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最强医圣林奇〕〔凌天至尊〕〔帝国第一宠婚:总〕〔不要再来伤害我〕〔从零开始的剑修传〕〔战国大召唤〕〔异世之绝天神帝〕〔豪宠天外妻:影后〕〔诸天万界装逼系统〕〔三国之武耀山河〕〔酒剑长歌行〕〔重生七零之神医娇〕〔绝世杀神〕〔王牌大高手〕〔穿入仙武〕〔第三帝国之鹰〕〔天后养成手札〕〔真言道〕〔道君〕〔抗战之太行山上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医妃逆天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唯一破解之法
    司晴面色微微变了一下,连忙往后退了几步,恭声道:“尊神。”

    云锦绣身子一顿,看了一眼走进来的天泽。

    原本整洁的衣袍,此时却沾染了血迹,衣袖和衣角也被什么东西扯碎了一块。

    虽略显狼狈,却不会有损风姿。

    “下去吧。”天泽看着云锦绣,话却是对那司晴说的。

    司晴不敢多言,低低的答了声是,便退了下去。

    内室有些安静,好在还有仙泉传来的潺潺水声。

    站在天泽的对面,云锦绣总是有种奇异的说不出来的感受。

    她与他似很熟悉,可凭白的,又有种说不出来的疏离感。

    这感觉,在他恢复原身后,便变得尤其明显,当初他尚是一截白骨时,自己反倒是觉得更自在。

    “被那咒怨伤到了?”天泽抬手,指尖落在她脸颊旁,却未触碰,“好在,你的体质有些特殊,虽有些感染,却不会像旁人那般。”

    云锦绣微微点头,“我试了许多办法,但都无效。”

    她也感觉到,印记只聚在伤口的周围,并没有进行扩散,可任由其留在脸上,终归是个隐患。

    “我来想办法。”天泽将手收回,“咒怨已被封印,想要解决它,需得寻到那位咒印师。”

    云锦绣一顿道:“可那位咒印师已不在世上了。”

    已经过了那么多年,那位咒印师的尸骨怕早已腐烂的没了踪影,又该去何处寻找呢?

    天泽唇角微弯了一下,缓声道:“咒怨虽然被封,可咒尸却流窜各地,咒怨生于妖狐之身,对他的气息十分熟悉,你且在神界待上几日,待咒尸扫除,再离开不迟。”

    云锦绣微垂了下眼睫,“好。”

    原本,她以为他会阻止,但自始至终,他似乎都未打算限制她的行动。

    或许,是她想多了。

    “我需清洗一下,你……”天泽的目光看向云锦绣。

    云锦绣蓦地开口道:“我这便出去。”

    这里怕是他的寝殿,否则,他也不会来单单的来这里洗个澡。

    他的声音里带了些微的笑意:“走路小心些,莫要被绊了脚。”

    云锦绣没有回头,快步走出,顺便随手带上了房门。

    大殿内很空荡,没有宫娥,也没有护卫。

    可到处都收拾的一尘不染。

    云锦绣可不受阻碍的,在大殿内走走停停。

    天色已晚,墨一般的天空上,挂着一轮月亮,一个星子都没有。

    风很轻柔,从远处送来淡雅的花香,还有完全不同于人界和魔界的精纯灵气。

    倚靠在门板上,迎着这样的夜风,云锦绣觉得自己清醒了许多。

    以她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与任何高手交手,而她的肚子里,又怀着孩子,在它未出生前,自己委实不宜做任何激烈的对决。

    都说十月怀胎,接下来的七个月,自己更需在平和的修炼中度过。

    云锦绣正倚门沉思,肩膀却是一暖,一件轻裘披在了肩上。

    云锦绣一顿,回头,却是已换洗完毕的天泽。

    比起白日里端端正正的锦袍,此番他软袍轻衫,则显得平易近人了许多。

    “神界冷清了些,若觉得无趣,可出殿走走。”他声音雅淡。

    云锦绣微微点头:“咒怨如此难缠,你一人如何将它封印的?”

    此事,说到底,是她莽撞失智,怕也是因此,连累了天泽。

    强大如咒怨,便是连宫离澈都毁于它手,天泽想要将其封印,怕也不是那般简单的事。

    方才看他衣上有血迹,怕是在封印过程中,受了伤。

    天泽看向云锦绣,开口道:“我祭出了曜日珠。”

    “曜日珠?”

    这珠子,云锦绣当然知道,传闻祖神开天辟地,便是以曜日珠定的天,之后各界虽然也在练其的珠子,来收集祖神的力量,可曜日珠终归是祖神所留,是其他的珠子所不能相比的。

    “咒怨终是阴邪之物,而曜日珠,则凝聚着天地间至阳的力量。此前,妖狐将那咒怨封于心骨之内,本可以将咒怨彻底的摧毁,然因纳兰一族莽撞解开了封印,错失了绞杀咒怨最后的机会。咒怨的力量,会随着怨气的增加而增加,此番若是逃出封印,这天地间,怕再无一人能将其置于死地。”天泽目光看向皎洁的圆月,声音凉淡如风。

    自宫离澈去后,妖狐二字,几乎成了云锦绣心里的殇,旁人提起时,还是能感觉到那针扎似的痛。

    她不知道,宫离澈是怀着怎样的心情,以自己庞大的妖力和生命,将咒怨封印,可现在,她只能以追忆的方式,去想起他,念起他。

    “若是连曜日珠都无法将咒怨奈何,一旦它再次闯出封印,岂不是大难临头?”现在,她闭上眼睛,都能想到咒怨向她的孩子,伸出的那只血淋漓的手。

    如果咒怨是向着孩子而来,自己还有什么胜算?

    连天泽都莫可奈何,而她要想成长到他如今的程度,又得需要多少年呢?

    “是以,在它冲出封印前,需得尽快寻到那位咒印师,即便是那咒印师已死,那便寻她的尸骨,若是尸骨消失,便寻找她的残念。”天泽看了眼天色,缓声道:“天色不早了,先回去休息吧。”

    云锦绣顿了顿,“天泽,谢谢你。”

    天泽道:“你与我,何须如此客套?”

    云锦绣不好再多说什么,微微颔首,向大殿走去。

    临到内殿时,她方顿住步子,偏头看向他:“这里可还有偏殿?”

    这里毕竟是他的主殿,自己总不能同他一起在主殿休息。

    “你在这里休息,我去别的地方。”他推门而入,将床榻收拾了一翻,这才拿了床薄被,向外行去。

    云锦绣微有些不好意思,开口道:“我去偏殿好了。”自己是客,倒是把这里的主人给赶了出去。

    “含光殿本是天帝修炼之所,不会设偏殿。”天泽偏首,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你只管在此修养,无需考虑太多。”

    言罢,他方抬步离开。

    云锦绣在原地僵站了一会儿,看了一眼铺的整齐的床榻,只觉过意不去。

    她有星河在身,想要休息,大可以进到星河内,何况,现在的她,又怎能安心入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归楚〕〔未来武道修练网〕〔我的老公是狐仙〕〔毒戮天下〕〔盛世鲛妃〕〔爱你,如灿烂烟花〕〔不正经修真〕〔女教师的贴身高手〕〔升维之旅〕〔颜夕江墨琛〕〔逆流2004〕〔无敌丹神纵横仙界〕〔踏天争仙〕〔女配的另一种打开〕〔从僵尸先生开始的
  sitemap