆的向内殿走去。

    云锦绣的身子却未动,视线落在地面被割了脑袋的魔人身上。

    咒印蔓延,已将那魔人的身子整个的包裹,隐隐的,竟给人一种那魔人还活着的错觉。

    云锦绣这个念头刚落,那魔人却猛地睁开眼睛,接着陡然张开口,便向魔翎扑去。

    魔翎的注意力被云锦绣给引了过去,倒是对那人头没有丝毫的防备,待发觉那人头扑咬过来时,已然躲闪不及。

    眼看着就要中招,却是听“砰”的一声,那人头便猛地被砸开了。

    魔翎身子一顿,蓦地偏头看去,却是见那女医者正举着一个凳子,威风凛凛。

    他先是一怔,接着挑起唇角:“反应速度挺快嘛。”

    云锦绣丢了椅子冷淡道:“不必客气,举手之劳。”

    魔翎“呵”了一声:“你这女人,不怕?”

    这全身扭曲的东西,任哪个女人看了都会觉得惊悚吧?即便胆子大的,看了也会觉得恶心的吧?

    云锦绣视线落在那爬满咒印的脑袋上,那东西面目狰狞,死死的盯着她。

    这便是活的咒印吧,不但不能杀死,还能侵占人的身体,便是连宫离澈,都拿这该死的鬼东西没辙。

    云锦绣的心揪痛起来,她品尝过身中咒印的滋味,也知晓那是怎样一种不能忍受的痛苦。

    可那点痛苦,比起失去,又算得了什么呢?

    “这个人头,能不能给我?”云锦绣微微偏首,视线看向魔翎。

    魔翎面色微抽:“这东西邪祟的很,你要这人头做什么?若是不慎,被其咬到,好好的一张脸蛋,就毁了……”

    这脸蛋……嗯,其实挺普通的,自己居然会表达出惋惜的意思。

    再说了,自己堂堂小爵爷,怎么给这女医者废起话来。

    “有趣。”

    清淡的两个字传来,魔翎险些以为自己幻听了。

    “有趣?”他哭笑不得,“女医者都像你这般,重口味吗?”

    云锦绣起身道:“若是小爵爷不愿意,便算了。”

    自己若是表现的太明显,恐怕会引起怀疑,那咒怨已然出逃,只要其活着,自己总能弄到被其荼毒的样品的。

    她向魔翎微微一颔首,便又抬步向内殿走去。

    魔翎有些嘲弄的摇摇头,真是个举止古怪的女人。

    不过,这人头他是不会给她的,毕竟,这东西看起来,确实危险的紧。

    内殿。

    魔情紧紧的抓着王妃的手,“沫儿,再忍一忍。”前一秒柔情似水,后一秒便径直变了脸,视线冷锐的盯着云锦绣:“若这药无效,本王定要你脑袋!”

    云锦绣面无表情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大王此话,叫小女十分为难。”

    南灵沫痛的眼泪直落,却紧紧的抓着魔情的手道:“王上莫要责怪旁人,是臣妾不争气。”

    魔情心疼无奈道:“待你身子痊愈,本王断不会再让你受丁点委屈,孩子我们也不要了。”

    南灵沫如被烈火焚身,又愧疚难言,却强忍着不让自己再喊出声来。

    云锦绣目光微闪了一下,这魔人王妃虽然被阴邪入体,可她检查过她的身子,其实身体并无大碍,生个孩子,也不是件艰难的事,可是什么原因,让魔情做出宁愿不要孩子的决定呢?

    隐隐的,云锦绣觉得很有可能跟着魔人王妃的体质有关。

    她虽是被魔化的人类,可魔情终究是魔,那结合后生出来的孩子,会不会就是半人半魔?

    莫不是这王妃的身子,无法孕育半人半魔的胎儿,所以才导致的流产?

    云锦绣掌心不由落在自己的小腹上,她是人,宫离澈是妖,这孩子,想当然的便是半人半妖了,却不知,自己能否将它安然的孕育成人……

    “大王,神界贵客到访!”

    殿外,有魔人侍卫匆匆来传话。

    魔情微微皱了下眉:“神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王者归来洛天〕〔七零萌妻有点甜〕〔有你便是晴天艾天〕〔万千厉鬼排队表白〕〔宠妻总裁坏透了〕〔颜夕江墨琛〕〔原始星球我为王〕〔归楚〕〔穿成反派他前妻[穿〕〔六合天师〕〔我的老公是狐仙〕〔八荒伏魔录〕〔盛世鲛妃〕〔田园萌宝:农家俏〕〔睡醒之后我成了大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